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貞子 > 管你愛上我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管你愛上我 第四章

作者︰貞子

    半個小時之後——

    「你說的晚餐就是這東西?」

    餐廳里,達爾居高臨下質問在他面前更顯嬌小的于玥。

    這個女人進去廚房搞了這麼久,竟然只端出這一盤東西出來?

    「這盤不是東西是肉絲蛋炒飯。時間寶貴,材料有限,你們將就點吃吧。」于玥的口氣比誦經還平板。

    不然要她怎麼辦?冰箱里只剩下豬肉、雞蛋跟隔夜飯。

    「噢,我忘了東西都被我吃光了。」芬兒吐吐舌頭。

    正要發飆的達爾听到妹妹這麼說也不得不收斂氣焰,但是他的眼楮還是直瞪著她,不想放過這個伶牙俐齒,似乎一點都不怕他的女子。

    看什麼看?看我就會飽嗎?

    「趕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于玥將炒飯一分為二,放在兄妹倆面前一人一盤。

    存心挑釁的男人立刻開口︰「我想美味的東西應該是不管冷熱都好吃。」

    好啊,找碴是吧?

    「那我待會兒可以把冰箱里的布丁熱給你品嘗看看。」哼!老虎不發威,真被當成病貓了。

    「你——」他現在才知道,這女人不是似乎不怕他,而是真的不怕他。

    「哇!好好吃喔!」早就自顧自開動的芬兒爆出驚喜的大叫,這一叫讓達爾硬生生把到了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這飯好Q、蛋好香,連肉絲都炒得嫩嫩的一點都不老耶!原來炒飯可以這樣好吃!哥,你別顧著說話,趕快吃吃看啊!」

    芬兒囫圇吞棗的吃相還真是引人食指大動,再加上這盤炒飯的確賣相奇佳,香氣十足,每粒米飯都是金黃飽滿,閃耀著誘人的色澤。

    好像真有點餓了……

    本來還想說點什麼的達爾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忍不住舀了一匙炒飯送進嘴里。

    「怎麼樣?好吃吧?」于玥湊過去,臉上有著期待。

    沒想到她會靠過來,一雙圓溜溜的眼珠子就這麼盯著自己看,吃驚的達爾差點被噎著。

    「咳,還不錯。」事實上,這盤炒飯好吃得出乎意料。他的舌頭每嘗完一口都急著再吃下一口,只是他憑著過人的自制力克制了速度,堅持緩慢而優雅地品嘗這道看似普通卻美味至極的晚餐。

    「只是還不錯?」于玥顯然很不滿意他的評語。

    「才不呢!是真的很好吃!非常好吃!」芬兒拿著空無一物的空盤子,證明這炒飯美味的程度絕對是讓人連一粒米都不肯放過。

    太棒啦!看來她錄取有望了!

    就算某只吝嗇的豬明明吃得很高興還故意打擊她的自信,但是他說做決定的是妹妹,這下子就安啦!

    五萬塊、五萬塊、五萬塊……

    「五萬……」糟糕,她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

    「什麼?花了五萬塊啊?」芬兒好吃驚的樣子。

    「呃,不好意思,我剛剛沒听清楚?」

    「我是問你在哪學到這麼好的手藝?花錢學的嗎?」

    「不是,我爸爸是廚師,教過我不少做菜煮飯的訣竅。」于玥趕緊澄清。

    「廚師?你們家開餐廳呀?」

    「以前開了間小吃店,不過最近倒了。」說到這個,她就無奈了。

    「那你們家接下來怎麼生活?你應該還是學生吧?」芬兒很好奇,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是不解世事的純真,讓于玥不自覺就把事情全盤托出。

    「小吃店是跟人家借錢開的,倒了以後債主立刻就找上門來。」

    「那怎麼辦?」芬兒像是在看恐怖電影一樣的緊張。

    于玥覺得她的反應很可愛,轉頭又發現連達爾也放下湯匙準備洗耳恭听。

    「不怎麼辦啊,反正我自食其力慣了,沒什麼影響,頂多就是不能如期畢業,多賺點錢先把債務償還了再說羅。」她盡量把這些鳥事說得輕松一點,可是听眾卻都是一臉凝重。

    「你一定很難過。」芬兒感同身受地頻頻點頭。

    達爾看看妹妹,又看看于玥,頓了一下才說︰「你很堅強。」

    奇怪,被他這麼一說倒好像被安慰似的,讓她有股鼻酸的沖動。

    「哎呀!堅強能當飯吃嗎?同情我就給我錢吧……噢,我是說給我這份工作啦!」眨眨眼,她模樣俏皮。

    達爾一瞬也不瞬地盯著她,芬兒卻是熱情地拉過她的手,並且大方應允了她的請求。

    于是,于玥如願以償在這如夢似幻的豪宅住了下來。

    作為芬兒的貼身管家,她的工作就是服侍芬兒一個人,從起床梳洗到三餐膳食全都由她一手包辦照料。

    老實說,這份工作比她之前做過的任何一種都要來得輕松多了。

    大多時候她只需要看芬兒一個人的臉色,而芬兒卻是從來不會擺臉色給她看。

    她再一次認為,那個男人說的沒錯,芬兒就是個天使,天真浪漫可愛非常,鎮日無憂無慮的,除了遇上她的親哥哥之外,她真是成天笑嘻嘻的。

    「你又來干嘛?」

    「當然是來看你。」

    又來了!

