首頁 > 言情小說 > 紫蘇 > 紙老虎的小玫瑰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紙老虎的小玫瑰 第一章

作者︰紫蘇

    【第一章】

    「嗯……小玫,我愛你……」男子持續親吻著有如花朵的柔軟唇瓣,

    肯定是她感情空窗太久了,缺少愛情的滋潤,才會作這種夢。

    一定是這樣的啦!

    都怪那個沒天良的編輯,老是給她一大堆工作,似乎打算把她累死。

    她昨晚才風塵僕僕的從花蓮趕回來,進屋還不到十分鐘,那吸血女巫就打電話來催稿。

    不得已,她只好熬夜將采訪稿趕出來,沒想到才一躺下,又夢到那會讓她精氣神耗弱的夢。

    她抓了抓頭,瞪了窗外的太陽一眼,雙眼瞠大。

    要死了,她昨晚答應今天一早就要將采訪稿交到吸血女巫的手中,結果現在還呆坐在床上回味那激情的夢境,等等韓昕那吸血女巫肯定會殺了她。

    舒羽致掀開棉被,急著下床梳洗,說時遲,那時快,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她低頭,瞅了一眼來電顯示。

    是韓昕那吸血女巫,又來催稿的。

    怎麼辦?她還沒準備好照片,怎麼交稿?

    當做沒听到好了,反正等等電話答錄機就會開始運作。

    哈,這就是電話答錄機的好處。

    在她偷笑的同時,電話響起一陣咒罵聲,以及急促的敲門聲。

    「舒羽玫,你膽敢給我裝做不在家,不接電話!再不開門,看我饒不饒得了你!」門外傳來獅吼聲。

    哇哩咧!舒羽玫的頭皮瞬間竄起一陣戰栗,瞠大眼瞪著門板。這聲音未免也太近了,難不成……

    砰、砰、砰……

    站在門外的韓昕沒了耐性,用力拍打大門。

    舒羽玫感受到驚天動地的震撼,看著被拍打得砰砰作響的門板和幾乎為之晃動的屋子,看來編輯的憤怒指數就要破表了。

    恐怖啊!她肯定會被她挫骨揚灰。

    「舒羽玫,你再不開門,就死定了,也不用交稿了。」韓昕耐心盡失,提下最後通牒。

    完了,她再不開門,小命終結在那吸血女巫的手上還不打緊,要是她從此不再分派工作給她,沒錢賺才真是慘絕人寰。

    「我來了。」

    舒羽玫猛然跳下床,沖向門口,打開幾乎要報廢的門板,露出笑容。

    「親愛的阿昕,我開門了,你別再敲了……」

    韓昕原本就不是很好看的臉色瞬間變得更加難看,怒氣沖天的瞪她一眼,輕蔑的冷哼一聲,「你繼續關著門,躲在屋里啊!」

    「我睡著了,沒听到……」

    「你的借口可以再爛一點。」韓昕冷冷的越過她,逕自走進屋內。

    「我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小心快老喲……」嘿嘿,瞧她這難看的臉色,舒羽致知道自己還是諂媚阿諛一點比較好。

    韓昕回頭,「你的意思是,我該退休了嗎?」

    「冤枉啊!天地良心,大人,我哪敢有這種意思?!你誤會了。」

    「廢話少說,采訪稿呢?」韓昕挑了個中意的位子坐下,手心向上,跟她要東西。

    「欸,我自己把采訪稿送去給你就可以了,你何必頂著大太陽親自跑這一趟呢?」

    「不必了,等等我要到印刷廠,順便拿照片去對色。」韓昕的手心抖啊抖的。

    「可是……我還沒將照片拿去洗耶……」死了,這下連撒骨灰的地方都沒有了。

    「你說什麼?你打算讓我這一期的雜志開天窗是不是?」韓昕再次狂吼。

    「我哪敢啊!我是不小心睡過頭了。」舒羽玫解釋,心想,韓昕真是個沒人性的女巫。

    「沒關系,你可以繼續睡,只要十分鐘內沒有看到你的采訪稿,我就每一頁扣一千元。」韓昕說得雲淡風清。

    舒羽玫倏地瞪大眼楮,「一千……」

    「懷疑啊?!」韓昕篤定的點頭。

    「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啊?老板一個月付你多少薪水,要你來壓榨小記者?」舒羽玫大嚷。

