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福星小妻 尾聲 是櫃子還是貴子?

作者︰蒔蘿

鐘暮離並不希望孩子太早來報到,影響到他們夫妻甜蜜恩愛的生活,而趙涵還未滿二十,生孩子對母體傷害較大,她希望在身體各方面都成熟了再要孩子,所以她也樂得配合她做一些避孕措施。

但周圍的人可不這麼想,眼見鐘暮離回來已近一年,趙涵卻遲遲未傳出好消息,一個個都心急如焚,尤其是黃氏跟鐘鼎。

黃氏擔心她遲遲未能生下孩子,地位會不保,而鐘鼎眼看孟飛跟古筠心都要生下第二胎了,剛成親不到三個月的古硯北跟新婚妻子也傳出好消息,偏偏最早成親的兒子跟媳婦一點消息都沒有,這可把想抱孫子的他急壞了。

于是他又當公公又當婆婆的,四處打听哪間廟宇求子最靈,催促媳婦上那間廟求菩薩,讓他們國公府趕緊有第三代。

對于這一點趙涵很無奈,又不能跟公公說這不是她的問題,是他兒子不願意。

但她也只能當個乖巧的媳婦,上寺廟燒香祈求了。

這一日,趙涵領著剛嫁做人婦的綠豆到廟里上香,兩主僕一起跪在佛祖前面。

趙涵向佛祖講述了她的無奈,之後搖著簽筒求了支簽好回去向國公爺交代。

她正要去取簽詩,卻看到綠豆還念念有詞的,仔細一听,原來是在請佛祖保佑自己早日懷上孩子。

綠豆在三個月前嫁給了明才,這兩夫妻趣味相投,都是包打听,還讓人無法懷疑到他們身上,完全是做探子的料。

明才因為這項專長,三年前被鐘暮離帶到敵國潛伏著打探軍情,也立了不少大功。

回國後因為常與綠豆接觸,兩人又特愛打听八卦,還都能挖到秘辛,這一來二去的就談出了感情,在趙涵跟鐘暮離的作主下,三個月前兩人成親。

听到綠豆的祈求,趙涵實在很想說,綠豆你才十幾歲,不用急著生孩子,但是這話她說不出口,畢竟那是他們根深蒂固的觀念,跟她這個從小受現代教育的思想南轄北轍,她更改不了,只能勸她晚點生孩子對大人好,對孩子更好,身體會比較健康,但是看起來效果不彰啊。

她有些感嘆地吁了口氣後去取簽詩,請師父幫她解簽,師父問了下她求的是什麼,她隨口說道︰「求子。」

師父若有所思,瞅了瞅她,而後淺淺一笑,將簽詩還給她,只說了句,「貴子已到來。」

她頓時滿頭問號,她問求子,什麼櫃子已到來,她要櫃子做什麼?

趙涵的腦袋像是打了結一樣,完全想不明白,但看師父笑咪咪的看著她,她也不好解了簽卻不添香油錢,將一張為數不小的銀票塞入香油箱中便到外頭等綠豆了。

沒一會兒,綠豆氣呼呼地從里頭出來,「夫人,氣死奴婢了,奴婢請師父幫忙解簽,師父竟然讓奴婢不要強求,這意思是說奴婢是不會下蛋的母雞嗎?」

「不要強求的意思應該是機緣未到,既然機緣未到,你好好享受新婚生活就好,不要刻意去求造成心理負擔,這樣反而更不容易懷上。」看到綠豆這麼氣憤,趙涵安撫著她,讓她不要鑽牛角尖,可其實自己也不知道這麼解釋究竟對不對。

「是這樣?」

「當然。」

「那我就放心多了。」綠豆拍了拍胸口,「對了,夫人,您抽到簽詩,師父怎麼解說?」

「師父惜字如金,只說了一句‘櫃子已到來’。」難道是暮離從海外買的櫃子已經到港了?」

「櫃子?」綠豆念念有詞了一會兒,突然眼楮一亮,拍了下手,「是貴子!大師果然是大師。」這樣都能看出夫人以後生的是貴子,太好了,回去要趕緊跟國公爺說這事,國公爺肯定會打賞她的。

兩人一邊慢步走下台階,一邊談著簽詩。

忽地,綠豆拉住趙涵,一臉嫌棄,「世子夫人等等,我們繞道,別走這里,晦氣。」

「怎麼了?」

「您瞧!」綠豆手指指去,「林之易,還有他身後的那幾個林家人。」

趙涵愕然的看著滿臉胡碴、撐著拐杖一跛一跛爬上階梯的林之易,這個模樣還是當年那個京城四少之一?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夫人,您有所不知。」

