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初夜不值得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初夜不值得 第六章

作者︰石秀

    水花從頭頂灑落,她頭發,身上很快濕透,當她仰起臉抹一把臉上的水滴,晚上和秦俊超經歷的一幕幕重現。

    哪怕當年她真的很喜歡他,但她沒辦法原諒和她上床的時候,叫出另一個女人名字的男人。想到這里,她記起秦俊超說要對她負責。她冷冷一笑,知道這男人不過是饞她的身體,她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夜的他有多凶猛瘋狂,把她全身上下弄得超痛。

    他只是嘗過了,念上了,還沒膩而已。就算他願意負責,也不過是想玩弄她,她真不指望他會喜歡上她。如果上個床他就喜歡上了她,那她也未免太廉價!

    她把身上每一寸肌膚細細地清洗個遍,又一點點擦拭干淨,穿上黑色絲質睡袍,她一邊擦拭著頭發,一邊走出浴室。

    客廳里,兒子在沙發上睡著了,她搖搖頭,平時像個小大人,終究還是個孩子。

    她抱起兒子,才發現他重了那麼多,想起以前他只是小小的一團,她眼底滿是對他的寵溺,一眨眼,那麼多年過去,她的付出卻是值得的。

    她把兒子抱回房,輕輕地放在床上,為他蓋上毯子,輕輕地摸一下他小額頭,看著他沉睡的小臉,她的唇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房門外傳來聲響,她轉臉看過去,她媽穿著睡衣站在那里,用嘴型輕輕問她道︰「睡啦?」

    黎樂白輕輕點點頭。

    「那你出來一下,媽媽有話跟你講。」黎母壓低聲音道。

    黎樂白把燈熄了,起身走出房間,關上房門。

    回到她的房間,黎母讓她坐到床邊,然後拉了一把椅子坐到她面前。

    「樂白,這趟回來,就不要再走了,你看爺爺、奶奶看到你回來有多開心,特別是小弘,他也喜歡曾祖、父曾祖母,你留下來,爸爸、媽媽也開心,好不好?」黎母是商量的語氣,她知道她這個女兒很有主張,不是隨便就能說服,但她真的希望女兒能留下來。

    黎樂白很為難,台北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如果留下,她有了一個兒子的消息,所有的朋友可能都會知道,如果傳到秦俊超那里,後果她不敢想象……就算他不要她的孩子,也難保證他家人不要。

    而她,不管秦俊超要不要孩子,都是對她最大的傷害,她痛過,不想再要那種感覺了。

    想到這里,她態度很堅定,「媽,我不能不走,雖然我也很舍不得你們,可是小弘留在台灣,遲早會讓人發現的,我不想讓人知道這事。」

    「爸媽會給你盡快找一個能接受你和小弘的好男人,只要他把小弘當自己兒子,就不用擔心,到時對外就說在英國的時候已經結婚,生了孩子就好了。」

    黎母頓了頓,補充道︰「我跟你爸很愛你,不管你犯什麼錯,有什麼麻煩,爸媽都是你最堅實的後盾,你說了,那男人不愛你,但我覺得我的女兒是最棒的,不愛你的人是眼瞎,讓他後悔去!」

    黎母的一番話,讓黎樂白淚流滿面,她撲到黎母懷里泣不成聲。

    剛到英國,她英文不好,語言不通,說話結結巴巴,讓人笑,其他功課也跟不上,很丟人。最讓她無助的是沒多久她發現自己懷孕了,那一刻,好像過去所有的快樂都離她而去。

    家人知道她懷孕,趕到英國,陪她做檢查,懷孕三個月了,父母沒有問她太多,怕她傷心,只是要求她拿掉孩子,繼續好好念書。

    她很怕痛,可是她知道自己沒有能力養這孩子,答應了父母,可是當她想到肚子里是一個小生命,是屬于她的孩子,她不忍心,她反悔了,要把孩子生下來。

    父母看到她哭著哀求他們要留下孩子的樣子,又是生氣,又是心疼,她從小到大,哪里開口哀求過他們,她從小就是個驕傲又任性的小公主,從來不需要低聲下氣地乞求任何人!

