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寧 > 總監的秘戀日常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監的秘戀日常 第六章

作者︰喬寧

    今晚的伊凡,一身藍紋襯衫搭配窄管長褲,修剪得俐落有型的深褐色短發,益發襯映出深邃英挺的臉龐,再加上近乎一八八的修長身型,莫怪乎當年他甫出道,當時的公司竭力為他打造鋼琴王子的完美形象。

    要想在古典音樂界找到如伊凡這般,琴藝與外形俱佳的男性鋼琴家,說實話,還真的挺困難……

    姜品卉微微歪著嫌首,水靈的眸子溜溜一轉,努力回想著,過去曾經踫過面的男性鋼琴家。

    張小雨抬起手肘子,輕輕撞了她的肩頭一下,說︰「娜塔莉女孩,听說你是Ivan的骨灰粉?難道你從來沒有調查過Ivan的戀愛史?」

    姜品卉不解的微蹙秀眉,「為什麼我要調查他的戀愛史?」

    「按常理而言,粉絲都會關心偶像的戀愛史,不然呢?」

    「可是我一點也不關心那些事潔呀!」

    登時,同桌三人望著姜品卉,齊刷刷地露出看待異形的眼神。

    秀秀困惑的反問︰「你不關心Ivan的戀愛史,那你關心什麼事?」

    姜品卉一本正經的答道︰「我只關心他什麼時候要重返古典音樂界,重新再當回一個鋼琴家。」

    眾人驚呆了,俱是一默。

    正巧,伊凡按著包廂排序一路打招呼,停在姜品卉這伙人的包廂前時,亦將她這席話盡收耳底。

    「Ivan!」張小雨臉色微白的低喊一聲。

    坐在姜品卉對面的秀秀與筱筱,連忙低下頭,佯裝忙著剝毛豆,一顆接一顆的往嘴里塞。

    伊凡唇邊的笑意稍稍斂起,幽邃的桃花眼透出一抹冷酷精芒,然而他並沒有當場發飆,只是佯裝沒听見那席話,兀自打起招呼。

    「今晚大家別拘束,玩得開心點。」

    那張明顯僵硬的俊臉,依然維持著一抹淡笑,語氣亦沒有太大起伏。

    「今年公司的業務量會增加,將會是開疆拓土的一年,IS-One很需要每一個人的全力以赴……」

    「可是,我覺得你並沒有全力以赴呀。」

    姜品卉忽爾打斷了伊凡的官腔,她坐在包廂的榻榻米上,身著一襲薄荷綠小洋裝,露出一截縴細白的小腿,那頭精靈短發使得她仰起的眸子,顯得更加水靈渾圓,里頭好似藏著千言萬語,令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包廂里的另外三人全張大了嘴,下巴直落到地上。

    「Iris,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菜鳥是沒有資格這樣跟Ivan說話的,快給我閉上嘴巴!」

    負責帶姜品卉的張小雨,生怕被自家老大怪罪,隨即出聲制止姜品卉。

    秀秀與筱筱連忙幫腔緩頰,「Ivan,你也知道Iris是你的粉絲,所以比較關心你的動向,你千萬別生她的氣。」

    姜品卉不怕死的又發出疑問句︰「我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嗎?我一直期待Ivan能回到古典音樂界重新出發,難道我這麼問也錯了嗎?」

    張小雨等人此起彼落的倒抽一口冷氣,然後尷尬的覷了覷包廂前那抹高大身影。

    只見伊凡的面色陡然沉下,正欲發難時,身後驀然傳來一陣騷動。

    「Kate?!」

    听見張小雨嘴里爆出這聲驚呼,並抬手指向自己的身後,伊凡似乎一點也不意外。

    他神色平靜的轉過身,迎向直朝自己走來,身穿一襲亮麗名牌春裝,妝容明艷動人的Kate。

    「Ivan,好巧。你們公司也來聚餐嗎?」

    身高一米七的Kate,腳下踩著某名牌的釧釘高跟鞋,宛若走在伸展台上一般款款走近。

    包廂里的姜品卉,沒有隨旁人起舞,只是一派沉著的端詳起Kate。

    眼前這位Kate確實很美,無論是臉蛋,抑或身材,幾乎可說渾身上下無從挑剔起。

    但她身上總覺得少了一點什麼……

    嗯,少了一點與伊凡是同路人的那種氣息。

    姜品卉靜靜地听著伊凡與Kate一來一往的敘舊,其他包廂里的IS-One員工,個個面露尷尬,似乎是替眼前這對舊情人的狹路相逢,深感困窘。

    然而,姜品卉看得出來,Kate凝視伊凡的眼神,仍然充盈著一絲仰慕與企盼,顯然Kate三番兩次制造與伊凡不期而遇的機會,其用心與目的已是昭然若揭。

    只是,伊凡對Kate早已沒有一絲眷戀,他看待她的神色十分冷漠,臉部輪廓充滿了疏離感。

    「Ivan,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兩個舊情人不知聊及什麼,Kate話鋒一轉,語氣漸軟,竟是用著半撒嬌的口吻發問。

    距離兩人最近的,自然要屬姜品卉等人所在的小更廂。

    張小雨與秀秀、筱筱等人全低著頭,桌上的餐前小菜多已被清空,三個人只好手握筷子,一顆接一顆的夾著蜜黑豆,緩慢送入嘴里細嚼慢咽。

    尷尬死了!

