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宛姝 > 金主真好睡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金主真好睡 第二章

作者︰宛姝

    暑假過後,開學不久就是秦佳余的生日,秦佳余說這次他就想同她一起過,不邀請其他朋友了。

    卓楊有些緊張,她向秦佳余承諾會親手做一個蛋糕送給他,秦佳余很高興,她沒有告訴他的是,她已經偷偷練習了一個月。

    到了生日那天,卻下起了很大的雨,卓楊拎著蛋糕依約前往秦佳余定好的地方,可一進門,屋子里卻站滿了黑壓壓的人,很多男男女女,有些卓楊見過,有些卓楊沒見過,但看樣子,都是秦佳余的朋友。

    卓楊感到詫異,不是就他們兩個一起過嗎?她的疑惑尚未得到解答之前,卻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一下子就僵住了身子,居然是任明明,她從秦佳余的身後鑽出來,朝她得意地笑。

    卓楊怔住了,她覺得周圍很冷,她迫不及待地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秦佳余,可後者卻用輕蔑卻冷淡的神情回視她,彷佛根本就不認識她一樣。

    終于有一個男孩子開口,看上去是秦佳余的好朋友,他勾著秦佳余的脖子,卻色眯眯地看著卓楊,語氣也很輕佻,「還是我們佳余哥厲害哦,校花都能夠泡到。」

    他說著,走過來一把搶過卓楊手中的蛋糕盒子,邊高高舉起,邊用夸張的口吻叫道︰「哇塞,還親自做了蛋糕哎,我們校花好用心,佳余哥好幸福哦。」

    周圍頓時響起了哄笑了聲音,任明明也譏諷地跟著笑。

    卓楊卻只是看著秦佳余,只有他沒有笑,而她,還在等著他的解釋,解釋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可秦佳余只是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就將目光移向別處。

    任明明走到卓楊跟前,她雙臂環胸,好整以暇地看著卓楊,笑得甜美,「漂亮又高貴的卓楊同學,你真的好棒,謝謝你給我哥做的蛋糕哦,我這個做妹妹的十分感謝你,但是呢,我哥哥一向不吃這種廉價奶油與面粉做的東西,他只吃家里聘請的廚師做的料理。」

    任明明將蛋糕拿過來,推開門,一把將蛋糕甩了出去。

    周圍的人鼓起掌,發出唏噓聲,「蛋糕被扔掉了,好可惜,校花親手做的,好不解風情。」

    卓楊覺得,她渾身的血液已經凝固住了,她的雙腿像注了鉛,她或許應該尖叫,至少應該流淚,但她卻面無表情。

    她眼見任明明將臉湊到她跟前,用咬牙切齒的聲音同她說︰「誰讓你勾引周放,我也要讓你嘗嘗被喜歡的人甩掉的滋味,怎麼樣,我哥是不是讓你神魂顛倒了,他演得不錯吧。」

    卓楊倏地明白了過來,她從喉嚨中發出了冷笑,她未同任明明說什麼,而是直直地看向還未說過一句話的秦佳余,她問︰「都是假的?」

    秦佳余目光深沉,他終于說道︰「明明是我的妹妹,她跟我媽媽姓,你……做了讓她不開心的事情。」

    卓楊執著地重復,「都是假的?」

    秦佳余流露出一種難言的神情。

    周圍很安靜。

    但還是有了聲響。

    秦佳余道︰「……嗯。」

    任明明松了一口氣,有人開始竊笑,卓楊也笑了,她不再看秦佳余,而是用在場所有人都能听到的聲音,對著任明明說道︰「你哥哥演得很好,好得可以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提名,但要得影帝的話還有待商榷。」

    任明明愣了下,神情變得十分僵硬,反應過來後立刻就想要反唇相譏,但卓楊卻已經轉身離去了。

    任明明沖到門口,後面的一群人也跟著她堵到門邊,可外面下著大雨,他們都眼睜睜地看著卓楊背對著他們,一步步離去,大雨瓢潑,卓楊沒撐傘,渾身濕透,但她的背挺得很直。

    她的腳步路過了那個被砸落的蛋糕旁,被雨水和泥土混雜在一起的蛋糕早就變成一灘泥濘了,卓楊在上面畫的小熊已然模糊了,因為秦佳余喜歡,所以她畫了很久。

    卓楊未看一眼,她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她認為所謂的生日應該是個詛咒,或者那對相親相愛的兄妹的生日對她來說是詛咒,為什麼要在這樣的日子里跟她過不去呢?

    十七歲的卓楊比之二十四歲的卓楊,如果擁有後者一半的冷漠與冷血,就不會那麼狼狽了,她希望,她寧願,她懇求,如果從一開始她就只喜歡過教室窗外的那棵梧桐樹就好了。

    再後來,卓楊轉學了,在高三的關鍵時期轉去了另外一個陌生的學校,她性情大變,成績下滑得也很嚴重,連一向都不怎麼關注她的父母也感覺到了她的改變,但她什麼都沒說。

    最終,她如願離開了台東,也果然與她理想的大學失之交臂,而是進了台北一所私立的藝術大學,在這期間她學會了喝酒與泡夜店,也開始享受著各色男人的諂媚與奉承。曾經她是很吝嗇給予別人一個笑容的,而如今她卻很願意對著出手闊綽的男人媚笑。

    畢業之後,她憑藉著傲人的美貌與頗為出色的公關能力進了一家企業,從小員工升到了總經理辦公室的貼身秘書,總經理是個儒雅的中年男子,卓楊總覺得在他身上找到了父親的感覺,所以在公司里她還算規規矩矩。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那個讓她做了好幾年惡噩夢的男人還會出現在她的生活當中。

    業務部的人員將一份客戶資料交過來的時候,卓楊沒有猶豫地就打開了,按照之前的習慣,她會提前了解,然後將重要的資訊匯報給總經理,這樣在見客戶的時候才能更加應對自如。

    不過這回,她一打開,頃刻間身體就僵住了,下一秒,她啪的將資料夾闔上。

    但脊背已經開始發涼,額頭開始冒冷汗,她仰起頭,重重地來回大口呼吸,才稍微平復了心緒,但心髒仍然劇烈地跳動著。

    怎麼會是他?卓楊為自己的反應感到憤怒,她明明不應該再受這個男人一絲一毫的影響,明明已經七年了。

    為什麼會是秦佳余?