「你又知道了什麼?」

綠豆扶著她往另一邊走去,「林之易跟寶珠郡主成親後,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鬧,有一次寶珠郡主把人家青樓的清倌給毀了,還鬧到常平王那里,為此,常平王可是狠狠教訓了兩人,警告林之易若是再上青樓就打斷他的腿。

「林之易當時是乖了一陣子,可大約一年後又故態復萌,玩弄了個清倌,這次寶珠郡主直接帶人殺到青樓,讓人把光溜溜的兩人丟到街上,更當眾一刀刺死那清倌。寶珠郡主因為當眾行凶,被皇上撤了頭餃,同時還下旨不許和離,林之易則因為傷風敗俗,被發配到礦場半年,回來時已瘸了一腿。

「寶珠郡主的銀子被趙絹卷走了一大半,生活上無法像以前那般富裕,常平王也不願意資助她。現在林之易瘸了一條腿回來,她還要用自己的體己錢養他,想和離卻又離不得,心里頭是怨得不得了,只能每天吵。

「听說她被林之易狠打了一頓,收斂了一些,後來只要寶珠郡主跟他吵,他就會拿起拐杖狠揍她一頓,現在她好像被打怕了。其實看他們這樣生活痛苦,奴婢只覺得這一切都是報應,活該。」

「林之易瘸了一條腿還能打贏寶珠郡主?」趙涵有些詫異的看著綠豆。

「他可是從礦場那種不是人待的地方出來的,在那種地方不狠就等著被欺負,等著被折騰死,他瘸了一條腿出來,怎麼也比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公子哥來得強壯。從那種地方廝殺出來的,他的脾氣怎麼可能像以前一樣,肯定是狠的。」綠豆捂著嘴小聲提醒,「所以夫人,像他這種把世子爺當成仇人的人,我們還是離遠一點,免得給自己找麻煩。」

「說的也是。」

說話間她們已經來到自家馬車前,上了馬車便讓車夫火速走人。

趙涵覺得今天算是白去了,師父怎麼會跟她說櫃子……她要一個櫃子干麼?

後來她思緒一轉,決定不糾結了,還是好好的跟暮離過好兩人的甜蜜恩愛生活,管他櫃子不櫃子,孩子這種生物,還是等他們過膩了兩人生活,覺得應該有一點變化,再生一個吧。

不像趙涵那樣根本不在意,綠豆一回到國公府便馬上去找鐘鼎,同他說大師解簽的結果。

當鐘鼎听到「貴子已到來」,當即眉開眼笑,之後開始翻閱各種書籍,想替這個即將到來的珍貴孫子取蚌好名字。

約莫九個月後,某日凌晨,國公府里傳出動靜,一陣兵荒馬亂之後,陣陣痛苦的與哭泣聲自某個院子里傳出。

直到清晨破曉,一道洪亮的哭聲響起。

鐘鼎笑得合不攏嘴,馬上替寶貝孫子命名,鐘奎。

奎為二十八星宿之一,國公府世代都是武將,鐘鼎希望自家能出個文人,又希望這個孫子能得到神仙庇佑,因此取名鐘奎,兒子媳婦反對皆無效。

當鐘鼎將寫了名字的紙張拿到剛出生不過兩個時辰的孫子面前,得意的宣布孫子的名字,同時解釋其字義,講述自己的希望時,回應他的是一句「草泥馬」。

做為一名剛出生的新生兒,被人強勢命名為鐘奎的小嬰兒不斷發出呼呼嗚嗚的聲音,罵著眼前這個老頭子。

鐘奎?你怎麼不把老子直接取名叫鐘魁!這就是你花了九個月時間取的?文采實在讓人擔憂。

一旁的趙涵嘴角劇烈一抽,眼皮跳個不停。

她、她沒听錯吧?她怎麼听到熟悉的「草泥馬」,而且那三個字還是從她兒子口中吼出來的?那是個剛出生的嬰兒耶!

趙涵火速想到一事,怔愕的看著兒子,兒子該不會也是穿越者吧?

癟子,貴子……她頓時恍然大悟,當時師父說的是貴子!

師父口中的貴子,該不會跟她一樣都是穿越而來的旅人吧……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