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醫流才女 第六章 獻錯殷勤受厭惡

作者︰田芝蔓

考完醫考,嚴熙接著便開始安排去藥田視察的事。

其實本不需夏景燁親自前往,但由于童格對那間「藥田中的小屋子」十分感興趣,連帶也引起了他的好奇。

為了配合夏景燁的時間,于靜萱將往常視察藥田的時間延後了三天,明日將領著夏景燁一行人前去。

這一日晚飯後,嚴熙整理好簡便的行李就到後院里散步消食。

听見後門外有人聲,她怕是有什麼宵小,悄聲走近,卻看見于靜萱正與徐天磊相談甚難。

看見于靜萱手上拿著一只小盒子,嚴熙心想,明明隔天就要見面了,需要特地在今晚把東西送來嗎?

本著非禮勿听的態度,嚴熙剛想要走,就看見于靜萱走了進來。

于靜萱看見嚴熙不禁愣了愣,但很快就露出了笑容,「你看見了?」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天色都暗了後門還有聲音,因為擔心才過來看看。」

「醫館及藥鋪人多口雜,我不想听見什麼謠言,徐副將也不覺得委屈,我們便約了後門相見。」

「徐副將送了什麼過來?」

「棗泥糕。」

徐副將竟然知道靜萱愛吃棗泥糕啊!嚴熙不明白,這兩人是什麼時候交情變得這麼好了?

「這麼好吃?不能等到明天再給你?」

「是今天徐副將陪毅王殿下去沁馨樓辦事時順便買的,之前他也送過我棗泥糕,哪知藥鋪里的人沒事愛亂嚼舌根,我不愛听就讓他別送了,後來他便說可以私下把食盒交給我。」

原來還不是第一次?嚴熙能了解于靜萱的想法,她對徐天磊應是有好感的,只是目前還處于朋友階段,不想讓人在背後多說些什麼,才會如此低調吧!

「好吧,你不想讓人知道我便不說,欸……可憐我這師姊,為你操碎了心。」

「你還是先擔心自己的事情吧!」

那日嚴熙昏倒被送回嚴家醫館後,在治療她的期間,夏景燁及馮承紹都在診間外等著,直到嚴長診治完畢走出診間露出微笑說她無礙,他們才松了口氣。

旁觀的于靜萱看得很清楚,這兩個人的心思很明顯都在嚴熙的身上,他們都喜歡她。

以門當戶對來說,嚴家的家境雖然優渥,卻比不上馮家,可若再與毅王相比,當然馮家會是較好的選擇,畢竟以嚴熙這樣的出身,嫁入皇家怕是連做個側妃都不夠格,于靜萱太了解嚴熙,這樣的日子她肯定是不想要的。

但也因為她太了解嚴熙,所以她知道嚴熙不可能因此選擇馮承紹這樣一個她不愛的人。

她知道毅王與師姊之間或許談不上是愛,但互有好感是肯定的,這份好感未來要怎麼發展,該當順其自然,但眼下看來似乎是沒有時間了,因為她看見情況正在朝不好的方向發展。

那日嚴長走出診間後,跟廳里兩個關心嚴熙的男子說了她的情形,並感謝兩人的關心。

馮承紹身邊的僕從阿保卻突然替他家主子開口,說他家主子很重視嚴熙這個「朋友」,還得意的說是馮承紹幫嚴熙疏通替她保住報名資格,嚴熙才得以應考。

馮承紹立刻喝斥阿保說他多嘴,一副施恩不望報的樣子。

要不是于靜萱早知道這事其實是毅王做的,她就要相信阿保的話了。

而夏景燁只是幾不可察的皺眉,沒有為自己多說什麼。

于靜萱不知道馮承紹是真的面了,只是恰巧沾了毅王的光,還是他就是個小人,想把功勞往自己身上攬。

她了解報名事件的始末,明白要取消嚴熙的報名資格根本不可能,原想開口反駁,但夏景燁正好輕咳了幾聲。

她望向夏景燁,卻見他臉上掛著一抹淡笑,微微的搖了搖頭。

于靜萱都快氣瘋了,毅王沒看見師父那感激不已的樣子嗎?自己做了好事不說,功勞被搶了也不氣?

