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第四章

作者︰金晶

    【第三章】

    ……

    傅冠坐在辦公室,目光看向緊閉的門,並無任何人出入。

    包括徐柔汐。

    這是他們冷戰的第三天,徐柔汐除了公事,其他時間從不跟他說話,看見他跟沒看見一樣,甚至還把他趕到客房睡覺。

    他端起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皺著眉,連他喜愛的咖啡也喝不到了,她是真的很生氣很生氣了,連咖啡也不給他泡了。

    他揉了揉太陽穴,心想這樣也不行,是他過分了,不該拉著她在車里就胡來,可是他當時真的很生氣,而她還一臉無辜,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生氣。

    他想,他是一個大男人,那他先道歉也可以,于是他拿起電話訂了一個餐廳,打算晚上帶她去吃法餐,冰釋前嫌。

    另一邊,徐柔汐用力地敲著鍵盤,她渾身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旁人也不敢跟她多說話,除非是工作上的需要,否則能遠離她就遠離她。

    該死的傅冠,滿腦子都是壞主意的臭男人!

    徐柔汐可沒有忘記他有多過分,更沒有忘記他們吵架的起因就是她的禮服,明明很漂亮,他卻因為小心眼跟她吵,隔天起來,看到那件壞掉的禮服,她氣的恨不得打死他,他怎麼這麼討人厭!

    還是說,在他的心里,她就不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而是應該安安分分地做他的附屬品?呸!

    徐柔汐想,再跟他冷戰幾天,看他表現好不好,要是表現好的話,那她就暫時原諒他,但是上床?別想,她只要想到他拉著她車震,她的火就不停地往上冒,舒服不舒服先不說,她就怕被人發現,這種心虛快要把她淹沒了。

    中午午休的時候,徐柔汐拒絕了和同事們一起去外面吃飯的邀請,她現在身上沒有錢,壞到極致的傅冠一點也不擔心她會不會餓肚子,她超級有骨氣地請林阿姨做了便當,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吃便當。

    雖然沒有錢,但她絕對不會為了錢向傅冠低頭的。

    當然現在刷卡這麼普遍,去外面吃飯也是沒問題的,但是她只要想到他掌控著她的去向,她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一個人默默地吃完了便當,坐在花園里看了看綠色植物,讓心情放松了一會,她才回公司,準備坐電梯的時候,發現了傅冠的身影,他正在電梯前面,旁邊有幾個經理,她放慢了腳步,不打算跟他們一起坐電梯。

    看到傅冠,她就火,她才不要跟他一起坐電梯,她腳步慢了下來。

    「總裁的眼光真的很厲害,只要是你點頭通過的企劃案,每一個都很成功。」

    「哪里。」傅冠客氣地說。

    「總裁真的是有經商天賦。」

    傅冠謙虛地笑了笑,沒有多說,頭微微側過,好似看到了什麼熟悉的人,轉頭再仔細看,卻沒有看到人了,他懷疑自己看錯了。

    徐柔汐躲在柱子後,一雙手快要把手里的便當袋子給扯碎了。剛才那一個女人應該就是從分部調回來的企劃部經理李經理吧,看起來年輕貌美,說話溫柔可愛,听到他們的對話,她心里有點悶。

    特別是,她看到了,傅冠在對那一位李經理笑,笑得很好看!他的心情一點也沒有受冷戰的影響,王八蛋,她還想說看他的表現,切,就他這樣的,她絕對不會原諒他。

    她氣鼓鼓地回到秘書室,坐下之後,內線亮了,她面無表情地站起來,敲了敲總裁辦公室的門,走進去,「總裁,有什麼事?」

    「午休還沒結束。」他不想她這麼公事公辦地看著自己,聲音盡量地放柔,「柔汐,我發現一家不錯的餐廳,我們……」

    「不去,我要回家陪兒子。」她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如果沒有看到他騷包地對著別的女人笑,她現在應該答應了,但她改變主意了,冷戰沒什麼不好的,「總裁,你還有事嗎?」

    傅冠本著男人不要太要面子,這才先低頭,結果她還欺負到他的頭上了!他深吸一口氣,「老婆。」

    「請叫我徐秘書,謝謝。」

    傅冠冷了臉,「沒事了。」

    「那我先出去了。」徐柔汐做出去,帶上門。

    傅冠嘆氣,她在鬧什麼?他思考著,卻猜不透她的心思,既然這麼喜歡露背的禮服,那他就多買幾件給她當賠禮,當然前提是她不要穿出去,在家里穿穿就好。

    男人都是渣!

    徐柔汐下班沒回家,她比傅冠早一步離開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了一頓美食,再拿著他的卡去買買買,買完之後,她一個轉身就跑到一家二手店,直接將剛剛買的戰利品給賣了。

    店主以一種她腦子有洞的表情招待她,最後笑呵呵地在門口目送她離開。

    她知道店主在想什麼,好幾個全新的名牌包包居然全部給轉賣了,有這個錢為什麼要轉賣呢?

