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湛 > 上司好悶騷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上司好悶騷 第九章

作者︰喬湛

    【第七章】

    不一會,羅嘉嘉重新回到座位上,這時的田新蕊也已經結束通話了。

    「這麼快就講完了?」羅嘉嘉以為他們還會聊很久,特地在洗手間多待了一會才出來的。

    「嗯,也沒什麼事,就隨便應酬兩句。」田新蕊有些不好意思。

    「新蕊,我今天不會是妨礙到你們約會了吧?」羅嘉嘉突然這麼覺得。

    「他去出差了。」再說,就算他在家里,她也一樣可以跟自己的朋友見面啊,他一定不會干涉自己的,當然,只有女性朋友才可以,想到秦霄強烈的佔有欲,田新蕊無奈之余又有些甜蜜,自己喜歡的男人在意自己,這種感覺很好。

    「哇,原來是因為總裁不在才約我出來逛街的啊。」其實羅嘉嘉只是故意逗逗好友而已。

    可田新蕊听了,卻感到格外的抱歉,因為之前一段時間,她確實因為秦霄忽略了好友,說她見色忘友一點也不為過,「嘉嘉,對不起,直到現在才將我和秦霄在一起的事告訴你。」

    「哼,為了懲罰你,你今天要好好陪我逛個夠。」羅嘉嘉父母早亡,之後便是跟著她的舅舅一家生活,大學畢業後只身在外工作,沒有親人在身邊的她其實蠻孤獨的。

    「不用你說,我今天也會陪你到底的。」田新蕊也有好久不逛街了,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逛個夠。

    于是,這一天,田新蕊和羅嘉嘉一直逛到很才分開。

    九點多,一輛出租車在田新蕊居住的門口停下,她付了車資,從出租車上下來,正想走進小區,就見不遠處的燈柱下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曖黃的燈光將他的影子拉得很長,有那麼一剎那,田新蕊差點以為這是自己思念過度產生的幻影,可是很快的,那個幻影居然朝她走過來,而且還會開口說話。

    「你回來了?」

    听見熟悉的聲音,田新蕊總算知道自己不是產生了幻影,站在眼前的人真的是秦霄,可是他下午打電話給她的時候並沒有說他回來了呀,他現在出現在這里是怎麼回事?

    「秦霄,你怎麼會在這里?」

    「給你打電話的時候,我就在這里了。」

    「什麼?」給她打電話的時候,那不是下午嗎,所以他的意思是,他從下午就一直等她到現在?

    「秦霄,你是笨蛋嗎?」她一臉不可思議的瞪著他。

    「我想你了。」一句話,讓田新蕊無話可說。

    半晌,她才重新找回自己的聲音,是藏不住的心疼,「那你可以讓我早點回來的。」

    「你難得跟朋友出去玩,我不想讓你不開心。」

    所以他就寧願自己站在這里傻等她?這麼傻的行為一點也不像那個精明能干的他,可這樣的他,卻莫名的撩撥著她的心,讓她再也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的沖動,一把沖過去抱住他,「笨蛋。」

    「那你可以陪我這個笨蛋吃飯嗎,我餓了。」

    飯?

    「秦霄,你瘋了嗎,這都幾點了還沒……唔……」

    未完的話被一個突如其來的吻給堵住了,一切的思念盡在此刻的不言中,他沒有很用力卻格外的深情。

    但,田新蕊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把他推開,臉色羞赧地說道︰「會有人看到的……」

    「那我們換個地方?」說話的時候,他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麼明顯的邀請,田新蕊怎麼會听不出來,可她發覺自己並不想拒絕,也根本拒絕不了。

    ……

    扶著逐漸緩和喘息的田新蕊,較早從激情中恢復過來的秦霄支著下巴,看著面色紅潤動人的女人,一雙眸子染滿了溫柔的笑意,「累嗎?」

    田新蕊累得躺在座椅上不想動,听了他的話,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秦霄,你是故意的對不對,每次就知道帶我做壞事。」

