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湛 > 床夫求包養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床夫求包養 第三章

作者︰喬湛

    她這是在跟他裝蒜是吧?孟睿陽扯了扯唇,忽然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小東西,攤開一看,竟是一只精致特別的女性耳環,「這個東西,溫總裁有沒有覺得很眼熟?」

    這是她的耳環,那天她找了很久,原來是掉到他那里了,溫想的心一震,表面卻仍在故作鎮定,「這是什麼,我沒見過。」

    「這樣啊,那真是可惜了,我原本還想著今天可以物歸原主的。」說著,他突然在耳環上面吻了下,那溫柔的模樣像是在親吻他深愛的人一樣。

    溫想頓時頭皮一陣發麻,這男人到底想做什麼?

    「孟先生……」

    「溫總裁,你難道不好奇我那晚為什麼會出現在那里嗎?」他突然開口打斷她的話。

    「為什麼?」她神推鬼使般順著他的話問出口。

    「你收到的那封信件是我寄的。」他丟下一枚重磅炸彈。

    「什麼?」因為太過驚訝的原因,她一時說不出話來,因為她一直以為那封匿名信是羅珊寄給她的。

    「想知道為什麼嗎?」他笑容蠱惑地看著她。

    溫想感覺自己點了下頭,然後就听見他一字一句地公布了自己的答案,「因為蘇明澈搶了我最愛的女人。」

    「你認識蘇明澈?」沒有听清他說什麼,溫想只是因為從他嘴里听到這個名字而詫異。

    「當然。」他輕啟薄唇,又是吐出一句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他是我的表哥。」

    表哥?表弟!

    「你是故意接近我的?」這個發現讓她眼楮冒了火,「是不是蘇明澈讓你這麼做的?」

    「他還沒有這麼大的本事。」他的語氣有些輕蔑。

    「那你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說著,一個念頭浮現上腦海,溫想沒什麼情緒地繼續說道︰「如果你是想打擊蘇明澈的話,那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因為我已經和蘇明澈沒有任何關系了。」

    「溫想,為什麼是蘇明澈,難道我們之間就不能單純是你和我嗎?」他突然用一種很纏綿的眼神看著她。

    溫想的心莫名地顫了下,但她很快又恢復平靜,語氣平淡地反問︰「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我那晚不是說過了嗎,我要把你。」不是想,而是要,這個念頭在他心里早已扎了根。

    「以你的條件,把一個女人需要花費這麼大的心思?」溫想也不是十八歲的無知少女了,哪那麼容易上當。

    「但你可不是那些普通的女人。」一句話,捧得人心花怒放。

    溫想覺得眼前的男人絕對是個調情高手沒錯了,太會撩了,「孟先生,謝謝你的抬愛,不過我現在……」

    「你不是怕蘇明澈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吧?」

    「我怕蘇明澈?」溫想覺得自己听見了天大的笑話。

    「既然不是的話,那你何不跟我在一起,難道你不想看看,他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後,那精彩的表情嗎?」他聰明地向她投出誘餌。

    听見他這麼說,溫想承認自己心動了,因為她很清楚,蘇明澈一直都想上她,但她這麼久都沒有讓他得手,如果被蘇明澈知道了,他一直想上的人先上了他的表弟,他會不會氣得吐血?

    想到那一幕,溫想只覺得心中一陣舒爽,不假思索的話就這麼沖動地脫口而出了,「好,我可以跟你在一起,但我有條件。」

    孟睿陽努力隱藏起自己眼中欣喜的光芒,故作平靜地開口,「你說。」

    「這段關系由我來主導,什麼時候公開,什麼時候結束,都由我來決定。」

    「你想跟我發展地下關系?」

    「要不要隨你。」

    「好,我答應你。」只要她能跟自己在一起,至于是什麼關系,又有什麼所謂呢。

    就這樣,溫想和孟睿陽在一起了,不但如此,孟睿陽還進了溫想的公司,白天是她的秘書,晚上則是她的床夫,只不過溫想說了,他們這種關系只能秘密進行,所以公司里並沒有人知道他們之間真正的關系。

    這天,公司的同事都下班了,溫想這個總裁卻還要留下來加班,說起這個,她就覺得自己真苦命,明明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白富美,天生就有天之驕女的好命,不過她卻不能像其他的千金小姐一樣安心居于自己的豪宅中不食人間煙火,反而要像個男人一樣在大學畢業後就進入自家公司,每天為公司上百名員工的生計發愁。

