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完美先生和角落小姐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完美先生和角落小姐 第七章

作者︰安祖緹

    門鈴聲還在繼續,元雪安心想到底是什麼十萬火急的事啦!

    她急急忙忙把身上的泡沫沖淨,水珠隨意擦一擦,迅速套好衣服去開門。

    「管……」發現是喻熙展,她驀地一愣,第一個反應就是先關門。

    喻熙展眼明手快,穿著拖鞋的腳伸進去擋。

    「我有話跟你說。」手扶著門,暗中與她角力。

    「我沒話跟你說!」天曉得他又要講什麼難听話。

    那些指責她的話語、貼在她身上的標簽,她一個字都不想再听。

    她甚至賭氣的想,要運用他在公司的權勢把她開除就開除吧,但若是不給資適費,她絕對告到勞工局去!

    「昨天的事我想起來了。」

    「那又怎樣,你想干嘛?」

    「呃……」她問倒他了。

    她先替他解了套,「就當昨晚什麼事都沒發生,你可以滾了。」

    「可是……」

    元雪安突然狠踩了他一腳,吃疼的他反射性的縮回腳來,她趁此機會把門關了。

    想起來又怎樣?

    選項不就只有兩個,一個是跟平常一樣過日子,一個是交往,後者不可能,那就是前者了。

    看他那模樣根本沒思考過,不知跑來干嘛的。

    元雪安氣呼呼地想著,怎麼想怎麼惱火。

    「元雪安。」門外的男人拍了兩下門板。

    「干嘛啦?」

    「我是要為剛才的事道歉。」

    懊惱的語氣傳入元雪安耳中,但那並不足以讓她消火。

    「不需要!」老娘不屑啦!

    「不管你覺得需不需要,我都該道歉。」

    「我听到了,可以了吧?」

    喻熙展抓著頭,滿臉懊惱,想說些什麼,可現在的情況似乎說什麼都錯。他從沒想過他會犯下這樣的錯誤,而且對象還是元雪安。

    不管怎麼說,讓人受了委屈,都得補償的。

    他長嘆了口氣,看著緊閉的門扉,決定先回家好好思考這個問題。

    門外未再有聲音傳入,元雪安從窺視孔看出去,門口走廊已經沒人。她抓來鞋櫃前的矮凳坐下。

    至少他有道歉。她想。

    雖然嘴上逞強,但心里還是有好過了些。

    她雙手托腮,肘撐在大腿上,望著窗外的藍天,嘆了口氣。

    現下,就只能當作是一夜情了。

    雖然她在這方面的態度並非豪放之人,但又能怎辦呢?

    她會記得以後少喝酒,不然就是酒後不要再遇到他。

    或者干脆都不要遇到他最好了!

    想著想著,不知為何心口好悶,泛起欲淚的沖動。

    她咬著唇,呼吸沉沉,想克制郁悶的心情,可是眼淚無預警的滑下來,她就再也控制不住,雙手捂臉,痛哭失聲。

    她不知自己在難過什麼,是莫名其妙的一夜情,還是她心里其實早有他,只是不願承認。

    她其實跟那些粉絲一樣的喜歡他,只是假裝自己不在意,因為人家根本不可能看上她。

    她一直這樣催眠告訴自己,好讓態度能超脫,不像其他人老愛跟著他的**後面跑。

    她一直都在欺騙自己。

    一直一直都是……

    元雪安在家里耍廢了兩天,足不出戶,躲喻熙展是原因之一,再者就是心情太差,不想看見任何一個人,就連宋霏邀她吃飯,也被她拒絕了。

    可沒想到星期一上班日,一大早走出家門就與喻熙展不期而遇。

    心里有鬼的她第一個反應就是別開頭去,快步走開。

    看在喻熙展眼里,她是還在生氣,故意不理他。

    「早。」喻熙展在她身後打招呼。

    元雪安頓了頓步。

    人家都打招呼了,不回應好像說不過去,況且他再怎麼說也是公司副總,她一個小小的設計師這麼沒禮貌也不太好。

    「早。」她偏首點了下頭,不敢正眼看他,就怕一個不小心,把心底的思緒泄漏了。

    她沒要搬家,工作也還要繼續,要是被發現她的確就是暗戀他,以前的所作所為都是矯情,她跟崇拜他的花痴們沒有什麼不同,以後要怎麼面對他?

    里子沒了,至少面子要有。

    疏離的態度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狠狠劃開,喻熙展心中懊惱。

    是他破壞了彼此之間的和平關系,而且還是用那麼糟糕的方式,他不曉得該怎麼做才能讓她消氣。

    進入電梯,元雪安按了一樓,他則是按了B1地下停車場樓層。

    到了一樓門開,元雪安要走出去時,喻熙展忽然拉住她。

    「我載你去公司吧。」

    「啊?」元雪安詫異回首。

    「既然目的地一樣,共乘還可以為環保盡點心力。」他提出別腳的理由。

    他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受女生吹捧,從不曾主動對人示好過,非常的生疏,連邀人搭車的理由都找不出來。

    他是內政部環保署的環保大使嗎?

