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夜煒 > 睡了總裁難脫身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睡了總裁難脫身 第二章

作者︰夜煒

    妹妹咀嚼著嘴里的食物,看在那團聚的一家三口涼涼地說道︰「你們都不用問我跟徐靜池同不同意嗎?」

    「妳有什麼好不同意的?」媽媽立刻反擊,「妳在這個家里,除了吃飯之外有什麼貢獻嗎,甚至妳連起床都還是我們叫的。」

    妹妹完敗,舉手投降,低頭吃飯。

    媽媽說贏了一個,又看向徐靜池,「至于妳……」

    「我不敢有意見。」徐靜池可不想進入這種戰況當中。

    媽媽卻說︰「妳可以有意見。」

    居然還能有她們有意見的一天?徐靜池可不太相信。

    果然媽媽微微一笑,跟她說︰「但妳喂養妳妹這個豬也是喂,再多一個……」

    誒?好像有什麼不對哦?

    飯桌上一陣安靜。

    媽媽看向蘇澤衍。

    蘇澤衍很上道就把話接過去,「一樣要喂,再多我這頭豬也沒差,大池妳就干脆就一起喂了算了。」

    他說完,媽媽大笑,「我就是這個意思,我就是這個意思。」

    也難怪媽媽喜歡蘇澤衍,家里雖然有兩個女兒,但她比較像爸爸,話少的時候比較多。至于妹妹,要嘛一直不開口,要嘛一開口就噎死人。

    所以,蘇澤衍這次也難逃媽媽的偏愛,就這樣被半推半就著住了下來。

    其實蘇澤衍住不住家里,對她徐靜池而言沒什麼關系。

    畢竟他們確實認識很久。

    至于烏龍情書的事,一開始她確實尷尬到不想再見他,但事情已經過去七八年,現在還計較的話才奇怪吧?

    再說,確實跟媽媽說的一樣,反正她要給妹妹準備吃的,再多他一個也不麻煩。

    不過接下來蠻長時間,蘇澤衍都沒有麻煩到她。

    因為剛回國任職比較忙,他經常加班,並且除了他忙之外,還連帶著妹妹跟著加班的次數也多起來。有時候妹妹回家了,但蘇澤衍需要應酬,總要很晚才回到家,甚至有時候她都睡了,但他還沒回來。

    所以,這段時間她跟他的交集並不多,他根本沒造成她什麼麻煩。

    其實,徐靜池之所以接管餐館的主廚工作,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爸爸因常年掌勺,患上了手腕關節綜合癥,提重物,砍硬骨頭,長時間的下廚,都會讓他手腕疼痛。去年年初做的手術雖然恢復得不錯,但全家人還是希望他不要太過勞累。