于靜萱很肯定師父一定知道毅王對熙有了好感,卻想及早阻止這份好感滋長,因為熙一醒,他就對熙說了馮承紹做的事,要她找個時間好好跟人家道謝。而馮承紹後來來拜訪的次數增加了,每次都假藉是來見師父的,卻讓熙當陪客。

「我?我要擔心什麼事?」

「擔心師父把你嫁給馮承紹啊!」

「你放心,爹爹不會逼我,我向爹爹表達過心思,要先成為大夫才會考慮親事,而我未來要共渡一生的男子,絕對不能只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還得我看了喜歡才行。」

「師父同意了?」

「他為什麼要反對?」

「可他最近……」

「好了,你我都知道,爹爹是看毅王殿下最近與我走得近,過度擔心罷了,我不肯,他不會硬逼我嫁給馮公子的。」

真的只是過度擔心嗎?看來熙並不覺得自己與毅王似乎有著一些曖昧啊!

要前往藥田視察當日,馮承紹又出現在嚴家醫館了。他是來為嚴熙送食盒的,說是要讓她在路上吃。

這一回,嚴熙沒有借口了,因為嚴長不肯當擋箭牌,反而親自把食盒接了過來,送到她的手中。

「毅王殿下到我嚴家的藥田視察,多少會搶了馮家的生意,馮公子不忌諱?」嚴熙知道馮承紹這個人做生意憑本事,當然不會忌諱,只是他一大早來給她添堵,她便來故意說這話想惹他不快。

沒想到馮承紹反而笑了,而且很明顯誤會了她的意思,「原來熙妹妹近來悶悶不樂是想著這事,放心吧!做生意各憑本事,別說咱們兩家賣的藥材重復性不高,就算真的被搶了生意,那也是怪我沒本事,怎能怪你。」

這聲「熙妹妹」嚴熙本是不接受的,但先前嚴長一聲令下,說是兩家交情不錯,原來的稱呼生疏了。

嚴長可以維護馮承紹,卻逼不了嚴熙改口,所以她一直還是喊「馮公子」,嚴長再無奈也拿她沒轍。

嚴熙發覺馮承紹誤會,正想解釋,馮承紹倒自顧自說起來了。

「這事熙妹妹就別擔心了,我本以為你擔心的是醫考的事呢!」

阿保在一旁听見了,又自以為的幫自家主子說話,「嚴姑娘,醫考的事您別擔心,少爺可不只幫忙打點,讓嚴姑娘能繼續應考,關于醫考的結果……也是疏通過了的。」

此話一出,別說馮承紹斥責阿保多嘴,就連嚴家人的臉色都變了。

馮承紹當然會找機會讓嚴熙知道是他幫了她,但卻不是在這個情況下,嚴家還有幾個小廝在,這樣豈不是令嚴熙失了面子。

然而嚴家人想的可不是面子問題,嚴熙自認有實力,怎會同意行這見不得光之事?她一听就冷了臉。

剛巧來會合的夏景燁也听見了,便道︰「馮公子此話不對,本王相信嚴姑娘的能力,而且她醫者仁心,如果能力不足,她是斷斷不可能用這樣的方式通過醫考的。」

嚴熙很明顯動了極大的怒氣,因為她連基本的禮儀也不顧了,沒再理會馮承紹,只是回頭對夏景燁福了身,「殿下已到,那我們就出發吧。」

「好,請嚴姑娘帶路。」

「熙妹妹……」

嚴熙臨上車前听見了馮承紹的叫喊,不得不望向他,只是那一眼充滿了怨慰,她不冷不熱的道了聲再見就與于靜萱上了馬車。

看著馬車離開,嚴長嘆了口長長的氣。

馮承紹認為這是為嚴熙好,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他想嚴熙之所以會生氣,應該是阿保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疏通的事,讓她的面子掛不住。

