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第二章

作者︰金晶

    快十點了,徐柔汐還有一點樂不思蜀,陳竺得回去了,「我今天把小可樂給我婆婆帶,我不能太晚回去。」

    「好吧。」她遺憾地點點頭。

    兩人在夜市出入口分開了,徐柔汐放在包里的手機響了,她拿出來一看,是傅冠,「喂?」

    「十點了,妳在哪里?」

    徐柔汐看了看時間,剛好十點,有免費司機來接送,她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報了位置,她站在路邊慢慢地喝著珍珠奶茶,等她喝完扔掉之後,一轉身就看到了熟悉的車子開了過來,等車子一停,她走了過去,坐在副駕駛上。

    傅冠繼續開車,一邊余光掃了她一眼,「玩的開心嗎?」

    「開心啊。」

    「去哪里玩了?」

    她正是心情很好的時候,他問什麼,她也就說了。听了她的話,傅冠冷著臉,「所以妳就只想到妳自己?沒想過我?」

    「什麼?」

    「珍珠奶茶這麼好喝也不給我買一杯?」

    「你喜歡吃夜市?」他們認識到結婚,她就沒見過他去過夜市這類地方。

    傅冠沒說話,抿著唇,繼續開車,徐柔汐白了他一眼,不喜歡吃還要她帶,他有病嗎?

    車子開到樓下,停好車,徐柔汐解開安全帶就要下車,結果打不開門,她側頭看他,「你……唔!」

    他用力地抱著她,薄唇狠狠地吸吮著她的唇,「珍珠奶茶的味道很不錯。」

    她的臉紅了又紅,喘著氣說不出話,小手拍開他的手,趾高氣昂地瞪他。

    「嗯,眼楮很漂亮,又大又圓。」他恍若不知道她在生氣,反而夸了一番她的眼楮。

    不要跟豬頭生氣,自己也會變得跟豬頭一樣又蠢又傻,她做了幾個深呼吸,總算壓下了這股火氣,「我要下車。」

    「老婆。」

    他一叫她老婆,她就怕,她吞了吞口水,「干嘛?」他喊她老婆,十有八九不會有好事。

    「明天有一個宴會,妳陪我去吧。」

    說到宴會,徐柔汐就不是很喜歡去,以秘書的身分陪著他出席各種場所,她都能怡然自得,唯有以他太太的身分陪他出席,她渾身不自在,也說不清是什麼樣的感覺。

    大概就是那些名媛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很不舒服,好像在嫌棄她,彷若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傅冠是鮮花,她是牛糞。

    那種假惺惺的名媛們有什麼了不起的!她沒說話地雙手抱胸,他靜靜地等待她的回復。

    她可以不去,那種宴會實在沒什麼意思,但是……她的目光落在傅冠的臉上,結婚這幾年,傅冠沒有一絲變化,即使是人夫,是父親了,他的那張臉依舊英俊。

    大多數男人婚後的大肚腩他沒有,油嘴滑舌的油膩他也沒有,他結婚後和結婚前一樣。

    怪不得那些名媛盯著她的眼楮都可以在她身上燒出兩個洞來了,那都是覬覦而得不到的不甘眼神。

    傅冠知道徐柔汐一向不喜歡參加這類的宴會,可是他不帶她又能帶誰!感覺到她看他的眼神有點奇怪,下一刻,她突然伸出食指,勾起他的下顎,一副調戲良家婦女的神色看著他,「好吧,我去,免得你招蜂引蝶的給我惹麻煩。」

    他笑了,「我招蜂引蝶?」

    「哼!」她捏著他的下顎,狠狠地晃了晃,「是啊,別給我惹麻煩,我可不想鬧出豪門狗血劇,什麼女人大著肚子上門求我!」

    他任由她捏著他,瞇著眼,淡淡地說︰「我的庫存交到哪里了,妳還不清楚?」

    說到這個,徐柔汐就氣,「你真的很沒用!」她的女兒夢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實現。

    他忽然逼近她,氣息曖昧地糾纏在她的鼻尖,「還沒有試過在車里,來嗎?」

    她的臉一下子紅了,她一把推開他,「來你個頭!」

    他不要臉,她還是要臉。

    傅冠半是可惜地說︰「我以為妳的膽子很大的,畢竟在辦公室里妳都敢。」

    她突然伸長手,一手圈住他的脖子,小嘴不客氣地咬住他臉頰的肉,「你給我閉嘴!」一手偷偷地解開中控鎖,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推開他,歡樂地跳下車,對他做了一個鬼臉,看著他臉上的牙齒印,她笑得更快樂了。

    路燈下,她如精靈般水靈,他揉了揉臉,推開車門,她早已跑得遠遠的,挑釁了他,她就跑得很快,她有本事不要跑,敢咬他,他不咬回來才怪!

