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不良總裁逼我嫁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不良總裁逼我嫁 第一章

作者︰石秀

    【第一章】

    晚上七時許,市郊一家高檔餐廳里面,梁靜珊感覺自己被人盯上了,頓時背後一陣涼意。她擦著桌子,下意識地環顧一下四周,也沒發現什麼可疑的人。

    三個月前,她父親的公司遭人算計,資金鏈斷了,很多老客戶被挖走,父親沉痛過後,不得不宣告破產。而這些,因為父親的刻意隱瞞,她都不知道,只以為父親經營不善所致。

    因為負債累累,她和父親過著了東藏西躲的日子。不是沒想過還錢,可是公司清算償還一部分,她也把自己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了,還是沒法償還那些債務。

    一開始,她不管在哪里工作,都會有債主找上門,她的雇主怕受她牽連影響生意,很快就辭退了她。後來她咬咬牙把及腰長發剪短了,換了個造型,不太容易被別人認出來,才到這家餐廳找了份工作。這兩個月的時間,她過得還算安穩,雖然薪水不多,但起碼可以養活她和父親,她真的不能再丟了這份工作。

    只是她不知道,她真的被人盯上了。

    靠窗的位置,張君超正在跟家人為他找的女人相親,視線不時越過那女人,似有若無地落在那個忙碌的小身影上,那張臉他似曾見過,一時卻想不起來。

    本來他不過是來應付一下相親而已,結果其實不重要,回去跟家里交差就好,爺爺最近身體不好,他不想讓老人家生氣。可是他低估了眼前的女人。

    也對,周家與他張家門當戶對,周美意學歷高,長得美,身材好,哪怕他態度再冷淡,她都可以一臉得體的微笑,讓人挑不出任何的瑕玼。

    不過相親之前,他讓人查了眼前這女人,高學歷、長得美是不假,但據說是個不好惹的女人,能在公司里面擠掉比她優秀的同事,也能在名媛圈里不擇手段打壓比她出色的人。

    她私生活有點混亂,喜歡被不同的男人捧著,想著這女人大概是想讓他也成為她裙下之臣,他不覺感到可笑。

    他這人對女人很挑剔,感情上有潔癖,看著面前舉止端莊優雅的女人,他不得不佩服,她真的很會裝。他會耐著性子留下來,純粹是想多看不遠處那朵清純小花幾眼。

    他視線追隨那個女孩,看她走到鄰桌,臉上掛著笑容,位客人送餐點,皓齒紅唇,煞是好看。

    「服務生,這邊請幫忙加水。」席間有客人喊道。

    「好的,請稍等。」應完,她便去端水,她的聲線干淨甜美,是難得的好嗓音。

    張君超的注意力都圍繞在那女孩身上,周美意很快就察覺了。

    她的視線循著張君超的視線望去,細細地打量一番那女孩的臉,保持得體笑容的臉上繃了繃,唇角現出一抹嘲諷意味的笑,但很快,她便斂起。

    「君超,你認識她?」她用餐巾擦拭一下唇角,試探性地問道。

    「不認識。」張君超放肆的眼神收回,繼續用餐,不過心里是記下了那女孩。

    「她是梁家的千金,三個月前,她爸公司破產了,沒想到會在這里踫到她。」周美意打量著不遠處換了發型的梁靜珊,不仔細看還差點認不出她來,當初那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梁大小姐,今天竟然淪落到要在餐廳里面端盤子。

    她心下其實有點幸災樂禍,沒有表現出來而已。畢竟名媛的圈子里面,梁靜珊一直是讓人眾星捧月般的存在,她不過就是長相甜美的乖乖女一個而已,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可她就是討人喜歡。

    而她周美意高學歷,高顏值,身材好,可那些男人再欣賞她,眼神里總是帶幾分輕佻放縱的色欲。而面對梁靜珊,大家的眼神里都是溫柔的笑意。她知道,梁靜珊性格很開朗,是所有人眼里的清純小花,大家都想寵她呵護她。可是清純小花今時今日變得狼狽不堪,家里負債累累,所有人恐怕是避之唯恐不及吧。

    「她叫什麼名字?」張君超饒有興致地問道。

    周美意怔了一下,她本以為,張君超會是個例外,他不會對那個落魄的女人感興趣,可沒想到他會問她名字,一時之間,漫天的醋意涌上她心頭。

    「她叫梁靜珊。」她不甘心,卻不得不回答。

    張君超唇角一勾,突然就想起來了那次酒會上無意中冒犯他的女孩,很難得,他那次竟然破例沒有對她做出什麼舉動來,後來又因為事務纏身,他沒找她麻煩。可沒想到她今晚會出現他面前,他平靜的表面下,莫名有幾分興奮。

    之前沒認出她來,是因為她的及腰長發剪短了,還簡單地扎起,身上穿的不再是漂亮的晚禮服,而是西餐廳整齊劃一的制服,上身是淺藍色襯衫,下身是黑色及膝裙,比起記憶里她穿的時尚禮服,這件是再普通不過,可是這麼普通的衣著,穿在她身上卻有一股干淨得體的感覺,雖然她個子嬌小,但裙擺下雙腿白皙縴細,很養眼,更不說那張精致小臉了。

