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青微 > 拐個夫君生娃娃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拐個夫君生娃娃 第二章

作者︰青微

    天字號是泰和樓最好的雅間,花小廚猜想找她的客人大概不是普通人,所以進門前很認真地撢了撢衣裳,還不忘提醒珍珠嘴巴別太快,小心得罪人。

    珍珠做了個閉嘴的手勢,可門一開,她第一個忍不住開口,「硯台,怎麼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硯台眯著眼笑,他與珍珠兩人很熟。

    花小廚安靜站在旁邊,沒打斷兩人的對話,身為女廚本身就是異類,所以爹爹不喜歡她在酒樓前面露面,在泰和樓五年,可真正來天字雅間的次數卻很少。

    珍珠寒暄幾句才想起要介紹,「硯台,這就是我姐姐花小廚,姐,這是硯台,戚公子的隨從。」

    硯台很驚訝的看著花小廚,沒想到鼎鼎有名力大無窮的小廚娘竟然看起來這麼年輕,還有些好看,雖然打扮樸素到極點,可一雙靈動的眸子卻很吸引人。

    「你就是花小廚,久聞大名。」

    「你是戚家的人。」花小廚猜到這人來的目的了。

    「對。」

    她不喜歡拐彎抹角,干脆地說道;「小哥找我有什麼事嗎?」

    「當然有事。」硯台自己也是滿心的疑惑,「今日我來酒樓拿菜,珍珠在食盒里放了個東西,是姑娘授意的吧。」

    「對。」她答應得很痛快。

    「姑娘是何意?」硯台其實更想問那上面寫著什麼,可想到屏風後有人等著,又只能乖乖按照主子的意思問。

    花小廚微微一笑,「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一點謝禮,感謝戚公子這麼多年照顧泰和樓生意。」

    「這樣啊。」硯台越來越好奇那東西是什麼了。

    「若無別的事,那我們先走了,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讓戚公子品嘗我做的菜。」

    「好,你們走吧。」硯台下意識回了一句,等他意識到哪里不對剛想開口的時候,身後屏風已經走出一個人。

    戚青陽驟然開口,「慢著。」

    花小廚沒想到房間還有另一個人,嚇了一跳,再看到走出來的男人又愣住。

    這男人可真好看,是她見過最好看的!

    花小廚覺得自己心跳有點失衡,下意識攥緊了手指,「你是誰?」硯台搶先開口,「這是我家公子。」

    「你就是那位戚公子。」努力平復心情,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奇怪,花小廚可不想嚇到這麼俊美的一位公子。

    「姑娘剛才的話什麼意思?」戚青陽微笑,風度翩翩,像是沒看到對方眼底的驚艷,「你要離開泰和樓。」

    「對……要離開這里。」花小廚結巴了一下,「所以把公子喜歡的幾樣菜譜留給你,酬謝知己,你可以讓府里的廚子做來試試,希望能喜歡。」

    「哪怕是一樣的菜譜,每個人做出來的味道也各有差異。」

    「這倒是。」提起做菜,花小廚自信一點,「只可惜我要離開泰和樓了,以後不能給公子做菜了。」

    「你上哪里,離開幽州?」

    「不離開幽州,只是不再留在泰和樓做廚娘。」

    「為什麼?」

    花小廚很認真看著戚青陽,一點沒好奇對方為什麼追問這些,「因為我要找個男人嫁了,繼續留在泰和樓做廚娘,是沒有男人肯娶我的。」

    她說得極其坦誠,戚青陽主僕卻楞住,從來沒哪個女子說得這麼坦蕩,可花小廚眼楮里沒有半點羞澀,一汪泉水似的清澈見底。

    「你……」他遲疑著,怕自己听錯了,「就是這個理由?」

    「這個理由不行嗎?」花小廚也很納悶,為什麼每個听到她離開理由的表情都那麼古怪,男婚女嫁最是正常的事情,難道非得遮遮掩掩害羞才像個女子?

    她從小跟著爹長大,教養方式和男孩沒什麼區別,做人做事的方法向來是坦蕩就好,不必扭捏。

    如果爹不在,沒人幫她操持婚事,她找男人只能靠自己,若是扭扭捏捏這輩子怕都嫁不出去。

    戚青陽驚奇後隨即坦然,他早該知道這個姑娘與別人不同,從看見她第一眼就感覺到,花小廚並非普通扭捏作態的女子,尤其她身上沒有半點脂粉味,反倒是滿滿的菜香,就連緊袖短衫的打扮,第一眼看上去雖然別扭些,多看幾眼就覺得清新脫俗。

