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青微 > 拐個夫君生娃娃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拐個夫君生娃娃 第四章

作者︰青微

    花小廚抿了抿嘴,戚青陽卻突然開口,他眼神里透著點笑意,「我去幫姑娘買。」話音剛落,人已經走過去。

    見到位穿著不凡的公子來買,阿婆很高興,笑咪咪地介紹,花小廚瞧著他,越來越覺得這人不像是想像中那麼清高,站在人群里,多了幾分煙火氣。

    「別看了,哪就這麼好看。」珍珠嗔怪。

    花小廚無辜,「沒看……哎。」嘴里的話還沒說出口,人卻被身後突然走來的男人撞了個遜超。

    「小心!」趕緊扶她一把,珍珠看那人。

    撞花小廚的是個男人,油頭粉面,有些流氣,眼楮迷蒙還有點醉意,他根本沒瞧見自己撞了誰,只是耍橫,「誰撞了老子!」

    見到這種倒打一耙得人就沒有好臉色,珍珠生氣,剛想上前理論卻被花小廚拉住,把妹妹往身後扯了一把,花小廚平靜開口,「是你撞了我。」

    「誰說老子撞了你,呦,是個姑娘,是我撞了你,對,就是我撞了你……」男人靠近,滿身酒味,扯著嘴笑,「是不是撞疼了,來哥哥給你瞧瞧,摸摸就不疼了。」

    「不用你瞧。」花小廚面無表情。

    「那你不疼了?」男人要伸手,可伸出的手指卻被人旁推開。

    那是一把折扇,被人握在手里扇開,書畫名家手筆,價值不凡,戚青陽卻像是半點不在乎,輕輕壓在了男人肩膀,另一只手還拿著包裹蜜餞的油紙,似笑非笑,「不如我來替你瞧瞧。」

    「多管閑事!」男人剛要叫囂,可透過迷蒙的眼楮瞧見眼前人,衣著不凡,模樣俊朗,可眼神極冷。

    那把扇子……他不認識這人,可街面上混久了識趣,也懂得看臉色。男人訕笑一聲?轉身離開。

    戚青陽轉身,把油紙包放在珍珠手里,目光卻始終瞧著花小廚,口氣沉穩,「姑娘以後出來還要當心,街上人多,總會遇到一些危險,姑娘家容易被欺負,找個依靠才更平安。」

    他意有所指,花小廚也懂了,「你說的對。」

    戚青陽剛想笑笑,就瞧見剛才還文文靜靜和流氓對話的女子大跨步往前十幾步,攔在了又在路邊招惹別的女子的男人面前。

    「你干什麼?啊,打人了,有人打人了!」尖叫聲響起,男人被摔在地上。

    花小廚收回打在對方鼻上的拳頭,走回去,在珍珠強忍的笑容里看著戚青陽,「有時候,力氣大就能保護自己。」

    她力大無窮,不是假的,就這種身壯的男人,她一個能打三個,要不然女兒身哪能就佔據廚房主位,這可不是玩笑。

    戚青陽忍不住笑起來,他第一次在人前笑的這麼放肆,「果然名不虛傳,姑娘好身手。」

    花小廚看著那個笑容,愣了一下。

    這男人,真好看。像是大冬天的烈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舒服極了,她是個俗人,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詞去形容,只是覺得這些天壓在心上的石頭,被她隱藏得很好的不安盡數被吹散。

    在爹去後,她得當家,得想辦法活著。

    能活著以後,沒了爹,得面對外面的風雨,得在珍珠不安的時候說沒事,哪怕是離開泰和樓自立門戶。

    花小廚從來沒暴露出半點的不安和擔心,所有人都夸她勇敢,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做出離開泰和樓開始新生活,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

    可是這一刻,一個陌生男人的笑容給了她一絲安全感。

    花小廚眨眨眼,在戚青陽收斂笑容的瞬間開口,「你上次提的那件事,也不是不行,可我得把珍珠一起帶過去。」

    「你剛才說什麼?」戚青陽驟然握緊了扇子。

    「沒什麼。」抓住珍珠的手,花小廚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嘴,不能沖動不能沖動,絕對不能沖動。