    周美意感覺再遲鈍,也看得出來張君超對梁靜珊感興趣,因為他那冰冷的目光因為梁靜珊的出現有了溫度,一時之間她那得體的笑容就撐不起來了。

    「君超,這紅酒不錯,我們干杯!」周美意故作不在意,優雅地端起紅酒杯,想把張君超的注意力拉回來。

    張君超端起酒杯與周美意踫一下,繼而細細品嘗,想當然,他的視線也收回了,來日方長,知道了她的名字,還怕找不到她人嗎?眼下,他得先擺平周美意這女人,然後回去和家里交差。

    周美意當然知道張君超這人不會輕易成為自己的裙下之臣,但她一眼就看上他了,他比別的男人出色,有魅力,又是她心目中的霸道總裁範,所以她一心想要他。

    眼下,她好想把自己灌醉,那他就不會把自己扔下,她又對自己的身材很自信,男人都好色,火候到了,她適當犧牲點色相,不信他會為那個稚嫩沒身材的梁靜珊不要自己。

    假裝酒意上來有了醉態,周美意瞥一眼跑進跑很忙碌的梁靜珊,眉毛一挑,想讓她再落魄些,好讓張君超收了那份心。

    「服務員,過來收拾一下!」桌面杯盤狼藉,她開始支使梁靜珊,以前高高在上的公主現在要做這種髒活,還要在張君超的眼皮底下做,她不免得意。

    梁靜珊走了過來,她自然是認得周美意,一直跟她不對盤的人,不過她的工作是為客人服務,所以便不發一言,低頭收拾餐盤。

    油膩膩,沾著不少湯汁的盤子疊起,又收拾起刀和叉子,梁靜珊動作有點笨拙,雖然家道中落,但以前她也是養尊處優的嬌小姐,父親把最好的都給了她,她知道,父親要是看到她這樣子,一定會很心疼,可是迫于生計沒辦法,她只能學著去。

    張君超一直沉默著,眸光落在那只收拾餐具的白皙小手上,隱約間,他還看到指間一道觸目驚心的滲血傷口。

    他一時忘情,伸出手去抓住那縴細手腕。

    不僅是梁靜珊,連周美意都嚇一跳。

    張君超一臉關切,低沉的嗓音問道,「手怎麼受傷了?」

    梁靜珊嚇得不輕,她猛縮回手,可是手腕上的力度加大,掙不脫,她有些慌亂地答道,「剛剛不小心被打破的盤子割傷了,沒事的,我忙完後包扎一下就好。」

    說話間,她視線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看得出來,他跟周美意可能是情侶,而周美意這人她是知道的,並不好惹,她不想給自己惹麻煩,所以迫切地想中止眼下尷尬的一面。

    「先生,麻煩你松開我的手。」她懇求道。

    張君超站了起來,「走,我帶你去包扎一下。」

    「我自己來就好……」梁靜珊一雙澄澈的大眼楮看著面前男人陌生的面孔,她真的不認識他,所以他的過度心讓她困惑,她喃喃道,「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一旁的周美意臉上已經掛不住了,這男人是她的相親對象,可是他當著她的面對另一個女人那麼地在意,她無法再忍受,從小到大,她要什麼沒有?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有一家人滿滿的愛,可梁靜珊她算什麼?她只有爸爸沒有媽媽,爸爸工作忙就把她扔給保姆,而且她爸爸的公司沒自家的大,錢沒自家的多,說破產就破產了,可是憑什麼,她就能贏得那多人的關愛?連張君超這麼一個高傲如天神的男人,都會對她青睞有加。

    「張君超,你今晚是來和我相親的,你不覺得當著我的面和另一個女人拉拉扯扯,對我很不公平嗎?」周美意不甘心的對張君超控訴。

    張君超看都懶得看她一眼,冷漠道,「沒錯,我們今晚是在相親,可惜,我覺得我們之間不合適,也沒有確定關系,所以就沒有公不公平可言,畢竟,這一頓晚餐過後,我們依舊是陌生人。」

    周美意捏緊拳頭,從來沒有人這樣不留情面地跟她講話,她望向梁靜珊,把矛頭直指她,咬牙切齒道,「梁靜珊,你算個什麼東西?淨會勾引別人的男人,也不照照鏡子,你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千金小姐了!你只是這里的服務員!」

    張君超總算看到周美意暴露真面目,不免低嗤一聲,說道,「感情本來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周小姐,你這潑婦罵街的樣子,真的讓我對你最後一絲稍微好點的印象都消失殆盡了。」

    眼前兩人正在互嗆,梁靜珊終于抽回了手,她抱起餐具就要走,可是周美意哪有那麼輕易放人,一把抓住她手臂就把她拉回來,惡狠狠道,「我們的話還沒講完呢,走那麼急干什麼?」

