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可樂 > 嫁個浪蕩不羈的痞男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嫁個浪蕩不羈的痞男 第二章

作者︰可樂

    歡送畢業生晚會在禮堂舉行,原本寧靜的校園喧囂著一股前所未有的熱絡氛圍。

    師長簡單致詞後,便將所有表演活動交給學生,讓學生盡情釋放屬于年輕的熱情活力。

    梅靖禹好動,活力充沛,一向不喜歡這類的活動,偏偏班導死腦筋,規定不得擅自離席,辜負學弟妹的心意,害他不得不被困在禮堂的畢業生座位區中。

    因為主題是歡送學長姊的晚會,台上的娛樂活動,不乏多才多藝的學弟妹的表演活動。

    氣氛很熱鬧,舞台上燈光四射,熱歌勁舞,梅靖禹卻提不起半點勁,索性如入定老僧,直接神游。

    時間恍恍過了不知多久,他被一股過分夸張的騷動給喊回神魂。

    他皺起修長俊眉,朝舞台看去,只見舞台上的燈光全暗,原本該在座位上的人全擠到舞台前方去,當中甚至還可以看見幾個師長的身影。

    「什麼狀況?」他側眸,伸手揪住一個正興奮無比,準備沖到前方舞台的同學問。

    「接下來是華朗月的表演啊!」

    「華朗月?誰啊?」

    梅靖禹高中三年的生涯就是那種根本沒在念書,卻可以名列前茅,讓那些捧書苦讀,出席率百分百的認真學生吐血,想讓人射飛鏢的人。

    他的時間,全花在他覺得有興趣的事物上。

    任何體育活動都是他的長項,隨隊校外出征是常有的事。

    也因為如此,他才會完全不知道校內狀況以及大小桿卦。

    同學一臉驚詫,但很快地恢復正常神色。

    梅靖禹是學校里的風雲人物,是女生們暗戀崇拜的對象,這樣的他當然不把一般平凡男生的喜好看在眼里。

    他不認識華朗月是好事,免得這麼美的一朵嬌花被他看上染指。

    但又礙于華朗月是這麼出眾這麼引人注目,他忍不住用著驕傲的語氣道︰「華朗月是高二的學妹,從小練習芭蕾,已經替學校做過很多場鬼演。最近听說連跳N級,已經被雲禪藝術學院破格錄取,是咱們南中最出名的天鵝公主啊!」

    雲禪藝術學院是台灣唯一一所培育舞蹈家的專門學院,是出了名的高師資、高學費以及高優等生的三高學府。

    從學院畢業的舞者,有許多出國深造的機會,最為人樂道的是,曾出過好幾個慕尼黑國家大劇院芭蕾舞團簽約的演員。

    「哇噢,南中的天鵝公主?我怎麼沒听說過?」梅靖禹的語氣滿是驚嘆,卻莫名帶著難掩的調侃。

    同學賞他一個少見多怪的表情。「等等咱們的公主出場時,你可別撲到前面去。」

    梅靖禹不置可否的聳肩,腦中突地閃過一個念頭──

    華朗月……姓華,這個姓氏很少見……再想到長輩拚了命要把他們送作堆的女孩……

    母親的話輕輕在耳邊響起──

    「過兩天你們學校不是有畢業生歡送晚會?小丫頭有一場鬼演,仔細去看看。不看,你會後悔終身。」

    梅靖禹的思緒一凜。

    不會吧!長輩們口中的小丫頭不會就是他們南中的天鵝公主?

    學妹,小他一歲,今年才十七歲!

    梅靖禹感覺豆大的汗珠瞬間冒出,直到這一刻才真正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他家的長輩到底在想什麼?

    他們都還未成年,結什麼婚啊?

    梅靖禹抹掉汗,暗想,等等晚會結束便要立刻殺回家,滅了長輩們那莫名其妙的想法。

    這想法還在腦中盤旋,突地,舞台的燈光亮了起來,舞台中央出現的不是穿著潔白芭蕾舞衣的天鵝公主,而是一身黑色芭蕾舞衣的黑天鵝。

    眾人發出一聲驚嘆的嘩然。

    先前好幾場鬼演,華朗月全是純潔無瑕的天鵝公主,沒想到這一次卻是美麗、迷人、充滿誘惑魅力的黑天鵝。

    隨著古典樂曲優美的旋律緩緩響起,華朗月緊繃的足尖踩在樂音節奏中,體態輕盈婀娜,為台下觀眾帶來完美的視覺享受。

    在故事第三幕中,黑天鵝在原地的三十二圈高速旋轉,將整個表演拉高至職業水平。

    一圈、兩圈……利用離心力抬起一只腳快速旋轉,另一只做為軸心的腳仍在原地沒有偏離的高超舞技帶來前所未有的高潮。

    所有人被魔王的女兒黑天鵝給吸引,連梅靖禹也被舞台上快速旋轉的身姿給吸引了。

    他完全沒發現自己看直了眼,站起身,然後朝著舞台愈走愈近。

    片刻,黑天鵝完成表演退場,如雷般的掌聲、口哨、叫囂聲都快把禮堂的屋頂掀了。

    梅靖禹在那當下,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

    一個十七歲的小女生怎麼會有這樣傾倒眾生的魅力?

