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親親老婆不準離婚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親親老婆不準離婚 第二章

作者︰安祖緹

    「幫我開門吧。」

    童若然腦中閃過了各種各樣拒絕他的理由,最後仍敗在情感之下,按下開門鍵。

    從走進大門,搭乘電梯到家門口,大概兩分鐘的時間,童若然飛快地跑進房間,把身上這件已經洗得泛白的T恤換掉,穿了件連身裙,再把頭發往後梳理,綁了一個高馬尾。

    待她整理好時,門口電鈴響了。

    她上前去把大門打開。

    「哈。」

    「嗨……」童若然微低著頭。

    看著童若然那躲避的視線,顧宸嘴角微露尷尬。

    也不知從何時開始,他跟童若然之間總散發著一種讓人不自在的氛圍,想他以前還當過她家教的呢,那時兩人關系挺好的,現在怎麼好像……好像女孩子長大了,不喜歡跟男生玩的感覺了?

    「那個……伯父伯母呢?」顧宸踏進門,左右張望,「我帶了他們喜歡的麥芽花生糖。」

    「他們出去吃飯了。」童若然將門關上。

    「所以家里只有妳在?」

    「對。」

    「噢……」

    顧宸心想難怪她會一副不自在的樣子。

    「吃飯了嗎?」顧宸問。

    「我……正要煮。」

    「那妳去忙妳的,不用管我。」

    「好。」

    童若然點了下頭,趕緊鑽回廚房。

    拿了鍋盛了水,童若然死盯著透明的水面。

    姊姊快回來吧……不對,姊姊劈腿耶,要是同時與他們兩個在場,她這種不太會隱藏心思的笨蛋很可能會露餡。

    最好是姊姊快點回來,把人叫下去,然後不要三個人同時踫面。

    等姊姊與顧宸約完會回來,她再好好的審問她,要求她不要一錯再錯,一定要跟劈腿的那個男人斷干淨!

    「若然。」

    「啊?」嚇了一跳的童若然回頭。

    顧宸雙手撐放在中島廚具上頭,面露思考的模樣。

    「妳不用太在意,我沒有放在心上。」

    「什麼?」她一時听不懂。

    「就那時縴恩不是開玩笑說妳喜歡我,然後妳很生氣的否認的事情。我知道妳是怕被誤會才會裝出生氣的樣子,我也沒有覺得不舒服,所以妳不用每次看到我都很愧疚的樣子。」

    童若然傻愣愣看著他。

    他說中了一大部分的事實,可他唯一猜錯的,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沒有誤會,她是真的喜歡他。

    這男人與外表迥然不同的體貼,是童若然早就知道的。

    與姊姊天差地別的成績,一直是童若然心中的痛,母親也曾經叫童縴恩教過她,可她怎麼就是學不會,沒耐性的童縴恩教了兩堂就生氣的丟筆不教了。

    她難過得躲在陽台偷偷哭泣。

    是顧宸找著了她。

    他蹲在她旁邊,給了她一顆糖,還幫她擋了大部分的陽光。

    她接了糖,卻還嘴硬的說︰「我不是小孩子。」

    「我也愛吃糖,那妳說我是小孩子嗎?」

    童若然轉頭瞟他,「你是熊。」

    那天的他已好幾天沒刮胡子了,說是要蓄成最新流行的樣式,但她只覺得那胡型比較像歷史書上的盜賊頭子。

    顧宸大笑開來,摸了摸她的頭。

    童若然扭捏的閃開。

    那個時候她跟他說話還是很正常的。

    「我教妳功課吧。」

    「我很笨,你教不會的!」她自暴自棄的說。

    「可是我很聰明,很會教喔。」顧宸的語氣自信滿滿。

    「我才不信呢。」連姊姊都教不會了,顧宸怎可能辦得到!

    「來試試看吧!」顧宸一把拉起她。「走!」

    從那天起,他成了她的家教,而且還是無償。

    不管她錯得再多,犯了再愚蠢的錯誤,他都不曾動怒,極有耐性不斷的試新方法讓她能理解,還鼓舞她說,她不是笨,是因為老師不懂方法所以才教不會她。

    在他的幫助之下,她成功吊車尾進了國立大學,也是班上唯一一個,跌破了老師的眼鏡。

    她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喜歡上他的。

    但他是姊姊的男朋友,這份心情是不應該的,所以她只能藏在心底深處,卻不小心在嘴上露了餡。

    她猜姊姊可能早就察覺了,姊姊那麼聰明,那天故意當著眾人面前說破,就是為了警告她。

    也說不定,顧宸亦有所察覺,只是裝作不知情。

    「那種事……我早忘了!」童若然轉過身去。

    顧宸微微一笑。

    他倒是沒發覺童若然的感情,畢竟她從國中時第一次看到他,就一直說他是熊了,因此他認為她說的是真心話,對他沒有異性的情愫,但他自認應該有被當成好哥哥看待。

    「妳在煮什麼?」

    「……泡面。」她講得有些心虛,怕他跟母親一樣,嫌棄泡面的不健康。

    「妳姊要到八點才能回來,也幫我煮一份吧。」

    「你們約八點,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我開車過來的路上,她臨時改的,我想回去麻煩,還是直接過來了,有牛肉面吧?」