    「啊!」梁靜珊一個趔起,抱著的餐具應聲落地,發出清脆的聲響,驚動了周圍幾桌的客人,連值班經理都匆匆趕了過來。

    「怎麼了,梁靜珊,這到底怎麼回事?」值班經理看到地板上一片狼藉,開始訓話。

    「經理,我……」錯不在自己,梁靜珊便急急地想為自己辯解,說明情況。

    「你都來這邊快三個月了,怎麼這點事都做不好?摔壞的餐具從你這個月的薪水里面扣!還有,你驚動了客人,現在馬上給他們道歉!」

    值班經理不留情面地訓斥梁靜珊,身為她的上司,他也沒辦法,在這里顧客就是上帝,得罪不起。梁靜珊是個乖巧听話的,他想事情過後再哄哄她就過去了。

    梁靜珊知道解釋沒有用,經理會為難,雖然很委屈,她還是忍了。

    可是她能忍,周美意卻沒想過要息事寧人,她冷哼一聲瞥向經理,「這個人還留著干嘛?干脆炒她魷魚!我是貴店的高級VIP,你不把她弄走我敢保證我和我那些朋友再也不踏足這里了!」

    經理知道周家大小姐得罪不起,掂量了一下,他望向梁靜珊。雖然梁靜珊以前也是這里的常客,但已經是過去式,權衡過後,他也知道孰輕孰重,想著以後讓梁靜珊在廚房里面干活算了,便一臉討好地為她求情,「周小姐,你別生氣,以後我讓她到廚房洗盤子好了,你看,掙點錢不容易……」

    張君超這時冷冷開口了,「如果貴店這樣顛倒是非,不關心自己的員工,真的不如關門算了!」

    梁靜珊一雙水眸望向面前高大的男人,這人一直站她這邊,關心她,幫助她,但正因為這樣,她的麻煩也是因他而起。

    如今的她,什麼人都惹不起,她只想平靜地做事,過日子。

    「先生,謝謝你的好意,的確是我不小心,我接受經理的安排。」想起父親,她只想息事寧人,把責任擔下。

    「人家不領你的情,就隨便她好了,這位經理處理得很好啊!君超,我們難得有這樣一個美妙的夜晚,就不要被這無相關的人影響了心情,好不好?」周美意看梁靜珊構成不了威脅,便對張君超撒起嬌來。

    張君超嗤笑一下,看著周美意,女人在他面前爭風吃醋的把戲他看多了,可是他和她不過相個親,她就把自己當張太太,這讓他更加厭惡她。

    「抱歉,今晚于我而言並不是一個美妙的夜晚,相反,有人讓我看到了丑陋一面,周小姐,我們的晚餐到此為止,希望將來再也不要見面。因為,我真的不希望和一個沒品位沒素質的女人共同用餐。」說完,他便一把拉著梁靜珊把她帶離現場。

    周美意尖叫一聲,雙腳跺地,把她一直端著的那副淑女樣都卸下來,嚇那位值班經理一跳。

    張君超帶梁靜珊走向餐廳大門,一路上,梁靜珊掙扎不停,手腕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拉著,細嫩的肌膚已經火辣辣地疼。

    她眼角都沁出淚水來。

    的確,這男人幫她出了一口惡氣,很「護短」的樣子,就像以前她爸爸折著她的時候一樣,可是這樣後果她可以想象。

    周美意這人睚眥必報,她不會輕易放過她的。

    這些日子,風雨飄搖,她在變故中一點點地懂得自己不可能一輩子像溫室里的花朵一樣,柔弱地只想尋求保護。這個陌生人她很感激,但她真的不想和任何人扯上關系。

    「先生,真的謝謝你,我真的不需要。」西餐廳門外,梁靜珊終于掙脫了這高大男人的鉗制,縮回了手。本來上班時間就不能擅自離開崗位,而且她手上是小傷,她根本不在意,所以想往回走。

    張君超這人霸道慣了,他要做的事情沒人能制止,那細嫩指尖上的傷莫名讓他心生幾分憐愛,他就是要帶她去處理好傷。

    梁靜珊惦記的卻是剛剛她搞砸的事情,只想回去處理,心急之下,她看到周美意一臉惱怒地走來,她對張君超道,「你還是哄哄你女朋友吧,我的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我先回去忙了。」說完,她轉身就要跑。

    手腕上一緊,她被一股強硬的力度扯回,重新撞回張君超的身邊,猛抬頭,眼前的男人眸色深沉,「我說讓你走了?」

    梁靜珊蹙起眉頭,眼看周美意步近,她有點害怕,躲到拉著她不放的男人身後。

    張君超蹙眉,疑惑地看著梁靜珊道,「你怕她做什麼?她不是我女朋友,我怎麼可能會哄她?」

    梁靜珊搖搖頭,換做以前,她真的一點都不怕周美意,因為那時候有父杗給她撐腰。但家境況已經不同往昔,她不想再惹事,她怕周美意找她麻煩。

    「別怕,我會和她說清楚。」張君超從未有過的保護欲都激發出來了,他只想保護好身邊這女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