「嚴伯父,是小佷的錯。」

「沒事的,熙她氣氣就過了,或許由藥田回來就忘了這事也不一定。」

嚴長的確是挺喜歡馮承紹這個後輩的,雖然在听到他疏通一事當下有些不高興,但想能坐堂行醫就好,所以他並沒有多加責怪馮承紹。

馬車行進到郊區時,嚴熙听到車窗傳來輕響,她不解的推開窗,就看見騎著馬的夏景燁正與馬車並行。

「殿下有事嗎?」

夏景燁帶著微笑,把一只不大不小、能單手托起的布袋交到嚴熙的手中。

嚴熙模了模,還有余溫,而且觸感她一點也不陌生,「是灌糖香!」沁馨樓賣的栗子都是挑選過的上品,個個顆粒飽滿、香糯可口,她可愛吃了。

「現在改叫『糖炒栗子』了。」

「殿下把名字給改了。」

「本王覺得你取的名字更貼切些,就讓人改了。」

是啊!嚴熙怎麼忘了,沁馨樓是夏景燁的產業呢。糖炒栗子暖了她的手,也暖了她的心。

方才由馮承紹口中听到的分明就是對她醫術的質疑,她不明白,她如此努力,別人也就

罷了,馮承紹是和她一起長大的,為什麼就是不相信她的本事?

夏景燁見她悶悶不樂,笑著說︰「趁熱吃吧!本王一早特地去讓廚子炒的,他八成還在腹誹本王呢。」

嚴熙終于笑了,拿出了一顆栗子,「多謝殿下。」

「嚴姑娘……本王信你,所以不管別人做了什麼,你相信自己就夠了。」

嚴熙知道夏景燁說的是醫考的事,決定不再去想馮承紹疏通的事,總之她是真有本事的,她能通過肯定靠的是自己,不是疏通。

嚴熙努力的剝起栗子殼來,想著自從夏景燁交代了沁馨樓之後,她再也不怕吃不到糖炒栗子了,便道︰「想不到沁馨樓的東家會是殿下。」

其實在嚴熙的印象里,皇子應該是十分有錢的,好像會有用不盡的家產一樣,她不懂為什麼毅王還要自己開店賺錢?

但後來想想,皇子們跟官員一樣領著朝廷俸祿,每個月多少銀子都是固定的,大概也就比一般官員高了那麼一點,其他的都要靠賞賜。毅王是個軍人,听說他光是府兵就幾百人,養這麼一大群人花費不少吧,難怪還要自己開店賺錢呢!

夏景燁看嚴熙的表情變化,想著她心里大概在揣度他身為一個皇子何須置產。皇子雖有自己的俸祿,但想日子過得舒舒服服的,只靠朝廷給的俸祿,不收點「孝敬」是辦不到的,既然他不齒收那些「孝敬」,就得靠自己賺了。

嚴熙好不容易把手上的栗子剝好,送到了夏景燁面前。

那是嚴熙辛苦剝的,夏景燁正想拒絕,就看見于靜萱也剝了一些放在碟子里,並把碟子放在嚴熙的腿上,他這才接受了她遞來的栗子。

嚴熙看見了于靜萱為她剝的,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剛剛夏景燁又肯定了她,讓她被馮承紹打擾的壞心情恢復了不少。