    他本來想忍到童縴恩回來,但肚子一直咕嚕咕嚕叫,實在忍不了。

    「我不要幫你煮。」她口是心非的說。

    「那我就自己煮了。」

    龐大的個子一站來她身邊,空間立刻就變得局促了。

    「還有鍋子嗎?泡面放哪?」他打開櫥櫃四處尋找。

    他這樣一直站在她旁邊,她要不窒息就是心跳過快暴斃。

    「你、你走開,我幫你煮啦!」

    「謝啦!」顧宸笑著摸了她的頭。

    「不要摸我的頭!」她生氣的低嚷。

    她討厭這個動作,像在摸妹妹的頭一樣。

    「不要摸?」

    「對!不準摸!」

    她說不要,顧宸反而很故意的兩手都插入發梢,把她的馬尾弄亂。

    「顧宸!」她大叫。「越說你越故意!」

    「哈哈哈……」顧宸大笑看著頭發亂成瘋婆子的她。

    「我要在你的泡面里放殺蟲劑!」

    「那我會記得臨死之前在地板上寫殺我的人是童若然。」

    「我會把證據消滅掉的。」

    「好啊好啊!」顧宸笑著走回客廳。

    水已經滾了,童若然才想起泡面還在房間里呢,趕忙回去拿了兩包酸菜牛肉面出來,放進滾水里,加了蛋跟青菜,煮好後,放在托盤上,端到了客廳。

    「我想看電視,我們就在這吃吧。」童若然放下托盤時說。

    兩個人在飯廳那邊吃太尷尬了,客廳還可以打開電視轉移注意力。

    但她發現顧宸沒有響應,而是一直看著手機。

    手機?!

    童若然一愣。

    在他手上的手機不是她的嗎?

    童若然倏忽想起,她在父母出門後,曾經打開照片,沒有關屏幕就扔在桌上了。

    她的屏幕設定是永不鎖定,也就是沒有手動關屏幕,就會一直亮著。

    該不會被他看到了吧?

    「你……那個手機……我的……」她支支吾吾,緊張的面上血色微褪。

    「妳什麼時候知道的?」

    顧宸抬起頭來,總是爽朗的笑顏這會兒一片陰沉,嗓音帶著壓抑。

    「我……我……今、今天才知道的……」童若然額上冷汗直冒。

    怎辦怎辦?被他發現了!

    「妳把手機放在桌上是要給我看的?」

    「不是!」她用力搖頭,「我根本不知道你會來!」

    童若然緊張的手冒出了手汗,不知如何是好。

    「我……我會勸姊姊……也許……也許是有誤會……」

    「證據都擺在這了還有什麼誤會?」

    顧宸的語氣嚴厲了起來,夾雜著憤怒與悲痛。

    其實他早有預感,只是沒說破,因為他就是少了證據。

    事實上在這之前,他跟童縴恩已經有好幾個周末沒見到面了,而大約半年前開始,兩人見面次數就急遽減少。

    她要不有事抽不開身,就是約好突然臨時變卦。

    結婚的事不知說了多久,她也是一直推拖。

    果然早有其他男人了。

    她今天突然約他出來,該不會是想跟他坦白吧?

    而拖到現在還不回家,難道是跟那個男人在一起?

    想到女友現在可能躺在這個中年男子身下婉轉嬌吟,顧宸雙拳握得死緊,全身氣得發抖。

    氣氛很凝重,坐在茶幾另一頭的童若然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真沒想到會被他看到照片!

    她本來還想今天跟姊姊把這事處理好的。

    雖然暗戀他好些年,但她並沒有想獨佔他的念頭,對她來說,顧宸的幸福就是她的幸福,他最愛的是姊姊,跟姊姊在一起時總是笑得那麼開心,燦爛的笑容讓她目不轉楮,她希望他的笑容能永遠永遠繼續下去,那是她最大的快樂了。

    所以她非常不能原諒姊姊劈腿的行為,也希望姊姊能在她的勸導之下回頭是岸。

    突然,顧宸站起身來,來到廚房的冰箱前,拿出冰在里頭的啤酒。

    父親一直有在夏天喝啤酒的習慣,冬天則是喝熱紅酒,所以他們家隨時都有酒。

    每次顧宸來,父親都會找他一起喝酒,不過顧宸酒量不是挺好,都陪著喝個半杯意思意思而已。

    但他現在卻是把一手啤酒都拎了過來。

    他打開一罐,推向她。

    「陪我喝。」

    童若然硬著頭皮接過。

    拉開拉環,顧宸仰頭直接喝掉一瓶。

    他從不曾喝這麼多!

    童若然看得心驚膽跳。

    見童若然握著啤酒罐卻沒動作, 顧宸催促,「喝啊!我知道妳能喝。」

    童家兩個姊妹都是能喝的,不過童縴恩更厲害,她甚至沒有喝醉的紀錄。

    其實童若然不喜歡啤酒,她覺得味道太苦,所以她都是陪父親喝紅酒的,但顧宸現下的心情不好都是她造成的,說什麼也得舍命陪君子!

    她拿起來喝了幾口,小臉皺成一團。

    「妳不喜歡喝啤酒?」

    「太苦。」

    「我也不喜歡。」他突然笑出來,「但就是因為苦,所以才要現在喝!」

    他的心,跟啤酒一樣苦澀。

    童若然听了難受,眼眶一陣酸,怕被他看見眼淚,急忙低下頭偷偷揩掉。

    「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顧宸伸長手過去摸她的頭,剛踫到頭發又縮回來。「抱歉,我忘記妳不喜歡被摸頭。」

    「沒關系,現在沒關系。」

    顧宸拍拍她的頭,「吃面吧,空腹喝容易醉。」

    「你比較需要多吃點,你酒量不好。」而且他到現在一口面都沒吃。

    「我倒希望醉一把。」

    他長嘆口氣,拿出第二罐,又一口氣干掉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