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總裁求翻身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求翻身 第一章

作者︰金晶

    【第一章】

    莫盼挺直了背部,站在辦公室里,忍受著那一道視線由上到下地打量著她。

    那道視線包裹著強悍,佔有。

    她的背脊冒出汗來,秋天的季節,硬是出了一身的汗。她正在面試,坐在她前面的是三個面試官。

    其中一人,是她的同學,而視線來自他。

    「莫小姐很優秀。」一位女面試官笑咪咪地問,又看了看總裁,見總裁並無任何反對的意思,她站起來,朝這位緊張的面試者伸出手,釋放著善意,「歡迎來到趙氏。」

    趙家是有名的珠寶世家,趙氏是其名下的公司,這家公司是出了名的好福利、好待遇,莫盼來這里就是為了這一點。

    她應征的部門是財務部,是一位學姐幫忙推薦的,可就是這樣,她進來也是過關斬將到了最後。

    但她沒想到那個男人……她突然想起他姓趙,又想到男朋友說過,他家世背景很厲害。

    所以,他也在趙氏做事?

    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她本能地想拒絕,可是想到還在醫院的媽媽,她上前一步,握住了女面試官的手,「這是我的榮幸。」

    不會這麼巧,他們會在一個部門的,她心里想。

    「接下來我……」女面試官本來打算帶她去熟悉一下部門,被一道男聲打斷了。

    「李經理,這件事我來吧。」男人站起來,看向了莫盼,「我與莫小姐是同學。」

    莫盼最後面無表情地說︰「謝謝。」

    頎長的身影先行一步,朝她頷首,示意她跟上來,以至于她沒有看到身後兩個面試官吃驚的神情。

    走在長長的走廊里,趙睿啟開口,「畢業快三個月了才開始找工作?」

    「家里出了一點事。」她淡淡地說,口吻說不上熱絡,也談不上冷漠。本來她打算在實習的公司正式入職工作的,可她媽的身體出現問題,她想請假照顧她媽,實習公司直接將她炒魷魚了。

    還好她和她媽有積蓄,先過了兩個月,等她媽的病情穩定了,她才出來找工作。

    如果不是情況特殊,她並不想待在趙氏工作,她余光掃了一眼身邊的趙睿啟。

    他很高,要高出她半個頭,她用余光去看他,只能看到他堅毅的下顎,涼薄的唇,外表上來看,他是一個很出色的男人。

    但他也是一個很花很爛的男人!

    她和趙睿啟是同學,但是不是同一個系,兩人的交集除了偶爾選修課上會踫到,還有一個最大因素,她的男朋友是趙睿啟的宿舍室友。

    她想起男朋友說的話,趙睿啟大學時常常換女朋友,長得人模人樣,卻是一個渣男。

    「嗯。」他沒有問她家里出了什麼事,輕聲道︰「听肖義說,你們打算同居?」

    莫盼的腳步微頓,眉頭輕皺,「肖義說的?」

    「是啊。」他聲音里帶了一絲幾不可見的嘲諷。

    莫盼和肖義是高中同學,高二的時候,肖義開始追她,她沒有答應,直到高中畢業的那一年暑假,他們交往了,一直到現在。

    認識六年,交往了四年,她與他,如果沒有意外,將會結婚。他在她實習的時候確實提出同居建議,只是她拒絕了。

    她不可能跟他婚前同居,她媽也不可能同意的。

    「沒有。」她簡簡單單地說。

    「哦。」他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

    她不喜歡趙睿啟,除了肖義說的那些話之外,她討厭趙睿啟最重要的原因是,這個男人真的很壞。

    「到了,這里是……」他開始盡責地替她介紹趙氏。

    趙睿啟很有耐心,趙氏集團一共有十二層樓,他陪著她將她未來會接觸的部門都介紹了一遍,最後停在她將要工作的財務部門外。

    「謝謝你。」她臉色緩和地說,雖然不喜歡他,但是今天還是多虧了他的介紹。

    「不用客氣。」

    「對了。」她問出了心中的疑惑,「你在哪一個部門?」

    他唇角一勾,狹長的鳳眼帶了漫不經心,「哦,你不知道?」

    「不知道。」

    他壞壞地笑了,手指往上面頂了頂,她順著他的手指看去,一片空白的天花板,財務部在十樓,所以他在十一樓?十一樓是什麼部門?好像是秘書室……

    「十二樓。」

    她猛然抬頭看他,他朝她眨了眨眼,電力十足,「我是你的頂頭上司。」

    所以肖義對她說的,不學無術,只靠家里,花錢如流水的趙睿啟是趙氏的總裁?

