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寧 > 渴愛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渴愛 第十二章

作者︰喬寧

    黎呈勛走向楊苡夢,眸光深切的凝視著她,一如當年那個站在吧台前的大男孩。

    不同的是,這一次他的臉上不見倨傲,更沒有冷酷,有的,只有百感交集的復雜,以及充滿感情的動容。

    他嗓音低沉而渾厚的說︰「那朵胸花是我給的,從來就與萊恩無關。」

    她的眸光泛起一層迷霧,輕聲追問︰「那你為什麼要說謊?為什麼要給我胸花?你……當時跟瑞秋在—起,不是嗎?」

    他答道︰「我跟很多女孩在一起,但是我真正想邀請的舞伴只有你。」

    她沒預想到他會如此坦率的承認,當下怔愣如傻。

    他又走近一步,包裹在平滑西裝底下的胸膛,幾乎快抵上她捧著瓷壺的雙手。

    他的眸光緊緊捕捉她每一記眼神變化,說︰「你以為真的會有哪個蠢蛋,會在畢業舞會那一天特地為好友送胸花給別的女孩?你以為我會剛好經過你工作的咖啡廳,踫巧想喝咖啡而在那個時間點走進你在的咖啡廳?」

    她被他這一連串緊迫逼人的發問,弄得反應不及,只是緊張得眨動烏黑長睫,整齊貝齒咬緊了下唇。

    「楊苡夢,我沒有那麼閑,也沒有這麼好心,當年我之所以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在你面前,全是因為我想見你,我他媽的想見你想得快發瘋!」

    「那你為什麼……」

    只見她秀顏漲紅,因他這席表白而慌亂,這番反問得語無倫次。

    他挑了挑俊雅的眉頭,索性替她把話問完︰「你想問,我為什麼要帶瑞秋去見你?我為什麼要跟那些我根本不在乎的女孩在一起?」

    她打住結巴的嗓,雙頰紅艷艷的默認了。

    楊苡夢有些尷尬又無奈的瞅著他,小聲地說︰「方才的茶已經不燙了,你不必這麼緊張。」

    黎呈勛卻只是靜止不動的看著她,然後一把將她擁入懷里,絲毫不顧兩人身上濕漉漉的。

    弧度優美的下瓠,緊抵看她的發心,他懊悔且扼腕,像是說給自己听似的沙啞低語︰「如果可以,我多希望當時跟我一起跳舞的人是你。」

    被迫依偎在他胸懷里的楊苡夢,尚未褪去的熱度,再次襲上雙頰。

    「Dawn,給我一個機會彌補這幾年的空白,好嗎?」

    他近乎請求的詢問,全然沒有了往常的傲氣,只剩下急切與渴望。

    他懷里的女人沉默良久,最終輕輕點了下頭。

    「如果你能接受我與尼爾,如果你不覺得我是在利用你,那麼……我當然很樂意。」

    她心虛的揚嗓,卻不敢與他對視,只因她心底很清楚,她的價值觀與他的,必然不相符,而她看待愛情的心態,更與他截然不同。

    或者,用更正確的說法,她很早就放棄了愛情與親情,當她看見家人間的互相背叛,純粹只剩下利益時,她便不再相信所謂的真愛。

    她想,無論是誰,都想貪心的擁有更多;愛情,親情,友情,金錢,財富,到最後擁有的只是虛無的滿足感。

    她看多了,也厭倦了,所以她從不渴望擁有任何東西,包括一個人的感情。

    她原以為,如黎呈勛這般出身的人也該一樣。

    畢竟打從他出生到現在,所有他想擁有的,必然是張個嘴,招個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獲得。

    她從沒想過,黎呈勛竟然會如此執著于他認定的真愛。

    更沒想過,他認定的真愛,就是她。

    可是,她心中沒有絲毫對愛情的想望,眼前她一切以尼爾為主,只希望能讓尼爾穩走下來。

    她是自私的,她不願利用黎呈勛,但到頭來還是利用了他。

    亮在他溫暖堅固的懷抱里,她甚至產生了一絲錯覺,這仿佛是一座能庇護她的堡壘,能為她擋下現實中的槍林彈雨。

    但她很清楚,這終究不是她最後的歸屬。

    如若他是個平凡人,或許他們還能走到最後……

    但偏偏他不是。

    她相信,他認定的真愛,必定存在,但不會是她。

    這只是他一時短暫的迷惘罷了,待到他擁有了她之後,他將會逐漸清醒回神,發覺擁有所謂的真愛,也不過如此而已,沒什麼了不起。

    楊苡夢不是在懼怕愛情,而是她長這麼大,確實沒有見過毫無條件的愛恬。

    從小她的身邊就充滿為了利益而結合的人們,包括她的雙親,他們各自在外面有不同的情人,卻是為了眼前的利益合演一家人的戲碼。

    「來,苡夢,這是黃叔叔送你的香奈兒耳環,你看堇叔叔多疼你。」

    十歲那一年,母親趁著父親出差時,公然帶著她與情入約會,甚至絲毫不避諱的在她面前摟摟抱抱,母親用情人的名義塞了一對香奈兒耳環給她,借此收買她,讓她別去向父親打小龔告。

