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徐秘書把總裁離了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徐秘書把總裁離了 第八章

作者︰金晶

    【第五章】

    徐柔汐第二天醒來,已經把自己做過的事忘記了。

    而傅冠看到她一副無事人的樣子,那股未曾熄滅的火燒得更厲害了,吃早餐的時候沒說話,開車去公司的時候沒說話,在公司上班的時候沒說話,就連去傅家吃晚餐也沒說話。

    而徐柔汐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她倒是覺得耳根子清淨了不少。

    傅母看出了不對勁,拉著傅冠到角落里,「你們怎麼了,吵架了?」

    傅冠搖搖頭,傅母安撫他,「柔汐性格蠻好的,你別欺負人啊。」

    他幽幽地看著傅母,「媽,是她欺負我。」

    最後在傅母的哄騙下,傅冠只好如實告知,傅母沒有一絲同情心,听得哈哈大笑,傅冠臉更黑了,「媽,我錯了?」

    「這算什麼,我懷孕的時候,腳抽筋,很疼很疼,你爸還在我旁邊睡得香噴噴的,你說我氣不氣,我一腳就踢他下床。」傅母笑著說︰「哎呀,柔汐的性格和我像。」

    傅冠也不是想控訴什麼,就是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人,自己做錯事不認錯,結果听了傅母的意思,好像覺得他被踹下床是對的,活該他沒事睡不著在床上翻來覆去,吵到了人,所以,一切都是他的錯了?

    傅母拍拍他的肩膀,「你可不要這麼小氣,你知道的,女人懷孕了,就會不一樣,你要體諒她。」

    傅冠總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到頭來,他這氣是白氣,他被踢下床是他活該?他用力地閉了閉眼楮,「媽,我要回去了。」

    「嗯,要多體諒柔汐,知道嗎?」

    傅冠只想哭,誰來體諒他!他依舊一路無話地開車,載著徐柔汐回家了,趁著徐柔汐去洗澡的時候,他在書房里打了電話詢問好友溫宴,溫宴是心理醫生,一定能懂他的感受吧。

    「我知道,你突然被人踹下床很不爽,但是你要包容她,懷孕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溫宴苦口婆心地說。

    「不是,我沒有不體諒她,不包容她!」傅冠郁悶地說︰「你不覺得她很奇怪嗎?懷孕之後就很奇怪了,我們也不能把所有事情都推到懷孕吧?」

    「事實上,確實有人因為懷孕了變化很大。」溫宴客觀地說。

    「她、她都不讓我踫她,連那種簡單的抱一抱,牽一下手,她都不願意,她還埋怨我技術爛!」是一個男人能不能忍,再忍下去,他要忍成烏龜了。

    听到好友的床事,溫宴語氣平穩地說︰「很正常,懷孕之後會冷淡。」

    傅冠整個人傻了,傻傻地重復,「冷淡?」

    「是的,所以你不要覺得她這樣奇怪,相反的,孕期任何情況都是有存在的可能。」溫宴說。

    「為什麼會冷淡?」他問。

    溫宴想了想,「可能是你技術爛?」

    什麼狗屁朋友!傅冠暴怒,「放屁!」

    溫宴低聲道︰「也許是你們從上司下屬的關系轉化為夫妻關系,她暫時還沒反應過來,對著你,總覺得你是上司,不是老公。」

    傅冠听著溫宴的話,想了想,「我跟她認識很久,但是之前並不熟悉。」

    「這就是了,一個你認識很久的人,突然成了一個關系很親密的人,會不會需要慢慢適應?」溫宴試著開導他。

    傅冠想了想,安靜地听著溫宴的話,慢慢地想通了,他和徐柔汐的關系開始就很不正常,當初不就是因為看她很乖順,而且對他也沒企圖,讓他覺得,跟她結婚不是一個壞主意,現在,他又埋怨她對他太沒企圖。

    「她也許不知道怎麼處理你們之間的關系,現在懷孕了,正好可以跟你保持距離。」這是溫宴最後的結論。

    傅冠深深地覺得很有道理,對徐柔汐而言,他們的關系轉變太快了,他們一下子從上下的工作關系轉為平等的夫妻關系,她可能很不適應,何況她公私分明,白天是他秘書,晚上是他老婆,現在又懷孕,可能壓力很大。

    徐柔汐不知道傅冠完全想歪了,甚至為她和之前迥然不同的行為找了理由,她絲毫沒有發現傅冠的煩惱,回家之後先去洗了澡,等她出來,傅冠又端了牛奶給她,她也不拒絕,接了過來,「謝謝。」

    「不客氣。」他咳了一下,「其實,我覺得我們之間不需要這麼禮貌客套。」

    她小口地喝著牛奶,小聲地說︰「為什麼?」禮貌客套有什麼不好的?

