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可樂 > 王子的成年禮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子的成年禮 第三章

作者︰可樂

    大約十分鐘的時間,于釋祈回到店二樓的房間,才將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便發現她睜開眼看著自己。

    「醒了?」

    秦海希有些恍惚地看著眼前的男子。

    男人有一雙斜飛的濃眉,那雙眼,深邃得像黑夜中的靛藍深海,像是一個不留心,便會跌進那宛若海洋的深邃廣闊里。

    而他挺直的鼻梁、弧線完美的粉色薄唇及布滿點點胡鹿的剛毅下瓠,讓他看起來像歐洲國家的混血兒,俊美卻又帶點不羈,好看得逆天。

    見她恍惚的表情,于釋祈伸手摸了摸她紅的臉頰,擔心的皺眉。「中暑嗎?想喝點水嗎?」

    冬天的南台灣氣溫仍高,即便有東北季風,一個不留心還是有中暑的可能。

    感覺男人的大手貼上,一股涼意襲來,讓她差一點閉上眼楮,發出舒服的嘆息。

    慶幸理智還在,秦海希窘紅著臉避開他的手,略帶驚慌地張望著四周,怒聲問︰「你……你做什麼?我為什麼會在這里?」

    女人久違的嬌嫩喚起曾經抱過她的美好感受,迅速挑起于釋祈體內想要將她緊緊擁抱的渴望。

    但他不想嚇到她……

    于釋祈抑下內心澎湃的渴望,朝她微勾唇角。「海希,我依照當年的約定回來!」

    秦海希迷惘地望著他,「你……說什麼?我們……我們認識嗎?」

    于釋祈低垂著眼眸,遲遲沒回答。

    在他沉默時,秦海希一顆心提得高高的,一雙眼死死瞅著他,卻發現這太不明智了。

    這個男人的模樣好看得像幅畫,讓人忍不住稈眸光落在他身上,一意識到自己奇怪的反應,她心慌地別開眼,盯著床上海藍色的被子等他的回答。

    秦海希不確定自己到底等了多久,才听他緩緩開口︰「認識。十年前,你救了我的命。」

    他的話讓秦海希的心髒狠狠撞了胸口一下。

    她抬起眼,驚詫的看著他問︰「十、十年前?」

    如果說秦海希的人生有什麼無法宣之以口的,應該就是十年前溺水時的那個惡夢了。

    在那個惡夢里,她失去了純潔,屈服在侵犯她的那個男人的懷里。

    想起被侵犯的過程,她又羞又憤地紅了眼眶。

    于釋祈看著她羞憤的模樣,心頭涌上濃濃的愧疚。

    「對不起,我會慢慢告訴你,為什麼那一夜我要那麼做,而你活下來了,就注定要成為我的新娘。」

    秦海希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看他,身體因為激動的情緒而微微顫抖。

    原來那一夜被侵犯的感覺不是夢,居然不是夢?

    而這個犯人直到今天才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她面前,承認他的罪行。

    還有,他剛剛還說了什麼?

    她救了他的命,她活了下來,所以注定要成為他的新娘?

    這個男人到底在胡說八道個什麼鬼,是為了掩飾他的罪行編派出的理由嗎?為什麼她一句話也听不懂?

    無數個疑惑伴隨著憤怒涌上,秦海希不假思索地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他沒閃沒躲地讓她打,臉頰熱辣辣的,破皮的嘴角流出的血莫名地讓他看來多了一絲野性。

    秦海希沒想過他毫不閃躲,就這麼站著不動讓她打,卻也沒打算為出手打人而道歉。

    她連做了好幾個深吸吸穩定下情緒才開口︰「我要好好想想……」

    話頓住了,她要想什麼?

    要不要對他提告嗎?

    事情都過了十年才提告會不會太晚?

    事情發生在海底?

    不會是真的在海底吧?

    怎麼搜證?

    于釋祈用盛滿深情的眼神看著她,柔聲道︰「海希,在奪走你的純潔的那一日,你活下來了,便注定要成為我的新娘……不管你願不願意,我會一輩子守候你,直到死的那一天。」

    秦海希震驚的看著他,不懂他怎麼會把這種一相情願的話說得這麼理所當然。

    她強忍著怒氣,問出心中的疑問︰「你到底在說什麼?是瘋子嗎?那一天……就算是你救了我,也不能不顧我的意願……侵犯我……更別說成為你的新娘?我為什麼要成為你的新娘?」

    這男人端著一張好看的面孔用同樣的手法騙過多少女孩?

    明知道再度重逢,她問起那一夜,他一定得解釋,但這一刻,于釋祈看著她臉上掩不住的厭惡,心里有些難受。

    他自嘲的微扯嘴角。「我是人魚一族……」

    「人魚一族?」

    秦海希一臉錯愕的瞪著他,為他荒謬的話產生想打人的沖動,但她忍了下來。

    男人既高又壯,絕對不是她可以推倒打一頓的對象。

    她起身想走,于釋祈急忙抓住她的手。「求你听我把話說完!」

    「瘋子……」秦海希被男人大手的溫度嚇到了,一個大男人的手怎麼會這麼涼?