    只能說,有錢人的痛苦,他們不知道。她手邊能動的現金太少了,她要想辦法弄錢。傅冠這一次讓她生氣,轉身又跟別的女人笑咪咪的,完全沒把她當一回事。

    這樣下去不行,她不能太被動。首先,她得先有點錢在身上,自從被他控制了自己的經濟命脈之後,她可憐兮兮地被壓制著。

    他跟別的女人談笑風生的畫面就跟種子般扎在她的心田上,慢慢地發芽了,她知道現在的自己有點不對勁,像武俠小說里走火入魔似,她滿腦子都在他怎麼可以跟別的女人在一起笑得這麼開心,奇怪,她怎麼會這麼討厭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呢!

    怪他太得意,怪他笑得太開心,怪他不給她生女兒!

    總之,她對他一肚子的抱怨,看到自己提款卡的金額急劇增長,她露出了今天以來第一個歡樂的笑容,有這些錢在,她可以繼續跟他冷戰,不用看他的臉色了。她的手機突然響起,她看了一眼,直接拒接。

    那頭傅冠不死心地又打了過來,在她掛了三個之後,她終于接通了,「傅先生有何貴干?」

    傅冠牙疼了,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難討好,他看了一眼時間,都快九點了,「你在哪里?」

    「在逛街。」

    「你不是說要回來陪兒子嗎?」

    「反正在兒子心中我不是最重要的,我回去陪他,他也不喜歡。」她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帶著一股悲憤和可憐,她為什麼生了兒子跟沒兒子一樣,傅辭一點也不喜歡她這個媽媽,想著想著,她眼楮發熱了。

    「你別亂說,小辭很喜歡你。」

    她的回應就是笑了兩聲,傅冠皺著眉,站起來,喊了傅辭過來,對傅辭耳語了幾句,又對徐柔汐說︰「兒子很愛很愛你,我讓他自己跟你說。」

    傅辭接過電話,可愛的嗓音通過電話傳到了徐柔汐的耳里,「媽媽,我好想你哦,你什麼時候回家陪我?」

    不爭氣地被兒子哄了哄,徐柔汐放柔了語氣,「馬上就回家了。」

    「媽媽快點回家。」

    「嗯,好,小辭早點睡,睡前要喝牛奶哦。」

    「我等媽媽回來。」

    兒子突然變得這麼貼心,徐柔汐受寵若驚,眼珠子一轉,傅冠這個臭不要臉的,派兒子出來哄她!她很不屑,但是心里不由地覺得,還不錯,挺好的。

    知道他們父子兩居心不良,可是難得傅辭這麼討好她,做媽的很滿意,當電話重新回到傅冠的手里,「柔汐,你在哪里,我過去接你。」

    她哼了哼,「不用,我自己回去!」她有錢,自己坐計程車回去。說完,她就掛了電話,接著攔了一輛計程車回家。

    一回到家,她在玄關換了鞋子進去,就看到一大一小坐在沙發上等她,傅辭看到她,露出笑容,「媽媽,你回來了。」

    「媽媽回來了。」徐柔汐笑著走過去,摸了摸他的腦袋,「想媽媽了?」

    傅辭笑著點點頭,主動站起來抱了抱徐柔汐,「媽媽,爸爸說晚上外面不安全,你以後要早點回來。」

    「好。」徐柔汐陽奉陰違地說,兒子的要求她當然要給面子,至于做得到做不到,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媽媽,我困了。」