    看見她難掩震驚的眼神,他笑著說︰「好好替我管錢。」

    她神色微變,極其不喜他這副曖昧的樣子,神色微冷地說︰「我職責內的工作,一定會好好完成的。」除了工作以外,他別想太多。

    他笑了笑,「今天不用上班,明天正式上班,明天見,盼盼。」說完,他轉身回了十二樓。

    莫盼眼里帶著一絲厭惡,什麼盼盼,只有跟她很親近的人才會這麼喊她。

    他跟她,除了同學關系,她男朋友的室友之外,他們真的一點關系也沒有!

    不對!其實,她是知道的,這個男人對她虎視眈眈。

    想到這里,她想起了那年夏天的事情。

    大一的時候,莫盼就認識了肖義的室友,她不是喜歡交際的人,而肖義的性格和她相反,他樂于參加各種社團活動,認識各種人。

    而她作為他的女朋友,自然也見過他的室友,肖義是他們室友中最早有女朋友的人,于是被笑鬧著要請吃飯。

    她的記憶力很好,記住了肖義的幾個室友,趙睿啟也在其中,他長得最好看,也是最出色的。坐在那里,什麼也不做,跟平常男生一樣,低著頭玩著手機,可還是很吸引人。

    一起吃過那一次飯之後,她跟趙睿啟沒有任何交集了,偶爾會踫到,但沒有說什麼話。

    直到大三那一年夏天,她和肖義打算一起回家,肖義纏著她幫他整理行李,她就去了他的宿舍幫忙,結果剛整理到一半,肖義的手機響了。

    「盼盼,是社團的社長找我,我要過去一趟。」肖義一臉的抱歉。

    「嗯。」她看了看行李,她不是賢惠的人,整理行李,一起就算了,全部丟給她一個人?不可能。

    「盼盼。」肖義拉著她的手,「你先別走,等一下我們一起吃晚飯,行李我自己來,你在這玩一會,玩手機看電影……」

    肖義跟老媽子一樣會念叨,莫盼最後同意了,肖義拿了手機,「大概要一會兒,你累了就躺我床上睡一下,他們都回家了,不會過來的。」

    莫盼點點頭,看著肖義走了,她將還沒整理好的行李挪到一旁。肖義的宿舍沒什麼奇怪可怕的味道,據說是趙睿啟很潔癖,雖然不常住學校,但絕對不能有怪味,也不能髒亂。

    肖義不只一次地說,他才不是給趙睿啟當清潔人員的!

    她看著還算整潔的宿舍,又看了看肖義那張凌亂的床,眼里閃過一抹嫌棄,猶豫了一下,她最後坐在角落里的一張床上。

    這是她第一次來肖義的宿舍,她不知道其他人睡哪幾張床,但是她不想睡肖義的床。

    太亂了!

    這張床在她看來比較干淨,鋪著簡單的藍色被單,她脫了鞋子,躺在上面,仰躺著玩了一會手機,漸漸有了睡意,她閉上眼,她其實不打算睡的,畢竟睡的是別的男人的床。

    但天花板上的吊扇輕輕地轉著,像是催眠曲一般,她漸漸地閉上眼了,恍惚間,她听到開鎖的聲音。

    她清醒過來,沒有睜開眼,側過身體,手臂壓在眼楮上,是肖義回來了?啊,他看到她睡在別的男人床上,一定要氣瘋了。

    誰讓他不愛整理,給他一個教訓,她心想。

    一抹身影走到她視線內,因為手臂的關系,來人不會看清她的眼是睜著還是閉著,她想起肖義每一次向她求歡的樣子。

    她跟肖義在一起很長時間了,但是她沒有跟肖義上過床,盡管沒人會相信,但她不能。

    她從小接受的想法,也是她對她媽的承諾。但她很壞,別人不知道她很壞。她明知道她對肖義而言是一塊吊在眼前卻吃不到的鮮肉,可她有時候就愛逗弄他。把他撩到極致,也不準他有任何的逾越,壞心地看他去沖冷水澡,她自己卻一派的無辜。

    有一句話沒有錯,得不到的最美。

    肖義一直惦記著她,卻從來不會逼她,把她當做仙女一樣,其實她是一個小惡魔。

    她就想欺負肖義。

    腳步聲停在她的床邊,她感覺到一道視線在她的身上游走,熱烈直接,她心中發笑。

    點到為止,她想放下手臂,朝他做鬼臉時,听到一聲很淡很淡的笑聲,她手指輕顫。

    這聲音,不是肖義的。

    肖義的聲線很明朗,像一個大男生,而這一道聲音夾雜著一個男人的深沉,她腦袋空白一下,很快就明白,她弄錯對象了。

    趙睿啟,是他!

    笨蛋肖義,不是說沒人來宿舍嗎!

    是的,他很享受!

