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輕 > 債嫁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債嫁 第二章

作者︰朱輕

    玉驚鴻得了信兒,很是稀奇,爹娘教她領個陌生男子上山去,而且還是現在就去?可現在已經過了晌午了,想上山尋蘭草,光是腳程就是整整一天。這會兒上山,怕是明天都下不了山。且又還是雨後,山路崎嶇又濕滑,如何方便上山?

    不過,看著娘親話里話外都是一副,不能得罪這位崔公子的模樣兒,玉驚鴻心想,一來呢,爹娘總不會害了她;這二來呢……反正她一個和離女,既沒打算再嫁,又知道自個兒不會再有什麼好名聲了,那又有什麼好在乎的呢?那,去就去吧。

    上山于她來說,如同家常便飯一般,所以玉驚鴻動作麻利地收拾妥當,跟著娘親去了前院。

    不料,見了那崔公子,玉驚鴻先是一驚,繼而釋然了。

    原來這崔公子看起來大約二十三四歲,應該還沒成親,因他只束了冠,並沒有結發。按著梁國的風俗,這男子成年後便要束冠,成親後才可結發。

    且這人的身材身形高大,寬肩闊胸,腰際精瘦結實。除此之外,他也還生得極好,軒眉入鬢,朗目如星,也不知怎麼的,還自帶一股難以言喻的肅殺之意?

    見這男子品貌極佳,氣質出眾,玉驚鴻心中最後一丁點兒的疑慮也打消了。沒錯兒,先前她也在心里犯嘀咕,心想這莫不是爹娘變著法兒的讓她相看?

    如今一見這崔公子這樣的人才品貌,還是個沒娶過妻的;且從衣著氣質來看,他也必定是個非富即貴的。這樣的公子,她一個和離過的失婚女怎麼配得上?

    當下,玉驚鴻也不多說,辭別了爹娘就領著崔公子出了家門。玉府倚山而建,只要沿著小路繞過佃戶家的農田,再走上二三分地,就上了山。

    殊不知,這邊玉驚鴻剛領著崔公子出了門,那邊玉夫人就滿面愁容問上了玉老爺,「老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為什麼要讓驚鴻和那賢郡王在外頭單獨相處上兩日?難道說……老爺,你還想搓合驚鴻與賢郡王不成?」

    玉老爺摸著胡子點了點頭。

    玉夫人有些不安,「可妾身總覺得……這好像不太合適?賢郡王的身分也太高了,雖然我們驚鴻是不差,可是……」

    玉老爺驕傲地說道︰「老夫在引退前也是帝師,我家的驚鴻怎麼就配不上他賢郡王崔寧遠了?」

    說著,他又摸了摸胡子,正色說道︰「再說了,打上個月淳王搬到了我家隔壁的莊子上以後,還特意交代我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他的身分。尤其是要瞞著驚鴻,我說呢,當時我還納悶兒來著,心想他這葫蘆里賣得是啥藥,今兒一見賢郡王,我總算是明白了。」

    「夫人妳想想,若淳王無意和我家結親的話,又何必眼巴巴地派賢郡王到我家求個什麼蘭草?要知道,淳王他自個兒就是三天兩頭的來我家蹭吃蹭喝的。他想要我家蘭草,還用得著讓賢郡王親自來,使個下人過來說上一聲不就得了。」玉老爺說道。

    玉夫人這才恍然大悟,只是做娘的始終想太多,便又愁道︰「賢郡王好是好,就是身分太高。他本是先帝與太後娘娘親兒子,當今聖上的親兄弟。原是因為淳王爺無後,先帝才讓他過繼到淳王爺膝下的。」

    說到這兒,玉夫人更加的心慌意亂,「要萬一他看不上我們驚鴻怎麼辦?驚鴻心里本就難受,再來這麼一出,她豈不是……」

    玉老爺安慰她,「我們驚鴻那麼好……我還真不怕賢郡王會看不上驚鴻。我倒是擔心萬一驚鴻這孩子不答應,那可怎麼辦,畢竟先前宋家欺人太甚……她怕是再不願意嫁人了。」

    玉夫人一听,更是愁腸百結,唉,兒女都是債,驚鴻在婆家被欺負,她生氣;驚鴻和離回了娘家,她心疼;听到外頭的人非議驚鴻,她憤怒;這會兒要是賢郡王看不上驚鴻,她難受;可要是賢郡王看上驚鴻,兩人能成……她又有些舍不得把這麼好的女兒再嫁出去。

    想到傷心處,玉夫人抹起了眼淚,埋怨夫君道︰「我那一朵花兒似的女兒,先被老爺許給了那宋其光,竟吃了這許多苦頭。這回你又想把她許給賢郡王……我不管,要是這回驚鴻還嫁得不好,我、我……我也要和離。」

