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艾思 > 惡質前夫要娶我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惡質前夫要娶我 第二章

作者︰艾思

    價格高昂的單人VIP病房只剩莫語寧一人,她順手抓起一本林茹真留下的八卦周刊,一邊啃著仙貝,一邊百無聊賴的翻閱。

    才翻開兩頁,病房的門忽然又被打開,她困惑的抬頭望去,一看清來人面貌,嘴里嚼爛的仙貝突然卡在咽喉下不去。

    「咳咳咳咳──」她咳到差點吐血,連忙扔開八卦周刊,粉拳猛搥胸口。

    廉凱因一臉怪異的斜睨著莫語寧,一度以為自己走錯病房。

    瞧瞧她,那是什麼發型?

    拜托,她今年二十八歲,可不是十八歲,她都不覺得自己很幼稚嗎?

    「咳咳咳咳!」

    直到咳順了氣,莫語寧才像是撞見鬼似的瞪大水眸。

    哇,這個男人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听說他曾經是她的老公耶……

    「我听茹真說,妳傷勢好得差不多,所以就順路過來看看。」

    廉凱因的目光掃過掉了滿床的餅干碎屑,嘴角譏諷的挑高。

    根據林茹真的說法,這個女人不是病情嚴重嗎?怎麼才一個禮拜就復原得差不多,看來這個女人果真跟鋼鐵人沒什麼兩樣。

    「喔。」

    莫語寧轉過身,拍了拍靠背的大枕頭,繼續窩回去翻她的八卦雜志。

    哇哇哇,這個亞洲小天王好帥喔!是她的菜耶!

    廉凱因愣了愣,高大身影就這樣被晾在原地,不禁滿心錯愕。

    怪了,這女人口口聲聲愛他愛得入骨,恨不能天天二十四小時把他綁在身邊,他特地抽空來探病,按照她的套路,她應該會把握這個機會努力討好,怎麼可能對他不理不睬?

    五分鐘過後,莫語寧嘴里含著仙貝抬頭,聲音模糊不清的問︰「你還沒走喔?」

    再一次傻眼。

    廉凱因瞪著她,忽然覺得她嘴邊那一塊仙貝很礙眼。

    他不記得她愛吃這種垃圾食品,她平常注重身材,吃飯都是小鳥胃,糖果餅干零食統統拒絕往來……

    「先生,沒事的話麻煩閃遠一點,你擋到電視了。」

    莫語寧揚起手,對空揮了揮,一副希望他快點滾開的不耐煩。

    這下廉凱因不只傻眼,還不爽到極點!

    她那是什麼眼神?好像他沒事跑來這里惹人嫌似的,搞清楚,要不是出于基本的人情道義,他才不會自虐的跑來這里。

    廉凱因大為惱火,轉身想走,不知怎地,腳步忽然一頓。

    不可能,莫語寧怎麼可能用這種態度對他,難不成她又想玩什麼把戲?

    驀地,廉凱因心底起了疑竇,于是他又轉回身,皺緊眉頭,瞪向病床上那個不停發出卡滋卡滋聲的女人。

    「莫語寧。」

    他毫不客氣的連名帶姓喊著,隨即得到了病床上女人一記很不爽的斜睨。

    很好,他可以百分百確定,眼前這女人不是莫語寧──絕對不是!

    眼前這個頂著丸子頭發型,還別了一個可笑的蝴蝶結發束,嘴巴從剛才到現在沒停過的女人究竟是誰?!

    「莫語寧,妳知道我是誰嗎?」廉凱因臉色古怪的問。

    「喔,就那個叫廉什麼的。」

    莫語寧一手抓著仙貝,一手握著遙控器,專心挑選起讓她感興趣的電視節目,臉上一副愛理不理的表情。

    「妳叫我什麼?廉什麼的?!」廉凱因瞪大雙眼。

    她是車禍撞到腦袋?還是被外星人綁架洗腦過?!

    「哈哈哈哈──好白痴!」

    壓根兒沒理會病床旁的高大男人,莫語寧盯著屏幕上播放的好萊塢喜劇片,哈哈大笑,儼然將廉凱因當作空氣。

    來得很不是時候的爆笑聲,對于錯愕莫名的廉凱因來說異常刺耳,簡直像是嘲諷的挑釁。

    這女人是已經徹底看開了,還是她身上的痴情蠱,終于被高人解開?