    看吧,她就說不能在做決定之前見到這男人,長這麼好看的,和紅顏禍水有什麼區別。

    不過幸好自己就隨口說了一句……

    那天回去,珍珠和花小廚鬧到了半夜,總追問她到底怎麼想的,為什麼答應的這麼突然,後來又感慨嫁給他也還行,反正就算是別人也就這麼回事,嫁給誰不是嫁,對此花小廚只是閉著眼裝睡。

    奇怪,當然奇怪!

    自己一定是吃錯了東西,不然為什麼說胡話,可哪怕珍珠被她說服不再追問,花小廚心底里也始終沒能平靜下來,尤其在又見戚青陽之後。

    那是兩人再次見面後的第五日,他敲開門,身後跟著兩個小廝,手里提著滿滿登登的肉菜。

    戚青陽讓小廝把東西放進去,有些歉意地笑,「冒昧登門,唐突了。」

    「你來做什麼?」花小廚反握的手越來越緊,眼神有點虛。

    「別緊張。」戚青陽目光瞧著放在一旁的東西,嘆了一口氣,「不瞞姑娘,自從那日你離開泰和樓,這段日子都食不知味,味同嚼蠟,總忍不住感慨人生五味,忍耐不住不得不來你這邊,請姑娘為我做幾樣菜,稍解饞意。」

    心底驟然放松幾分,花小廚呼出一口氣,還好,不是因為前幾日的事情。

    她掃一眼地上的東西,心情也有點激動,如果戚青陽因為別的事情找上門,她肯定找借口拒絕,還想著找辦法耍賴,門都不讓他進,可今天他居然是為了吃……

    想到自己的手藝被人這麼捧場,這一切都來自爹的教導,她有點驕傲,一直沒做菜蠢蠢欲動的手也忍不住,搬出來住處處要花銀錢,她不敢大手大腳,這些日子早有些手癢,眼看這麼好的肉菜都在自己面前,自己保養的很好的刀具也要用用。

    想到這,花小廚拒絕的話瞬間就被咽下去,她可是為了練練手,哪怕以後嫁人,也不能耽誤爹傳給自己的好手藝。

    「進來吧。」

    戚青陽一點不意外這個結果,「多謝姑娘,若在吃不到你做的菜,我今晚怕是整夜難眠。」

    「泰和樓有我徒弟,你若想吃可以去那邊。」

    「畢竟只是徒弟,沒得你爹的真傳。」

    這句贊美非常妙,花小廚有點滿意,「當然,和我爹的手藝還是沒辦法比的。」

    「正是。」

    無論在人前人後,花小廚表現得都非常穩重,哪怕掌櫃把她的手藝夸得人間沒有天上才得,她始終沒有表現得太興奮,仿佛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沒人知道她一向最驕傲的地方在哪里。