    玉老爺一呆,隨即滿面通紅,「妳……」

    這聲妳字一說出口,他又長嘆了口氣,「夫人,妳就放心吧,這回我可看準了。當年賢郡王也與當今聖上跟著我讀過幾本書,賢郡王的秉性我是知道的……」

    玉夫人拂袖,打斷了他的話,「當年我嫌宋家太窮,也是你讓我莫欺少年窮的。現在你瞅瞅,哼,反正這回我可再也不委屈我女兒了。要是驚鴻不想嫁,就算他郡王,就是聖旨下到我家門了……我也要抗旨。」說完她便甩了袖,氣沖沖地回了後院。

    「妳……」玉老爺被氣得吹胡子瞪眼,卻也無可奈何。女兒也是他的心頭肉,雖說女子再嫁從己,可他這個當爹的,當然希望女兒可以嫁得更好。

    玉驚鴻可不知道她的爹娘這會兒正為了她而擔心,爭吵不休。她背著背簍,引著崔寧遠上了山,而崔寧遠則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後。

    老實講,崔寧遠心里是有點兒不爽快,他剛剛才在漠北邊關打了個勝仗,父王就連下了三四道催令,讓他盡快趕到偃城的莊子,說是父王身子不好。

    崔寧遠急得一路騎了快馬,四五天不眠不休的,總算趕到了莊子上。可是,父王卻是面泛紅光,聲若洪鐘的樣子,真沒看出父王哪兒不好了。

    不過,崔寧遠也不傻,他大約能猜出原由,他今年已經二十三了,還未娶妻。父王,太後與當今聖上都在著急他的終身大事,所以他也能猜出來,這恐怕是父王催他上玉家來相看吧?

    不過,父王是不是太著急了?崔寧遠剛剛才回到自家莊子上,連口水也沒來得及喝,就被父王催促著來到玉家,求什麼蘭草?渾然不顧他出門那會兒還下著大雨。

    如果沒有猜錯,父王讓他來玉家求蘭草,玉老爺又讓女兒玉娘子領著他上山去,所以說,父王與玉老爺的意思是想搓合他與這玉娘子?

    崔寧遠忍不住打量了走在他前頭的玉娘子一番。

    大約是因為知道要走山路,所以玉娘子將一頭長發編成了烏黑油光的大辮子垂在腦後,頭上還戴著巾幗,想避免讓雨水露水打濕了頭發,也不讓荊棘枝條掛住頭發。

    讓崔寧遠感到驚訝的是,這玉娘子身上穿的,竟然還是改良版的短打。短打本是窮苦人家的男兒打扮,為了方便做苦力活計。但她身為女兒家,上身穿著對襟半袖衣,下身穿著寬松的褲裝,自小腿處便扎起了綁帶,大約是為了怕失禮,她還是又加了條四片裙。

    她的腳下蹬著一雙鹿皮小靴,小靴下還踩著木屐;身後還背著個背簍,背簍里裝著鐮刀,錐子,細柄花鋤等物。

    本朝自開國以來便抑武揚文,所以朝中無論男女都以病弱縴秀為美。

    可玉娘子這身打扮,看起來不倫不類,但勝在身段苗條,步履又矯健輕快,爬起山來那可是清清爽爽。崔寧遠心下贊嘆,好個身姿靈巧,長腿柳腰,一點兒也不矯揉造作的小娘子。

    其實他與玉家娘子,也有點兒淵源,玉老爺在引退之前是太子太傅,崔寧遠幼時曾與皇兄一塊听玉老爺授過課。後來玉娘子嫁與宋其光,那宋其光又正好是崔寧遠的部下,只是今年年初,听說玉娘子與宋其光和離了。

    這玉娘子……好像閨名喚驚鴻,看起來容貌麗,氣質不俗,談吐也是端方可親的模樣,真真兒是位翩若驚鴻,婉若蛟龍的人物。

    所以崔寧遠覺得有些詫異,玉娘子這樣兒的容貌,這樣兒的家世,宋其光為何不好好珍惜,卻要納個皇商的女兒喬氏為貴妾?

    崔寧遠見過喬氏,那是個艷脂俗粉,目光淺薄的婦人,光是從玉氏與喬氏的外表來看,喬氏便是給玉氏提鞋也不配,宋其光是腦子進了水?

    想到這兒,崔寧遠又覺得有些不太可能,他畢竟是當朝郡王,玉娘子雖然看著漂亮、水靈,可是……她是和離過的女子,太後是萬萬不會容許他的郡王妃是個和離過的女子的。

    所以,父王到底是在折騰什麼呢?