    卓楊一點都不想要再見到他,一想到這個男人就只會讓她憶及當初的自己有多麼的可笑與愚蠢,讓她將他當做普通的客戶,跟他談笑風生,她有這樣的能耐嗎?

    跟她同辦公室的同事察覺出她臉色的異常,便關心地問︰「卓楊,怎麼了,你臉色好像不太好。」

    聞言,卓楊挺直了背,她斂住心神,勉強朝同事笑笑,「沒什麼事,生理期第一天,有些不舒服。」

    「啊?那要不要吃藥緩下。」

    「沒什麼的,我已經吃過了,現在好多了。」

    「那就好。」

    應付完同事,卓楊咬了咬唇,拍了拍臉蛋,想著讓誰頂替她陪總經理去見客戶,讓業務部的組長去吧,或者她帶的實習生也可以,讓社會新鮮人鍛煉鍛煉也好,總歸她不能去。

    這天,卓楊心情不太好,沒有約到朋友,反而獨自一人去夜店喝酒,喝嗨的人都在跳舞,而她躲在吧台角落喝酒,並且已經趕走了好幾個想要釣她的男人。

    但是蒼蠅實在太多,很快又有不識趣的蒼蠅飛過來,厚臉皮地貼在她身側坐下。

    「一個人嗎?」是一道低啞又帶著玩味的聲音。

    含著酒杯邊緣的卓楊一听,鮮紅的唇瓣便勾起嘲諷的笑,她能從這寥寥幾字中窺探出她身側這個男人是多麼惡心與油膩,她不想理,男人要是知趣的話就應該馬上離開。

    可身旁的這個男人臉皮顯然非常厚,不但不肯走,反而又叫了一杯酒,還發出一聲輕微的笑聲。

    卓楊有些不耐,她蹙著柳眉,轉過一張因為喝了太多酒而染上酡紅的臉蛋,語氣十分嬌氣與蠻橫,「你為什麼還不走,不要坐我旁邊。」

    男人也轉過來看這她,角落里的燈光晦暗,再加上卓楊喝多了,她看不太清男人的面容,只覺得他眼楮狹長而明亮,還注意到他隨意敞開的襯衫領口露出的鎖骨,身上還有淡淡的古龍水味。

    媽的,趕快離她遠點,不知道本小姐心情不好嗎?今天沒有心情和男人調情,卓楊眯了眯眸子,努力做出瞪人的模樣。

    男人又笑了,這次笑得比之前還要大聲些,他像是在逗一只貓,更準確地說,他勢在必得眼前的小獵物。

    他悠悠地說︰「空著的位置不能坐嗎?我以為這里是任何人都可以坐的。」

    卓楊嗤笑,「隨便你坐,但你貼我這麼近干嘛?姐姐今天沒空陪你玩。」

    男人笑道︰「姐姐?你應該比我小才對,我想靠近你,是因為你太美麗了,看上去又很寂寞,我才忍不住。」

    「寂寞你個頭!」卓楊重重放下酒杯,她懶得和別人浪費唇舌,既然趕不走蒼蠅,那她走就是了。

    可剛扭腰離開,才走了幾步,就有一只結實的手臂從身後直接環上了她的腰。

    卓楊輕叫了下,可夜店音樂聲震耳又十分擁擠,根本沒人注意到她的情況,她轉過身想要推拒,手心卻踫到一堵結實又硬邦邦的胸膛上,抱著她的男人很高,力氣也很大,很快就將她治服。

    「你這個人好煩,你再這樣我報警告你騷擾。」她被人抱著腰,臉埋在男人的胸膛,想努力掙扎,渾身的力氣卻隨著周圍喧鬧的音樂聲慢慢流瀉而去,身體堆積的酒精正在侵蝕著她的心智,說出來的話不像是在警告而是像在撒嬌。

    果然,男人將她抱得更緊了,回應她的語氣戲謔,「我真是冤枉,美麗的小姐,你喝成這樣出去真的不怕嗎?」

    卓楊冷笑,「我哪里出的去呢?現在不就有只狼抱著我不放嗎?」

    男人低笑,胸腔震動著,他低頭望著她,逆著光,道︰「我送你回去吧。」

    卓楊抬起小臉,嫵媚笑道︰「我真的從不跟人一夜情的。」可笑,送她回去?這個男人有這麼好心嗎,司馬昭之心罷了。

    男人抬起手,用清涼的手背貼了貼她滾燙的臉頰,皮膚相貼的感覺令卓楊一陣酥麻,她蹙著柳眉,一陣瑟縮,男人又說道︰「好巧,我也一樣,放心吧,我不會另有企圖的。」

    不會另有企圖?

    卓楊眯著眼看他,驀地,她舒展開嘴角,笑道︰「那……我就相信你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