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待到村花出嫁時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待到村花出嫁時 第十章

作者︰金晶

    到京城的時候,是當天中午。

    過城門的時候,不得在馬車上,他牽著莫蓉蓉的手下了馬車,城門的守衛看到他時,先是一怔,接著激動地說︰「鎮疆將軍?」

    「是,你是……」

    的以前在軍營里見過將軍。」守衛連忙給他行禮。

    「不用多禮,旁人如何就如何。」

    「是。」

    守衛一邊檢查,一邊放行,目光 過莫蓉蓉時,神色一凝,「這……」

    「內人。」

    守衛暈了,鎮疆將軍成親了?還是跟……

    「怎麼了?」

    「沒、沒什麼。」

    等這一群人走過去了,守衛一把拉住另一個守衛,「喂,你剛才看到了沒有,將軍夫人怎麼會是京城第一美人呢?」

    「眼瞎了吧?京城第一美人都沒出城,怎麼從外面進來,何況人家現在還未成婚呢,要是成婚了,那京城里少不得心碎要買酒解愁的人!」

    「難道是我看錯了?」

    「一定啊。」

    「哦。」

    一行人到了將軍府,馮錚讓朱亮他們先回去了,這才牽著莫蓉蓉的手往將軍府里走。

    那門僮唰地一下站起來,「你們是什麼人?知道這兒是什麼地兒不?就這樣瞎撞進來!」莫蓉蓉一听這話,神色就不好看了,正要說話,馮錚拉了一下她的手,看向門僮,「馮管事呢?」

    門僮趾高氣昂的模樣微微收斂,「原來是找馮管事,那得去側門,正門可不是你們能進的。」馮錚听了這話,臉色微微難看,十年未回家,竟踫到了如此好笑的事?他正要說話,身後傳來幾道聲音。

    「嗤嗤!大嫂,每天都有人來我們將軍府打秋風是怎麼回事呀,看著怪煩人的。」

    「嗯。」

    「以後得多派些人手看著,別什麼阿貓阿狗都放進來。」

    「好了,不知者無罪,我們進去吧。」

    兩人本以為這樣一說,前面的一男一女會讓道,結果兩人跟木頭一樣,柳墨臉色微黑,再知書達理也看不上他們,朝門僮使了一個眼色。

    李雙兒就不是這樣能忍脾氣的人,立刻道︰「好狗不擋路,還檔著做什麼!」

    柳墨見那門僮一動不動的,神色也不好看了,「快將人拉開好好說說,杵在人家門口可不行。」

    「就是啊,大嫂。」

    門僮哪里是不想動啊,他就是瞅著眼前的男人臉色更加的漆黑,那模樣就跟深山的野獸似的,他哪里敢驅趕,但兩位夫人發話了,他不得不開口,「你們,讓一讓。」

    莫蓉蓉安靜地站著,這兒是馮錚的家,她不好開口說什麼,卻不喜這兒的人一言一行,瞧他們那模樣,還真是惹人厭。

    而且,她感覺到身邊的男人快要發怒了,于是她輕咳了一聲,「夫君,不如今兒我們先不回了?」

    馮錚深深地看著她,牽著她的手微微加童,轉過身,看著柳墨和李雙兒,紛紛喊了一句,「大嫂,三弟妹。」

    大嫂他是見過的,至于三弟妹他倒是沒見過,只是原來在他腦海里溫婉知禮的大嫂也不過爾爾。

    柳墨看著這個喊她大嫂的男人,熟悉的輪廓令她怔住了,下一刻,她驚訝道︰「二叔?」

    「什麼!這是二伯?那他身邊不就是那個上不了台面的村姑?」李雙兒嘴上沒門,脫口而出。

    馮錚氣笑了,他原以為府上的人沒收到他的飛鴿傳書,不知道他回來,原來是知道的,在背後還是如此議論莫蓉蓉的,他冷下臉,「十年未回家,本是心中憧憬,哪里知道,回了家卻不知道家是這樣的境地,真的是叨擾了。」

    他拉起莫蓉蓉就往外走,柳墨嚇死了,連忙喊住他,「二、二叔,你這是去哪兒?」

    「家中沒有我住的地方,我自然要去尋一個住的地方才是,免得沒個地兒歇息。」

    「二叔,你、你別走先!」

    可惜柳墨喊不住人,李雙兒跺著腳,「這脾氣真壞。」

    「完了完了。」柳墨抓住李雙兒的手,「趕緊的,快去跟娘說。」

    「說什麼呀?」

    「你傻了嗎?把二叔給氣跑了,有什麼好果子吃呀!」

    不管她們如何,馮錚拉著莫蓉蓉去了京城最大的客棧,直接要了一間上好的廂房。

    此時正是人來人往的時候,莫蓉蓉眼里閃過一抹亮光,面上流露出委屈,「阿錚,為什麼家里人不歡迎我們,是不是我的緣故?」

    馮錚本是黑著的臉微微溫和,「不是你的錯,她們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她們說我是村姑。」她垂下眼臉,「雖然我本來就是,可是我才不會像她們這樣不懂得禮義廉恥,當著人的面說壞話,還把他給逼走了。俗話說的好,長嫂如母,她們這樣做實在太過分了,你在外面出生入死,一家子在京城里的富貴窩里好好的,都不知道疼惜你,這樣的家人,還是不要了吧?」

