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總裁不嫁了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不嫁了 第二章

作者︰金晶

    第二天會議之後,林木將數據放在了吳菲甜的前面,她打開一看,一目十行地瀏覽完之後,她挑了一下眉。

    「總裁,還有事嗎?」

    「沒有了,你出去吧。」

    「是。」

    吳菲甜盯著其中一行,嘴唇揚起一抹笑,還真的是巧合。她拿起手機,打給了吳母,「媽,你以前是不是有一個同學,名字叫陳伍?」

    吳母想了想,「是呀,妳怎麼知道?」

    「我昨天不是跟妳說有一個要當我的教授嗎?是妳老同學的兒子。」

    「這麼巧?」吳母驚訝了。

    「是呀,媽,妳跟陳伍……」

    「陳伍?」吳父的聲音插了進來,接著手機換到了吳父的手里,「甜甜,妳怎麼問起妳陳叔叔了?」

    「我小時候見過陳叔叔嗎?」吳菲甜好奇地問。

    「是啊,妳那時候才剛出生,當時他還要做你的干爹,不過我不許,什麼親爹,干爹,妳爸就是我一個人。」吳父霸氣十足地說。

    「爸,你跟媽在一起?」

    「我陪妳媽逛街。」

    「哦,爸,我要跟媽說話。」

    吳母在一旁听到,瞪了一眼吳父,吳父乖乖地將手機放在她的手上,整個人貼在她耳邊,兩個人好得跟一個人似的。

    「媽,妳跟陳叔叔什麼關系?」

    「什麼、什麼關系!」吳父在一旁跳腳。

    吳母推了一把吳父,回道︰「我跟他從小青梅竹馬,後來他去美國留學了,畢業之後就留在那兒沒回來了,偶爾還會打電話……」

    「什麼!你們還打電話……」依舊是頑強的吳父。

    吳母不理他,繼續道︰「沒想到妳會遇到妳陳叔叔的兒子,哎呀,他也真是的,怎麼不跟我說一聲,他兒子來台灣了,也不讓我照顧一點。」

    「照顧?照顧什麼!」吳父兩眼瞪得很大。

    吳菲甜覺悟出一絲不對勁,趕緊說︰「媽,回家跟妳說。」

    「嗯,拜拜。」

    吳菲甜掛了電話,看著數據上照片里的男人,伸手往男人的腦門上點了點,「想當我?你膽子真大!」

    可能是當學者的人,看起來特別的儒雅,而陳彥除了儒雅之外,還有一絲清冷禁欲,看起來不是很愛說話,最重要的是,他明明是個三十歲的年輕人,為什麼要弄得他自己跟一個四五十歲的老頭子一樣。

    一點也不可愛。

    但,很對她的眼。

    長這麼大,誰敢管過她?小時候她就是被父母放在手心里嬌寵長大的,大學畢業之後,她就進入公司,不說萬人之上,起碼公司的員工都服她。

    他是第一個敢用不爽的口氣管她的人!

    她欣賞著他的五官,輕輕搖頭,「白白浪費了這張臉,這麼帥不當渣男。」說是這麼說,語氣卻是滿意的。

    林木給的文件里將陳彥大大小小的事都調查得清清楚楚了,小至他幼兒園在哪里讀,大到他前一段感情生活。

    她瞇起眼,這麼帥的男人居然只談過兩段感情,初戀是高中的時候,只維持了半年,最後一段感情則是大學談的,談了五年分手了,理由是女方出軌!

    他不僅不渣,還被人給渣了,好慘!

    但她唇角揚了起來,慘的好,分的好,不然哪有她出現的余地。她繼續看,單身至今三年。

    難道是被前一段感情傷害了?她摸著下巴想,不對!肯定是他太呆,太傻了,活該單身三年。

    對著她這張閉月羞花的臉,他都能無動于衷,他太鎮定了!