    元雪安嘴角抽了抽,覺得有些好笑。

    但是搭他的車……那太危險了。

    她覺得自己還沒有辦法用「正常」的態度跟他相處,尤其還是在僅有兩人的密閉空間。

    「我搭捷運就好。」她的語氣很平板。「謝謝你。」

    抽開手,元雪安頭也不回的走了。

    電梯門關上前,息徐徐自喻熙展口中逸出。

    想鄭重表達歉意,恢復友好,看樣子是荊棘重重哪。

    下班前,元雪安的手機傳來一則陌生訊息。

    ——上一起去吃飯。

    她蹙眉想著這是誰,還把手機號碼輸入who-s call去查詢是不是什麼推銷廣告之類的,查詢結果告知這號碼無人回報。

    ——哪位?

    她回傳訊息回去,猜測該不會是哪個友人換手機號碼而她忘了改了。

    ——我是喻熙展。

    元雪安大吃一驚。

    他怎麼會有她的手機號碼?

    不對,他是公司副總,要拿到她的人事資料易如反掌,但他干嘛找她吃飯?難道是周五的事情他心有愧疚?

    想想他早上還說要載她來上班呢。

    該不會這是他道歉的方式?

    元雪安整個人窩在辦公椅內,盯著訊息發呆。

    那晚的事情其實沒有誰強迫誰,就是兩個酒後亂性的男女,而剛好又是副總跟她而已。

    星期六早上他把她趕出去,事後也來道歉了,這件事可以就此落幕了,實在沒必要讓他心懷歉意。

    如果說,她真的不願意,他也不可能勉強得了她,畢竟那時候,她可是比他還要清醒,都能自己搭捷運回家了,副總卻還要人扶著上樓呢。

    但這實話她可不能說啊,說了就泄漏心底的秘密,還要當兩年鄰居的,以後見面多尷尬。

    而且他又要避她如蛇蠍了。

    不僅是因為不想再躲躲藏藏過日子,她也不想再看到他厭惡的神色。

    她思考了約莫半小時的時間,才回了訊息。

    ——那件事沒有誰對誰錯,不用一直放在心上,就跟以前一樣相處吧。

    發送出訊息之後,她才覺得這句話怪怪的,好像變成她居高臨下了,明明她是他的員工,但現下所感受到的氛圍就是這個樣。

    是她為了隱瞞自己的心情,給他造成的誤解。

    真是對不起了。

    她默默在心底道歉。

    ——既然你說跟以前一樣相處,那吃個飯沒什麼吧?

    喻熙展回傳了這樣的訊息回來。

    元雪安幾乎是瞪眼看著他回覆的訊息。

    該不會非得這麼做他才會心上好過吧?

    可她還沒有把心情完全調適過來,跟他單獨相處的話,會很不自在很尷尬耶。

    ——真的不用了,我今天有事。

    她隨意想了個借口打發他。

    ——那不然明天。

    元雪安瞠目。

    她如果繼續拒絕,是不是就改後天,改到她答應為止?

    她還真不知道原來副總是如此強硬執著的一個人呢。

    她咬著唇陷入為難當中。

    ——我理解你現在不想看到我,但有些事情我覺得還是應該要講清楚。

    ——清楚什麼?

    ——見面聊。

    她好想抱頭大叫。

    到底是要講清楚什麼啦?

    這問題撓得她心癢癢。

    她又思考了半個小時,最後決定長痛不如短痛,答應了他的邀約。

    ——下班後直接到停車場,我載你過去。

    老大,這是在開玩笑吧,在公司搭他的車?

    她絕對會被他的愛慕者給生吞活剝。

    ——要去哪吃,我自己過去就好。

    過了約莫五分鐘,喻熙展傳來一個餐廳地址。

    她臉綠。

    這個地方要搭車過去得轉好幾趟,等她抵達,恐怕要吃消夜了。

    ——找市區的吧,這要搭車搭好久。

    她哪知道喻熙展就是故意找一個郊區的餐廳呢。

    ——市區不方便停車,而且容易塞車。

    從這邊開去郊區的路上也是會塞車的好嗎?

    元雪安在心頭默默腹誹。

    ——我堅持去市區。

    ——那我跟你一起搭捷運去吧。

    然後他換了一個餐廳地址。

    公司有多少人在同一站上車啊,跟他一起搭捷運?是要造成暴動嗎?

    喻熙展根本是鐵了心了,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了吧?

    元雪安重重吐了口大氣,最後回訊——

    我到前面那個小公園等你,你載我去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