    只是她抱怨歸抱怨,但她心里卻沒有真正怪過她的家人,因為她的家人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幾個人。

    她爸近幾年身體欠恙,身上全是過去過于勞累留下的病根,而她唯一的弟弟又太過貪玩,沒有一分心思投注在公司里。再加上她本來也是個好強的人,無法眼睜睜看著父輩奮斗多年的產業就這麼隕落。

    于是在讀大學的時候,她就主動提出學習商業管理,早早為接掌公司的這一天作好準備。

    正因為她下足了功夫,所以即便她年紀輕輕就從溫父手里接下公司,但公司里沒有一個人敢質疑過她的能力,畢竟能讓公司的業績在短短三年內連翻兩倍,這不是隨便一個她這個年紀的人就能做到的。

    更何況她還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卻比許多已經涉足商場多年的老將還要有手腕。

    隨著她在商界的名聲大噪,近幾年有很多世家想跟溫家聯姻,老一輩的看中溫想的能力,而年輕一輩的則是肖想溫想的美貌。

    雖然上流社會長得漂亮的千金小姐很多,但長得漂亮又這麼有經商頭腦的卻沒有多少個,只不過溫家人太看重溫想這個女兒了,只要女兒看不上的,他們也看不上,很尊重女兒的選擇。

    她想找什麼樣的人,就找什麼樣的人,作為父母的他們不插手,一切以女兒的想法為主。

    誰知道,生意上眼光向來獨到的溫想在挑男人這一方面上,眼光卻很差,挑中了徒有溫柔外表,卻狼子野心的蘇明澈,明明跟她訂婚了,卻偷吃窩邊草。

    不過現在溫想已經跟蘇明澈解除了婚約,而且隨著失去了溫氏這一個大客戶,蘇氏最近的生意業績很慘淡,想到自己偶然見到蘇明澈那副灰頭灰臉的模樣,溫想就覺得大快人心。

    說起來,維持了兩年的感情就這麼結束了,溫想該感到難過或遺憾才對的。可奇異的是,她此時並沒有什麼情緒,若說有,也只覺得慶幸,畢竟能在婚前看清蘇明澈的嘴臉,真的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不得不承認的原因是,因為她這段時間跟孟睿陽相處得太開心了,開心到她幾乎已經忘記了蘇明澈帶給自己的傷痛,反而整個人都沉浸在孟睿陽對自己的寵愛與呵護中。

    說起來,她真是越來越搞不懂孟睿陽了,明明是個出生在孟家這種頂級世家的豪門公子,卻甘願給她當個沒名沒分的地下情人,還屈身在她身邊當個小秘書。

    她其實也問過他為什麼的,可他卻說他對當管理者沒什麼興趣,反而喜歡當個小男人被她養著,沒錯啦,他的年紀確實是比她小幾歲沒錯,但小男人?溫想才不覺得他是個小男人。

    因為沒有哪個小男人像他這麼腹黑又霸道的,尤其是在床事那一方面,哪一次不是將她做得半死才罷休的,小男人,她還小女人咧!在床上專門被他欺壓的那一種。

    這時,一陣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溫想抬頭望去,只見站在門口的正是自己腦海中所想到的孟睿陽,有些詫異地問道︰「你怎麼還不回去?」

    「你這個老板都還沒下班,我一個領人薪水的怎麼敢走?」回應她的同時,孟睿陽已經走進了辦公室,將手中的手提袋放在茶幾上,「肚子餓了嗎,我給你買了便當。」

    「是陳記的便當?」熟悉的飯菜香讓溫想不由自主地起身走向他。

    「嗯,是你愛叫的鹵肉飯。」孟睿陽眼神寵溺地看著她嘴饞的模樣。

    「哇,你對我真好。」她難得嘴甜地抱大腿。

    虛偽,但他卻不討厭,因為她所有的樣子都是他喜歡的。

    吃了飯,孟睿陽又變戲法般給她端來了一個水果盤,里面有好幾種水果,其中也有溫想最愛吃的葡萄,只是當她拿起一顆,剛送到嘴邊的時候,孟睿陽卻突然湊過來,張嘴將她唇邊的葡萄奪了去,很快吞了下去,完了,他還充滿誘惑地舔著嘴唇,「好甜。」

    「喂,你想吃不會自己拿,為什麼要搶我的?」她不滿地抗議。

    「你嘴里的比較好吃。」他說得很曖昧。

    她臉上一熱,神情卻故作鎮定,挑釁道︰「好啊,那就看是我吃得快,還是你搶得快了。」

    「來就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