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妒夫的嬌寵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妒夫的嬌寵 第一章

作者︰零葉

    【第一章】

    城外的官道,有一間簡陋的茶肆,這個茶肆距離進城還有三里地,有些人走到這里會停下來歇歇腳,吃點東西再進城。

    茶肆的外面擺著幾張四方桌,倒也坐了不少人。

    人們正高談論闊。

    「听說沒,錦衣衛指揮使高戟舉報齊王造反,證據確鑿。齊王一家老小全部被關進了牢獄。」

    「齊王?是那個經常施粥做好事的齊王?」

    「可不就是那個齊王嗎,本朝還有幾個齊王。」

    「不能夠啊,齊王可做了不少好事,怎麼會造反呢?」

    「我听人說,齊王的兒子搶了……那指揮使的未婚妻,這不就是懷恨在心嗎?所以報了齊王。」

    夏瑾單獨坐著一張桌子,上面放了兩個包子,一大碗茶。她低著頭,一邊听著一邊啃著手里的包子。

    高戟,她認識。

    眾人正說得高興,官道上忽然傳來一陣馬蹄聲,不過一會功夫,一身飛魚服的錦衣衛出現在眾人眼前。

    老百姓一看,頓時不說話了。

    本以為這些人會直接入城,沒想到在一陣聲響後,這一隊錦衣衛居然在茶肆前停下來了。

    老百姓們神情頓時就緊張起來了,一個個的不敢說話。

    夏瑾也跟著緊張起來,低著頭不敢到處看。

    「拼個坐位?」透頂傳來一個略帶粗啞的聲音。

    夏瑾端著自己的包子起身,「官爺,你們坐,你們坐,小的站著就行了。」說著端著包子就要走。

    「等等……」一聲低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一起坐吧,不然有人又要傳言我們錦衣衛欺負老百姓了。」那聲音帶著不容置喙的嚴厲。

    夏瑾身子一僵,想要說什麼,但又怕自己言多必失。最後只好轉身,帶著討好的對眾人笑了笑,而後等為首高大的男人坐下後,她才敢在一旁坐下。

    「幾位爺,來點什麼?」開茶肆的掌櫃討好的問著。

    「三盤包子,一壺茶……」旁邊的人道。

    「稍等。」那掌櫃的趕緊去辦。

    這個功夫,為首的那人到處看著,最後視線落在對面的夏瑾的臉上。

    察覺到對面射過來的目光,夏瑾心都拎起來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幾大口把包子吃了後起身,「我吃完了,諸位爺,你們慢用。」說完丟下十個大子,拎起一旁的包袱轉身就要走。

    「等等……」是第一次開口說話的那個人。

    夏瑾站住了。

    「你是什麼人,從哪里來,干什麼的,來京城做什麼?」

    夏瑾心中緊張得不行,但是盡量保持著面部的淡定,轉身一拱手道︰「小的宜城人,來京城投親。」

    「可有路引。」對方問。

    夏瑾面皮一緊,從懷里掏出路引,恭敬的遞上去。

    那人接過看了幾眼正要交還回去的時候,那個為首的人道︰「給我看看。」

    夏瑾的心一拎,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是。」那人把夏瑾的路引交給坐在那邊的高大男子。