    馮錚听得神色微動,莫蓉蓉說的是實話,盡管不好听,但事實就是如此,可……

    他猛然回神,不對!她怎麼這個時候說這些呢,他此時才發現周圍有不少的人在偷听他們說話。

    「蓉蓉。」他知道她是為他好,可有些話說出口很容易得罪人,他不想她為他出頭,落了一個被人非議的下場。

    「阿錚,我知道你心善,算了算了,不計較了,一路長途跋涉,你身上暗疾也不少,早些上樓休息。」

    「嗯。」他緊緊地捏著她的手上了樓。

    偷听的幾個客人紛紛議論,「這是什麼人?听起來像是有來頭。」

    「我听什麼阿錚?」

    「啊,難道是馮錚?」

    「不是吧,將軍府的人把馮錚給趕出來了?」

    「十年沒回家,回家了還沒被認出來,真的是過分了啊!」

    「剛才那一位夫人有點眼熟,是馮錚娶的媳婦?」

    「可人家自稱村姑。」

    「不對啊,長得和京城第一美人很像!」

    「哪里像了,這一位看著臉色白皙紅潤,身材豐腴,京城第一美人好看歸好看,可惜太縴弱了,那拂柳之姿到了晚上硌骨頭!」

    「去!什麼下流胚子。」

    不管樓下如何議論,上了樓,馮錚就大刀闊斧地坐在凳子上,莫蓉蓉一回生二回熟,直接半蹲在他身前,上身撲進他的懷里,楚楚可憐地說︰「我壞,我最壞了,我看不慣馮家人對你壞,我就在這些人面前抹黑他們,讓他們出門被扔臭雞蛋,被人背後議論,走到哪兒臭到哪兒!」

    她那一點心思實在太好猜了,他幾乎立刻就知道她是如何想的,臉上冷冰冰的,對上她嬌弱的樣子,一點也沒有心軟,「知道自己做錯了,為何要做?為什麼做之前不先想一想?」

    「人家這兒有氣。」她拉著他的手放在胸口,軟綿綿之下是強有力的心跳,「這氣兒藏在胸口難受的很,要是不發出來,我會氣死了的!」

    「你要忍是你的事,可你不能讓我忍呀,活活地憋死了我,你是不是就開心了?」她兩眼紅通通的,似乎隨時要哭一樣。

    「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抱不平,可你這樣的做法是把你自己放在火上烤,他們會說你做兒媳婦的在背後說他們的不好。」

    「他們本來就不好呀,若是個好的,我哪里會這麼做,何況阿……」她純真地看著他,「他們對你不好,我怎麼可能給他們好臉色看。」

    她疼著護著的男人卻被人非議,她哪里會舒坦,特別是他回的是自個兒的家里,又不是什麼遠親。

    馮錚垂眸,大掌摁在她的腦後,極低地說︰「做事不要這麼魯莽。」

    「知道了。」

    「我在京城里有另外的住處,是當時我一時頭熱地買下的,如今周圍不是王府就是朝廷命官的住所,乃是一處極佳的住處,明日我便找人打掃,之後我們入住其中。」

    「地契還在你手中吧?」她懷疑地問,深怕他太單純,連房契也交給了家人,她雖說不知道富貴人家是怎麼樣的,可村里但凡有點條件的兄弟,成家之後少不得要為了財產和銀子吵吵鬧鬧的。

    馮錚笑了,「不在,但我存在錢莊里。」

    「那就好。」莫蓉蓉嚴肅地說︰「我身上有些小錢,可在京城估計沒什麼花頭,能有住的地方再好不過了,你家里人這樣的做派,我們就是與他們住在一起,少不得矛盾,若是能分開住再好不過了。」

    若這話是放在今日之前,馮錚必然不同意,可今日看了府中下人的行事,以及大嫂和三弟妹的作風,他倒是很贊同她的說法。

    十年不見,本來關系便有些生疏,他還未同她說,他回來之前便飛鴿傳書給家人了,只怕他們應該是知曉他回來的。

    若明知他要回來,卻是這樣的作態……他神色微黯,人心難測,也不知道如今的親人是否還如以前那般毫無芥蒂地對他。

    她小心地覷他,「我也不是有意要你分家,不分也成,就是有些事上要弄清楚,不要當了子。」

    「我心中有數。」

    她隨即笑開了,「馮錚,我餓了。」

    「吃什麼?」

    「吃好吃的!」

    他搖搖頭,「這就是你認錯的態度?」

    她立刻像個小妖精似地纏上他,「阿錚,晚上我再跟你好好道歉,你愛如何就如何,嗯?」她秋波暗送。

    她都是哪里學來的亂七八糟的,偏又很對他的胃口,他的大掌輕拍了一下她,沙啞地開口,「你且等著。」

    她在他的懷里嬌笑著,她才不怕。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