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情深難解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情深難解 第四章

作者︰安祖緹

    「這是欲擒故縱?」他冷哼。

    不要以為女人的招數他看不出來,他見過太多了!

    「啊?什麼欲擒故縱?我干嘛對你欲擒故縱?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欲擒故縱?像你這樣的,應該直接像粽子一樣描起來,然後吊在旅館外頭供人參觀欣賞!」想太多了他!

    她左一句,右一句,真的讓他惱火了。

    他氣罵,「是誰說只要我答應約會,要干什麼隨便我的?」

    那根本是明示而非暗示的挑逗承諾,明擺著就是直接上旅館,哪有人都躺在床上了,才開始要求要像對情侶般約會?

    他跟她可不是情侶!

    他對她一點意思也沒有!

    左妍是個玩咖,那他就故意陪她玩,借機好好整治她一番,讓她再也不敢輕言接近,怎知她一到床上就變成了聖女!

    他認識她不是一天兩天了,此刻的左妍跟他所認識的,根本是兩個人!

    「你一定是在作夢!」她才不相信左妍會說出這麼不矜持的話。

    該死的!要不是這張清麗的臉蛋明明就是左妍所有,他真的會懷疑跟他約會的根本就是另外一個人!

    「隨便。」他松開她,「以後別再出現在我視線之內!」

    說完,他火大的拉門、摔門。

    然後,一室寂靜。

    呼!嚇死人了!左麗連忙將肩帶拉正。

    差一點點,她的童真就不保了。

    左妍也真是的,回去一定要向她邀功,說她成功的幫她趕跑一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爛人!

    左麗才沾沾自喜,包包內的手機響起了,她連忙掏出視窗閃著亮光的手機。

    「喂!麗啊!」刻意壓低的嗓音一听就是左妍的。

    「你醒啦?好多了沒?」左麗問。

    「我剛吊完點滴,好很多了。」左妍連忙問道︰「你那邊情形怎樣?」

    「我這邊啊!我剛剛……」

    「你可不要惹夏佐生氣喔!他那個人看起來冷冷酷酷的,但其實脾氣很大,一不順他的意就會甩頭走人的!」

    這她很清楚明白,她已經親眼見識到他甩門的功夫了!

    嘖嘖!還真是有將整座旅館震垮的功力。

    「我覺得不用管他的脾氣啦!就算他再生氣也不關我們的事啊!」左麗手指把玩著被左妍用電棒卷燙卷的發尾。

    「你在說什麼啊?」左妍嗅出左麗話中的不對勁,「我警告你喔!這次的機會對我而言是千載難逢,你可別給我搞砸,不管他要做啥都隨便他,知道嗎?」

    不管他要做啥都隨便他?左麗一楞。

    「你這樣說,萬一他要我上床的話怎麼辦?」

    「他想要上床嗎?」左妍驚呼一聲?

    她是不是听到有人的語氣很關心?左麗挖挖耳朵,怕自己听錯。

    「不可能跟他上床的吧!」左麗干笑。

    「你跟他說,下一次,這次就說你MC來了,知不知道?」

    左麗傻了。

    沒有……下一次了!

    「妍,我覺得呢!跟男人第一次約會就上床實在很不妥」

    「我叫你想辦法延後到下一次啦!」

    「第二次約會就上床好像也不妥……」

    「吼!你是十八歲還是八十歲啊?我喜歡夏佐,費了那麼大的工夫才追到的耶!如果上床可以將他的心緊緊綁住,有何不可?」

    天啊!左麗因為姊姊開放的話語而震驚不已。

    喔喔喔……她的腦子好暈……她無法思考了。

    「好啦!我不跟你說太久,免得夏佐起疑,記得跟他說,下一次再給他喔!這樣也可以順便幫我制造下次約會的機會,嘻!」開心的笑了聲,左妍掛電話倒床休息去了。

    我的媽呀!左麗抱頭想仰天大吼。

    她剛才正氣凜然的狠狠教訓了一頓,其實是在幫左妍倒忙?

    如果左妍知道夏佐被她氣得甩門離開,那她是不是會因此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不,可能連今晚的月亮都看不到了!

    左麗連忙拿起床上的包包,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左麗在旅館附近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夏佐。

    可惡,是跑到哪去了?

    逼不得已,她只好拿出左妍的手機來,撥了他的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響到她幾乎以為快進入語音信箱時,終于有人接了。

    「干嘛?」粗暴的語氣,顯示老大仍在不爽。

    她其實很不想道歉,她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但是為了她的小命著想,她只能……只能忍氣吞聲啊!嗚嗚……

    「對不起!」硬逼出來的道歉,每一個字都是咬牙說的,「我剛說那些都是無心的。」

    「無、心?!」

    「對因為我MC來了,我有經期癥候群,然後……嗯……情急之下,才會說那些五四三的。」這樣說應該可以吧?