    顯然母親多慮了。

    父親那頭的狀況,其實也與母親差不多,父親甚至趁著母親與一幫貴婦出國血拼的時候,光明正大的將年輕貌美的情人帶回家中。

    「苡夢,跟蜜雪兒阿姨打聲招呼。」父親還要求她一起與情人用晚餐。

    「楊董,你女兒好可愛喔!」

    渾身濃重香水味的嫩模,打扮得性感撩人,明明眼神透著對孩子的一抹嫌惡,卻又得在父親的面前演出慈愛戲碼。

    「來,這是阿姨送給你跟妹妹的禮物,你們乖乖的,不要跟媽媽說阿姨來過喔!」

    來過家中過夜的女入,幾乎每兩年會換一個,她與妹妹從最初的恐懼不安,再到徹底麻痹,甚至能安然無事的與這些女人同桌吃飯。

    母親與父親在她們這些孩子的面前,扮演著多種面貌,也逼得她們必須及早適應大人的世界。

    長大之後,父母屢屢為了金錢發生沖突,最終卻依然能為了鞏固利益而握手言和。

    她原以為自己與妹妹能避開這樣的噩夢,畢竟她們自幼看盡了雙親最丑陋的一面。

    但,事實不然……

    「姊,我要結婚了。」

    當年父親因掏空公款入獄,母親離婚改嫁,家庭破碎之際,有一天妹妹透過通訊軟體與遠在倫敦的她聯系上。

    她仍記得自己當下的震撼與錯愕,一度在手機彼端發不出半絲聲音。

    妹妹說︰「對方是先前媽咪幫我安排過相親的化工廠小開,我不喜歡他,但是為了能過原來的日子,除了跟他結婚,沒有別條路了。」

    「及婷,難道你忘了,我們說過,長大後絕對不要過上跟爸媽一樣的日子?難道你想戴著面具跟一個不愛的人過一輩子?」

    「結婚後也可以外遇啊,況且爸爸跟媽咪不也是這樣過來了?要不是爸炒股失利,也不會掏空公款,媽咪就不會離婚改嫁了,都是爸的錯啊!」

    听著妹妹這席理直氣壯的回應,楊苡夢心下一沉,終于明白妹妹早在潛移默化中被洗腦,她認同了父母的價值觀,甚至是婚姻觀與人生觀。

    有沒有愛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金錢利益,婚姻本該是神聖的,卻淪為他們用來鞏固利益的一項手續。

    「姊,你會回來參加我的婚禮嗎?媽咪希望你可以回來當我的伴娘,她會慎選擱郎,好讓你當天挑選一下,也許會有適合你的。」

    妹妹接下來的這席話,徹底讓楊苡夢心中發涼。

    她的親人不僅把自己的婚姻算計進去,甚至也計畫算計她的,打從家中出事,她的海外戶頭便被凍結,父親鋃鐺入獄,母親忙著脫離關系,妹妹則是忙著謀算婚姻,無人過問她在倫敦的生死。

    她害怕回台灣後會被親人出賣,被迫嫁給她不認識的陌生人,所以她咬牙苦撐,把身邊僅存的錢拿去買通辦理簽證的顧問公司,讓她的學生簽證不至于被取消,然後在咖啡店打黑工攢錢。

    若不是尼爾的出現,她應該會繼續留在倫敦,把學業完成,然後找份工作,定居下來……

    「下個禮拜是一個家族新成員的滿月派對,剛才我跟喬治叔叔通過電話,他希望我能帶你一起出席。」

    听見這道沉穩的嗓音,楊苡夢恍惚回過神,看著正將大浴巾披在她小腿上,細心地為她擦去水滴的黎呈勛。

    她頰上泛紅,雙手忙不迭地接過大浴巾,低聲說︰「我自己來就好。」

    見她堅持,黎呈勛便松了手,任由她接過大浴巾擦拭那一雙瑩白的小腿。

    她擦干之後,瞥見他發梢與西裝上的濕痕,便起身幫他擦拭起來。

    黎呈勛掩下長眸,凝睞看小臉緋紅的她,當她抓著大浴巾欲幫他擦拭肩膀時,他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她停住動作,不解地迎上他溫柔的目光,心頭不禁一陣軟弱的顫動。

    打從兩人假結婚之後,黎呈勛便時常用著這般柔情似水的眸光凝視她,只是很多時候她都佯裝視而不見。

    如今,她接受了他的追求,同意給他機會,她很難再繼續裝作視而不見。

    「Dawn,我知道你不想面對這些,但是為了我,你可以委屈一次嗎?」

    高傲如他,竟然能用著這般低聲下氣的嗓音,請求她的配合,可見他對她有多麼的包容與有耐心。

    楊苡夢頓時心生愧疚,連忙出聲應允︰「我當然應該面對,我是你法律上的妻子,這本來就是我應該負起的義務,那是你的家族親人,我沒有任何理由不去見他們。」

    聞言,黎呈勛微微一笑,松開了盈握住她的大手,滿眼熾熱的情意,走走地凝望著她。

    楊苡夢抑下想逃開的沖動,力持鎮定的繼續幫他擦拭發梢,兩人親昵的貼靠在一起,自他身上輻射出的溫熱氣息,以及爽冽的古龍水氣味,像一張織密的網,將她團團包圍。

    「我已經交代秘書去聯系你屬意的學校,過兩天我們帶尼爾過去看一下。」

    「……Arvin,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

    一股慚愧的心虛再次淹沒了她,她只得用更多的感謝言詞當掩飾。

    她哪里會曉得,她眼中的愧意,早已讓觀察力敏銳的黎呈勛盡收眼底。

    他豈會看不出她的心思?

    無論她是揣抱著何等的心思留下來,甚至抱著利用他的想法而接受他的追求,他都無所謂。

    他想要這個女人,渴望她的愛,這麼多年過去,他已壓抑了太久,太久。

    盡管她不想要愛情,但只要他能給她想要的,他便能將她留在身邊,如此一來,他幫自己爭取到更多打動她的時間。

    他終信,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她總有一日會被他動搖。

    總有一日,她也會如同他一樣,渴望擁有他的愛,更甚者,渴望擁有他這個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