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情深難解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情深難解 第二章

作者︰安祖緹

    下了班,左麗一踏出空調全日開啟,涼爽的辦公大樓,暑氣就迎面而來,她懊熱的皺起眉頭。

    五月天的太陽都偏西了,溫度還是這麼高,等時序進入酷暑,不知如何忍受。

    左麗像小狗般吐了吐舌,走上人行道,一具高大的身影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

    超過一八五的身高在人群中鶴立雞群,寬闊的肩顯見對方的衣架子,西裝外套下的長腿比例過人,若不是那頭黑發,十個有八個會猜他是外國人。

    每個經過他身邊的,不管男的還女的,皆忍不住回過頭來多看了他兩眼,還有人因為看得太專心,一古腦撞上迎面而來的路人。

    一看到他的背影,左麗嚇得趕忙閃往一旁的梁柱之後。

    怎麼會這麼巧,又遇到他了?

    該不會……該不會他在這附近上班吧?

    天啊!左麗兩手捂住臉,一臉驚嚇。

    還以為下午只是偶遇呢!萬一他真的在這附近上班,遇到的機會就多了,那……那她該怎麼辦?

    憶及過往,紅雲染上雙頰,然而眼眶卻又隱約可見閃爍的淚光。

    那是一段錯誤的開始,就好像他剛見到她時,脫口而出的也是「左妍」,他一直認為她是左妍,放在心上的也是左妍……

    左麗用力閉上眼,將滿心的苦澀一同吞下,再張眼準備離開時,赫然發現身邊的光源被黑暗所吞沒,而罪魁禍首就是此刻佇立在她眼前,居高臨下,用著莫測高深的眸瞪著她的夏佐。

    她暗吃一驚,緊張的吞了口唾沫。

    「嗨……」她慶幸還找得到自己的舌頭。

    「想起我了沒?」他單眉微挑,模樣帶點邪氣,殺傷力十足的性戲。

    「你是夏佐?」她呵呵一笑,「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他的尾音是上揚?這代表困惑?

    「你……」長指挑起她的下巴,「左妍?」

    一從他口中听到姊姊的名字,她的心口不免又是刺痛了一下。

    「是……是啊!」她在他的眼中一直是「左妍」,不是「左麗」。

    他的俊眸微眯了眯,「那你不是我要找的人。」

    什麼意思?她的杏眸微微睜大。

    「我要找左麗。」

    「為……為什麼?你應該不識得左麗才對!」他為什麼要找她?

    「左麗」這個人應該未曾在他面前出現過啊!

    「我怎麼會不知道那半年間跟我交往的人是誰呢?」

    捏著她下巴的手指突然用力,疼得她皺了眉頭。

    「你是說……」不會吧?戲早就被揭穿?

    「左麗,你想騙我騙多久?」

    震憾住的她,傻在原地,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

    他拉起左麗胸前,因為恍神而忘了在出公司前拿下的名牌。

    「這寫得很清楚……」他揚揚名牌,「你是左麗。」

    薄唇湊到她耳畔前,輕聲說出讓她渾身血液凍結的話,「你在八年前扮演左妍騙我,現在又想再來一次?」

    嬌軀倏地顫顫發起抖來,「我……我不是……」

    利眸的眼神銳利,直瞪著她,讓她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來。

    她如同被制約般的被迫回視,在那雙隱含暴怒的黑眸中,看見驚慌不己的自己,同時,也看到了那既甜蜜又充滿矛盾與痛楚的過去……

    八年前,當時的她還是個十八歲的高中女生。

    那應該是芳華正茂的年紀,她卻因為醉心于飾品設計,每日關在家里足不出戶,右手拿針,左手拿珠珠,一針一針串起她的設計師美夢。

    就讀女校的她,其手作飾品在同學問大受歡迎,幾乎每天都有新的訂單,她光是忙這些訂單,就把功課之外的時間佔滿了,一點都不像同年紀的女生,總是相約出外逛街、看電影唱歌,關心最新流行的服裝,還有交男朋友!

    她的雙胞胎姊姊左妍就不同了。

    與左麗一樣清秀細致的臉龐,卻多了一份大人的世故,擅長打扮的她總將自己裝扮得像二十出頭的成熟模樣,同年齡的男孩她看不上眼,只交往大學生或社會人士當男朋友。

    事情就發生在一個星期日的早上。

    鬧鐘在八點的時候響起,主人卻遲遲未關掉,睡在上鋪,被吵醒的左麗揉揉惺松睡眼,攀住防跌落的護架,半個身子幾乎在床鋪外,對著還將臉兒蒙在被子里的左妍大喊——

    「妍,起床了!」

    「嗚……」軟被里傳來一聲低泣,「麗,我不舒服。」

    「怎麼了?」左麗連忙自一旁的階梯爬下,拉起蓋在左妍身上的被子仔細觀察,「你的臉好紅,不會是發燒了吧?」

    說著,縴手輕探左妍額面,立刻被炙人的高溫嚇得慌忙收回手,「好燙!」

    「我昨天……咳……」左妍輕咳了聲後又道︰「跟朋友去慶生,他們噴汽水,噴得我一身都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才發燒的?」

