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梨雅 > 中宮蹺家 > 第三章 觸怒龍顏須懲處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中宮蹺家 第三章 觸怒龍顏須懲處

作者︰梨雅

    子時,萬物閱寂,養心殿內燈火通明如晝,卻靜無一人行走,偶爾听見燭火嗥剝聲響,燭光萎靡,隨即就有內侍拿著銅針挑著燭蕊,讓燭火重新綻亮。

    紫檀蟠龍紋床上罩著明黃色羅帳,李承鉉僵直著身子,緊閉雙眼,偶爾不勻的呼吸說明他正陷入夢魔中。

    深褐色的泥土朝面涌來,他試著後退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指甲陷入濕淳,掌中一陣滑膩……那不是泥土,泥土不可能帶著溫度和腥臭,是肉……人肉?

    不要、不要過來,你們滾開,惡鬼!

    「滾!」

    「啊!王上,是臣妾,是臣妾!」

    李承鉉睜開一雙血紅的眼發愣著,無法理解眼前的女人張口閉口在說什麼?她張著嘴就像離水的魚一樣丑陋,他清楚知道自己的虎口箝住她最脆弱的頸項,若再不放開,恐怕就會芳魂歸西。

    她是誰?記得白天見過一面,後宮的虞才人?她膽子大到敢無視他的禁令摸進他的寢宮。

    砰!門被撞開,負責守夜的和謹嚇出一身冷汗,他不過去了一趟淨房,才稍微離開不到一刻鐘,而且門口不是有虎賁軍在守著?這女人是怎麼進來的?

    「丞相大人究竟是怎麼教的?你們反天了不成?」李承鉉松手,卻見虞才人癱軟滑落地面,再也不見起身。

    「王上恕罪,王上恕罪!」十來人全數跪在地上。

    「來人,把今晚一干人等全數送到北樓,交給金魃衛處置。」李承鉉一臉戾氣未消。

    和謹一听到金慰衛,臉上血色刷的流失,瞬間蒼白甚至腿軟。「王上饒命、王上饒命!奴才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轉眼間虎賁衛已將閑雜人等帶走。

    李承鉉下過死令,凡是他就寢期間,室內不得留有閑人,連守夜都只能在室外。

    這件事當然引起眾人喧騰,畢竟室外相距幾尺,若是王上半夜召喚怎麼可能听得見?但在他下了死令的狀況下,連丞相大人都無法出言勸服,最後當然只能遵從王上的意願。

    他一直深受夢魔作祟困擾,雖然曾經服用太醫開的安神藥,但不見效果,久了他就不願再服用,王上若是長久服用湯藥一事傳出去,國豈能安在?

    李承鉉,你是西延國的帝王,一路走過風雨飄搖到盛世美好,你怎麼可能被過往舊事擊倒,那只是夢,已經過去了。

    他將臉埋進手掌內,全身過度緊繃後反倒無法放松,這種狀況是無法再睡了。

    李承鉉不加思索的起身,披上外袍就遣了人將奏折送進東暖閣來。

    宮人見狀心底無不叫苦連天,過去雖然一個月內總有這麼幾天當值時會出現徹夜未眠的狀況,畢竟王上都醒著,誰敢不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做事,但這個月才開始就已經有好幾天是這種狀況,再這麼下去恐怕要再招一批宮人了。

    蘇葉熙雖然遭到王上厭棄,但該做的事還是一件沒有落下,每天按時進宮點卯,只要不出現在王上眼前晃就好,這並不是難事,畢竟皇宮大到都得搭馬車才能逛完。

    但偏偏這些宮人一個個都不省事,說他們沒眼色嗎?不,他們就是擁有看眼色的能力才知道要找丞相求救。

    宮里的人誰眼楮不雪亮,沒有親眼見到也听說過虞才人被送到北樓去受刑,連和謹跟幾個虎賁衛都進去了。

    問他們做了什麼好事?就是在王上就寢時,一個擅闖,幾個沒有盡職守門。相形之下,讓王上震怒砸了御書房還能完好無缺離開在外頭晃悠的丞相大人豈不是特別厲害的存在?

    「虞才人被送到北樓?」蘇葉熙揉著太陽穴。很好!一早就送這麼大份的驚喜,她該感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