    從前Kate是IS-One期下的藝人,又是眾人認定的老板娘,大伙兒對她可說是捧上了天,奉為皇太後一般的精心伺候。

    豈料,幾年後,Kate竟然單方面毀約跳槽,甚至私下對外宣稱,是她把伊凡給甩了,借此又暗暗幫自己翻了身價,弄得業界全以為,當初是伊凡為了追求Kate,才會想方設法把她簽入自己門下。

    天地可鑒,如Kate這般愛好炒作,喜歡哄抬身價的心機女,想當初若不是她死纏爛打,天天追著伊凡跑,甚至不惜動用親友攻勢,再請出家族背景的某些人情壓力,逼得伊凡不得不舉雙手投降,相信依伊凡擇偶的高標準,絕對輪不到Kate。

    任誰也料想不到,Kate竟然得了便宜又賣乖,先是毀約跳槽,後又到處亂放話,弄得IS-One上下人神共憤。

    偏偏Ivan向來秉持著,與每一位前任好聚好散的原則,當事人沒開口,旁人也沒什麼立場革忙撻伐,只能眼睜睜看著Kate跳槽後繼續囂張。

    然而,眾人又怎會曉得,面對蓄意跳槽至死對頭公司的Kate,伊凡心中同樣是一千個、一萬個不爽,但Kate是女人,他不能拿她怎麼樣。

    冷眼睨著Kate撒嬌的矯揉神態,別的男人見著此幕,興許會鋼鐵成繞指柔,但是在他看來,這個女人在分手後,依然陰魂不散,堪比幽靈更加神出鬼沒。

    說句實話,他寧可撞鬼也不願再「巧遇」Kate,但是在外人面前,他只能把真心話咽回去,展現出所謂的紳士風度。

    只因為他是公眾人物,更是IS-One的負責人,他不可能說與做出任何會損及公司利益的事。

    于是乎,伊凡只得十足高EQ的,抑下心頭的煩躁,端出他一貫制式的官方回應。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合則聚,不合則散,好聚好散,有來有往,這有什麼好生氣的?」

    Kate揚起一抹嬌縱的笑,正欲開口回應,包廂里冷不防地殺出一句——

    「你明明就是在生氣,為什麼還要說謊?」

    當這聲清脆的女嗓響落,周遭空氣瞬間隨之凍結。

    死寂。

    包廂里的張小雨與秀秀、筱筱僵住,活像是生了蛌漱H偶,緩慢而卡卡的撇過臉,瞪向立于包廂前的伊凡。

    「Ivan……」張小雨等人張開嘴,吐了口死魂。

    伊凡眉頭緊鎖,墨眸死瞪著那一臉淡定的女孩——

    事實上,不只是他,在場眾人的目光,委時全集中在姜品卉身上。

    只見頂了顆傻瓜娃娃頭的姜品卉,一張白若嫩豆腐的臉蛋,素淨無妝,縴縴黛眉,一雙黛黑的眸子,水靈生動,秀挺微翹的鼻尖,兩片小巧嫣紅的唇瓣,組合成一張秀麗的年輕容顏。

    這不是會令人一眼驚艷的臉蛋,然而她的眉眼之間,凝著一束超齡的沉著自信,同時又保有一股超然于世的天真。

    正是這抹介于成熟與天真之間的矛盾感,讓她渾身透著一股神秘氛圍,令人忍不住留心。

    其他人眼拙看不出來,但伊凡早在第一眼,便看出姜品卉身上這抹奇異的氣質。

    而且,這個頂著娜塔莉成名作同款發型的姜品卉,她凝視他的眼神,以及老成的談吐,全令他感到莫名的熟悉……

    「她是誰?」

    驚覺伊凡的目光在姜品卉身上停留太久,出于女人的直覺,Kate提高戒備的尖嗓發問。

    見氛圍詭請,張小雨一秒回神,說︰「她是Iris,我們的新人。」

    一句「我們」巧妙地劃清界線,將同樣曾是IS-One一分子的Kate,撇得干干淨淨,完全不同國。

    Kate—口悶氣噎在喉頭,尚且來不及發作,霍地,那名端坐在榻榻米上,身型單薄嬌小,看上去像張白紙一般干淨的女孩,淺淺揚起嘴角,漾動兩頰的小酒窩,面露微笑的說——

    「我是即將跟Ivan交往的人,我叫姜品卉。」

    嬌軟卻無比堅定的聲嗓一落,宛若擲地有聲的一顆手雷,將眾人炸得頭昏眼花。

    凝結的空氣中,仿佛有什麼徹底爆炸了。

    下一秒,整間餐廳的天花板,險些被IS-One的所有員工給掀了。

    「嘩?!」

    「蛤?!」

    「啥?!」

    「哇?!」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