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黑潔明 > 少爺(卷二)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少爺(卷二) 第二十章

作者︰黑潔明

    眼前這屋雖是他的院落,卻幾年都沒人住了,這兒和鬼島上的老屋不同,皆是高桌高椅,雖然每季她都還是會讓人打掃,可沒讓人天天在這兒備著熱茶,更別說備著點心了。

    可此刻屋里,窗明幾淨的,桌上非但有熱茶,還擺著點心,就連桌案上的筆洗都尚且有水,那硯台里的墨都還沒干,擱在筆山上的筆仍沾著墨,地上的紅泥小爐里尚且有火炭在燒呢。

    剛到?這男人是當她瞎了不成?

    她不知他在想啥,只徑自上前,替他收拾筆墨。

    他見了,拎著杯熱茶,在椅子上坐了下來,笑問。

    「怎麼,生氣啦?」

    她聞言,眉也不挑,只淡淡道。

    「少爺做事總也有自個兒的原由,少爺若不想讓白露知道,自然有不讓白露知道的道理,白露當然不會多問。」

    他一听,放下熱茶,以手支頤,瞅著她,笑道︰「欸,蘇爺之前同我說,若听你白露白露的這樣稱呼自個兒,那就定是惱了。」

    這話,還真教她惱了。

    「他哪個不好說,同你說這做啥?」

    「要我別惹你生氣啊,他會心疼的。」他眼也不眨的笑著說。

    她一怔,紅霞上了臉,莫名羞窘,她拿起那沾了墨的筆,替他把筆洗了,把話鋒一轉,道︰「少爺你出門數日,可同阿澪說了?」

    听到這句,也不知是不是她錯覺,眼前男人像是瞬間屏住了氣息。

    她抬眼,只見他不知何時又拿了那銅鏡在手里把玩,他往後靠在椅背上,一雙眼瞅著銅鏡,把那鏡子翻過來、轉過去的,一副百般無聊的問。

    「怎麼,她問你了?」

    見他如她所願的轉了話題,白露松了口氣,洗了筆,把筆掛回木制的筆架上,道︰「下午我去了鬼島一趟,阿澪看來有些惱呢。少爺你就是再忙,出門還是多少說一聲吧。」

    「說什麼?」他垂眼將銅鏡定住,看著鏡面中的自己,扯著嘴角,道︰「我若不在,她才開心,方有空做她自個兒想做的事,我老待在那兒,她還嫌煩呢。」

    眼前男人那故作無事的模樣,教她愣了一愣。

    這德性,多眼熟,和她家那口子鬧別扭時,差不多就一個樣。

    忽地,她領悟了些什麼,不由得有些傻眼。

    不會吧?怎麼可能?

    白露錯傳的看著他,不禁脫口。

    「少爺,你故意的嗎?」

    這話,教他倏然抬眼,笑了。

    「故意什麼?」

    「出島卻不同阿澪說。」她直言。

    他挑眉,笑著再道︰「我為何要這麼做?」

    白露瞅著他,有些無言,不想再同他瞎繞,她將裝著水的筆洗和硯台都一一收到一旁擱著的托盤上,邊道︰「白露不是少爺肚里的蛔蟲,怎會知少爺為何要這麼做?可白露知道,若阿魅哪日出門,這般沒消沒息的,我心里定也會憂著,日不能寐,夜不能睡,就是吃也沒胃口……」

    話到這,她忽又醒悟,島上那女人,怕也不僅僅是氣飽呢。

    白露抬眼,看著那仍慵懶坐在椅上的男人,道。

    「少爺若想知道阿澪里在想什麼,何不直接開口問她呢?」

    男人的笑,萬分難得的,就這樣僵在了那張俊臉上。

    她瞧著,就知自己猜對了。

    阿澪能讀心,可他不能啊,若真動了心,豈能不猜、不想、不在乎?

    白露垂眼,淡淡開口︰「下午我出島前,做了些飯菜,擱在前室桌上,怕是沒人動過,少爺若餓了,就去吃些吧。」

    好心給了他這回鬼島的台階下,她便端起托盤,轉身退下,才要出門,卻听他開了口。

    「白露。」

    她聞聲回首,只見他坐在桌案後看著她,握著那面銅鏡,開口問。

    「蘇爺是捕賊官,你嫁他時,可曾想過,他隨時可能因公殉職,先你而去?」

    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教白露心一緊,卻也在這會兒,知他在想什麼了,總歸是想得太多太深了啊。

    這少爺,她都不知他是心太軟,還是太硬了啊。

    「想過。」她凝望著他,柔聲道︰「日日夜夜,都在想。」

    「不曾悔過嗎?」他抬眼,再問。

    「不曾。」她溫柔的看著他,「就是他明日走了,我仍不悔與他一起。」

    「為何?」

    「因為我會記著,與他共處的歲月,便是如此,也已足夠。」她真心的道︰「若一切重來,白露仍願再嫁阿魅。」

    這女人從來不是那種會對人掏心掏肺的人,可如今,她卻這般坦白,他心知這是她的肺腑之言。

    就是如此,心中矛盾卻更深了。

    他再次垂眼看著鏡中男人的嘴臉,自嘲的笑了笑。

    誰知道,會陷得如此深呢?