    他在一片喧囂中出神的思索,卻眼尖的發現,華朗月在走下舞台時,也不知是太興奮還是太緊張,居然拐到自己的腳,踉蹌地往前一跌。

    因為她已經走出舞台,人幾乎被舞台邊緣的花束給遮住,但他可說是把視線黏在人家身上,所以他注意到了。

    舞台約莫有三、四個台階的高度,她這一踉蹌,猶如飛身向下俯沖,肯定會受傷的!

    梅靖禹秒回過神,鑽過人群,沖到舞台側邊,憑借著與生俱來的運動神經,伸手抱住她。

    不料,他太低估這一跌的身勢,他沒帥帥的英雄救到美,反而扎扎實實成了肉墊。

    慶幸男女天生身體結構的差異性,讓他還不至于無法承受她的重量。

    華朗月一意識到自己這一摔很有可能會跌下階梯,而無論受傷程度如何,都勢必會影響她的跳舞練習。

    她又是懊惱自己太粗心大意又是害怕,怕這一個意外,會讓自己這些年來的努力全都白費。

    她的未來、她的夢想全都會因此幻滅!

    明明只是一瞬間的光景,腦中卻像瀕死之人出現的過往點滴,把她給嚇得心魂俱裂。

    而她不能改變將發生的事,只能發出驚懼的尖叫。

    「啊──」尖叫聲才到嘴邊,但如預期的疼痛並沒有襲來,她疑惑的定楮,赫然發現自己整個人是趴在某個男人身上。

    該死的是,這趴的位置是足以讓全天下的女孩都恨不得一頭撞死的位尷尬置。

    梅靖禹從沒想過自己會犯這樣一個低級的錯誤。

    從來沒有一次感到如此的……不知所措。

    他腦中響起父親的話──

    九十/六十/九十的魔鬼身材,天使面孔。

    出乎意料之外的,說出的話、審美觀通常需要大打折扣的長輩這一次居然可以這麼精準到位。

    才十七歲的女孩發育得很好,讓他深刻體悟到,什麼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梅靖禹飄飄然不過兩秒,真的只有兩秒,因為她身上材質硬挺的芭蕾舞裙很礙事的貼在身上,抵磨著他的手臂內側,生生斷了他的念頭。

    也幾乎是在那一瞬間,女孩驚慌失措的由他身上爬起,拉開兩人的距離。

    「對不起……」

    在她迭聲道歉的同時,梅靖禹注意到女孩的模樣。

    她便是長輩們為他安排的對象……

    南中的天鵝公主……

    她有一張五官精致的容顏,巴掌大的臉蛋瓖著一雙圓潤清澈的黑眸,身上的黑色芭蕾舞衣襯托出她清新脫俗卻又典雅婉約的氣質。

    這樣一個女孩,的確出眾吸楮,連他也被吸引了。

    但即便是如此,也不該這麼年輕就被送進婚姻的墳墓里吧?

    見對方一直傻怔著,華朗月更加憂心的開口︰「你沒事吧?我撞傷你了嗎?要不要送你去保健室?」

    梅靖禹的思緒被攪得有些混亂,回過神,發現擠在舞台前的群眾發現到她跌下舞台,已經一古腦地朝著兩人的方向擠來。

    他煩躁地皺了皺濃眉,連忙開口說︰「有有,很嚴重,我們需要去保健室。」

    說完,他不等華朗月反應,火速起身,抓著她的手就往禮堂外沖。

    華朗月被男孩寬大厚實的大手抓住,臉都還來不及紅便被拽著跑。

    慌亂中,她奇怪的想,他說他受傷了,是傷到哪里?怎麼還能夠健步如飛的拉著她跑?

    他不是說要去保健室嗎?

    但跑的方向不是保健室啊!

    華朗月滿腦子困惑,想問,無奈男孩的腿長、步伐大,她跟不上之余,也掙不開他的手,只能暫時拋下腦中的疑問,努力跟上他的腳步。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