    「我們是夫妻。」

    她沒有听懂他的深意,點點頭,從法律意義上來講,他們是夫妻,

    「嗯。」

    「你想要我做什麼可以直接說,不用覺得不好意思。」他試著讓她習慣他的存在,依賴他做事。

    徐柔汐眼珠子一轉,「什麼都可以嗎?」

    「嗯。」他期待地看著她。

    「我睡這里,你睡客房可以嗎?三更半夜起來去洗手間,我還要去外面,太麻煩了。」他們臥室里有浴室,比客房要方便。

    傅冠覺得被溫宴安撫好的怒火又在節節攀升了。

    「可以嗎?」

    「我們一起睡。」他咬牙切齒地說。

    「可你打擾到我了,你翻身翻得太頻繁了。」她煩惱地說。

    「不翻身。」三個字從他的牙縫里蹦出來。

    「這種事你可以控制?」她懷疑地看著他。

    「我會跟死了一樣躺在你身邊。」他微怒地說。

    任誰都不想有一個死人誰在旁邊,徐柔汐並不介意,問題是他做得到嗎?她認真地看著他,「死人是不用呼吸的,你確定你連呼吸都不需要?」

    他要暴走了。

    「你怎麼可能做到呼吸都不用?」她用一種他把她當傻子的眼神看他,

    「你是不是想說,連心跳聲都沒有?傅冠,你真的做的到嗎?」

    他說不出話了,冷漠著一張臉,從她的手里端走了她喝完牛奶的杯子,淡淡地說︰「睡吧,我保證不吵你。」

    徐柔汐心里其實還是很質疑他的話,但是她也沒太興趣打破砂鍋問到底,只道︰「你要是再吵我,我會踢你下床。」

    沒想到有一天,他會被她威脅!

    徐柔汐表達完了自己的態度,確定他听清了,她刷了牙爬上了床,如果他吵她,她一定會踢他下床的,她心里偷偷地想,踢他下床的感覺真好,誰讓他以前都欺負她,她這個人很記仇的。

    傅冠調整了情緒,洗了澡之後也爬上了床,她似乎睡著了,他安靜地睡在另一邊,對著她這張睡得香甜的臉默默地咬牙,腦海里卻浮現他們往日激情畫面,他依舊很在意一件事,她對他冷淡?

    這到底是為什麼?

    她明明對他熱情似火的!

    他不信。

    她一定是膽小地怕影響到肚子里的小功貝,一定是,她怎麼可能對他冷淡!

    徐柔汐發現傅冠最近變得特別的好說話,他幾乎對她有求必應,例如她要他不要吵,他就不吵,她要他滾去工作,他就滾去工作,當然她對他也沒什麼要求,只要他像一個透明人一樣,別吵到她就好了。

    肚子一天天地慢慢地有點變化,到了四個月的時候,微微地隆起,她側躺著睡覺,感覺睡得另一邊有點麻了,想翻身,一只大掌撫在她的腰上,幫著她翻了身,她睡眼朦朧地看著傅冠,糯糯地說︰「謝謝。」

    「再睡一會,還早。」

    「嗯。」她閉著眼,懷孕之後,她很嗜睡。

    緊接著,她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下床的聲音,又听到他走進浴室,浴室里的水聲稀里嘩啦地響,響了很久很久,她隱約听到男人悶悶的粗喘聲,她拉高被子,捂住耳朵,嘀咕了一句,「大早上的發情!」

    傅冠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到樓下買了早餐,等他上來,徐柔汐打著哈欠,洗漱完走了出來,「我買了早餐。」

    「是什麼?三明治嗎?我不想吃。」她沉著臉喝了一杯溫水。

    「不是,是蔥油餅。」

    听到是自己想吃的,徐柔汐神色緩和了,給了他一記贊賞的眼神,她的佣人越來越合心意,不錯不錯,她拿起熱乎乎的蔥油餅,大口地咬了一口,「嗯,好吃!」

    傅冠看著她滿足的樣子,覺得自己這個二十四孝好老公沒話講,「明天吃牛肉面?」

    「嗯,我要放點辣。」

    「只能放一點。」

    她點點頭,心滿意足地吃著蔥油餅。

    傅冠算是摸清她的脾氣了,只要順著她的毛摸就好,她現在很少發脾氣了,沒有把他踹下床去了,他將豆漿放在她前面。

    她喝了一口,繼續啃著蔥油餅,傅冠吃得漫不經心,對他來說能吃就行了,他不挑食,「後天要產檢?」

    「對。」

    「我陪你過去。」

    「不用,後天早上你有會議。」徐柔汐直接拒絕,「我一個人可以。」

    「會議推遲。」傅冠開口,現在她是祖宗,他得伺候著她。

    「都說了不用了,不過就是產檢。」她皺著臉,對于他要翹班陪她去產檢,她很不贊同,他以前不是最愛工作的嗎?現在不愛了?

    「你比較重要。」他自然地說。

    剛說完,他就得到了她一記白眼,他揚揚眉,「怎麼了?我說錯了?」

    「你太惡心了,我要吃不下早餐了。」她誠懇地說。

    「我哪一句話惡心了?」他皺著眉。

    「什麼我最重要。」說完,她毫不做作地吐了吐舌頭,一副要吐的樣子。

    傅冠淡定自如地看著她,他現在已經能接受她的態度了,反正她對他就沒好臉色過,他,憋屈的很,最可怕的是,每個人都覺得她這樣正常,他懷疑是不是自己出了問題,她這樣正常嗎?一點也不!