    那是花家祖傳的手藝,她爹教她的一切,這是讓她引以為榮,帶著過去美好記憶的東西。

    可今天這頓飯她做得非常高興,只因戚青陽很捧場,盡管只是站在狹窄的廚房門口時不時懷念一下曾經吃過的花大廚做過的飯,就讓花小廚整個心情都好。

    因為戚青陽的贊美听起來非常真誠,他沒有說那些菜多麼美味多麼誘人,卻把她爹獨有的細節點出,贊嘆順便問她怎樣才能做到這麼好。

    花小廚心情輕松,忍不住的揚起嘴角,「爹的手藝舉世無雙,我不過學到一點皮毛,我看公子也是熟知此道中人,不敢班門弄斧。」

    「嘴上功夫而已。」

    不過幾樣菜,難不倒花小廚,不足一個時辰就收拾得干淨利索。

    飯菜擺上桌的時候,戚青陽整個人看起都很高興,他拿起比家中顯得太樸素的碗筷,他首先下手,「好久沒聞到這麼好的香味,我可不謙讓了。」

    「請。」

    戚青陽吃了一口菜才想起一件事,「珍珠姑娘呢,她不在?」

    「隔壁小姑娘家里,她喜歡去那里。」

    「正好。」

    花小廚挾著菜,抬眼看他,「正好,好什麼?」

    「沒事,先吃飯。」戚青陽輕笑。

    花小廚眼睫微顫,似有所感,可最終也沒繼續追問,反正要是這人提到那天的事情,她就說自己瞎說,或者干脆就說他听錯了。

    戚青陽這個大男人,總不能和自己一個小女子過不去,正人君子,她耍賴肯定能躲過去。

    越想越覺得自己能斗得過他,花小廚放下了心底的緊張,不過是個戚青陽而已,還能把自己怎麼辦,大名鼎鼎的花小廚可不是浪得虛名。

    因為這種篤定,彼此各懷心思,這餐飯兩個人都吃的比較愉快,戚青陽一點沒客氣,四道菜幾乎清盤。

    等花小廚把碗盤放到廚房的時候,戚青陽卻沒有坐著喝茶,跟在她身後慢悠悠地走,「好久沒吃得這麼舒服,都仰賴你的手藝。」

    「不算什麼。」

    「花姑娘別謙虛,能吃到你做的菜是一種享受。」戚青陽話音一轉,

    「一次是享受,天天吃就是福氣,戚某也算好運,竟然謀得了姑娘的青眼相待,既然已經答應入我的府里,不知道還有沒有什麼要求。」

    啪的一聲脆響,花小廚不顧打爛的盤子,扭頭看男人,「你說什麼?」

    「這麼驚訝做什麼,姑娘沒忘了上次說過的話吧。」

    她少見的結巴起來,「什麼……什麼話?」

    戚青陽對她笑,「上次回府,我立刻讓人收拾了你以後住的院子,不知道姑娘的喜好,我就先做主幫姑娘安排了一下,以後慢慢來,有的是時間打理,需要什麼也都告訴我或者府里管家,都隨你。」

    「因為是第一次有人進府,管家原想幫我們大辦一場,不讓你覺得冷清,可我覺得姑娘不是在意那些的人,怕太麻煩反而讓你累,所以就沒讓他多準備,簡簡單單,為了補償你,這院子……」

    戚青陽伸手往懷里探,拿出一張紙放到桌上,「這是院子的房契,連同左邊這間院子,都在你名下,等搬到府里這邊會讓人好好修整,這里東西不會丟,不常住就派兩個婆子幫忙打理,以後想回來歇歇也方便。」

    花小廚已經傻了。

    「別拒絕我的心意,我們成親後自然不分你我,那這院子就算是留給珍珠,算是我這個姐夫給她備下的嫁妝。」戚青陽看她眼神帶笑,走近兩步,

    「花姑娘,你答應我嫁我,我很高興。」

    花小廚傻呆呆的,他很高興,可她只覺得混亂。

    滿腦子都是亂糟糟的理不出頭緒,滿以為那日的話說出來還能收回來,就像珍珠安慰她的,自己女子一個,沒有一言九鼎,善變又能怎樣,到時候直接反悔,不承認。

    戚青陽這種正人君子,到時候來問就裝傻,也不會拿自己怎麼樣。

    可她萬萬沒想到這個正人君子並不按套路辦事,根本沒問她那天說的是真是假,直接就把事給定下了。

    可她,還沒做好準備呢。

    戚青陽表情很溫柔,「有想要都告訴我,我不願委屈了姑娘。」

    花小廚終于開口,「你怎麼……你還沒問我那天說的話是真是假,怎麼能隨意作主。」

    「姑娘這是承認說過那天的話了。」戚青陽笑得有點狡黠,「姑娘家面皮薄,我不會追問太多,事情都按照你的意思安排好了,黃道吉日就在眼前,後日我迎姑娘進府。」

    「戚公子!」

    「以後喊我名字,我叫你小廚,這個名字別致,听著就有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