    那人一邊看路引,一邊看夏瑾。

    「宜城人?」

    「是。」

    「來投親?」

    「是……」

    夏瑾剛回答完,就听那人把桌子拍的震天響,嚇了所有人一跳。

    「給我拿下。」

    那些錦衣衛一愣,但是老大的話還是要听的,當下就有兩個錦衣衛上前,一左一右反箝住夏瑾的胳膊,另一手摁住她的腦袋。

    「大人,大人……」夏瑾驚慌的喊著,「小的犯什麼法了?」

    「還敢狡辯,這個路引是假的,膽敢蒙騙本官,真當本官是瞎的?」

    周圍的百姓一听,趕緊往後退了幾步。

    夏瑾一听,不敢狡辯了,因為她的路引確實是假的。

    「說,你到底是什麼人,來京城做什麼,這個假的路引是怎麼來的?」一旁的人大聲質問。

    夏瑾閉嘴不言。

    「不說?那就帶回去。」

    「你們不能抓我。」夏瑾忽然說了一句。

    「哦?為什麼?」

    「我……我是你們錦衣衛指揮使高戟高大人的……弟弟。」

    聞言,那幾個錦衣衛面面相覷的看著為首那高大的男子。

    「是嗎?」那男子走到夏瑾身邊,抬手挑著她的下巴,一把扯散了她頭上的發髻,一頭秀發頓時傾瀉下來。

    夏瑾慌得不行,根本來不及解釋,就听那有些粗糲的聲音問︰「你……要怎麼做我的弟弟?」

    夏瑾瞳孔一縮,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他是高戟?

    「不、不是,是我說錯了,我是……高大人……你、你的妹妹啊。」夏瑾緊張地跟對方解釋。

    「荒唐,本官怎麼不知道我還有個妹妹。」

    「大人,這人莫不是瘋了吧。」手下有人笑著,「既然你說你是我們高大人的妹妹,怎麼我們高大人站在這里你都不認識?滿嘴胡言,肯定是亂黨,大人,抓起來嚴刑拷打,不怕她不說實話。」

    夏瑾趕緊道︰「真的、真的,我沒騙你們,我是定遠侯府夫人王氏的女兒……」

    聞言高戟仔細的看著夏瑾,發現這個女子的面容果然跟他的繼母王氏有些相像。

    「真的……我、我只听說過我哥……但並不認識。」

    「別亂攀關系,誰是你哥?來人,帶回去再說。」高戟說完翻身上馬,話雖如此,但是他已經信了七分。

    他繼母王氏,在嫁給他爹之前,確實育有一女。王氏也確實是宜城人。再者那長的有幾分相似的眉眼,高戟基本確認她說的差不多是真的了。

    但錦衣衛做事,沒有差不多,只有分毫不差。

    錦衣衛壓著夏瑾來到隊伍邊有些為難了。

    他們是出差回來的,一人一匹馬,根本就沒有多余的馬給這個……女子乘坐,把她拴在馬後面讓她跟著跑也不適合。

    萬一她真的是高大人的妹妹呢?

    「大人……」手下李典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夏瑾,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大。

