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欺你上了癮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欺你上了癮 第四章

作者︰安祖緹

    孔季揚回到房間,就直接進了浴室。

    一手撐著洗臉盆,另手壓著喉嚨,對著臉盆干嘔起來。

    他把剛才吃下的蔥都吐了。

    「好惡心。」

    他扭曲著五官,一臉難受。

    他並不討厭蔥,但是一下子單吃那麼多蔥,整個喉嚨都是青蔥的氣味,這味道可以持續大半天,要不吐掉,他上就別想好好睡覺了。

    抓起牙刷,擠了一大坨牙膏,將口腔徹底洗了干淨,又再用漱口藥水洗漱了好幾次,確定滿口清新,才喘了口氣。

    「自找的。」

    他對鏡中的自己嘲哼了聲。

    他其實沒有討厭範可心,他甚至是喜歡她的。

    他沒見過笑容比她更甜美的女孩,幾乎是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歡她了。

    那一年,他六歲、而她三歲。

    明明是初次見面,她卻沖著他甜笑,用軟糯的嗓音喊他「哥哥」,當下,再冷硬的心都會融化。

    但他不是她以為的那個人。

    那個人長大之後,也會是這樣的長相嗎?

    沒有人知道答案。

    垂下黯然眉眼,毅然轉身離開浴室。

    二二八連續假期,孔家兩老一塊兒去東部做了個小旅游。

    他們本想帶兩個孩子一塊兒去,但範可心身為準考生,離考試日子剩下不過四個月了,可又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在家,就把孔季揚留下來了。

    不過就算沒有範可心的因素,孔季揚也不會跟著一起去旅行的。

    他大概是上高中之後,就不再參與家庭旅游了。

    練琴是一個最理所當然的借口,尤其國內光是私人的比賽就有幾十個,挑比較知名的參加,就可以讓他忙得出不了門。

    這間偌大的房子就只有她跟孔季揚兩人。

    一早醒來,突然意識到這件事,範可心頓時背後一陣寒。

    她無法說明心中的感覺,就是有點高興、又有點害怕,有點抗拒又有點期待……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抗拒期待什麼,反正心情就是一個復雜,或許是怕自己的心思不小心流泄了,要是被他發現,八成又要被嘲笑毒舌一頓。

    不過,在她告白失敗之後,孔季揚就不太搭理她,反而是住進來後,願意主動跟她說話了雖然常是一開口就嘲諷。

    早知道就不要告白了。她喪氣地想著。

    在告白之前的孔季揚至少還會和善的對待她,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但只要她找他說話,一定會是有問有答一只是常被句點而已。

    她想大概只有音樂能佔據他的心思吧。

    因為晚上才有補習課,所以白日沒事,她想得安排一下讀書計劃……

    砰砰。

    有人敲她房門。

    想當然耳是孔季揚。

    她慌忙整理了一下過肩長發,抽出濕紙巾快速擦了擦臉,要跑去開門時,又想起口氣問題,趕忙奔到書桌前,拉開抽屜拿出口香糖,倒了兩顆放進口里,勁涼的薄荷味辣得她眼淚差點滾出來。

    「什、什麼事?」

    她喘著氣,像晚上偷偷溜出家門,剛剛才從窗戶爬進來的叛逆女兒。

    孔季揚微挑單眉,斜眼睨潮紅的小臉。

    「做壞事?」

    「才沒有呢!」況且壞事是指什麼啊?「要干嘛?」

    「我餓了。」

    「欸?」餓了為什麼要特地對她說?

    「要吃飯。」

    「噢……那我幫你買早餐?」

    「我早上習慣吃粥。」

    他這一說,她才想起孔家早上的確都吃粥。

    「所以是要我煮?」

    孔季揚忽然朝她攤開雙手,把範可心嚇一跳。

    「呃……手……好漂亮?」不確定他要干嘛的範可心只好稱贊他漂亮的修長大手。

    「這是下廚的手嗎?」

    當然不是。

    「我現在就去煮。」明白意思的範可心立刻鑽出房間。

    慶幸自己以前都有幫媽媽煮飯,否則現在肯定抱著飯鍋發愁。

    她走來廚房,打開櫃子跟冰箱確定一下食材。

    孔家早餐的餐桌上,除了粥,還會有青菜、煎蛋,甚至肉片、烤魚。

    粥的種類也有很多種,南瓜粥、地瓜粥、紅豆紫米粥……她煩惱該煮什麼粥才好,總不能煮白粥吧?

    她可沒在餐桌上看過白的大白粥呢。

    她想干脆問孔季揚比較快。

    「你想吃什麼粥?」範可心從廚房探出頭去問。

    「隨便。」信步走來的孔季揚在餐桌前坐下。

    什麼最貴,免費的最貴。

    什麼最難,隨便的最難。

    「那……那玉米粥好不好?」

    她在櫃子里看到了玉米罐頭。

    「隨便。」

    既然他沒有否決應該就沒問題了。

    雖然會下廚,但畢竟不是常做,範可心花了一個小時才煮好一鍋玉米粥,以及燙地瓜葉、胡蘿卜毛豆炒蛋跟香蒜培根。

    明明天氣還是春寒料峭,她卻是滿頭大汗。

    「好了。」用托盤端出的餐點一樣一樣安放在桌上。

    這時的孔季揚人整個縮在椅子上,頭夾在雙腿間,兩手抓著平板,不知在忙什麼。

    由于雙手動得快速,餐桌也跟著晃動。

    她听到了很是澎湃的樂音,還有……爆破的音效?