    徐柔汐動作很快地跑回家,推開門一進去,就看到傅辭扁著嘴,站在客廳,盡管這個兒子不跟她一條戰線,但是他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塊肉,她換了鞋子進去,「小辭,你怎麼了?」

    傅辭嘟著嘴,「想上洗手間。」

    「哦,媽媽幫你。」

    其實傅辭會獨立上洗手間了,但是因為家里沒有小朋友專用的馬桶,而是買了一個輔助馬桶凳,所以要大人先幫忙把有些重的馬桶凳搬過去,徐柔汐想到今天是周六,平時林阿姨周末晚上會回家陪家人,傅冠去拉她,所以傅辭找不到人。

    徐柔汐很主動地將馬桶凳移過去,一轉頭就看到傅辭紅著臉,「媽媽,妳快點。」

    「我好了,你過來啊。」

    「妳出去呀。」

    她是他媽,他出生的時候,哪里是她沒看過的!

    在傅辭憋紅的眼神下,徐柔汐嘆氣,行吧,小男人也有他在尊嚴,于是她走出了洗手間,門啪的被關上了,她的臉不由地黑了黑,湊巧,傅冠上來了,看她黑臉的樣子,「怎麼了?」

    她火大地對他說︰「你生的好兒子!」

    「嗯?」

    「我是他媽,現在居然嫌棄我!」

    徐柔汐語焉不詳,但是傅冠想一想就想通了,「我教他的,他雖然小,但是上洗手間是很隱私的事情,只能自己一個人去洗手間。」

    她張了張嘴,想說她是媽媽有什麼關系,結果對上傅冠正氣凜然的目光,她居然說不出話來了,好像傅冠說的挺有道理了,孩子小但也要有獨立和保護自己的意識。

    傅辭被傅冠教得很獨立,平時傅辭都是一個人睡一張床,旁邊另外放一張床,由林阿姨陪著,周末的話,會跟他們睡一個房間,但傅冠都不讓傅辭跟他們一起睡一張床。

    一開始徐柔汐還會抱著傅辭一起睡,每次醒來,傅冠都會把傅辭給抱走,睡在傅辭自己專屬的小床上,傅冠認為從小就要教會兒子,依賴父母是不對的,都是因為傅冠的教育理念,導致徐柔汐想要一個貼心可愛的兒子,沒有!

    她才會更想要一個女兒啊!

    當然,她也不是說傅冠的想法不對,對一個小男生而言,其實這樣教沒問題,不然隨她養的話,兒子很可能被養廢,女兒被嬌寵些沒關系,可兒子不行。

    特別是傅辭以後是要繼承傅氏的,要獨立,要勇敢,而不是像小女生那樣子嬌滴滴的。

    但就是這樣,她越想要一個糯米團子似的會撒嬌的可愛女兒。

    身後的洗手間門打開了,她一轉頭,就看到小一號的傅冠臉一臉無辜地看著她。

    「爸爸、媽媽,你們在干什麼?」傅辭歪著頭,有著一種天然萌的可愛。

    徐柔汐母愛泛濫,立正身子,嚴肅地說︰「沒有哦。」

    「你們吵架了?」

    自家的兒子才三歲,但是懂得很多,徐柔汐立刻搖頭,「沒有,爸爸媽媽怎麼會吵架?」

    「可媽媽妳看起來有點凶。」

    徐柔汐不服,「爸爸不凶?」

    傅辭認真地打量著傅冠,搖了搖頭,「不凶。」爸爸的臉一直是這樣,沒什麼太大的變化,不像媽媽,一下子就能變好幾種臉出來。

    徐柔汐這一刻又想起來了,兒子跟她不同心,好氣人!

    傅冠低低地笑了,摸了摸傅辭的頭,「快去你的小床上躺好,爸爸媽媽很快就過來跟你一起睡。」

    「好。」傅辭點點頭,乖乖地回去了。

    徐柔汐轉頭瞪他,「你們父子感情真好!」說完,她就自己生自己的氣去洗澡了。

    傅冠默默搖頭,真是一個小醋桶,動不動就生氣,連自己的兒子也要吃醋,他跟兒子感情好,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當初徐柔汐跟傅冠結婚,是因為這個男人說他要一段不談感情的婚姻,簡單來說,就是要一個類似固定床伴作用的老婆,但這個老婆不會黏人,不會吵,不會撒嬌,不會煩人。

    她答應他是因為傅冠是她周圍認識的男生里面最優質,湊巧她也不想談戀愛,她只想要一個可愛的孩子,她以前戀愛都不成功,總是被劈腿,在婚姻的保障下,她要孩子名正言順,而他要是敢出軌的話,她也可以提離婚。

    但,到目前為止,傅冠都沒有出軌的跡象,她還記得他以前說過,他喜歡她。

    他,到底喜歡她什麼?

    事實上,她對他不客氣,使喚他就跟佣人一樣,欺負他也是經常的事情,當然,他也沒有對她有多好,總是限制她很多事情,例如,她可以刷卡但不能有現金在手上,大概是通過這種手段,他可以監控她。

    她一直覺得,傅冠是一個控制欲很強的男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