    高戟想了想,「過來。」

    李典趕緊把夏瑾帶到高戟的面前,就見高戟彎腰的同時大手一探,抓著夏瑾的腰帶將人甩上馬背。

    「呃……」夏瑾被他掛在馬背上。

    高戟一踢馬肚子,那馬四蹄健步如飛的跑了,其他人立刻跟上。

    夏瑾被掛在馬背上,顛得整個人都要散架子了。

    「我……我要吐……」夏瑾困難的喊出這句話。

    高戟就跟沒听到似的,一直帶著夏瑾入了城,最後在衙門口停下。

    高戟翻身下馬,將馬背上的夏瑾又給提下來了。

    夏瑾腳一著地頭就暈眩得不行,搖晃著跟喝了酒似的轉了幾圈,等站穩了後捂著胸口,嘔了幾聲後趕緊沖到一旁吐了個天昏地暗。

    高戟的眉頭一皺。

    一旁的下人看著自家大人,想說又不敢說。

    等夏瑾吐好了後,高戟才讓人把她帶進去。

    第一次進錦衣衛衙門,夏瑾蒼白著臉不敢東張西望,手下將夏瑾帶到高戟辦公的屋子後退了出去。

    不過一會兒,高戟進來了。

    看著她問︰「你說你是王氏的女兒,可有什麼證據?」

    夏瑾這會兒對這個高戟真是又恨又怕,不想說但又不得不說,最後從懷里掏出一封信。

    這是八年前,王氏嫁人後給她寫的一封信,不是,是寫給她父親夏明的。

    大致意思就是她雖然嫁人了,但是夏瑾也是她的女兒,別的不說,女兒要是訂親成親一定要告訴她一聲,她好給女兒準備嫁妝。

    高戟看了一看,信的最後署名確實是他繼母王氏玉娘的名諱。

    高戟將信還給她。

    「你先在這里待著,我有要事要處理。」說完就走了。

    等高戟一走,夏瑾頓時就松了一口氣,這男人的存在感太強烈了,強烈的讓人忍不住就屏住呼吸不敢大聲。

    沒想到跟家人的第一次見面,居然是這樣的烏龍場面。

    夏瑾一邊擔心高戟會不會帶她去見她娘,一邊又怕她去了後讓她娘為難。畢竟她是她娘跟前夫所生的孩子,跟定遠侯府一點關系都沒有的。

    夏瑾胡亂的想著,不知不覺天就黑了。

    好不容易吃了的那點包子,那會兒在門口全都吐了,這會兒餓得肚子咕咕叫。

    左等右等,高戟終于來了。

    看了她一眼後道︰「你就穿這一身見你娘?」

    夏瑾聞言臉上一紅,「請問哪里可以換衣服?我包袱里有帶。」

    高戟指了一邊個屋子。

    夏瑾小跑著進去,不過一會兒,一個穿著淡綠色羅裙的女子走了出來。

    高戟看到後表情一怔,隨即恢復如常。

    夏瑾拎著自己的包袱,有些害怕的站在高戟的面前,「好……好了。」

    高戟也沒說話,扭身就走,夏瑾緊緊的跟在他身後,這次沒把她拎上馬了,而是坐上馬車。

    等到了定遠侯府的時候,門口的人一看是世子爺回來了,趕緊上前。

    高戟從馬上下來,等夏瑾也下來後帶著她往里走。

    門房的人一看,媽呀,世子爺居然帶了個女子回來,這這這……

    當下進門通報了。

    定遠侯府高成跟續弦的夫人王氏一听,世子帶了個女人回來,不由得對視了一眼。

    這時候高戟也帶著夏瑾在外面等著了,丫鬟進來稟報後讓他們進去。

    高戟帶著夏瑾入內,對著侯爺喊了一聲父親,但對著王氏只喊了一聲夫人。

    定遠侯夫婦把目光都落在夏瑾的身上。

    夏瑾一看到自己的娘,鼻子一酸,眼楮一紅,眼淚頓時就下來了,當下跪下喊了一聲,「娘……」

    這一聲娘把定遠侯夫婦都給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都去看高戟,都認為這是高戟在外面招惹的女人。