    見他那神情,白露有些不忍,開口道︰「少爺,很久以前,有個人曾和我說,縱使世事無常,人算不如天算,明日之事,誰也不知會如何,可今日就在眼前,若眼下能好好活著,就該要好好把握。」

    這話,多耳熟啊。

    他听了,輕笑出聲,「那人,是個聰明人啊。」

    白露看著那個當年將她從路邊撿回來的男人,也揚起嘴角,微笑道︰「是挺聰明,難得才胡涂一回的。」

    他笑看著她,道︰「那家伙是人啊,是人就會有胡涂的時候。」

    「既然會有胡涂時候?」她看著他,柔聲道︰「若心有所思,便隨心而去,又何妨呢?」

    瞧著她,他握鏡的手微緊,然後,笑了。

    「是啊,又何妨呢?」

    白露瞧著那男人,不知他在想什麼,他又垂下了眼,看著那銅鏡,神游太虛。

    方才離得遠,白露沒看清,還以為是同一面鏡,到近身了,才發現那鏡不是之前她在島上看到的那一面,是另一面銅鏡。

    這兩面銅鏡背後的花樣不同,島上那個有著寶相花,他手上這面卻是有著十二地支的方正規矩鏡。

    她對陰陽奇術一竅不通,可阿魅懂得,她在這兩人身邊跟久了,多少也听他們聊過一些,知這銅鏡,暗藏玄機。

    這半年,阿魅偶爾會同少爺一起出門,她不知他們去做什麼,可她知他倆不願讓她明白太多,阿澪能讀心,她若知道了,阿澪遲早也會曉得。

    那八成也是少爺不回島上,要龜縮在這兒,究這銅鏡的原因之一。

    瞧著他臉上若有所思的神情,她沒再多說,就悄悄退了出去。

    就是有情人,才知相思處。

    是人終有一死,百年之後,景物雖依舊,人事早全非,到那時,孤身一人的阿澪該如何呢?

    所以,他才猶豫,是否該讓情更深。

    縱然他已身陷其中,盼著阿澪對他有情,卻仍遲疑,怕百年之後,留她一人。

    早在幾年前,白露察覺少爺動心之時,就想過這事。

    少爺是人,阿澪不是,這兩人若走在一塊兒,到頭來該如何收拾,

    怎可能不想呢?

    都想過的。

    她想過,阿魅想過,銀光、知靜也想過,就連老爺夫人都想過,可真要同他開口勸說時,身邊這些知情的人才發覺,他也想過的。

    比誰想得都更深遠,更加清楚後果。

    可是,還是上了心。

    能如何呢?

    情若來時,哪能容人分說,還不就只能隨心而走。

    她知道的,她走過。

    回到自家小院,白露到少華房間查看女兒,卻見自家男人不知何時也回來了,正坐在女兒床邊,撫著她的額面。

    听見她進門的聲音,他回首看來,見是她,不禁揚起嘴角,朝她伸手。

    白露走上前去,握住了粗糙的大手。

    「睡了嗎?」她悄聲問。

    「睡了。」他小聲的回,替女兒放下了紗帳。

    她吹熄了燈火,同他一起,退了出去,掩上了門。

    這丫頭才剛學著要自個兒睡一床,可旁邊若沒人,她不安心就難入睡,總得要人陪著哄到睡著,現下既然睡了,當然就希望她能一覺到天亮了。

    小院里,秋風掃落幾片葉,帶來些許涼意。

    怕女兒又驚醒,兩人沒急著回房,就手牽著手,坐在門前石階上,看天上星月。

    她偎在他身邊,把腦袋枕在他厚實的肩頭上。

    「阿魅。」

    「嗯?」

    「遇見你,」她緊握著他的手,心有所感的悄聲說著,「是我三生有幸。」

    他心一緊,轉頭看她,只貝她眼中透著萬般柔情。

    情不自禁的,他低頭親吻她,撫著她的小臉,悄聲道。

    「有你為妻,方是我三生有幸啊,說不得求了七世都有了。」

    她微微一笑,眼中卻有淚光。

    「欸,你別哭啊。」他伸手將嬌小的妻子抱到腿上,讓她偎在懷中,他方握著她小手,溫聲哄道︰「讓人看到以為我欺你,我耳根子可又不得安寧了。」

    白露枕在他肩上,聞言又笑,心中的塊壘,方松了些。

    秋月夜,風很涼啊。

    可他身子是暖的,讓她也暖。

    天上的星辰,一閃一閃的,她听著他的心跳,知道自己其實非常幸運,方能遇見這男人,同他一路走到現在。

    許多年前,她還以為自己命不好,現在才曉得,比起少爺,她實在是好命太多。

    她有阿魅啊,生一起,死一塊,去哪都不怕。

    如何都甘心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