    他的模樣其實很好笑,完全沒了鋼琴王子的優雅。

    範可心好奇的探過頭來,想知道他在干嘛。

    「你在打電動?」範可心詫異。

    「傳說對決。」他說出游戲名稱。

    「你也會打電動?」

    「不然呢?」

    他反問的語氣像質問般的犀利,範可心訕訕縮回身子。

    「只是沒想到你也會打電動。」

    「我的生活不是只有練琴。」

    「噢。」

    「其實我都躲在琴室看片。」

    「是喔……欸?」 「你真會開玩笑。」範可心笑得尷尬。

    孔季揚淡瞟了她一眼,眼神像在告訴她我是說真的。

    不是吧,他真的在琴室看片?範可心錯愕。

    孔季揚自然是隨口胡詒嚇她的,要看片哪不能看,不需要窩在琴室。

    他只是從她告白之後,就一直不開心、生著她的氣。

    雖然那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了,他還是耿耿于懷。

    什麼理由不好說呢,竟把父母搬出來!

    他一直很排斥這點,他不想連感情都是個替身,而該死的範可心拂了這片逆鱗。

    「你知道為什麼我媽都在早上煮粥嗎?」

    「不知道。」範可心坐來對面,拉過自己的玉米粥,舀了一口吹涼,送進嘴里。

    「為了清冰箱。」孔季揚等她吃了那口玉米粥才回答原因。

    「咳!」範可心嗆到了。

    他似乎很滿意她的反應而嘴角揚笑。

    他放下平板擱置在一旁,也放下了雙腿,舀了口粥。

    「味道還可以嗎?」她戰戰兢兢的問。

    「能吃。」能入口,只是太過清淡,讓他很想吃點重口味的東西。

    這听起來自然不是贊美,不過至少總比「難吃」好多了。

    他右手吃飯,左手滑平板,姿態閑適。

    餐桌間很安靜,讓人覺得有些尷尬。

    範可心絞盡腦汁想著話題。

    「那個……你等等要干嘛?」

    「你想干嘛?」

    他這話是反問她待會要做什麼,還是質問她問這個問題要做什麼嗎?範可心慌亂的思考。

    「我當然是念書啊。」她以理所當然的語氣回。

    「我以為你要約我出去。」

    「咳。」範可心又嗆到了。「不是……咳咳……我是問你的計劃,沒有說要約你出去。」

    「不約嗎?」他斜眼睨她。

    欸?欸欸欸?

    他這話的意思是希望她約他出去?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範可心腦中充斥無數問號。

    他不是討厭她嗎?

    為什麼要叫她約呢?

    「你你你你你你想想想想去去去哪?」小小的臉蛋不知覺的泛起紅暈,結巴的嚴重。

    那雙頰兩片紅艷,可愛的像蜜桃一樣。

    更讓他想欺負。

    「你不用讀書了?」

    「呃……」

    「學測考差的人還敢出去玩?」

    範可心一愣,霍地明白她被耍了。

    「你——」小臉因惱羞而整個紅得像熟透的西紅柿,「我當然是要讀書……我只是隨便問問……我沒有要跟你出去,沒有要約你!」

    範可心決定不再跟他說話,埋頭猛喝粥。

    惡劣!太惡劣了!

    他為什麼要這樣一直欺負她?

    覺得委屈的範可心淚花在眼眶打轉。

    她不過就是耍白痴告白了而已,又沒犯什麼嚴重的大錯,實在不懂他為什麼要這樣討厭她,以至于老是欺負她。

    老天爺啊,給她一個哆拉A夢,讓她可以坐時光機回到兩個月前吧,她一定會狠狠揍企圖告白的自己,讓她張不開嘴。

    看到那委屈的女孩,孔季揚有點于心不忍,但還是一想到喜歡他的理由就會忍不住想欺負她一下。

    如果她只是因為父母的關系,而對他產生喜愛的錯覺,他這樣戲弄她幾次,她肯定就會翻臉,與他劃開生疏的距離。

    要是她真心喜歡他這個人的話,那麼她的初心就不會改。

    說到底,他的戲弄帶有測試之意,也是想讓她知道,她的喜歡從何而來,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我想去看櫻花泡溫泉。」

    他突然跟她說這個要干嘛?

    猜測只要一做出回應,他一定又會嘲諷她,是故,範可心決定不理會,繼續喝她的粥。

    「十一點出發。」他推開喝完的碗,拿著平板起身回琴房。

    咦?

    範可心傻愣愣地看著頎長的背影。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