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跋扈總裁想啃妻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跋扈總裁想啃妻 第六章

作者︰金晶

    柏瑞狀似淡定地倚在門邊等著,可他並沒有那麼輕松,他緊盯著她的背影,深怕她反悔頂著違約金也要走,緊接著,他看到她轉過了身,對他露出陌生禮貌的笑容,「你好,你是柏瑞先生的兒子嗎?那一個父母不在身邊需要人照顧的小男孩?」

    他當初知道林秘書編造故事時,他就知道有這一刻在等著他。

    「哇嗚,你好高大啊!一點也不像十歲的小男孩呢。」她嬌笑地走過去,踮起腳尖,拍了拍他的頭,「小朋友,我是照顧你生活起居的生活管家,你可以喊我然然姐姐。」

    她還演上癮了。

    他面無表情地一把扯下她的手,「進來。」

    她收起笑,走了進去,像一只走進狼窩的小缸兔,在玄關處放下行李,換了一雙室內拖鞋,也不知道是誰準備的,居然是一雙粉色的,她白的腳套著白色的襪子,轉身正要去拿行李箱的時候,身邊的男人卻先她一步地拿過行李箱,「我來。」

    跟在他身後的黃思然神色不明,他似乎還沒有被她氣到,她剛才挑釁他,他都沒什麼反應,她挑了挑眉,眼中一閃而過的疑惑,他到底要怎麼報復她?

    「你的房間我提前讓人幫你打掃過了,床單毛巾之類的東西都是新的,希望你能在這里住的舒適。」他一邊說,一邊推開房門。

    黃思然看向房間,僵硬到露不出笑容,誰來告訴她,為什麼柏瑞的品味這麼的……少女!如果這是他的報復,他確實讓她的眼楮受到傷害了。

    房間布置得非常的夢幻,窗簾是白色蕾絲,床單是粉色的,地毯是軟綿的粉紅色,哦,台燈是米白色,桌子是粉白相間,完全不像是一個生活管家的房間,這簡直就是一個小女生的房間啊!

    「你,喜歡嗎?」他客氣地問。

    她慢慢地深吸一口氣,調整自己僵硬的笑容,聲調溫柔地說︰「好可爰哦。」她真的是太討厭了,她早就過了做小公主的年紀了!

    「你喜歡就好。」柏瑞當然看出她的勉強了,「粉色很適合你,專門迷惑人。」

    「謝謝你的贊美。」她回了他一記白眼,她接過他手邊的行李箱,「謝謝你,我需要整理一下。」

    他點點頭,往後退一步,「那你先休息一下吧。」

    柏瑞轉身去書房了,留出了空間給她,在他上了樓之後,她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看著這粉粉的房間,她懷疑他把他未來女兒的房間給她用了,她拍了拍臉,有點難以接受他的品味,實在是太幼稚了。

    她嘆了一口氣,認命地進去整理了,她帶了幾套簡單的衣服,掛進了衣櫃里,還有習慣用的保養品放在桌上,房間除去粉色讓她難以接受之外,倒是很大,有獨立的浴室,住起來應該還不錯。

    幼稚鬼!

    就為了報復她之前利用他嗎?他專門設局誘她進來,她要是有那麼多錢,她還怕付違約金嗎?她現在是明白一個道理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能怎麼辦呢?她只好先走一步是一步了,先熬過三個月,之後立刻辭職。

    三個月……

    她頭疼地揉了揉自己的臉,也不知道他打算怎麼報復她。

    算了算了,三個月辭職,還是她賺了,她賺到了住處,也賺到了薪水,他如果要刁難她,她就不理他。她給自己做好了心理準備,她低頭看了看時間,早上九點半,她實在沒什麼東西好整理的,直接開始自己的工作。

    走到二樓,找到了疑似書房的地方,敲了敲門,門內響起柏瑞的聲音,緊接著是椅子被拉開,噠噠的腳步聲,門被嘲的一下拉開,「怎麼了?有事嗎?」

    「是這樣的,我想問一下你有沒有忌口的食物,我打算去菜場買菜。」她表現出他們兩人完全不熟悉的樣子,公事公辦給他看。

    「我的口味你還不清楚?」柏瑞笑著說。

    她木著臉,「不清楚,柏先生,我跟你不是很熟。」

    柏瑞懷疑自己是自虐,他干嘛要請她回來,自己找罪受!行吧,放不下前女友,又看前女友被人欺負,特意將人給弄到家里,結果人家還不感謝他,拿著一張晚娘臉對著自己,他到底為什麼這麼偉大。

    他都要被自己感動了,呸!他深吸一口氣,「黃思然,你不用這樣子吧。」

    「什麼樣子?」她疑惑地問。

    「我喜歡什麼,你不知道?」他走近她,看她緊繃著小臉,不服輸地站著那里不動,他故意又湊近一點,聞到了她身上熟悉的香氣,渾身的毛細孔舒服地像喝飽了水,「我最喜歡你了,你要把你自己放在餐桌上嗎?」

    她的臉瞬間紅了,他們交往的那一段時間,也不是沒做過瘋狂的事情,例如他把她放在餐桌上,把她吃得干干淨淨。

    看到她臉上的紅暈,他唇角揚起一抹壞壞的笑容,俯首低語,「什麼時候開飯?」

    她氣紅了臉,擺出一張六親不認的臉,唇角一扯,「柏先生,你吃過早飯了嗎?請稍等。」

    黃思然下樓,去了廚房,看了廚房里面的布置,對著嶄新的廚具,她意料之中地搖搖頭,開始給他做了一個簡單的煎蛋、培根和一杯熱牛奶,他家冰箱里的食材也真的是有限,她也實在變不出什麼東西給他吃。

