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可樂 > 好個驚心動魄的愛情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好個驚心動魄的愛情 第九章

作者︰可樂

    【第五章】

    夜涼如水,入夜後愈發爽涼的風不斷吹撫過窗邊的花,像刻意點了花香味的精油,源源不絕的送入濃郁香息。

    味道濃了些,但並不會讓人難以忍受,但那股涼風,卻是涼得讓言睦星有些受不了。

    她由深層睡眠中醒來,本想起身去關上窗,卻听到粗重的喘息伴隨著辨不清的聲音傳來。

    「唔……不……走!快走……」

    重復的字句反復出現,言睦星听清楚了。

    她半撐起身體,就著小夜燈昏黃的光看向躺在一旁的陸皓白,只見他睡姿依舊是入睡前的規矩模樣,但全身卻是激動的緊繃著。

    言睦星看著他那模樣,只覺狀況很不尋常。

    他的寬額、俊挺的鼻尖布滿汗珠,臉部線條、緊握成拳的雙手、雙腿因為過分用力繃得僵直,額角青筋、頸部動脈激動的突冒起,甚至有筋脈隨時會被繃斷的錯覺。

    這錯覺是夸張了,但這樣緊繃下去不會痙攣嗎?

    言睦星擔心的下床,挨到他的床邊,輕輕推他,「陸皓白……你沒事吧?」

    听到她的聲音,陷在惡夢中的男人突地拽住她的手腕,激動吃語︰「快走!快走!」

    也不知道他做了什麼可怕的惡夢,言睦星被抓得有點痛,她強忍著痛意,用空著的另一只手搭上他的寬肩輕輕推晃。「陸皓白醒醒,你在做夢!」

    隱隱約約听到女人的柔嗓,陷在混亂思維的陸皓白疑惑的想,又是在做夢嗎?

    自從陳朗死了,他申請退役之後,那段舔血、游走在生死邊緣的驚魂經歷,便會在他睡著時出現折磨著他。

    心理治療後他做惡夢的狀況好了許多,但那段經歷以及深深烙在心中的愧疚卻無法完全由他腦中抹去,成為心里的陰霾,不定時的出現。

    這時的感覺很混亂,過去與現在不斷的在腦中交錯,讓他分辨不清自己是醒了還是在做夢。

    他拼了命想掙扎,想辨清,感覺卻是愈發混亂,耳邊盡是機關槍掃過和榴彈爆炸的聲響。

    轟炸聲伴隨著不知由哪里發出的哀號不斷灌入耳膜。

    他扭著頭,那聲音卻如影隨形。

    「唔!唔!」

    也不知道陸皓白有沒有听到她的聲音,持續著繃緊用力,發出痛苦的呻吟,看著這樣的他,言睦星的心一下子揪緊,思緒一片混亂。

    怎麼辦?

    她該怎麼幫助他?

    正無助之際,她突然發現陸皓白因為用力咬緊牙關,把嘴唇都給咬破,鮮紅色的血由嘴角流下,形成觸目驚心的血痕。

    言睦星嚇壞了,伸手想掰開他的嘴唇,「陸皓白,拜托你醒來,別咬……你受傷了……」

    他似乎沒听見她的聲音,咬的力道愈來愈重,言睦星心慌意亂之際,直接俯下頭吻住他的嘴,試圖讓他放松。

    像帶著魔力,莫名的就把他陷在可怕過往的神魂給拉了回來。

    他緩緩睜開眼,看見女人清秀的臉龐透著淡淡的粉暈,心頭涌上一股說不出的強烈渴望。

    是天使嗎?

    把他帶出惡夢的天使,用純潔無瑕的純真嬌軀,擁抱滿是血腥罪惡的他,為他驅走了可怕的夢境。

    他渴望由她身上得到更多更多……

    這想法驅使著他,他利落翻身將她壓在床上,

    結束後,兩人仿佛耗盡了所有力氣,抱在一起沉沉睡去。

    陸皓白陷入深層睡眠,足足睡滿了三個小時後才醒來。

    他睜開眼,就著昏黃的夜燈,看著手上的表顯示的時間是凌晨三點鐘。

    退役後他的睡眠障礙讓他淺眠也少眠,能像昨晚那樣一覺到天亮的機會根本是天方夜譚。

    很快的,陸皓白找到了讓自己如此反常的原因。

    他懷里抱著的女人……那個女人不是別人,就是他說任務期間不與她談戀愛的言睦星。

    想起自己的話,他低咒了一聲。

    該死!

    說不和人家談戀愛卻直接上了床,這根本不是他的作風。

    他向來自傲鋼鐵般的意志力,在遇上言睦星這個女人後就潰堤了。

    他正懊惱之際,被他壓在身下的女人不知在什麼時候醒來了,睜著一雙迷蒙的睡眼看著他。

    他渾身一僵,腦子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反應。

    言睦星醒來,還來不及害羞便看到男人驚嚇的模樣,忍不住窘紅了臉抗議。

    「你驚嚇什麼?」

    「我……我們……」

    他原本就不多話,這一驚嚇,沒了平時冷酷寡言的模樣,連話都說不全了。

    言睦星看著他有別于平常的反差模樣,一顆心無法抑制的酸軟。

    她赧著臉開口︰「是我不該先吻你,但你怎麼能因為我親你……就狂性大發呢?」

    她的語氣沒有責怪,卻帶著幾分勾引著他的羞嗔,讓他的心無端發癢。

    他用力做了幾個深呼吸抑下那感覺,思考。

    睡到一半突然跑來吻他?

    他一臉茫然的看著她。「為什麼……吻?」

    顯然,昨晚他真的是被惡夢給搞得的神智不清了。

    言睦星盯著他唇上的傷口,忍不住伸出手,將他嘴角仍殘留的一點血漬給擦掉。「痛嗎?你做了什麼惡夢?這麼激動,把自己都給咬傷了。」

    經她提醒他才想起昨晚自己又在夢中回到自責的煉獄,但那可怕的感覺並沒像以往一樣,糾纏了他一整夜。

    因為他夢里出現了替他驅走惡夢的天使,他記起那個天使便是她。

    心在胸口激動的怦動,陸皓白伸手將她緊緊抱住。「我會負責,會對你好。」

    言睦星突然被他抱在懷里,听到男人沉著的心跳失去沉穩的節奏,又突然听到他的告白,嘴角揚起一抹如釋重負的微笑。

    昨晚的激情畢竟是她挑起的火,加上現代男女關系那麼開放,她還真的有點擔心他會不認帳。

    她暗松了口氣,忍不住好奇地問︰「是因為上了床?」

    「嗯……」

    沒想到會听到這樣的回答,言睦星有些錯愕,有點失落,卻又听到他徐徐緩緩開口。

    「還有因為我喜歡你。」

    听到這大概慢了八拍的答,言睦星啼笑皆非。

    她明明知道他說話的方式,卻還沒適應他的個性,不早點適應,她可能遲早會被他給氣死才發現他壓根兒不是那個意思。

    胸口充斥著滿滿的蜜味,她滿足了,卻忍不住開口︰「那要起床了嗎?你壓了我一整夜……」,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