嚴熙栗子吃得歡快,吃了好幾顆才發現于靜萱一直在幫她剝栗子,看她連昨晚徐天磊送來的棗泥糕都沒吃上一口,手還剝得紅通通的,忙道︰「好了,你快吃吧,栗子我自己剝。」

听見了她的話,夏景燁將手伸進車窗,取回裝著栗子的布袋,馬上為她剝起殼來。

夏景燁剝栗子挺有本事的,因為他愛吃栗子,但出宮之後入了軍營,身邊就沒有太監宮女侍候了,這才鍛鏈出來的。

嚴熙就看夏景燁拿起栗子,也不知道尋了什麼角度,稍微用力一捏,黃澄澄的栗子肉就露了出來,接著要再剝殼就容易多了。

她自己拿了一個學夏景燁那樣捏,但捏得手都紅了也沒捏出一條縫來。

夏景燁抬頭看見了,把栗子接過來,將一顆剝好的放進她的手中。

于靜萱看得瞪大了眼,決定多塞一口棗泥糕擋住自己想出口的話。

嚴熙絲毫沒有覺得讓堂堂皇子為她剝栗子有什麼不對,有人幫她剝,她吃得可樂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毅王剝的栗子似乎比于靜萱剝的吃起來更甜更香呢!

「殿下真是貼心。」

于靜萱正在喝茶,一听就唱住了,忍不住猛咳起來。

嚴熙拍了拍于靜萱的背幫她順氣,自己可是在稱贊毅王啊,她急什麼?

「本王多謝嚴姑娘稱贊。」

那句本王讓嚴熙一下子清醒了過來。是啊,眼前的不是阿貓阿狗、不是張三李四,是堂堂的毅王殿下啊!

「不用麻煩毅王殿下了,民女自己剝就行了。」嚴熙一把將他手中的那顆栗子與布袋搶了回來,低頭一看,才一會兒功夫,布袋里就只剩栗子肉,殼早就不知去哪里了,就連手上這顆都已經剝了一半。

嚴熙看了眼楮還瞪得老大的于靜萱一眼,看來在她那里是得不到什麼好建議的,只能又回看了夏景燁,最後擠出了一個尷尬的笑容,「要不……前頭村落里有處茶點攤子不錯,我們在那邊稍停一會兒,看殿下喜歡吃哪樣茶點,讓民女侍候殿下吧!」

「本王也愛吃栗子,如今殼都剝好了,你怎麼侍候?喂本王嗎?」夏景燁說這話真沒想調戲嚴熙,只是開個玩笑。

沒想到嚴熙呆了呆,然後真的拿起了一顆栗子,自車窗探出上半身,猶猶豫豫的把栗子盡量舉到夏景燁的嘴邊,「如果殿下這麼希望的話……」

夏景燁這回並沒有呆太久,不一會兒立刻大笑起來。

後頭的徐天磊听見了夏景燁的笑聲十分驚訝,看來這位嚴姑娘很會討殿下歡心啊!

夏景燁一笑,嚴熙就覺得自己的手卡在這里真是不上不下,她正想把手收回來,夏景燁卻抓住了她的手腕,咬下了那顆栗子。

于靜萱的臉一紅,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不該坐在馬車內,該躲到馬車底下去才對。

嚴熙也覺得這樣太親密了,這回她謹記他的身分,他是皇子,搞不好平常吃飯都是人家喂的,要自己別想太多。

夏景燁看得出來嚴熙很局促,但卻不是羞窘,要說羞,在一旁看的于靜萱好似更羞一些。他喜歡嚴熙這性子,覺得余下前往藥田的路上肯定不會無趣。

徐天磊看見夏景燁拉開了距離改而行進到馬車後,便驅馬靠上前去,正看見夏景燁拿下嘴里的栗子,不明白殿下這又是在笑什麼,「殿下這麼開心,是栗子很好吃嗎?」

「美人親手喂的,怎麼會不好吃?」

「啊?」徐天磊的下巴掉了下來。誰?不,他多問了,肯定是嚴熙!她也太大膽了,居然敢直接喂殿下!

「所以殿下是因為栗子好吃開心,還是因為美人喂的開心?」

夏景燁睨了徐天磊一眼,但沒有多少責備的意思。

他把那顆栗子吃了進去,覺得這顆栗子真的比較甜、比較香,「這小姑娘是哪里來的,怎能讓本王看得如此順眼?」

徐天磊只能眼觀鼻、鼻觀心,對夏景燁那開懷的樣子當做沒看見,他想著……他家這位主子,該不會是動心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