    她做好之後,放在托盤上,端了上樓,「請用。」

    他喝了一口牛奶,對她大言不慚,「這不是我喜歡的。」

    她微笑,「成年人的世界里,自己喜歡的永遠是得不到的。」

    一語雙關。

    他想要的開飯,沒有,他想要的人,也沒有,他臉色微冷,「是嗎?」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出去買菜了。」

    「等一下。」柏瑞給了她一張卡,「這是家用,大門密碼是今天日期。」

    她接了過來,轉身就要走的時候,他的聲音突然響起,「你的電話換了嗎?」

    黃思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他吊兒郎當地說︰「我打不通你的電話。」

    「哦,我把你設成黑名單了。」

    他再也沒見過比她更冷血無情的女人。

    「還有事嗎?」她問。

    他咬牙,再咬牙,硬是將氣吞回了肚子里,不氣,跟一個沒心沒肺的女人說什麼,不要氣死自己,他淡淡開口,「解除,不然我有事找你找不到。」

    「請問柏先生有什麼事嗎?」她一副沒事少聯絡的嘴臉。

    他被她氣多了,竟然覺得她這態度他也能受得了,「作為我的生活管家,你不該滿足我任何需求嗎?」

    「不好意思,我不滿足你的任何需求,畢竟你還只是個孩子,那方面的需求最好不要有,免得影響以後的生長發育。」黃思然微笑地說。

    他氣笑了,「我說的不是上床!」他裝成小男孩要她上門當管家照顧這件事大概是過不去了,他直接跳過去,「有時候需要你幫我買東西。」

    黃思然算是接受了他的說法,但她很不情願,可不情願也沒辦法,誰讓她被騙了。于是,她拿出手機,當著他的面將號碼從黑名單里解除,「好了。」

    「嗯。」他對她擺擺手,示意她快走,她再不走,他快要氣死了。

    黃思然下樓出去買菜了,柏瑞看著面前的食物,香氣撲鼻的味道令他食欲大開,他拿起刀叉,優雅地吃著。牛奶喝完之後,空杯放在一旁,他感覺到了一股滿足,不僅僅是胃部的滿足,還有精神上的。

    宋爭鳴說的沒錯,他就像是怨夫一樣,現在恢復了正常,他心里的怨氣看到她時就消了一大半,雖然很氣她總是跟他斗嘴,但是看著她,心情就不自覺地好。完蛋了,他覺得她在他身邊,以毒攻毒,他不確定自己對她的感情是不是能放下了。

    早上吃了一頓暖暖的早飯,他集中注意力地工作了三個小時,快到一點的時候,他終于感覺到餓了。

    他將餐具端到樓下,正好看到她在廚房忙碌,「在做什麼?」

    「肉丸子,自己買了肉,剁成泥,加入一些香菇胡蘿卜,揉成肉丸。」黃思然回了他一句,訝然地看著他手里的餐具,「我洗就好了。」

    「沒事,順手。」他看了看砂鍋,「里面是什麼?」

    「竹筍鴨肉湯。」

    他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看起來很豐盛。」

    「因為你早飯吃的比較遲,午飯不要太早。」她說︰「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大概還要二十分鐘。」

    「你呢?餓了嗎?」他問她。

    她搖搖頭,「不是很餓。」

    「等一下一起吃飯。」

    她張嘴就想說,誰要跟他一起吃,可一想自己是包吃包住的,辛辛苦苦做頓飯,要是連飯都不吃,虧了!恭著這個念頭,她安靜了。

    見她沒有反駁,他沒有在上樓,坐在樓下,開了電視,一邊悄悄地注意著廚房的動靜,見她文文靜靜地做事,唇角一翹。

    等到開飯了,他非常友善地過來幫忙端菜,她盛飯的時候問他,「你要吃多少飯?」

    「一碗,不夠的話,我再盛。」他說。

    「哦。」她就給他盛了一碗飯,小小的飯尖露出來,她做了紫米和白米一起混合的飯,紫白色相纏在一起,看起來色香味俱全。

    桌上是竹筍鴨肉湯,糖醋肉丸子,一盤炒高麗菜,兩個人吃剛剛好。他們一起吃飯,柏瑞想跟她聊聊天,卻見她低頭吃飯,食不言的樣子,也只好吃飯,味蕾很快被她的手藝給征服了,他驚嘆了一句,「好好吃。」

    他們交往的時候,他很少吃過她做的菜,倒是吃過她做的蛋糕,知道她手藝不差,可家常菜被她做的很好吃。

    「你真的很厲害。」他真心實意地夸她,「開一家餐廳都可以了。」

    他現在是打算將她高高捧起,再狠狠甩下來嗎?心狠的臭男人,她淡定地說︰「謝謝。」

    她的笑容並不真心,以往她笑得開心了,她笑得深了,臉頰旁邊有兩個酒窩若隱若現,仿若她的笑令人有了醉意,可現在的她,對著他像是在彼此之間建了一道牆,疏離陌生,他沉默地吃完了一碗飯,又吃了半碗飯,掃光了所有的菜。

    化悲憤為食欲。

    黃思然鄙視地看他,這人是豬嗎?這麼會吃!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