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被經理討厭的我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被經理討厭的我 第二章

作者︰安祖緹

    推門進入,曹恩睿听到了某種可疑的聲音,像是掙扎的呻吟。

    杜凡瑤說有個總務組的行政過來拿健身車,他想人也來好一會兒了,但路上並未遇見,該不會是發生事情了吧?

    他快步前往放置健身車的陳列架,未靠近,就看到有個女人趴在地上,原本綁成包包頭的發型此時已經散亂,手指尖摳著地板,嘴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狀似痛苦。

    「喂?」他趕忙在她身邊蹲下,關心詢問,「妳怎麼了?還好嗎?要不要幫妳叫救護車?」

    女人抬起頭來,面色有些猙獰,手往上攀住他的大腿,曹恩睿以為她想起來,連忙扶住她用力繃緊的肩膀,好協助她站起來,卻沒料到她竟然往前一撲,將他人給撲倒了。

    「嘿!」女人一雙圓圓的杏眸發出精光,滿是興趣之色,完全沒了適才痛苦的樣子,「小哥長得真俊帥,結婚了沒?」

    這女人是怎回事?

    想勾引他?

    該不會剛才躺在地上的痛苦樣是演戲的吧?

    曹恩睿因為長相帥氣,個子高大挺拔,又是公司菁英,桃花一直是開滿的狀態,只是這些桃花一朵爛過一朵,跟蹤的、訊息騷擾的時而有之,還發生過企圖闖進他飯店房間的,但主動直接把他撲倒的痴女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關懷之色當下褪去,他面露不悅,作勢把坐在他身上的女人推開。

    怕傷了人家,他使出的力氣並不大,但要推開一個女人已足夠,可沒想到對方竟然文風不動。

    曹恩睿吃了一驚,被封住的羅苡嘉更是震驚得腦袋一片空白。

    「住手!」曹恩睿氣怒大喊,強硬抽回自己的手。

    女人卻是抓住這個空檔機會,俯身捧住他俊帥的臉龐,唇瓣與他重重相貼。

    「天啊浮浮浮……」

    回過神來的羅苡嘉抱頭大叫。

    這個女鬼竟然強吻她的心上人,她以後還有臉出現在經理面前嗎?

    重點是現在吻她心上人的表面是她,其實是那個臭女鬼啊。

    「混蛋!給我離他遠一點!」羅苡嘉握緊雙拳,厲聲大吼。

    曹恩睿正想抬手把侵犯他的女人狠狠推開時,卻見她突然全身顫抖,像癲癇發作一樣,整個人往後仰躺。

    「喂!」曹恩睿眼捷手快,迅速托住她的後背,才不至于讓她的後腦勺直接撞上堅硬冰冷的地板。

    縴軀的顫抖在幾秒鐘後停止了,身上的女人一臉木然怔怔看著他。

    「我……回來了?」羅苡嘉眨著眼,確定眼簾可以依她的意志上下。

    「什麼?」曹恩睿完全不明其意。

    羅苡嘉當下羞恥得好想死。

    「呀!」她突然大喊一聲,把曹恩睿嚇一大跳。「對不起對不起……」

    羅苡嘉連聲道歉,羞慚著一張紅臉從他身上爬下來,眸中帶淚,急慌慌的隨意拉整了一下衣服就匆匆跑出倉庫。

    她該不會想出去喊說是他對她意圖不軌吧?

    曹恩睿連忙追了出去,卻見那縴細倉皇的身影已經跑出了部門辦公室,沒一會兒就消失在轉角處。

    這女人……是怎回事?

    不想活了。

    羅苡嘉坐在辦公椅上,兩肩垮垂,額頭靠上桌面,彎著腰駝著背,誰都看得出來她頭頂上烏雲一片,還打雷加閃電,淅瀝嘩啦下著大雷雨。

    她不敢去猜曹恩睿會怎麼想她,反正她這輩子無望了,別說什麼跟曹恩睿有感情上的可能,就算是見面可以打招呼的情誼都別想培養了。

    反正她來公司半年了,交談也就僅止于「經理,你的信件」、「放著就好」這樣的程度,她就干脆的死了心吧。

    可死了心是一回事,形象完全破滅又是另一回事啊!

    她一點都不想被心愛的經理以為她是個浪蕩的女人,還會強吻男人,主動脫衣想**經理!

    為什麼今天不是世界末日呢?

    或者干脆來一道雷把她劈死吧!