    「我去叫媽。」

    「等一下!」左妍拉住左麗的手,「我有件事,要你幫我一下!」

    「什麼事?」

    「我今天……今天跟夏佐有約……」

    夏佐這個名字,是左妍最近常掛在嘴上的。

    听說他是個大學生,今年已經大四,是國立大學的高材生,左妍跟他是在一間PUB認識的。

    左妍一見到他,整個心魂就被拉走,不管競爭者眾多,也不管他對待她的態度總是冷冷淡淡,堅決的狂追到底,好不容易終于得到一次約會的首肯。

    左麗還記得前幾天左妍回來時,神情有多愉悅,比上個月老爸中了樂透二十萬還要開心。

    約會當天的衣服、鞋子她早就全搭配好,還央求左麗熬夜趕工,替她做出一款日本雜志上十分暢銷,但台灣沒得買的手煉來做裝飾。

    誰知,她竟然在約會的當天早上發燒生病了!

    「那我幫你打電話給他,說你不能去赴約了。」左麗拿起一旁的手機。

    「不行!」左妍發燙的小手連忙拉住左麗搜尋手機電話簿的皓腕,「如果我今天失約,他以後就不會再答應我的約會了……咳咳……他說……他只給我一次機會!」

    這麼拽的男人?

    「他那麼拽,你為什麼非要他不可?」喜歡左妍的人明明那麼多,干嘛單戀一枝草?左麗不懂。

    「就是因為他那麼拽,所以我才非要他不可啊!」左妍理直氣壯道。

    想她左妍天生底子就佳,只要稍微裝扮一下,就是個令人驚艷的大美女,加上她又善于用魅惑的眼神去迷惑男人,她想要的男生哪個不是手到擒來?偏偏就只有夏佐不買她的帳!

    她知道夏佐在她們學校很紅,紅到完全推翻×大無帥哥的流言,他也許是因此心高氣傲,對女人不屑一顧。

    偏偏越有挑戰性的,左妍就越有斗志!

    她就不信她追他迫不上手!

    好不容易,在她死纏爛打之下,夏佐答應了她的約會,怎知她竟然會發高燒啊!

    嗚嗚……她連床都下不了,全身虛弱得好像喝酒喝掛了!

    「那怎麼辦?」左麗也拿不定主意,「你有辦法去約會嗎?」

    左妍搖搖頭,「我沒有辦法,所以我剛想好了,你代我去。」

    「什麼?」左麗大驚失色,「我代你去?這怎麼可以!」

    「可以的!我們是雙胞胎,長得一模一樣,身材也差不多,靜靜的站在一起,根本沒有人分得出來誰是誰。」

    「但是我們個性不一樣!」

    左麗並不是個安靜害羞內向的人,她活潑開朗,容易與人打成一片,但這並不代表她就可以像左妍那樣與男人共處時落落大方,懂得使用本身的優勢將男人迷得亂七八糟。

    她和左妍就讀的是女校,故她很少跟男生交際,更別說是交男朋友了,這樣的她,怎麼可能代替左妍去應付那听起來一整個超級機車龜毛的夏佐?

    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啊!

    「你就把夏佐當成女的就好了!」左妍早就決定死馬當活馬醫了。

    叫左麗代她去,至少她沒失約,可能還會有下一次,若她當真失約,就真的是寡婦生兒子,沒指望了。

    這怎麼可能?左麗對左妍的提議只有傻眼的份。

    「你的聲音比較低,記得把key揚高一點,這樣听起來也比較有ㄋㄞ。」

    這是天方夜譚啊!左麗一徑兒搖頭。

    「你很會跟爸媽撒嬌,這對你來講一定不難。」

    跟爸媽撒嬌是一回事,跟男生撒嬌又是一回事啊!左麗的頭搖得更像博浪鼓了。

    「麗,拜托你了!」左妍用力握住左麗的手,燙得讓左麗都快流汗了。

    左麗一抹額上的汗水,是冷的啊!

    她流的是不知所措的冷汗啊!

    「我的衣服就掛在衣櫥的門把上,鞋子是第二排那雙白色的高跟涼鞋……咳咳……對了,還得化妝。」左妍掙扎著爬下床,「不可以素顏去約會!」

    她是打死也不素顏示人的!

    「真的要這麼做?」她的冷汗一直在滴啊!

    左妍神色虛弱,眸光卻是銳利如劍。

    「對!你一定要給我去赴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