    她惱怒地在心里爆粗口,趙睿啟果然是一個渣!肖義沒有騙她,肖義有很多優點,也有不少的缺點。

    其中一個缺點就是愛八卦人,趙睿啟也曾經被肖義八卦過,那張嘴里吐出來的幾乎沒有一句好話,唯一的好話大概就是趙睿啟有錢,她听得出肖義對趙睿啟的羨慕。

    畢竟不是誰都能在讀大學的時候開著法拉利跑車,穿的衣服鞋子全都是名牌貨,肖義將這一切歸因為趙睿啟投胎投得好。

    她和肖義都是一般家庭,趙睿啟的生活太過富裕,太過奢侈,不是他們能想象的,但她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人沒有權利去選擇出生。

    但此刻,她瞧不起趙睿啟

    ……

    臭男人!她不敢動,不敢回頭,微微憋著氣,緊接著是他的腳步聲,走到窗戶邊,推開了窗戶。

    那股味道淡了,莫盼臉頰緋紅,出了一身的汗,心里盼著他快點走,結果他沒有走。

    他靠在窗邊,打火機點燃了煙,他抽起了煙,她快被氣笑了,不離開犯罪現場,居然還抽煙,他這是在抽事後煙?

    莫盼這一輩子做過最蠢的事,大概就是這一件了,煙味飄了過來。她深吸一口氣,待那股男人的味道被風吹散,她懵懂地拿手搓了搓眼,學著平時起床時的習慣,摸索著手機,看了一下手機,她坐了起來。

    頭發凌亂地散著,她嬌嬌地說了一句,「肖義,你回來了?」

    空氣有一瞬間的凝滯,接著她听到他冷漠的聲音,「是我,趙睿啟。」

    她故作震驚抬頭,看向他,他籠罩在午後的陽光里,整個人散發著一股懶散,一種吃飽喝足的饜足。

    「是、是你?」她乖乖地坐好,「肖義說你們都回家了。」

    「嗯,回來拿一個資料。」

    她心中冷笑, 「哦。」一雙眼看著她,似乎在問,他拿了資料了嗎?拿了之後還不走?

    他吸著煙,嘴里吐出白色的煙霧,勾起了唇,「你坐在我的床上了。」

    她心里罵死了肖義,如果不是肖義的床太亂,如果不是肖義說他們都回家了,如果不是……她信了肖義的鬼話!

    她立刻跳下床,側身拍了拍他的床,拍著根本看不見的灰塵,「對不起,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肖義是哪一張床?」他挑挑眉。

    莫盼站好,尷尬地撒謊,「不知道。」

    「嗯,還是別睡他的床好,他這個人……」他眼里閃過一抹不屑,「髒。」

    她的瞳孔驀地縮了縮,她感受到他對肖義的嫌棄,這種嫌棄和她對肖義的嫌棄不一樣。

    她雖然會挑肖義不好的地方,但她不會鄙視肖義,但趙睿啟在鄙視,他鄙視肖義。

    就如肖義曾經說過,趙睿啟含著金湯匙出生根本看不起任何人。

    她神色淡了下來,「不好意思,睡了你的床。」心想這種人大概等一下就要把她睡過的床單給換掉吧,那她是不是該買個新的給他呢?

    她並不想跟他扯上關系!

    煙抽好了,他捻熄了煙,扔掉煙蒂,朝她走過來,他很高大,走過來的時候,幾乎遮住了外面灑進來的陽光。

    她抬頭看他,他的五官張揚,就算穿的很普通,可衣服的質感能看得出他非富即貴。

    她張口想跟他提賠償的問題,但他先開口了。

    「你可以睡我的床。」他的聲音透著誘惑。

    她的手背負在身後,指尖顫抖著,她感覺,他不像是在說睡了他的床沒關系,反而像是在邀請她睡他。

    「一天有二十四小時,八個小時要睡在床上,听肖義說,你很嗜睡,周末最喜歡躺在床上不動,那麼床對你而言很重要吧。」 「你可以換一張更舒服的床睡。」

    「睡得更舒服些。」

    她木著臉,他像是在推銷他自己,說自己有錢,想睡什麼高級的床沒有!

    真他媽的不要臉!

    在撬人牆角!

    她轉過身,拿起自己的包包,從里面拿出錢包,抽了錢出來,以平常床單的價格乘以一倍之後,她忍著肉痛的感覺,放在桌上,「不好意思,我睡了你的床,床單扔了吧,你去買新的。」說完,她拿起手機,背著包往外走。

    趙睿啟,不僅渣,也是真真的賤。

    她回到了女生宿舍,收到了肖義的簡訊︰怎麼回去了?

    想到她做的蠢事,她不想搭理肖義,心情不是很好地將手機扔到了一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