    接管廚房雖然有點累人,但因為廚房除了傳菜員偶有變動,其他都是有很多年交情的熟人,工作跟日常相處都很默契。

    當然,即便如此,餐館生意爆滿的時候,還是會累。

    比如周五的晚上。

    廚房的火三個小時沒有斷過。

    過了高峰期已是晚八點之後,徐靜池說︰「于叔,後面我跟滿哥來就好,你先回去休息。」

    于叔,比她爸爸小兩歲,當年在爺爺的廚房當打雜的,如今掌勺已經二三十年了。

    滿哥今年三十六歲,是跟著爸爸學的廚藝,今年是他在餐館的第十個年頭。

    于叔回去之後,廚房也逐漸空閑下來,大家開始收拾各自負責的區域,剩下最後幾桌還在用餐的客人,就留給了上晚班的人收拾。

    十點過後,徐靜池從餐館出來。

    酷暑消散的大街,流連著夜晚不肯回家的人群,顯得散漫又喧囂。

    幾個穿著制服,手里拿著奶茶跟熱狗的學生從她面前走過,徐靜池滿是菜譜的腦子里,突然閃過一個畫面。

    很多年前放學的傍晚,她跟幾個要好女同學,一邊喝著奶茶一邊圍著在等老板炸熱狗。

    她好不容易等到的熱狗,才美美吃了一口,蘇澤衍出其不意地抓著她的手腕,把她剩下的咬掉一半,嘴里還說著,「不是讓妳別刷那麼多醬,都有點咸了。」

    說完拿走她的奶茶,毫無男女避諱就喝。

    這類場景屢見不鮮。

    所以會有同學問她,「大池,蘇澤衍是不是喜歡妳?」

    她听了心里有莫名其妙的甜,但嘴里卻說︰「沒有,因為我經常給他還有我妹做飯,他習慣了而已。」

    然後她們又會說︰「那他怎麼從不搶妳妹的東西吃?」

    當時她回答不上來,所以覺得也許她在蘇澤衍的眼里真的是特別的。

    尤其,以前還有喜歡他的女生專門送他奶茶喝,但蘇澤衍總笑著說︰「妳留著自己喝,我喝大池的就可以。」

    當然他又會私底下跟她說︰「我搶妳的東西吃,是為了我們好,因為妳再吃我都載不動妳了,徐大池!」

    但他又經常要載她回家,但又每次都取笑她,「徐大池,妳今天是不是又重了?」

    他經常說︰「徐大池……」

    徐大池、徐大池……

    一開始她說,是因為她跟漂亮的妹妹太不一樣,所以大家就習慣這麼叫她,現在想來,徐大池這個稱呼,就是從蘇澤衍的嘴里一遍一遍地念起。

    因為他叫得多了,大家也跟著這麼叫,以至于,後來他離開了,大家卻已經習慣了這麼叫她……

    奇怪,今天莫名其妙一直想到過去的蘇澤衍,徐靜池甩了甩頭,拿出鑰匙打開家門。

    時間已經很晚了,她放輕腳步上樓。

    二樓客廳的燈光,又讓她腳步停了下來。

    此時,妹妹跟蘇澤衍兩人,正面對面坐在長桌旁,兩人面前放著筆記本電腦。

    徐靜雯手指飛快敲擊鍵盤,嘴里說著,「你這合約上面的利潤幾乎為零,就算你能搶在華榮面前拿下沈氏集團的單子,我們公司那些老股東能讓你這麼接嗎?」

    蘇澤衍在認真翻閱紙質文件,他頭也不抬地說︰「這個合約關鍵在售後,看著一兩年之內利益不大,但等到他們換配件的時候,利潤能讓那些老古董笑掉大牙。」

    徐靜雯嘲諷,「笑掉大牙……出國沒幾年,中文退步倒是不少。」

    「有什麼不對嗎?笑得太厲害大牙都掉了……不過可能只有張董不會這樣。」

    「為什麼?」

    「因為……」

    「我知道!」徐靜雯翻了一個白眼,「張董是假牙。」

    一向高冷的徐靜雯沒忍住,笑了,「你一個執行長,這樣說你的衣食父母真的好嗎?」

    「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別說這個案子,光是能跟沈氏集團合作他們都得高興上很長一段時間……」蘇澤衍將手里的文件遞給徐靜雯,「妳就照這個來改。」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徐靜池。

    不知怎麼的,徐靜池下意識地要躲。

    「徐大池!」蘇澤衍對她露出大大的笑容,「今天怎麼這麼晚?」

    「哦,今天店里比較忙。」徐靜池慢吞吞說完,再慢吞吞路過客廳回自己房間。

    徐靜雯回頭看她,「媽跟爸又非要守到關門?」

    「對啊。」這是父母多年的習慣,徐靜池快走到房間的時候回頭問︰「你們需不需要宵夜?」

    徐靜雯說︰「剛才蘇澤衍就在說餓……」

    「我現在不餓。」蘇澤衍對徐靜池擺了擺手,「妳去洗澡休息吧。」

    徐靜雯看了他片刻,沒說其他,繼續工作。

    徐靜池也沒多想,轉身又往樓下走。

    蘇澤衍立刻起身跟過來,「妳別听小雯瞎說,我不餓。」

    「你們繼續工作吧,馬上就好。」徐靜池已經走下樓。

    蘇澤衍亦步亦趨,「真不用做了……」

    「上次鹵的大腸還有,要不要吃海鮮面?」徐靜池淡淡地問。

    蘇澤衍原本抗議的聲音一下就噎住,離開台灣那麼多年,他很懷念傳統的一些美食,可回來之後,即便市面的美食琳瑯滿目,但卻很少吃到傳統的口味。

    但徐大池的做食物,總能滿足他任何味蕾需求。

    所以,就算他想放徐大池回去休息,但肚子很沒出息地咕咕叫了出來,想吃。

    徐靜池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他立刻換上衣服討好的笑臉,一路給她按捏肩膀,「其實我也不想讓妳這麼累,但妳做的東西實在太好吃了,我吃一輩子都不會覺得膩。」

    「少諂媚,回去繼續工作。」

    「我要休息一下。」他一路跟她進了廚房,「我可以幫妳,需要我給妳做點什麼?」

    徐靜池拿出面,幽幽說了一句,「需要你給我離遠點。」

    他哈地一笑卻湊得更近,用肩膀撞了一下她的肩膀,「我幫妳煮水下面。」說著他已經自發去拿鍋子盛水。

    她突然想起小時候,他也經常幫她洗鍋切菜什麼的,頓時就給他弄得沒了脾氣,「你不忙嗎?」

    「民以食為天,妳負責給我弄吃的,妳就是我的天,我當然得以妳為先了。」

    「少貧嘴。」等他把鍋子放回瓦斯爐上,她接過活說︰「你去工作,做好我再叫你們。」

    蘇澤衍一下將她肩膀扳回來,讓她面朝他,「為什麼一直趕我走?」

    「我要趕你走,你還是能在我們家住得這麼理所當然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妳……都不跟我好了。」

    什麼意思?徐靜池一臉問號。

    蘇澤衍說︰「妳都不怎麼愛跟我說話了。」

    有嗎?徐靜池想了想。

    確實,她平時都跟鍋碗瓢盆打交道,也沒什麼事情跟他分享。

    她也不像他跟她妹有明確的奮斗目標,所以沒有什麼理想跟人生可以跟他們一起聊。

    這麼一想,她瞬間明白了,當初蘇澤衍為什麼要給她妹寫情書。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同一類人。

    同有出色的外表,同是超級學霸,同是有理想與目標就會為之奮斗的精英。

    瞬間,徐靜池也想明白了一件事了。

    蘇澤衍之所以會答應來她家住,肯定因為心里還喜歡著她妹,想花更多跟她在一起的時間,不是有句話說嘛,近水樓台先得月。

    「妳為什麼這麼看著我?」蘇澤衍被她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徐靜池目光緩慢地眨動了幾下,說道︰「我在想。」

    「想什麼?」

    「跟你有什麼話說。」

    「然後呢?」

    「然後想了半天發現,我跟你無話可說。」

    「徐大池!妳太過分了吧?」

    蘇澤衍看她並不想搭理自己,只是低頭專注開始做吃的,他吐了一口氣,沒好氣地問她,「小雯跟我說,妳有喜歡的人了?」

    徐靜池的動作一停,想了想,她點頭,「哦,我有喜歡的人了,叫韓向東。」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