    「苡嘉。」關安杰走來她身邊叫喚。

    總務組組長關安杰是個五十六歲的阿伯,在公司已經待了三十年了,本來是業務部的悍將,後來因為年紀大了,不像以往一樣有著強健的體力四處跑、沖業績,加上早年喝酒喝到肝出了點問題,他原本想要提早退休,董事長看在他以往替公司賺了不少錢的份上,安排了總務組長這個閑缺給他,靠著他對公司的熟知,倒也解決了不少問題。

    關安杰叫了好幾聲,但羅苡嘉都沒回應,關安杰有些不耐的推了她兩下,這才見她抬起一張如喪考妣的淚臉。

    被她滿臉淚嚇到的關安杰忙問,「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沒有啦。」羅苡嘉抽噎著抬手抹淚。

    「妳這樣最好沒事。」關安杰拉了張椅子過來,坐在她旁邊,「跟阿北說,怎麼了?」

    關安杰大了羅苡嘉剛好三十,他有個女兒今年正好也二十六,所以他一直把羅苡嘉當成自己的女兒看待,言語之中多有對待自家孩子的關愛。

    他雖然是組長,但大家習慣叫他「阿北」,不僅比較有親切感,也是因為他像個大家長一樣關愛著總務組的所有同仁。

    「真的沒事……」不想說出剛才差點把曹恩睿侮辱的羅苡嘉仍是搖著頭。

    「好吧,妳想說的時候再跟阿北說。」關安杰拍拍羅苡嘉的肩頭,直起膝蓋就要離開。

    羅苡嘉倏忽想起,關安杰在這間公司待那麼久了,應該多少耳聞樣品倉庫有鬼的事情吧?

    現在那個鬼也不知道有沒有跟著她回總務組?她剛才只煩惱著以後要被曹恩睿以異樣眼光看待,簡直生不如死的事情,卻把那個鬼給忘了。

    她又看不見鬼,說不定那個鬼現在正在四周飄浮,望著她獰笑呢。

    羅苡嘉越想越害怕,急急抓住關安杰的袖子。

    「阿北,我有件事想問你。」

    「說吧。」以為她要跟他坦白心事的關安杰又坐回椅子上。

    「你知不知道……」羅苡嘉擔憂的眼神朝四周游移,「知不知道樣品倉庫有鬼的事情?」

    一道詭色自關安杰的眸中一閃而逝,表情亦在瞬間僵硬,雖然很快地就恢復平常,但羅苡嘉還是發現了異樣。

    「為什麼會有那個鬼啊?」羅苡嘉急問。

    「我沒听說有什麼鬼。」關安杰笑道,但在羅苡嘉眼中,那笑容極其不自然,「妳听誰說的?」

    什麼沒有鬼?

    阿北的臉色剛剛明明就變了!

    她猜要不是阿北怕鬼,就是阿北在公司待了三十年,曾听說樣品倉庫發生過什麼事情,可能真的有人在那里頭死了,所以才會在听到「鬼」字瞬間,表情有了變化。

    「我遇到了。」羅苡嘉壓低嗓音,好像那個鬼就在旁邊偷听他們講話。「我剛去營銷部發信,曹經理叫我去幫他拿一台健身車過來,我去搬健身車的時候就听到有道聲音說︰『曾經有個女生在樣品倉庫死掉喔。』」

    「誰這麼無聊開妳玩笑?」關安杰輕笑了聲。

    「那時我一听到聲音就轉過頭去,但是沒有人啊!」羅苡嘉急道,面色又蒼白了起來。「然後那個鬼就跑到我身體里了。」

    「跑到妳身體里?」關安杰噗哧一聲,旁若無人的大笑起來。

    辦公室的其他同事好奇的轉過頭來。

    「阿北在笑什麼?」有人吐出心中的困惑。

    「沒有沒有。」關安杰笑著搖手。

    「阿北,我是說真的啦!」羅苡嘉被關安杰取笑得臉龐漲紅。「我沒有騙你,我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掙脫的。」

    羅苡嘉滿臉嚴肅認真地盯著笑個不停的關安杰,關安杰這才歇止笑意,摸了摸她的頭。

    「我是真的沒听說過什麼倉庫有鬼的事,我看妳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先回家休息?」

    「我不累啊,我是真的撞鬼了。」羅苡嘉激動的握緊雙拳。

    「要不然去找間廟拜拜?」

    羅苡嘉有些絕望的看著關安杰。

    難道說,公司真的沒有發生過什麼事?

    阿北剛才臉色突然一變,其實是因為怕鬼,听到關鍵詞的關系嗎?