    但他還不能做什麼!

    他反抗不了,身邊所有人都說,孕婦最大。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看著凸起的小腹,眼神微黯,好像就是懷孕之後,徐秘書都變得一點也不像徐秘書。

    「你看什麼。」徐柔汐下意識地側過身。

    「沒什麼。」他搖搖頭,注意到她的眼神很警惕,活像是怕被他搶走小孩一樣,沒好氣地說︰「我的小孩,我不能看嗎?」

    徐柔汐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哪里是他的小孩,是她的!

    傅冠習慣了她總是把肚子里的小孩看成寶貝一樣,搖搖頭,徑自吃了早餐,他的家庭地位岌岌可危,一點也沒有一家之主的權威。

    他們吃了早餐,傅冠開車一起上班,車上,徐柔汐困了,忍不住眯了一會眼,等她醒來,車子正好開進傅氏的停車場,她揉了揉眼,「到了?」

    「嗯。」他先下車,繞過車頭,打開車門,伸手扶著她下來。

    徐柔汐搭著他的手下了車,一邊打哈欠,他瞄了她一眼,「要不然不要工作了?」

    「不要工作,在家里太無聊了。」她搖搖頭。

    「你每天都睡不夠。」孕婦是比正常人多眠,他開口,「中午到我的休息室睡一會。」

    徐柔汐想拒絕,可她一想,確實躺在休息室里睡比趴在桌上睡舒服,她點了點頭,「嗯。」

    傅冠牽著迷迷糊糊的徐柔汐,一起進了總裁專屬電梯,側過頭就看到她似睡著的樣子,心里撓癢癢的,忍不住地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指尖的觸感很好,令他情不自禁地低頭吻了一下她的臉,她尚且沒反應過來,他啾了一口就站直了身體,好像剛才親她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徐柔汐反應遲鈍,突然轉頭瞪他,「你剛才在干什麼!」

    傅冠莫名的心酸,他親一下自己的老婆跟做賊一樣,到底是為什麼?特別是她看他像是看壞人的眼神,他平靜地問︰「親你。」

    「誰讓你親的!」她火大地一把甩開他的手,順便往臉上一擦,「你有病浮。」

    他有沒有病,他很清楚,他可以確定的是,她一定有病,「我是你老公吧?我親你一下不行嗎?」

    徐柔汐瞪著他,「你太不要臉了,現在是在哪里?你在公眾場合親我?」

    傅冠的臉黑了,「公眾場合又怎麼了?」

    「我告訴你,我沒有留學,也沒有外國人的習慣,喜歡跟人在公眾場合卿卿我我的,你不要臉,我要臉!」她怒氣沖沖地說。

    媽的,他好想罵人。

    叮,電梯到了,她甩開他先走了出去,直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氣呼呼地鼓著臉頰,傅冠一走進去,就看到不少秘書用一種要體諒孕婦的眼神看他,他木著臉走進自己的辦公室,關上門的那一剎那,他的太陽穴被氣的直突突地跳著。

    親自己的老婆要看場合,否則就是不要臉!他根本不是娶老婆回家,而是娶了一位祖宗回家啊!

    旁人卻一副他做錯了事的樣子看他,他真的是氣瘋了。可被徐柔汐氣也不是一回兩回了,他已經習慣了,怒火達到巔峰,不一會又自行降下來了。

    他能怎麼辦,算了,她最大。

    她性格害羞,不喜歡在公眾場合親親,那他就不親,但總有一種悶悶的無力感。

    中午,徐柔汐吃了午餐,就到傅冠的休息室里小睡一會,她躺在床上,柔軟的床鋪,暖和的被子,她舒服地呼出一口氣,不知道自己之前在糾結什麼,這麼舒服的地方放著不用,她的手輕撫著肚子,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傅冠沒有休息,吃過了午餐,他跑到外面喝了一杯咖啡,今天徐秘書生氣不給他泡咖啡了,秘書室的人泡的咖啡也不好喝,他正好趁著午休出去走一走,調節一下心情,買了一杯最近口碑不錯的咖啡。

    但味道還是比徐秘書的手藝差了一點,喝完了咖啡,他才回去。

    秘書室里,沒有徐柔汐的身影,他想到她跑去休息室休憩了,就走進辦公室,脫下了外套,打開休息室的門,果然看到蜷成一團的徐柔汐,

    為什麼會有女人懷孕了還這麼的撩人。

    「傅冠?」

    「嗯。」

    「你走開,我要去上班了。」她推了推他,他正好站在門口,她想走又走不了。

    他看著穿戴整齊的她,感覺自己快要化成一匹狼了,「柔汐。」

    他俯身,呼吸炙熱地飄過她的臉頰,雙手輕輕地將她抱在懷里,他對著她柔軟的耳朵溫聲道︰「老婆,四個月了,我是不是可以解封了?」

    她就知道他在打壞主意,防備地從他的懷里退出,「不要,我不要跟你做。」完全沒有商量的語氣,一把推開了他,她往外面走去,她才不要跟他做,—點也不好。

    傅冠感受到了久違的嫌棄,所以她不是冷淡,她根本是不想跟他做?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