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被經理討厭的我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被經理討厭的我 第八章

作者︰安祖緹

    就在她心里小劇場演過一輪時,晃蕩停了,兩人等晃動的余韻過去才抬起頭。

    羅苡嘉發現自己竟然抓著曹恩睿,頓時面色蒼白,冷汗直冒,速速把人推開。

    「不是我喔?」她趕忙撇清,就怕他又誤會她居心不良。「我沒有故意抓著你……地震也不是我造成的!我是無辜的。」

    曹恩睿聞言有些哭笑不得,看樣子他反應過激的行為,在人家心中造成陰影了。

    「如果你有辦法造成地震,你就是神明了。」

    「是……就是說啊,我又不是神。」羅苡嘉臉上仍是驚懼未退的蒼白。

    「電梯好像停了。」曹恩睿仰頭觀察。

    「電梯停了?」

    「剛剛晃那一下可能是纜線還是哪兒故障了。」

    「欸?」羅苡嘉大驚失色,「那怎麼辦?」

    「別慌。」曹恩睿按下緊急用的對講機,「陳先生,陳先生在嗎?」陳先生是大樓下午班的警衛。「我們被困在電梯里了。陳先生?」

    對講機的另一端遲遲沒有回應。

    「該不會去巡邏了吧?」曹恩睿嘀咕。

    曹恩睿並不知道對講機的聲音並沒有傳到警衛室去,有某種特殊的力是把他的聲音給擋住了,包括電梯的突然停下。

    轉頭看羅苡嘉還是一張蒼白的臉,曹恩睿安撫道︰「別緊張,巡邏最多半小時,應該不久就會回來了。」

    「……嗯。」羅苡嘉猶豫了一會兒才點頭。

    狹小的空間里只有兩個人,而且還是之前有過誤會的二人,尷尬的氣氛很快的就蔓延開來。

    抽風機沒運轉,電梯里感覺悶,加上這凝滯的氣氛,讓羅苡嘉更是拼命想著該怎麼讓氣氛輕松點。

    而曹恩睿也在想著這件事,畢竟現在的感覺實在太讓人困窘了。

    「那個……」

    「你……」

    「你先說。」羅苡嘉連忙做出「請」的手勢。

    「你先說吧。」曹恩睿莞爾一笑,「Lady First。」

    「我是……我是想問你要吃點東西嗎?」羅苡嘉邊說邊從包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棒、一包蠶豆酥跟洋芋片。

    「你家還開雜貨店啊?」

    「沒有啦。」小臉因難為情而緋紅,「我習慣身上會帶點零食,怕肚子餓找不到東西吃。」

    「你吃就好,謝謝。」

    「噢。」羅苡嘉訕訕收回滿手的零食,放回包包內,只留下一盒巧克力棒。「那你剛要說什麼?」

    「你剛說你家開水電行的?」

    「嗯。」羅苡嘉輕點頭。

    「你也學到了一身手藝,怎麼沒走水電師傅這一行?」

    「因為我如果在家工作都會偷懶。」羅苡嘉難為情的干笑,「八點開店我都九點多才出現,所以我爸叫我去找工作,而且我弟弟已經有水電方面的證照了,我只是個半桶水。」

    「會修理水龍頭在女孩子來說很少見了。」

    「呵呵……」羅苡嘉又是一臉尷尬的笑。

    她高挑的個子,比一般女孩子還大的力氣,還會簡單的水電修理,甚至還喜歡看恐怖片,曾讓她的好朋友警告她這樣會很難交到男朋友,因為沒給男孩子表現的機會。

    她猜想曹恩睿應該也覺得她是個女漢子,從頭到腳沒有一絲柔弱,無法引起男孩子的保護欲,搞不好還覺得她是個穿裙子的男生呢。

    想到這里,巧克力棒頓時覺得食之無味,她蓋起蓋子放回去包包里。

    「不知道警衛回來了沒?」

    「我再叫叫看吧。」曹恩睿又朝對講機喊了兩聲,一樣沒有人回應。

    羅苡嘉發現手上沒拿著東西吃,注意力未被轉移,尷尬的感覺就又回來了,她再次打開包包想拿出洋芋片時,曹恩睿突然開口。

    「樣品倉庫……」

    一听到「樣品倉庫」四個字,羅苡嘉頓時瞪大眼,全身戒備。

    「別緊張。」羅苡嘉的反應讓曹恩睿覺得好笑。「我並沒有要翻舊帳。」

    「那樣品倉庫怎麼了?」

    「我听說,樣品倉庫曾有人過世。」

    「我也有听說過,只是不確定是自殺還意外。」這是她前不久才終于從一位比較八卦的業務二組組員口中查到的。

    「嗯。」曹恩睿點頭,「但我還是不相信這世上有鬼。」

    他這意思是他還是不相信她嗎?