    「沒有,姑娘很坦蕩。」

    「公子還有話要問嗎?」花小廚真想多看幾眼這麼俊美的男人,可她找不出理由留下,所以只能偷偷多看幾眼,「沒事我和珍珠先走了,還得收拾行李搬出去。」

    「姑娘今日就離開泰和樓?」

    「是。」

    「以後也只會成親嫁人,相夫教子,不再出來做廚娘?」

    「是呀。」普通女子不都是這樣嗎,爹爹也希望她找到良人,過這種生活,不必出來辛苦討生活。

    「好吧。」

    「那我們先走了,後會有期。」花小廚頗有點遺憾的多看了他幾眼,這男人真是俊朗的過分了。

    戚青陽看著花小廚轉身離開,眼瞧著兩個姑娘就要出門,他突然開口,「花姑娘若要嫁人,可有了心上人了?」

    花小廚笑了,「慢慢找吧,急不來的。」

    為防節外生枝,掌櫃的若再反悔就不好看,花小廚回到房間沒多耽擱,立刻扛著行李上了馬車,在去新住處的路上,她始終沒想明白戚青陽來找自己做什麼事。

    不只是她,珍珠也一頭霧水,「姐,你說戚家公子今日來做什麼。」

    「不知道。」花小廚咬著一根路邊揪來的草,「可能就是好奇我為什麼給他花家秘方。」

    「那姐你為什麼給他?」

    「謝他當初幫忙,也是覺得他是個知己,這些年戚家一直有人來酒樓訂菜,想來一定是非常喜歡,這還不算緣分嗎?」

    「這算什麼緣分,喜歡吃姐姐做的菜的人數不勝數。」珍珠想不明白,這些公子哥就是脾氣古怪。

    「趕緊收拾重要。」

    新院子很整潔,盛大娘做事妥帖,租賃下房子後還幫著收拾,地方不大,小小的正好夠兩個人住。

    姐妹倆只需要把帶來的東西擺放好,可就是這樣也忙了天黑。點上燭火,花小廚用盛大娘準備好的菜簡單做了一頓飯,兩個人湊著頭吃了,算是開啟新生活。

    「姐,以後我們就住在這里嗎?」

    花小廚點點頭,「這里不好嗎,多清淨。」

    「就是太清淨了,我都習慣泰和樓那邊吵吵嚷嚷的。」

    「慢慢就習慣了。」伸手拍拍珍珠的手,花小廚閉上眼,「睡吧。」

    「姐,我睡不著,我在想以後我們怎麼辦呢?」

    「以後我成了親,你就跟我去家里住。」

    「姐……」

    「閉上眼。」

    花小廚有點興奮,她的新日子馬上就來了,明日還有很多事要做,先把家里缺的東西買齊全,接著就要找媒婆,看看能不能給自己挑個夫婿,家境如何倒沒關系,重要的是踏實肯做。

    她本身就是浮萍,不會挑剔別人的身家,兩個人一起好好做事就好。

    當然,要是找來的丈夫模樣好點就更好了……腦海里突然冒出戚青陽的影子,花小廚在黑暗里瞪大眼,怪事,自己想他做什麼。

    都怪這人長得著實俊美了點,害她瞧一眼就像是記到了心里一樣。

    罷了罷了,得把這人忘了,不然手高眼低是找不到合適的男人的。

    離開泰和樓的日子總是有點不習慣的,可這也沒打消花小廚心里的興奮,接連兩三日姐妹倆都來回奔波,硬生生把新院子擺放的滿滿當當,就連花花草草都堆滿了院子,要不是想著日子得細水長流,不能太放肆,她不會停手。

    離開泰和樓第四日,掌櫃的來了一次,言談間依舊是希望花小廚回去,許許多多老客人都不相信她真的離開。

    婉拒了邀請,花小廚親自把人送到門外,卻沒想到見到一個完全意料之外得人。

    她換了打扮,一反往日的干練,像普通女子樣裝扮,看到戚青陽的時候花小廚下意識低頭看自己一眼,這才驚訝地看對方,「戚公子,你怎麼來這邊了?」

    戚青陽淡淡一笑,「不知是否方便進去敘話。」

    「進來吧。」她可沒這麼多習慣,哪怕已經盡量學著普通女子的樣子,可她都是大剌剌習慣了的花小廚。

    這會兒珍珠出去和隔壁姑娘聊天,家里就剩下自己,花小廚幫著倒了一杯茶,「公子有話請說。」

    她直言直語,戚青陽卻沒開口,男人端著茶碗細細品了品,這才極冷靜地開口,「花姑娘這幾日有遇到心儀的人嗎?」

    「沒有。」哪里就這麼快,她還沒來得及張羅這事。

    「若沒有,我倒有個人選。」

    「你……」花小廚驚訝得合不上嘴,這位戚公子怎麼看都不像喜歡作媒的人呀。

    不想讓對方覺得不禮貌,她笑笑,「是誰呀?」

    「若姑娘沒人選,不妨考慮在下。」戚青陽語氣很平靜,像是沒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多麼奇怪,「雖不能聘你為妻,納姑娘為妾也絕不會讓你吃苦。」

    花小廚足足愣了半天才回神,她目瞪口呆,「你剛說什麼?」

    「我想讓姑娘進我戚家的門。」

    花小廚一直覺得自己很古怪,不像個姑娘家,可她絕想不到這世上有人比她還胡鬧,明明兩個人只見過一面,他卻要納她為妾,「為什麼?」

    男人慢悠悠開口,「我欣賞姑娘的人品。」

    戚青陽從未想過自己要納個廚娘為妾,他雖年二十三,身邊卻還沒有妻妾,不是他娶不著,是自己不想要。

    他有錢,家里生意已經做到京城,親爹在京城混的風生水起。他有勢,外公是幽州州牧,備受長輩寵愛,他長得好,多少閨秀上趕著拋花枝,可他就有一樣不好,性格太古怪,年紀到了卻始終不近女色,是個怪人。

    當然,戚青陽從來不這麼覺得,他不過是看慣了親爹花心,後院頻頻起火讓人心煩,開始厭惡女子爭風吃醋,聞不慣女人身上的香粉味,有潔癖不喜歡陌生人貼近自己,說話直接,對人冷淡……

    可在遇到花小廚以後,戚青陽突然發現原來這世上女子也並非爹後院那些,也有花小廚這種女子,簡單堅強,直來直去,她廚藝好,力氣大,長得過得去,又不愛施脂粉,沒有讓他厭惡的味道。

    主動納她為妾這件事,是腦海里突然冒出來的念頭,就在這幾日吃不到合口味的菜後,他突然想到。

    花小廚要找男人,而他缺個女人,如果能留下這個養刁了他胃口的小廚娘,讓自己以後不至于食不知味,還能解決被爹逼婚這件事,這不正好是兩廂方便?

    反正納個妾就是一件小事,他只需要給這個女人一個住處,幾個婢女,如此好事何樂不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