    「听我把話說完,我便會放手。」他說著,扣住她手腕的力道卻愈重,深邃眼眉間的執拗讓秦海希冷靜了下來。

    她不了解這個男人,不知道她激烈反抗會不會讓他更加生氣,做出更加失控的事?

    暗暗推想這個可能,她沉靜了下來,決定好好听他還會說出什麼荒謬的話來。

    察覺到她身體的緊繃,十指因為用力抓著被子而泛白,于釋祈用更加輕緩的語氣開口。

    「人魚一族一直生存在賽諾維亞一座沉入海底千年的古城,古城四周設了不讓人類發現的結界。很久很久以前,人魚一族便有與人類女孩相戀的記載。隨著時間流逝,人魚一族已經沒有純人魚基因的後代,也因為體內的人類基因,混種人魚的死亡率愈來愈高,我們稱之為愛上人類卻被人類拋棄的『人魚公主的詛咒』。

    「後來族長發現,只要人魚成年後找到人類女孩,便能穩定人魚基因活下來。只是並不是所有人類女孩都可以承受成年人魚,很多女孩會死去。能活下來的女孩,便是混種人魚的真愛,會在有限生命里,得到守護。

    「而找到人類女孩的人魚便可熬過因為混種基因帶來的生命危險,必須再回到深海里居住,直到基因完全穩定。十年後,得到真愛的混種人魚必須再回到陸地,找回那個女孩,才算真正破除『人魚公主的詛咒』。」

    秦海希原本抱著憤怒、荒謬的心態听他的解釋,卻沒想到愈听她竟開始認真思索他所說的話的可能性。

    那一夜,她一直有在深海的錯覺,原來,那不是她的錯覺,她是因為遇上了深海中最古老的族群,才能在深海呼吸……

    她又不禁想起當年那個海邊大叔提醒的事,好奇地問︰「『人魚灣』的抓交替傳說是這麼來的?」

    于釋祈感覺她似乎沒剛剛那樣排斥,懸著的一顆心略定地點了點頭。「我的族人只是想找尋真愛穩定基因,並沒想過要害人……」

    秦海希這才發現,不只她因為他那些話緊繃,他也似乎一直處在緊繃的狀態。

    「好,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但我……我不一定要成為你的新娘吧?」

    即便眼前的男人有一副惑人的好皮相,但那一夜的感覺實在太糟糕,就算丟了初夜,她也無法想象自己會愛上他……

    于釋祈沉默了片刻才開口︰「對,但讓你愛上我便是我回到你身邊的目的。只是倘若最後你沒愛上我,沒有人類女子來穩定體內的基因,我還是會死。」

    秦海希突然發現,這個男人說起話來總是風淡雲清的。

    他是已經看透生死,還是自戀到對于她的心已經勝券在握、自信滿滿?

    想到這個可能,她有些氣惱地問出心中想法︰「你看起來似乎不擔心?難道你真以為我會相信你編的鬼話,原諒你的行為?你听好了,我沒所謂處女情結,沒有因為失身于你就愛上你的想法,那一夜……我就姑且當那一夜是喝醉了,腦子被酒精麻醉,所以迷迷糊糊給了你……至于跟你相愛這件事,你就別妄想了!」

    對于人類的愛情,其實于釋祈似懂非懂,只知道那一夜,與她的美好感受讓她的一顰一笑都深深的烙進他的心頭。

    他是認定她了,至于她可以如此篤定自己不會愛上他這一點,他倒是不置可否。

    于釋祈靜靜任她激動發泄,半晌才開口︰「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也和你說說我的想法。其實那一夜,我們可以算是對彼此都有救命之恩。你墜海是我救你的,而我正巧需要一個人類女孩來穩定我體內的基因,所以我們在一起了。你可以不用馬上愛上我,但我有信心讓你愛上我,然後你會發現,你是世上最幸運的女人。」

    看著眼前這個極為俊美的男人微掀弧度誘人的粉色薄唇,笑得那麼好看,說著這番看似體貼卻又自戀到極點的話,秦海希的心微微悸顫。

    秦海希一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的反應,暗斥︰不該是這樣的!

    曾經她也想過,如果失去清白的那一晚是真實發生,然後有一天,見到那個混蛋男人,她會怎麼做?

    無限的想法可以討回她受的委屈,但絕對不會是愛上他!

    堅定內心的想法,她冷冷地開口︰「如果你真的是人魚一族,不會是想向我施展魅術,讓我愛上你吧?」

    于釋祈差一點笑出聲。「我不是狐族,無法施展魅術。要不我那愛上人類的祖先,也不會變成泡沫……」

    發現他眼底那抹顯而易見的興味,秦海希臉一窘的瞪了他一眼,跑出房間,結束兩人間莫名其妙的對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