    老掉牙的對話听得于玥耳朵都要長繭了。

    端出冬瓜排骨湯,果不其然就看見達爾走進屋子,後面跟著不耐煩的芬兒。

    「哥,你現在越來越夸張了!」

    「我來看自己的妹妹哪里夸張?」

    「但是你現在只要在家都照三餐過來!」芬兒提高分貝。

    「我只是剛好有空陪你吃吃飯還不行嗎?我們好久沒見了——」

    「我們不到十二小時之前才一起吃過早餐!」

    「是嗎?那一定是因為我太想你了,覺得時間過得好慢。」一番甜言蜜語接得又快又準。

    說真的,他那種迷人的笑容搭上那樣肉麻的話語絕對可以迷倒任何一個女人。

    只可惜,這位老兄只願意對著自己的妹妹展露這項過人的才華。

    于玥搖搖頭,又走回廚房把最後一道炒絲瓜端上來。已經坐在餐桌上的達爾對著那盤絲瓜頻頻點頭。

    「我知道了!」芬兒忽然又喊。

    「知道什麼?」達爾看都沒看妹妹,他的視線全黏在眼前的三菜一湯上了。

    「你是為了吃飯才過來的吧?」

    「寶貝,我說過了,我是為了跟你吃飯才過來的。」

    「才不是呢!你是為了吃玥玥煮的菜才來的!」芬兒的姿勢跟柯南破案的時候還真有七八分相似。

    于玥好笑地想著,不料達爾竟然將矛頭指向她。

    「玥玥?」他皺起眉頭,口氣之冷峻像在念仇人的名字一樣。

    這時候,于玥很想溜回廚房或是去哪里都好,就是不想加入他們兄妹倆幼稚的戰爭。

    「芬兒,我希望你不要這麼輕易相信任何人,就算是貼身管家也不值得全心信賴。」他的話像是對于玥的警告。

    「你要不要拿銀針戳這幾盤菜試毒啊?歡迎之至!」她暴跳而起,完全忘了自己是個下人,居然拿手指著發薪水的老板的鼻子。

    「玥玥別生氣。」芬兒轉頭瞪著達爾,「明明是你親自送過來我這里的,你送一個不值得信賴的人給我做什麼?」芬兒忿忿不平,而且她很有資格發火。

    達爾一听立刻軟化,「我只是想保護你。我們的……不,沒什麼,當我說錯話了,我道歉好嗎?」

    他一度欲言又止,不過兩個生悶氣的女人都沒有察覺到哪里不對勁。

    「玥玥,你也坐下來吃吧。」芬兒決定不去理會奇怪的兄長了。

    「好。」于玥脫掉圍裙準備坐下。

    這時候她發現對面的男人死盯著自己看。

    「怎麼了嗎?」于玥提高警覺,芬兒已經開動了,壓根不管她哥哥詭異的舉止。

    厚!他又想找什麼麻煩啦?

    「你穿的是什麼衣服?」

    「呃,小姐讓我穿的,每個人都是穿這套。」她扯扯身上的服裝不曉得哪里奇怪。

    身為這個家的當家主子,他該不會不知道所有女佣都是穿這套制服吧?還是他第一次看清楚這套制服?

    也難怪啦!想當初,芬兒要她穿上的時候,她還掙扎了好一陣子哩!原因就出在這款女僕裝正式得叫人冷汗直流。

    不但用黑色綢緞做底,再滾上雪白的蕾絲花邊,蝴蝶結更是無所不在,幸好裙?不是驚悚程度爆表的小蓬裙。

    又不是演電影,誰會習慣這種衣服啊?只除了一些有著奇怪幻想的男人。

    等等!他該不會是……

    深怕被當作幻想的對象,于玥的臉上立刻浮現遇到變態一樣的嫌惡,這讓某個自尊比天高的男人一看就光火。

    這女人什麼意思?就算他剛剛腦袋里是有閃過一些情節,但也是情非得已,腦袋就要這樣想又不是他能控制的。

    「收起你的眼神!我寧願吃這一盤菜也不會對你有任何企圖。」他高傲地指著眼前一盤烏漆抹黑的東西。

    這一指成功激怒了于玥。

    X的!那是炒豆豉耶!雖然很好吃,但是……

    是炒豆豉耶!

    不管怎麼樣,于玥都已經被他萬分羞辱人的比喻氣得握緊拳頭,忍不住回嘴︰「我只是希望您不要對我這身打扮有什麼奇怪的幻想!」

    「哼,對著你幻想簡直是侮辱日本國粹。」他冷笑。

    于玥立刻反擊,「請問您說的『日、本、國、粹』是什麼呢?我真是好奇啊!」

    這個露出狼尾巴的大野狼!

    「我……」達爾登時啞口無言。說了不就承認他剛剛對她有不當聯想了?

    哼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于玥沒有乘勝追擊,她正低頭「專心」享用她的午餐,只是那微揚的嘴角、止不住的笑容在在昭告她的勝利。

    吃癟的達爾則是失去了胃口,他放下筷子,專心一意瞪著臉上寫著得意的女人。

    這是他第一次跟人口舌之戰嘗到敗仗。

    不是說東方女人都溫順得像只寵物嗎?那麼這個島上的女人,尤其是眼前這個,絕對是例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