    「這怎麼能叫壞事呢。」

    「哼,我不跟你說了,我要回家。」從座椅上起身,田新蕊找回自己的褲子要穿上,卻被霸道的男人一把搶了去。

    「秦霄,你干什麼?」她低叫。

    「除非你答應今留下來陪我,不然休想我將衣服還給你。」堂堂七尺男兒居然跟小孩子一樣耍賴。

    田新蕊有些無語,又覺得好笑,「秦霄,你什麼時候改姓賴了?」

    「我不管,這麼多天不見你,我今就是要抱著你睡覺。」

    「好了啪,快把衣服給我,你想冷死我。」其實車內開著舒適的曖氣,她倒不是真的冷。

    不明真相的男人一听到她喊冷,趕緊將手上的衣服拿出替她套上,直到兩人都穿戴整齊了,他才牽著她的手下了車,一點也看不出兩人剛才在車上做過那麼瘋狂的事情。

    回到秦霄的住處,田新蕊以為秦霄會耍賴賣乖讓自己幫他煮飯,可是出乎意料的,他並沒有讓她為他做任何事,知道她不想吃東西,他便讓她先回房間休息。

    剛剛在車上廝混一回,田新蕊只覺得身上黏糊糊的,听了他的話,她便迫不及待地回房洗澡去了。

    田新蕊原本在這里是沒有換洗衣物的,後來隨著留宿他家的次數多了,只好留了兩套衣物在這里。

    洗了澡,田新蕊本來想下去陪陪秦霄,可是逛了一天的街,不久前又經歷一邊激烈的野戰,她現在累得只想躺在床上。

    這麼想著,她已經有所行動,身子自發地往大床走去,原本只想躺一下,結果卻因為體力不支睡了過去。

    ……

    第二天田新蕊是在一陣急促的手機鈴響中清醒過來的,因為昨,她的生理時鐘完全被打亂,沒能像平時一樣早早醒來,幸好今天還是周末,她不用趕著去上班,也許秦霄正是篤定了這一點。

    手機仍在不依不饒地響著,田新蕊忙收起思結,從床頭櫃拿過手機,一看,是田母。

    「媽?」她輕聲開口,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竟是這般沙啞,都是昨叫的太多的緣故。

    「小蕊,你還在睡覺嗎?」田母沒有听出異樣,只當她是剛睡醒才這樣。

    田新蕊輕輕嗯了一聲,臉頰卻不由自己地熱了起來,其實她和秦霄在一起的事情一直沒讓家人知道,平時不回家的時候,她也都是跟田母說自己去羅嘉嘉家里過夜了。

    她會這樣,倒也不是刻意隱瞞家人,只是打算等她和秦霄的關系穩定一點,再告訴家人。

    「媽昨天不是跟你說了,今天你要陪我出去吃飯嗎,你怎麼會忘記了呢。」

    經田母這麼一提醒,田新蕊終于記起昨天出門前,田母確實有交代過這件事情,可是後來她就因為秦霄的出現而忘的一干二淨了,嗚……她太不應該了。

    「對不起啦,媽,我現在就……」話未說完,臥室的門突然從外面被人推開,緊接著專屬于秦霄的磁性嗓音響起,「你睡醒了?」

    「小蕊,你那邊怎麼會有男人的聲音?」電話那端的田母耳尖的听到了。

    田新蕊心一跳,忙解釋道︰「媽,你听錯了啦,我在嘉嘉這里過夜,怎麼會有男人的聲音嘛。」

    秦霄聞言皺了雜眉,本想說些什麼,卻在看見田新蕊對自己做出的拜托手勢後,終是什麼也沒說的退出房間。

    「小蕊、小蕊?」耳邊傳來田母的低喚。

    田新蕊回神,有些心不在焉地問︰「媽,你剛剛說什麼了?」

    「我說你快點起床回家吧,我在家里等你。」

    「我知道了。」掛了電話,田新蕊不敢耽擱地起身去洗漱、換衣服,接著又畫了個淡妝,這才走出房間。

    想到剛才秦霄離去前臉上失落的表情,田新蕊不知怎的有些心煩意燥,不自覺地加快腳步,走向正在廚房里準備早餐的男人。

    她走過去,從身後抱住他,將自己柔柔的身子偎向男人寬厚的後背,語氣略顯緊張地問道︰「霄,你是不是生氣了?」

    他的身體因她的主動接觸而僵了下,淡淡響應道︰「沒有。」

    「沒有的話,你的聲音怎麼硬梆梆的?」身體也硬梆梆的,這讓她怎麼去相信他的話?

    「沒錯,我生氣了!」听了她的話,秦霄索性也不偽裝了,他轉過身,一雙漆黑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盯著她,問︰「那你打算怎麼做?」

    她原本也是想緩和一下氣氣,沒想到他竟這麼老實承認了,這讓她一時之間不知該做出什麼反應,只得訕笑道︰「不會吧,你真的生氣了?」

    「對,我很生氣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可你似乎還沒有打算讓你家人知道我的存在?」

    「那是因為……」她太心急著想解釋,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因為什麼?」他此時的態度有些咄咄逼人。

    「雷,我們現在這樣有什麼不好嗎?」她突然有些不解他為什麼這麼生氣了。是,她是沒有蔣兩人在一起的消息告訴家里人,可他不也一樣沒帶她見他的家人嗎?他怎麼就跟她生起氣來了?

    「田新蕊,我問你,你是以什麼心態跟我在一起的?」問這話時,秦霄已經恢復了平日的冷清高傲,彷佛在審問一個做錯事的下屬一樣。

    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讓田新蕊難以接受,她並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什麼,他憑什麼用這種語氣質問她。

    說不上是生氣還是其它的什麼情緒,田新蕊賭氣地對他說道︰「當初是你逼我跟你在一起的。」

    「所以,你一直以來,都只是在應付我?」他的眼神因她的話冷了下來。

    「隨你怎麼想。」因他冷冰冰的態度而生氣,田新蕊在丟下這句話就轉身離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