    羅苡嘉垂下眼睫。

    他還是覺得她說謊……

    像是為了呼應曹恩睿的不信鬼神論,電梯的電燈突然閃爍起來。

    「該不會電燈也要壞了吧?」她驚慌得左顧右盼。

    電燈閃爍了約莫五秒鐘,「啪」的一聲,燈光熄滅,電梯內一片昏暗。

    毫無理準備的羅苡嘉在燈光全滅的剎那尖叫出聲。

    「呀!」

    燈光熄滅時,曹恩睿還沒什麼特殊反應,反而是羅苡嘉那淒厲的尖叫聲把他嚇到了,瞬間起了兩手臂的雞皮疙瘩。

    「為什麼燈也關了?」羅苡嘉驚慌地喊,在黑暗中抱著頭,眼楮因恐懼而瞪得大大的。

    「可能斷電了吧。」

    曹恩睿語氣平穩,多少給予羅苡嘉安定的力量。

    「電梯會不會掉下去?」她最怕這件事了。

    「目前看起來應該是不會。」曹恩睿力持鎮定道,即便他心里沒有半點把握。「你別緊張,我用手機開啟手電筒。」

    「好……」羅苡嘉大口大口喘著氣。

    「你有幽閉恐懼癥或怕黑嗎?」曹恩睿在西裝內側口袋摸索著手機。

    「我應該沒有……是因為太突然嚇到了。」

    「嗯。」曹恩睿在手機上摸出HOME鍵位置,輕輕按下,自底部滑出選項,點出手電筒。

    他在操作時,微弱的燈光映出俊秀專注的臉龐,陰影使得俊朗的五官更顯深邃,羅苡嘉不覺忘記了電梯故障又斷電的恐懼,呆呆地看著他臉龐發楞。

    「好了。」曹恩睿將手機放在兩人中間,反面向上,手電筒的光芒就像璧火,在小小的方寸空間里,光明減少了恐懼感。

    「我可以蹲下嗎?」羅苡嘉問。

    不知為何,站著會有一種不踏實感。

    「當然可以,你隨意。」曹恩睿失笑。

    羅苡嘉收攏了一下窄裙,手貼著牆壁慢慢蹲下。

    他再按了一次緊急對講機,依然得不到警衛的回復,這才盤腿坐在地板上,隨興的模樣讓羅苡嘉有些訝異。

    「你坐在地上不怕褲子髒嗎?」

    「無所謂。」

    「噢。」羅苡嘉其實也想坐下,畢竟蹲久了腳會麻,但是在心上人面前蹲著姿態已經不太好看了,若直接坐在地板上,伯他會覺得她很沒禮貌。

    既然曹恩睿自己先帶頭隨意的盤腿,那她也就跟進,在與曹恩睿視線呈垂直方向,不會走光的角落坐著。

    因為抽風機停止的關系,電梯內有點悶,曹恩睿對于兩人之間的沉默似乎不以為意,泰然自若,羅苡嘉卻是覺得有些手足無措,想打破這尷尬的氣氛。

    可是要聊什麼好呢?

    她就怕尋錯了話題,到時更尷尬,說不定人家對她的印象更差。

    就在她猶豫不決時,後頸突然一道涼意滑過,就像有誰偷偷拿了冰塊踫觸她的後頸,從左邊滑到右邊。

    她心一涼,最近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讓她再也無法思考,大叫一聲直接往前撲,抓住曹恩睿的手,挨在他身邊。

    「怎麼了?」曹恩睿蹙眉問突然跑過來「性擾」他的女人。

    「有……有什麼踫到我的脖子。」顫抖的手摸著後頸,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總覺得那兒一片涼。

    「該不會是有蟲?」

    「蟲?」她大吃一驚,面色更顯蒼白。

    不管是蟲還是鬼,都一樣的令人害怕。

    「可能是被燈光吸引……」

    「啊!」

    他還沒說完,身邊的女人又大叫了一聲,發狂的拍臉。

    「又怎了?」

    「臉……蟲……跑到我臉上來。」

    她拍了好久,那股涼意一直在,還在她臉上亂跑,她嚇得眼淚掉了兩行,驚恐得面色青白。

    「別緊張,我看看。」

    曹恩睿以安撫的溫柔聲調輕聲說道,單手捧起她的臉仔細審視。

    就算在燈光昏暗中也看得出來她嚇得不輕,嘴唇不住顫抖,已失了血色。

    旁徨無依的模樣加上她本就生得清秀細致,更顯得楚楚可憐,讓男人油然生起了保護欲。

    「我沒看到什麼。」他嗓音低柔。

    「是跑掉了嗎?」羅苡嘉身子突地一抖。「脖子!脖子!」

    曹恩睿抬高她縴秀的下巴,拿起手電筒仔細察看。

    「沒有了。」

    為了確定那只「蟲」已經不見了,厚修長的大手輕輕撫過平滑細嫩的頸項。

    她有著很美的脖子,縴細修長,白晰無瑕,沒有半點橫紋。

    曹恩睿腦中莫名竄出這個想法。

    羅苡嘉的呼吸瞬間停止了。

    那在她脖子上游移的是他的手嗎?

    冷靜點啊,羅苡嘉。

    她警告自己。

    人家只是在檢查「蟲」而已,犯不著在那邊自作多情、心里小鹿亂撞什麼的,現在這麼平和的氣氛多難得,她應該把握機會讓他認為她真的不是那種會故意找機會揩他油,企圖對他亂來的女人。

    就算暗戀注定不會有結果,至少不要讓人家討厭她,路上偶然相遇,可以得到一句微笑的招呼,她就心滿意足了。

    「好、好像不見了。」臉紅心跳的她難免不結巴。

    「噢?」曹恩睿抬眼,發現她臉有些紅,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一直在摸她的脖子,雖然是為了找蟲,但這舉止實在也太超過了。

    曹恩睿的手一放開,羅苡嘉心口無法不失落。

    她很想繼續坐在他身邊,但又怕人家想偏了,以為她是故意的,或者連蟲都是編出來的,僵笑著放開纏在臂彎中的手,爬回原來的位置。

    可她才爬到一半,那股冰涼的感覺又出現了,這次是直接往胸口而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