    她對鬼沒什麼興趣,避之唯恐不及,只是不知道那個鬼是怎麼死掉的,若是因為自殺的話,听說自殺的鬼會被束縛在自殺之處,若是這樣,也許那個鬼就不會跟著她回家了。

    她只是想得個安心。

    「嗯……」羅苡嘉很是無奈喪氣的垮肩。

    「要先回家嗎?」

    「不用啦,就快要下班了。」這個月再幾天就過了,她想拿到全勤獎金。

    「如果妳真的會怕的話,就去廟里拜拜求個護身符吧。」

    「好的,謝謝阿北。」

    關安杰回到座位前,忍不住回首端凝以厭世的臉操縱鼠標,繼續統計員工旅游人數的羅苡嘉。

    樣品倉庫的鬼……

    那死掉的靈魂……

    他低頭輕嘆了口氣。

    原來這麼多年了,還在那啊……

    傍晚,下班的曹恩睿一步出辦公大樓,遠遠的就看到站在行道樹下,不知在等誰的羅苡嘉。

    兩人視線一對上,羅苡嘉立刻朝他揮了下手,臉上的笑容帶著尷尬與難為情。

    曹恩睿蹙起眉頭。

    這女的是想干嘛?

    跟蹤他?

    特地等他下班攔截他?

    瞧她年紀輕輕,應該只有二十五歲上下,人也長得眉清目秀,氣質文雅,怎麼會做出強暴男人的舉動?

    瞧她動作熟練的樣子,應該不是頭一遭了吧?

    不知公司還有多少男子受害,或者覺得有女人主動投懷送抱,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因而隱忍不說?

    曹恩睿心想必須警告她別在公司亂來,做出敗壞風紀的事,影響公司的聲譽。

    他大步往羅苡嘉的方向行來,眸色銳利如鷹,唇角抿得死緊,肩膀硬挺,滿身肅殺之氣,越接近羅苡嘉,羅苡嘉越能感受到那份殺氣,想逃跑的欲望越強烈。

    她屏氣凝神,如臨大敵般渾身僵硬,雙手無措的緊抓著包包的肩帶,眼睫不住害怕的微顫。

    「妳……」

    「對不起!」曹恩睿嘴方張,羅苡嘉即九十度鞠躬彎腰道歉。「下午的事……倉庫的事我不是故意的,請不要放在心上。」

    「什麼叫不是故意的?」爬到男人身上,還主動脫衣,虧她有臉說不是故意。

    「就是……呃……我那時腦袋有點昏昏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羅苡嘉心想,她跟阿北提起鬼時,阿北的反應就是她在說笑,若是她跟經理說她是被鬼附身,才做出強把他壓在地上亂摸的事,一定會被當成瘋子,將個人行為推到鬼身上,在經理心里的形象,除了「痴女」還會多一個「瘋子」,加起來就是「瘋痴女」,那就不僅是跌落谷底,而是直接穿透地心了。

    曹恩睿微瞇著一雙俊俏長眸,死死盯著模樣心虛,視線一直游移,落在地上不敢看他的羅苡嘉。

    「妳不是第一次了吧?」

    「啊?」羅苡嘉不解地看著他的下巴。

    她沒有勇氣直視他的眼楮。

    「妳在公司用這種方法勾引了多少男人?」

    勾引了多少男人?

    「不!我沒有!」頓了一秒鐘總算理解的羅苡嘉慌忙搖頭,「你是第一次……」喔,天啊,她在說什麼?「我的意思是說,那個時候是……」

    「我不管妳用這種方法勾引過多少男人,勸妳就此停手,否則我會上報風紀委員會,給予妳適當的懲處!」

    羅苡嘉張嘴傻愣。

    她被當成人盡可夫的**女人了?

    「經理……」她發出近乎絕望的哀鳴。

    「妳好自為之。」

    曹恩睿把她眸中含淚的難過表情當作是**行徑被揭穿後的不甘,鄙視的瞪了她一眼,甩手便走。

    羅苡嘉呆愣愣地望著曹恩睿越行越遠的挺拔高大身影,淒楚的淚水滑落臉頰。

    她的單戀,結束了。

    以如此不堪的結果,結束了!

    隨即,一股憤怒涌了上來。

    那個鬼為什麼要這樣害她?

    她惱怒的握緊身側雙拳。

    鬼害她在經理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不要以為她會默默地吞下這份委屈!

    她要復仇……不,是為民除害。

    她要消滅那個鬼……這好像有點困難,畢竟她不是道士,家里也不是經營宮廟,但她一定會想辦法讓那個鬼無法再出來附身在人類身上,免得又出現第二個受害者!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