    此時他人就站在她面前,她不僅完全無視,還自顧自的看著電視,這是不可能會發生在莫語寧身上的事情。

    「莫語寧,妳好好看清楚,我是誰?」

    出于好奇心,廉凱因往前跨了一大步,頓時遮去了莫語寧的視線。

    「啊!閃開啦!你的豬頭擋到我的電視了!」

    好煩喔!剛剛听表妹提過,這個廉什麼的看她很不順眼,怎麼現在又賴著不走?真的有夠奇怪耶!

    有那麼一瞬間,廉凱因差點以為是自己的幻听。

    那出言不遜的口氣,惡狠狠的怒瞪,鄙夷上挑的嘴角──竟然是出自交際手腕一流,虛偽笑容經常掛在臉上的莫語寧。

    病房的門被推開,買好果汁的林茹真才要開口,眼一抬當場愣住。「咦?」

    一個禮拜前,表姊被推出急診室時,廉凱因來探望過一次,確認表姊沒有性命危險以後,就再沒出現過,他不是應該恨表姊入骨,怎麼會忽然良心發現,跑來這里探視?

    廉凱因望向林茹真,口氣不悅的問︰「妳來得正好,妳能不能解釋一下,莫語寧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好像一副不認得我的樣子?」

    喔,听起來好像有人踢到鐵板!

    林茹真心中直竊笑。「不是好像,而是她真的不認得你。」

    廉凱因聞言一愣。「什麼叫做真的不認得?」

    莫語寧索性自己接口,撇了撇粉唇,說︰「就是不認得啊!你不是事業做很大的CEO?腦子怎麼這麼笨!連人話都听不懂,嘖!」

    錯愕過後,廉凱因氣得差點腦充血。

    這女人罵他笨?她到底吃錯什麼藥?難道是他先前向眾神祈求的禱告真靈驗了?

    「莫語寧──」

    見廉凱因擺出一副想吵架的姿態,林茹真趕緊把他拉出病房,免得他一激動,又把表姊刺激得更反常,那還得了啊!

    卡滋卡滋……靠在病床上的某人繼續吃她的仙貝,嘻嘻哈哈看喜劇,當她十八歲無憂無慮的可愛少女。

    好一個創傷後壓力癥狀。

    那天在病房外,听完林茹真轉述醫生的診斷結果,廉凱因心情好復雜,一時竟也分不清是高興還是茫然。

    想不到多年來的心願,竟然一夕成真,莫語寧對他近乎病態的痴戀,終于結束了,以後她不會再死命糾纏著他,面對這樣的結果,他應該仰天大笑,連辦三天流水席,殺豬酬謝神佛。

    但,他當然沒這麼做。

    她的選擇性失憶,人格大變,反而令他有種說不出的茫然,胸中好似壓著一塊石頭,讓他寢食難安。

    那場車禍會是他害的嗎?

    她會變成這副怪模樣,明明是二十八歲的成熟女人,言行舉止卻成了只有十八歲的幼稚少女,這是他的錯嗎?

    「哈哈哈,這男的好蠢喔!」

    出院返家休養的莫語寧,此時斜躺在沙發上,手拿一本愛情小說,亂沒形象的大笑不止。

    有鑒于兩人剛簽字離婚不久,加上她目前處于「失憶狀態」,腿上的石膏下個月才能拆,而林茹真已經銷假返回工作崗位──听說「MK」經紀公司少了莫語寧坐鎮,已經全盤大亂,林茹真這個副總一個頭兩個大,完全走不開身。

    然後,莫語寧唯一的弟弟遠居國外,她父親去年病逝,于情于禮,廉凱因不得不大發慈悲心腸,親自接「十八歲」的前妻回家。

    當然,不是回他家,而是回她自己的家。

    他自己在天母另外有房子,兩人結婚後一直處在分居狀態,更別說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兩人就連同床共枕都不曾有過。

    「欸,廉大哥,我腳不方便,你去幫我倒杯果汁好不好?」

    莫語寧笑到眼角噴淚,見廉凱因杵在那邊發呆,毫不客氣地命令起來。

    難以置信,匪夷所思……換成是以前的她,眼巴巴盼著他上門,看他站在這里,就算腿瘸了也會想辦法端飲料出來,極盡討好之能事。

    眼前這個女人,真的好陌生。

    廉凱因看著沙發上躺姿隨便的莫語寧,喉頭一噎,一時半刻發不出聲。

    她眼底沒有迷戀,沒有異常執著,就像是看待一個陌生人。

    他應該高興,應該雙手舉高,大喊解脫,但為什麼心頭始終覺得堵塞難受?

    「大哥,我口快渴死了,拜托你快點去幫我倒好不好!」莫語寧耍賴似的提高音量。

    廉凱因不悅的訓斥︰「搞清楚,我是因為好心,才會特別抽空來接妳出院。」

    這個「小屁孩」的口氣當真有夠欠扁!