    高成更是直言道︰「荒唐,什麼人你都往家里帶?」

    高戟面無表情,也知道他們誤會了,當下道︰「這位姑娘姓夏,從宜城來,說是來尋親的。」

    「娘,我是您的瑾兒,娘,我是夏瑾啊,娘……」

    王氏一听,驚得立刻站了起來,再細看那女子。

    「瑾兒?娘的瑾兒?」一邊說一邊從上面走下來去扶夏瑾。

    夏瑾被攙扶起來,抓著王氏的手不放了,淚流滿面的喊著娘。

    王氏這會兒也哭了,她離開的時候女兒才六歲,一眨眼已經這麼大了。而且她再嫁給定遠侯高成八年,一直也沒生兒育女。

    她這輩子也就只有夏瑾一個孩子了。

    「瑾兒……」王氏一把抱住夏瑾,母女倆抱頭痛苦。

    高成跟高戟在旁邊看著。

    哭了會兒,高良道︰「別哭了,都別哭了,玉娘,既然孩子來找你,以後就安排著住在定遠侯府里,我們定遠侯府也沒個丫頭,以後,瑾兒就是我們定遠侯府的小姐了。」

    王氏感激的看了夫君一眼,擦了擦眼淚對夏瑾道︰「瑾兒,以後你就跟著娘,哪里也不許去了。」

    夏瑾哭得眼楮鼻子都紅紅的,聞言一個勁兒的點頭。

    「來人,趕緊收拾出一個院子來給小姐住。」王氏吩咐下去,自己則拉著女兒說話。

    問她這些年過的怎麼樣,怎麼忽然來找自己等等。

    得知夏明已經去世後,王氏的臉色還是忍不住閃過一抹心疼。

    「是你繼母待你不好嗎?」

    夏瑾搖頭,「沒有繼母,娘走後我爹一直沒有娶親。」

    王氏一臉錯愕,「我……不是說他已經定了李家的姑娘了嗎?」就是因為她一直沒給老夏家生出兒子來,她的婆母以無後不孝為名,逼著他們和離。

    和離之後,正好兄長入京任職,她就跟著一起離開了,後來听說他娶了李家的女兒。

    夏瑾看著她娘,「當初祖母以死威脅你們和離,後來爹也以死威脅祖母……」

    「他這是何苦呢?」說著話呢,夏瑾肚子咕嚕嚕的叫了。

    「看我,就顧著說話了,都沒問你用過飯沒,快來人,速速備下飯菜……」王氏一邊擦掉眼淚一邊說。

    下人趕緊去準備了。

    等夏瑾吃飽後,給夏瑾住的院子就整理好了。

    夏瑾看著這個跟她家差不多大的院子,心里五味雜陳。

    王氏拉著女兒的手,「這里以後就是你的家,別怕,以後由娘保護你。」

    「娘……」夏瑾的眼淚又下來了。

    她一路喬裝打扮,不說歷盡千辛萬苦,但一路上也著實吃了不少的苦,這才來到娘的身邊。

    「娘今晚跟你睡,好嗎?」王氏有些期待又忐忑的問著女兒。

    「好。」夏瑾也想她娘,小時後小伙伴們摔了,受傷了,都有娘心疼他們,只有她沒有。

    王氏高興得不行,讓人跟定遠候爺說了一聲就在女兒這邊歇下了。

    一晚上聊天結束後,夏瑾也知道定遠侯府的情況。

    定遠侯府只有兩位少爺,世子高戟,次子高良。

    夫君人很好,兩位公子對她也很好。

    她剛嫁到定遠侯府的時候,二少爺高良也才七歲,算是她看著長大的,因此二少爺跟她關系最好。

    至于世子高戟,年少老成,跟王氏關系雖然不親昵,但該有的尊重都有。

    他從小就嚴肅老沉,不太愛說話,後來做了錦衣衛的指揮使後,就很少住在家里了。

    這些消息夏瑾都一一消化。

    第二天一大早,王氏親自準備了衣服給夏瑾穿上後,帶著她去了正院用飯。

    一起的還有高戟。

    眾人落座後,王氏對高戟道︰「世子爺,以後瑾兒就住在定遠侯府了。」

    「嗯。」高戟面無表情的道。

    「以後你們就是兄妹,瑾兒,快喊大哥。」

    夏瑾起身,對著高戟福了福身子,「見過大哥。」

    「免禮吧,一家人不用如此拘束。」高戟道。

    听到他的話,王氏心口的大石頭算是放了下去了。

    「你二哥在書院,等他回來再介紹你們認識。」王氏道。

    四人吃了早飯,高戟是錦衣衛,事情多。

    剛走出院子的時候夏瑾就追了出來。

    「大哥……」

    高戟停下腳步看著跑過來的人。

    昨天見到她的時候,她一身男裝打扮,後來雖然換了女裝,但也很樸素。

    如今換了絲綢羅裙,別上了釵環,在一看整個人都靚麗了不少。

    被高戟這麼看著,夏瑾一緊張,臉一紅,怯怯的又喊了一聲大哥。

    高戟回神,表情稍微有所緩和,「何事?」

    「昨日,昨日多謝大哥帶我回來。」

    高戟點頭,「你是夫人的親生女兒,也就是我妹妹,昨日我……也多有得罪,還望妹妹見諒。」

    夏瑾知道高戟說的是昨天把她掛在馬背上的事。

    「大哥言重了,你是職責所在……」說完不知道說什麼了,兩人面面相覷。

    夏瑾臉一紅,頓了頓身後轉身走了。

    高戟看著那有點落荒而逃的人,自己昨天嚇著她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