    「媽媽抱你回房間。」徐柔汐伸手抱起他,往他的房間走去。

    林阿姨正在等著,看她回來了,笑著說︰「太太回來了,小辭一直在等你。」

    徐柔汐終于有了做媽媽的感覺,摸了摸傅辭的腦袋,「媽媽以後不會太晚回來。」

    「嗯。」傅辭點了點小腦袋。

    徐柔汐彎下腰,將臉貼在他的嘴邊,「晚安吻。」

    傅辭有點害羞,「爸爸說我是男生,不能隨便親人。」

    「我可以哦,因為我是你媽媽。」徐柔汐打定主意,一定要讓兒子認識到,傅冠的一些想法是錯的。

    傅辭猶豫了一下,嘟著小嘴親了一口徐柔汐,「晚安,媽媽。」

    徐柔汐興高采烈,好像中了樂透,親了親傅辭的小臉,「晚安,寶貝。」說完,她開心地往外走。

    走到一半,她想,不如今天晚上她陪傅辭睡覺吧,難得他今天對她有求必應,她腳步往回,剛走到傅辭的房間門口,听到傅辭和林阿姨的對話。

    「爸爸說要給我買一個游戲機。」

    「是嗎?你上次不是向先生要先生不同意嗎?」

    「爸爸說,我只要讓媽媽回家,我就可以得到一個游戲機。」

    站在門口的徐柔汐火瞬間爆發了,她氣勢洶洶地往客廳走,就看到傅冠裝模作樣地看著電視機,她剛才明明看見他的頭從她這一側轉過去了,耳朵伸得很長,根本是在偷听偷看。

    她走到他面前,冷著臉,「傅冠。」

    「嗯。」

    「關于對小辭的教育,我覺得你最近的態度很有問題。」徐柔汐一字不提今天做了什麼,也不解釋今天為什麼晚歸。

    傅冠淡淡地點了一下頭,「有什麼問題?」

    「你唆使小辭對我示好,給他買游戲機。」

    傅冠太過驚訝,眼里的吃驚一閃而過,這麼快就露餡了!徐柔汐冷笑,

    「有你這樣教小孩,做人家爸爸的嗎?」

    他心中嘆氣,他有什麼辦法,她不理他,他只能派出兒子了,「游戲機是獎勵他最近表現好。」

    「是嗎?」她一個字也不信,「你要是不會教小孩,你別亂教,不要把他教的功利。」說完,她就要回房。

    「你去哪里?」

    「回房睡覺。」

    「老婆。」他可憐地喊了她一聲。

    她頭也不回地走了,他揉著頭,這是還要冷戰的趨勢,他靠在沙發上,一臉的不虞,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他看過去,就對上她怒意的小臉。

    「傅冠,你什麼意思?給我買那幾件衣服干什麼?」她看著他,回到房間里看到那些禮服,她又被氣得跳腳了。

    他挑了一下眉,「你不是氣我不讓你穿露背禮服嗎?我買了好幾件送給你,你以後想穿就穿,不過要在家里穿。」

    她抽了抽唇,「你有病浮,誰沒事會在家里穿著禮服走來走去。」

    「那你不生氣了?」他無助地眨了眨眼,費盡心思討好老婆,真的是太難了。

    「呵。」她看他,她氣的又不是這一件事,她明明氣的是他跟陳樂談笑風生,跟女同事笑呵呵的……呸,他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她才不要管他,瞪了他一眼,「作夢。」她又氣勢洶洶地回去了。

    傅冠無能為力,似乎怎麼做她都不滿意,禮服都賠給她了,他都被趕到客房睡了,太慘了。

    他突然想到什麼,拿起手機,看了看簡訊,上面是刷卡提示,她買的東西呢?他從沙發上坐起來,走到房間門口,推了推門,發現門被反鎖了,算了,她可能是買了東西,東西還沒到家吧。

    這麼想著,他沒當一回事了,反而開始思考著,她到底是為什麼生氣,不是禮服嗎?

    是別的原因?

    任憑他絞盡腦汁,他也想不到還有什麼別的原因,女人啊,總是有那麼幾天情緒不好,等這幾天過去了再說吧。

    林阿姨正在打掃屋子,看到徐柔汐拿了一個很大的袋子出門了,林阿姨看了,隨口問了一句,「太太,是什麼東西?重嗎?需要我……」

    「不用不用,很輕。」徐柔汐隨意地揮揮手,離開了。

    林阿姨察覺到最近先生和太太似乎有點不對勁,但兩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吵架,可他們都是一前一後的出門,以前可是一起出門的,她只在心里想一想,不敢八卦,做了早餐,接著去打掃了。

    傅冠起床時間並不晚,但徐柔汐已經出門了,他皺著眉,她一個人去坐捷運?她身上都沒有錢,她怎麼坐捷運,他忽然想起,她有一段時間沒有跟他要過錢了,他默默地沉下臉,那麼她怎麼上下班?

    他坐在傅辭旁邊,跟傅辭一起吃早餐,吃完早餐,林阿姨走了出來,傅冠問了一句,「太太最近沒讓你做便當嗎?」

    「是啊。」林阿姨點點頭。

    「她什麼時候出去的?」

    「大概要比先生早半個小時吧。」

    傅冠皺著眉,林阿姨突然說︰「太太帶了一個很大的袋子出去了。」

    很大的袋子……傅冠站起來,徑自走到了衣帽間,本來擺放著幾個包包的櫃子空了,他眼神一愣,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從他的腦海里閃過。

    她,應該不會這麼做吧。

    她,膽子這麼大?他神色凝重地拿出手機,「林助理,麻煩你查一下太太最近買了什麼,做了什麼事情。」

    「是。」

    半個小時之後,他的車子開到了傅氏樓下,剛要下車,手機一聲叮,他有一份郵件,是林助理傳來的,他打開慢慢地看了起來,臉色越來越黑,他終于知道她最近剛買的東西到哪里了,她居然偷偷地賣了。

    怪不得他說她最近都不向他要錢,要東西,每天都在他面前跩得不得了,行,有了錢,她得意地挺直了腰板了!

    傅冠暴怒地進了辦公室,一眼就看到了徐柔汐,他冷著臉走到她前面,曲起食指在她的桌子上敲了敲,「徐秘書。」

    徐柔汐抬頭,傅冠平靜地盯著她,她的頭皮一時間發麻,下意識地繃緊了身體,「是。」

    「麻煩你到辦公室里來。」傅冠冷聲道。

    「好的。」徐柔汐試圖從他的臉上發現端倪,他已經面無表情地轉過身先去了辦公室。

    她淡定地站起來,走了過去,心中在想他找她做什麼,眼皮突然跳了幾下,她心里有一種不是很好的預感,他該不會是還發現她賣包賣珠寶的事情了吧?應該不會,他這麼忙,難道每天盯著她不放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