    「喔,不想幫就算了,反正晚點看護會過來。」

    莫語寧不置可否的冷哼一聲,繼續津津有味地讀著手里的愛情小說。

    他被漠視了,被撇在一旁當擺飾,那個曾經愛他愛到巴不得將他綁在身邊的女人,此時連看他一眼都懶,這感覺……莫名的糟透了!

    突地,莫語寧的手機響起,她翻翻柏金包,一邊笑一邊接通手機。

    「喂?我是語寧,請問哪里找?瑞峰?對,我出院了……我在FB上有寫啊。嗯,對呀,我改了婚姻狀態。咦?你還不知道啊?我離婚啦!」

    廉凱因不想偷听,但雙腳卻好似黏在原地,怎麼也動不了,他下意識豎長了耳朵,將她與另一個男人的對話盡收耳底。

    「哈哈哈……對啊,我也不知道自己以前在搞什麼,可能被鬼遮眼,還是被人下降頭了,莫名其妙喜歡那種爛咖,有夠瞎的我。」

    廉凱因臉色鐵青,完全無法把眼前這個口無遮攔的小屁孩,與昔日那個滿身控制欲的莫語寧聯想在一塊兒。

    莫語寧徑自說得渾然忘我,早忘了她的前夫還在旁邊,而且臉色越來越難看。

    畢竟,在她的記憶中,廉凱因這男人早已不存在。

    「哈哈哈……開慶祝趴?OK啊,只是我腳上石膏還沒拆,比較不方便……啥?你要找個猛男來抱我,哇,求之不得啊!要帥一點的喔,我不喜歡只有肌肉沒有臉蛋的猛男,那很掃興耶。」

    跟交情超好的制作人死黨鬼扯了十幾分鐘,莫語寧才心情大好的切斷通訊,一抬眼就看見臉黑如包公的廉凱因。

    「莫語寧,妳腦子是不是壞了?」廉凱因不爽的吼著。

    一想到剛才她在電話中跟朋友抱怨這婚結得多冤枉,他就滿肚子怒火。

    「喔,原來你還沒走。」莫語寧斜睨廉凱因一眼,旋即拄著拐杖站起身,緩慢的拐入廚房,自行打開冰箱取出果汁。

    「對,妳腦子壞了,所以不記得跟我之間的事,容我提醒妳,我跟妳的婚姻,從頭到尾就是妳在主導,是妳強逼我娶妳的,感到冤枉的人應該是我,巴不得快點解脫的人也是我!」廉凱因亦步亦趨跟進廚房,大聲替自己辯白。

    「喔。」莫語寧笨拙地把果汁開封,倒進馬克杯。

    「妳從剛才到現在,就只會對我『喔』?妳腦子壞了,連話也不會說了是不是?」

    「你不是看我很不爽嗎?」

    她略略歪頭,蓬松丸子頭的俏皮造型,讓她看起來減齡不少,乍一看真會以為是十來歲的少女。

    「對,很不爽!妳這個女人一天到晚想掌控我的生活,故意買通我身邊的人,觀察我的一舉一動,我討厭死妳這個控制狂!」

    廉凱因一聲聲獅吼,將多年來滿肚子的烏煙瘴氣盡情宣泄。

    「耶?」莫語寧啜了一口酸酸甜甜的蔓越莓汁,懶懶的斜睨某人,隨便他罵。

    「妳對我來說比癌癥還可怕,哪個男人被妳愛到,就跟染上絕癥一樣,妳有可怕的控制欲,妳機車得要命,永遠在雞蛋里挑骨頭,跟妳在一起讓人無法呼吸,五分鐘就會窒息而死!」

    放下半空的馬克杯,莫語寧舔了舔嘴唇,拿過桌上還沒拆封的仙貝與餅干,準備開封享用──這些沒營養的零食果汁,全是她事先托林茹真買來的。

    「莫語寧,妳到底有沒有在听我說話?」

    什麼鬼,從未嘗過被這個女人冷落的滋味,廉凱因超級有夠不爽。

    卡滋卡滋,莫語寧又開始啃起仙貝,一臉終于解饞的爽快表情。

    啊,真好吃!海苔仙貝萬歲!

    就在廉凱因瞪大那雙深邃的桃花眼,又準備發飆之際,莫語寧才一邊卡滋卡滋,一邊涼涼地說──

    「姓廉的,如果你真這麼討厭我,借問一下,你從剛才到現在,一直舍不得離開我家,不停追著我跑,你是有被虐癥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