    「MC來了?」夏佐眯著眼想,這個人講話的用詞遣字很奇妙,跟他印象中老愛故作氣質的左妍差距甚遠。

    他走到書局的落地窗前,隔著一塊厚厚的玻璃,盯著兩手皆抓著手機,額上布著細小汗珠,眼神寫著不甘不願,下顎暗暗抽搐的左麗。

    她要不是雙重人格,就是其中有鬼!

    「對!」這個人是怎樣?只會抓其中一個詞句反問喔?「你應該知道,女生嘛!總是會有那麼幾天不方便,就請你體諒一下,大人不計小人過。」

    「我不介意。」

    「真的嗎?」喔耶!她回家有得交代了。

    「我不介意你MC來。」笑得那麼開心,真是礙眼啊!

    「我知道啊!謝謝。」她有耳朵,听得很清楚。

    「所以上床也沒關系。」他嘴角彎勾壞心眼的微笑。

    什麼?左麗水眸瞪大,手上的手機滑落……

    糟糕!這是左妍的手機啊!

    左麗慌里慌張的企圖在空中攔截手機,忙了老半天,總算在它落地摔成兩半前,順利的接住。

    「呼……」左麗松了一大口氣,忙再將手機放回耳畔,「我覺得這樣不太好……」

    「旅館的時間還沒到,現在可以再回去。」他一手插在褲袋,安適自在的「欣賞」窗外那明顯不知所措卻又氣得牙癢癢的女孩。

    「我真的覺得這樣不太好……那個……我們下次再……再上床好嗎?」她將「上床」兩字說得極小聲,就怕被旁人听去。

    「我今天就要。」看她又慌又氣的模樣還真有趣。

    憤怒在她胸口咆嚀。

    「你知道……嗯呃……MC來時在床上翻滾,會造成命案現場的錯覺,萬一你因此被懷疑是殺人凶手就不妙了。」

    「不會弄死你的!」

    可惡,竟然故意曲解她的話!

    她好想死命的罵回去,可是又想到左妍的交代,到口的粗話只好硬生生又吞回肚子里。

    嗚……好不甘願喔!為啥她要這樣低聲下氣,還要被狂吃豆腐!

    左妍,你真是沒有看男人的眼光,這種死一千次都不可惜的也要?

    「我們不要讓旅館的清掃阿姨辛苦的洗染血的床單吧!我們改約下次,下次好不好?就就後天!後天我的MC就完了!」

    她很聰明吧!這樣的提議既可以讓自己擺脫困境,還直接幫左妍訂了下次的約會哩!

    只是想到她竟然「親手」將親姊姊「推入火坑」,她就深深的感到良心不安。

    她的言行舉止真的是太詭異了,與他印象中的左妍截然兩樣,夏佐輕蹙著充滿困惑的眉頭。

    難道是他認識得太淺嗎?所以才會一直以為她不過也是個看上他外表的膚淺女孩?

    他走出書局,悄然接近,大手冷不防襲上她的腰。

    「干什麼?」一察覺縴腰被摟,左麗生氣地轉身揚手準備揍人。

    這次夏佐有準備,將打算送他第二個巴掌的小手整個納入掌心中。

    「是你?」左麗訝然,「我以為是誰對我騷擾。」

    接著,她不爽的拱起眉心怒紋,「要過來也不會說一聲,你沒听過人嚇人嚇死人嗎?」

    若真讓她再打成第二次,這次一定會甩掉左妍,那她有十條命都不夠用。

    她施了點力想拉回自己的手,卻發現動彈不得。

    握得那麼緊干嘛?

    「放開我!」

    「你連床都願意跟我上了,卻不讓我牽手?」瞧那臉色,好像他的手有毒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糟糕!她竟然又蠢得讓他起懷疑之心了。

    「沒有啦!」她連忙堆起勉強的笑顏,「你這樣牽著我不好走吧?沒有人牽手是牽交叉的吧?這樣怎麼走路呢?」

    他可是用右手牽著她的右手耶!又不是在跳舞,誰會這樣牽著走路?

    他不回答,直接換成左手牽住她的。

    還好又過了一關!左麗已經感激得不知該感謝佛祖還是上帝了。

    她今天不曉得死了多少個細胞,但願回家時她的小命還完整。

    見她明顯如釋重負的輕松,讓夏佐心中的疑惑更深。

    他對她起了濃濃的興趣。

    他要知道這家伙到底在搞什麼鬼!

    她是二十四個比利上身,還是之前他所見識到的左妍都是裝出來的?

    這小妮子,從枯燥變得有趣了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