    「不想被扣錢,就準時交稿,皆大歡喜。」韓昕冷冽的瞥她一眼。

    「別這樣,阿昕,拜托,給我十五分鐘,我保證把照片給你。」舒羽玫火速打開電腦。

    「不必了,把照片存到我的隨身碟就好,其余的部分我自己處理。」

    「嗄?」她看著韓昕手里的隨身碟。這恐怖的吸血女巫怎麼突然轉性了,居然不再一板一眼的跟她要東西?

    「別說我對待你很刻薄,之前你不是嚷著要休假,現在有個為期一個星期的采訪工作,還可以順便度假,接不接?」韓昕拿出一張紙,上面記錄了采訪時間跟地點。

    「這麼好?」其中必定有詐,她認識這女巫又不是一天、兩天。「這原本是誰的工作?」

    「小良。」

    「小良!他怎麼不接?」小良是雜志社的紅牌,向來非名人不采訪。

    「他一個鐘頭前出了車禍,現在正在醫院進行緊急手術。」

    「呿,原來是要我去當救火隊。」舒羽玫嫌惡的撇了撇嘴。她就覺得奇怪,這種case什麼時候輪到她接了!

    「敢情你是覺得我們這座小廟容不下你這尊大佛了。」韓昕冷冷的睞她一眼,隨即縮回手,露出不差你一個的表情。「沒關系,現在價錢便宜的小記者很多,況且這種采訪兼度假的case還可以請領出差費,我想一定很多人搶著要做。」

    舒羽玫一驚,連忙偎到她的身旁,撒嬌的說︰「大人,你沒听過嗎?東西是老的好,而且我們有革命情感,我又耐操,你換個新的記者還要適應,花很長的時間熟悉彼此,那多麻煩啊!」

    「不會,有的人就是覺得自己紅了,是個大牌了,開始拿喬,也不想想當初是誰栽培她的。」韓昕準備將紙張收進筆記本內。

    「大人,冤枉啊!小的絕不敢變節,更沒有二心,只想在雜志社里安身立命,這救火行動就讓我去吧!」舒羽玫一把抽走韓昕手中的紙張。

    「很好,限你三十分鐘內出發。」韓昕露出得意的冷笑。

    「嗄?三十分鐘?太趕了吧!」

    「采訪的時間約在下午三點,受訪者在台中深山,你只剩兩個半鐘頭,你覺得三十分鐘內不出發不會遲到嗎?」韓昕冷冷的問。

    舒羽玫瞄了眼時鐘。哇哩咧,要她在兩個鐘頭內殺到台中深山,也太狠了吧!

    「我昨天才從花蓮回來,行李還沒整理,刷牙洗臉後就可以馬上出門。」她沖進浴室。

    「很好,記得好好工作,別顧著玩,我先走了。」

    「再見。」

    不一會兒,舒羽玫拉著行李箱沖出家門,開車上路。

    她早已練就一身好功夫,利用等紅燈的空檔,一邊刷睫毛膏,一邊瞄著寫了工作內容的紙張。

    受訪人︰曾

    地點︰台中,晴花會館

    截稿日期︰月底

    哈,她該不是要去采訪那個有著宛如童話造景、聞名遐邇的花園迷宮,沒有在三個月前預約,根本訂不到房間,目前最火紅的晴花會館的社長吧?

    雖然是救火的工作,不過韓昕還真的是對她不錯,居然記得她之前嚷著想找個不用花錢又可以度假的地方休息一、兩天,第一個就想到將這份工作分派給她,看來她不能在背地里繼續叫她吸血女巫了。

    呵呵阿,她真是沒人格,不過是個可以順便度假的采訪工作,就被人收買了。

    沒辦法,誰教她一向愛貪小廣宜。

    舒羽玫瞧了瞧後視鏡中的自己。嗯,夠美了。

    希望采訪結束,還可以撈到晴花會館往後一個星期的免費三餐,那就更完美了。

    這時,綠燈亮了,她立刻踩下油門。

    晴花會館,她來羅!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