    就在他心念神動之間,玉驚鴻已經領著他走了有半個時辰了。兩人一直沉默著,而玉驚鴻見他衣著華貴,氣質出眾卻又孑然一身的模樣兒,忍不住問道︰「公子身邊也沒個伴嗎?」

    看著她靈動的身姿,听著她甜潤悅耳的聲音,崔寧遠心頭的怒火熄了大半。

    他不答反問︰「怎麼玉娘子也不帶個身邊人?」

    玉驚鴻答道︰「家下僕從都領著活,我身邊本也有個丫鬟,只是這幾日她病著,就讓她回去養病了。」也主要是因為家下的僕從婆子們都是上了年紀的,她亦不敢帶著他們爬這樣險峻的雄山。

    崔寧遠哦了一聲,不再言語,兩人便冷了場。

    因玉驚鴻常常上山尋蘭草,有時候與丫鬟僕從獨自在山林里住上兩三日也是有的。玉老爺放心不下,便花錢讓家里的幾個佃戶背著糧食,斧刀等一應物什上山。在幾處合適的地方建了幾間極為簡陋的小木屋,既方便玉驚鴻上山尋蘭草,也方便往來的獵人們歇腳休息。

    又因為今日上山的時辰實在是晚了,要想趕到最近的落腳點也得加快速度,所以玉驚鴻在前頭領路,雖山路崎嶇難行,但她走得又穩又疾。

    兩人行了一段路,習慣在漠北苦寒之地的崔寧遠見了這青翠大山,不由得興致極高。只是覺得在前頭帶路的玉娘子腳程極快,就連他這個習慣了行軍操練的王爺將軍,也有些吃不消。他既為玉娘子的體力感到驚詫,也有些猶豫。

    默了一默,崔寧遠開口詢問︰「敢問玉娘子,那蘭草究竟在何處呢?」

    玉驚鴻抹了一把額間的汗,身形並末停下,邊走邊答道︰「蘭草是隱世之花,生于山澗旁的險峻之地,想要尋到好看的蘭草,還真是可遇不可求。」

    听到這兒,崔寧遠一怔。

    玉驚鴻又解釋道︰「我們得趕一趕路,趁天黑之前上到麒麟峰,那兒有個落腳點,歇上一夜,明兒再上到珠女峰,那兒有個澗谷,里頭的蘭草生得可好。」

    崔寧遠一驚,「什麼?還要在山上過夜?」

    听了這話,玉驚鴻有些詫異,轉頭看了他一眼,說道︰「是啊,所以我們得快一點兒,要不然天一黑,我們就沒法子走夜路。公子請看,這才下過雨到處濕漉漉的,生火也困難,過夜可難受了。」

    崔寧遠看了看天邊略有些西沉的日頭,面露不悅,「既然如此,為何不早說?難道府上果真連一盆多余的蘭草也無,明明……」明明他還有許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听崔公子的語氣,玉驚鴻更加地篤定了,肯定是自家父母不願意把蘭草給這位崔公子;或者說,是想拒絕但又不好意思拒絕,所以才讓她帶著他上山,是想逼著他知難而退吧?

    這麼想著,眼看著前面馬上就要走到分岔路口了,玉驚鴻心想,既然這樣,那還真得逼著他早些下山,最好空手而回了。于是她腰身一扭,故意帶著崔寧遠走上了一條更加崎嶇的山路。

    玉驚鴻更加加快了前行的速度,崔寧遠則如影隨行。

    他心情郁悶,可玉娘子一直在他前邊兒引路,他不自覺就被她靈動的身姿,苗條的縴腰給吸引住了。因山路崎嶇,她需要時不時地跳躍一下,好避開沆窪之地。所以她的縴腰時不時地扭動一下,更加顯得柔韌縴細;飽滿的蜜桃型豐臀正隨著前行的節奏有些略微的顫動,一雙長腿兒從四片裙下若隱若現……

    莫名其妙的,崔寧遠就覺得有些口干舌臊。他亦步亦趨地跟著她,呼吸不自覺變得粗重。

    玉驚鴻走在前頭,也听到了他粗重的喘息聲。她不由得心下暗喜,過了一會兒便回過頭,假作好心地問道︰「公子可要歇息一會兒?」

    「不、不必了,尋得蘭草要緊,蘭草要緊。」崔寧遠連忙說道。

    玉驚鴻趁熱打鐵,「不若我先送公子下山,我再重新回頭上山替公子尋蘭?」

    「不不不……在下來時,家父萬千交代,這回定要尋得蘭草才能歸去。玉娘子,我們還是……快些前行吧。」崔寧遠面紅耳赤地說道。

    玉驚鴻抿著唇兒打量著他,這崔公子滿面憔悴的模樣兒,殊不知崔寧遠策馬疾行三千里能不累嗎?而且這一路行來,他面紅紅的,呼吸也沉重,顯見得是個文弱書生,也難得人家一片孝心,她還是……不要為難他了吧。

    于是,她柔聲說道︰「公子一片孝心,定能感動天地,說不定……我們很快就能尋到一株最好的蘭草,那我們這就走吧。」說著,她在前頭帶路,繼續走,卻略微放緩了腳步。

    殊不知,她溫柔嫵媚的聲音,卻引得他更加心如撞鹿,幸好她不再回頭看他了。

    崔寧遠撫著自己的心口,繼續跟在她的身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