    她爸氣得要找傷害他女兒的臭小子算帳,可是她拉著他爸的衣袖不願意,他爸只能作罷。

    家里讓她休學一年,請人照顧她,直到她生下孩子,她才回去念書。

    黎母看女兒哭得那麼難過,淚水也忍不住掉下來,她不好強迫女兒,只想著慢慢安慰輔導女兒。

    另一頭,秦俊超回到家,躺在床上後他翻來覆去睡不著,他失眠了。

    黎樂白先是把他當透明人,又是交了男朋友,對他的幫助,她是無所謂的態度。

    想要要不著的感覺很難受,他又起身淋了個冷水澡,抹一把臉上的水滴,他想著她有男朋友又怎樣,只要還沒結婚,他就還有機會。

    可他不知道,縱使他再有把握,還是低估了黎樂白。

    身為品牌化妝品公司產品經理,黎樂白平時市場分析、企劃文案,每一項她都能一跟到底,應付自如,但面對應酬她很頭大,她酒量不是很好,喝一兩小弓做做樣子還可以,但再多一點就會醉。

    可是那些客戶可不會因為她是女生就包容一點,反而敬她更多酒。

    這次應酬,酒過三巡,她臉頰緋紅,眼神迷離,聲音也帶著一絲嬌軟。

    她笑著對客戶道︰「王老板,我真不能再喝了,至于合約的事情,明天上午我會把電子合約傳到你們公司電子信箱上,要是沒問題,這次合作就這麼定了?」

    王老板覺得黎樂白年紀輕輕的,很能干,長得也漂亮,有心撮合她跟自己的兒子,他笑道︰「那是一定,不過容我冒昧一句,黎小姐眼下是單身還是……」他只是隨口一問,實在沒什麼把握,照理說,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也早該名花有主了,怎麼也輪不到他那不成器的兒子。

    黎樂白雖然有了醉意,但頭腦還不至于糊涂,她听出來王老板話里的意思,不由一笑,想騙他說自己有男朋友了。

    可她話還沒說出口,一旁的李老板就開腔了,「王老板,你這年齡都可以當黎小姐她爸爸了,難不成你還要打她主意?」

    王老板氣得胡子一翹,「你哪里耳朵听到我說要打黎小姐主意了?難道我就不能把她介紹給跟她年齡相當的男性嗎?」

    李老板四十歲上下的年紀,因為飲食不節制,大腹便便的,早已經對黎樂白虎視眈眈,他覺得,比起王老板那個老頭子,他和黎樂白相配很多,加之他已經離異,就更有機會了。

    他斜睨王老板一眼道︰「王老板這你就不懂了,年紀相當的不懂疼人,要是年齡大那麼十多二十歲的,那就不一樣了。」

    王老板哂笑,「你的意思說你適合?黎小姐這麼漂亮有本事,你覺得她會看得上你?」

    李老板氣炸,絲毫不留面子道︰「反正我總比你那個三天兩頭鬧事要你去警局撈出來的兒子強。」

    王老板跟李老板都是黎樂白所在公司的客戶,平時沒多少生意上的來往,既然撕破了臉皮,他也不客氣了,「那也比你這個拋妻棄子玩女人的強!」

    黎樂白看王老板和李老板吵起來了,忙勸阻道︰「王老板、李老板,不要傷了和氣,不瞞你們說,其實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兩個老板臉上都僵了僵,臉色有點不好看,互不理睬對方。

    王老板只當兒子沒福氣,不再較勁,但李老板是個在生意場上用慣卑劣手段的,先前就用卑劣手段把他那個生了孩子後身材變形的前妻給離了。

    眼下,黎樂白這女人很有女人味,很合他胃口,他暗暗地想著要會會黎樂白的男朋友,和他好好談一談,如果價碼可以,他玩膩了再算。

    差不多要結束應酬,黎父安排了司機來接黎樂白回去。

    王老板被李老板氣到,不等散場就拂袖而去。

    可是黎樂白低估了李老板這人,從走出包廂那刻起,他就一直糾纏她不放。

    「我家司機就在大門口,所以不用麻煩李老板你了,呵呵。」黎樂白擠出敷衍的笑容來,如果不是跟他公司有合作,她真不想搭理他。

    「黎小姐,你看,時間還早,不如我們到酒吧玩玩,喝兩杯怎樣?」李老板面前,黎樂白就是一只小缸兔,又白又嫩又滑,快要到嘴了怎麼舍得放掉。

    黎樂白搖搖頭,「不了,今天忙了一天,晚上又來應酬,太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一下。」說完,她腳步有些不穩,她有點後悔穿腳上這雙鞋跟太高的高跟鞋。

    等電梯的時候,李老板看黎樂白臉色緋紅的臉,知道她有些醉了,對她道︰「看樣子你是喝醉了,樓上有房間,你通知一下司機回去,我開個房間給你休息怎樣?」

    黎樂白是感覺腦袋暈乎乎的,但她還沒醉到糊涂,安全意識還是有的,她笑笑對李老板道︰「不用了,我的司機就在大門口。」

    李老板看到她那顛倒眾生的一笑,差點就醉了,整個人頓時熱血沸騰起來。

    他忍不住,一根手臂就要搭在黎樂白的肩上。

    黎樂白下意識地躲開李老板那只咸豬手,可他卻嬉皮笑臉地又纏上來。

    就在這時,電梯門緩緩地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