    將他的資料看完,吳菲甜喝了一口咖啡,苦澀的黑咖啡在舌尖暈開淡淡的香甜。

    「陳教授,你好呀。」

    吳菲甜回到家里,趁著吳父不在,找到吳母,「媽,妳給我說一說陳叔叔吧。」

    吳母似笑非笑,「我們從小就認識,關系也很好,妳爸就以為他喜歡我,其實沒有,就是很好的關系,跟家人一樣。」

    「哦,怪不得爸一听到陳叔叔就很激動。」

    吳母笑了笑,「妳真的喜歡陳彥那個孩子?」

    「喜歡!」吳菲甜眼楮一轉,「媽,妳幫我牽線。」

    「妳爸要氣死了。」

    「不管啦。」

    「這件事交給妳爸去處理。」

    吳菲甜捂著嘴偷笑,「媽,妳好壞。」

    「這是中年危機感,知道嗎?」吳母壞壞地笑。

    「哎呀,我得好好向媽學習如何馴夫。」吳菲甜覺得她媽太厲害了,就這手段,怪不得以前是霸總的吳父,現在是妻奴。

    「妳要記住,不管是什麼時候,男女關系中總是要有些心思,不然小心愛情變親情。」

    吳菲甜笑著說︰「是,我的女王殿下!」

    「貧嘴。」吳母小聲地說︰「妳去讓妳爸跟陳叔叔說一聲,我們一家人和陳彥一起吃個飯。」

    「你們也要來?」

    「我總要替妳看一看啊。」吳母說。

    「哈哈哈,好呀,如果他一個人住,不如住我們家好了,我們家這麼大,房間也多,我旁邊的房間正好空著……」

    「八字還沒一撇,妳就想拐了人到家里?」吳母點了點頭,「近水樓台先得月,但妳也要耐心。」

    「嘿嘿,好啦。」吳菲甜心急地說︰「我去了。」

    「嗯。」

    吳菲甜出了房間,找到剛泡了一杯牛奶,準備端給吳母的吳父,「爸,我有話要跟你說。」

    「等一下,我先端牛奶給妳媽喝。」

    「哦,那我在書房等你。」

    「嗯。」

    吳菲甜先去了書房,以她對吳父的性子,一定會等吳母喝完牛奶,膩歪一會才過來,于是她打開計算機看起了文件。

    十五分鐘之後,書房的門被敲響了,吳父走了進來,「怎麼了?什麼事?」

    「爸,我之前遇到了陳叔叔的兒子陳彥,听說媽跟陳叔叔關系很好,既然如此,請陳彥吃一頓飯吧。」

    吳父瞇起眼,懷疑地問︰「妳怎麼突然這麼主動?」

    「哦,我在A大的時候听了陳教授的講座,就是陳彥,真的很出色。」

    「什麼出色不出色的,不就是一個講座嗎?妳爸曾經也做為優秀企業家去大學里演講過……」

    「爸,我在說陳教授,不是陳叔叔。」所以,不要吃醋。

    吳父干咳了一聲,「不懂妳這孩子說什麼。」

    「爸,我蠻喜歡陳教授的,你幫我牽線。」吳菲甜揚起甜笑,在父母面前,她從來說話不會繞圈子,喜歡就是喜歡,想干什麼就干什麼。

    吳父睜大了眼,「就看了他的講座,妳就喜歡他了?」

    「我听媽說,媽也是第一眼就喜歡你了。」吳菲甜笑得滑頭。

    吳父咳了幾下,「這天氣干燥,我有些干咳。」

    「那爸爸多吃潤肺的,悉尼汁什麼的。」

    「嗯嗯。」享受了一下女兒的關懷,吳父臉色紅潤了不少。

    「那爸……」

    「嗯?」

    「我們什麼時候聚餐啊?」

    他答應了嗎?

    「爸,這事交給你了,就月底吧,這麼說定。」

    吳父傻傻地走出了書房的門,他根本什麼都沒答應,但要是回去說清楚,似乎會被女兒看不起?

    不就是吃個飯嗎?有什麼大不了的,讓女兒知道陳伍的兒子一般般也行,早點死心。

    那就趕緊聚餐吧。

    吳菲甜又一次來到了A大。

    但這一次,她沒有穿得很職業化,上身一件薄毛衣,下身一條合身的九分褲,一雙白球鞋,背著一個小更,頭上戴著一個棒球帽,整個人就像是大學生。

    她慢悠悠地走進了A大,根據林木提供的課程表,她找到了教室,照舊坐在最後一排,此時已經上課二十分鐘了。

    也有幾個人和她一樣悄悄地進來,坐在她的旁邊,是三女兩男。

    「陳教授真帥。」

    「是啊,他的課我都听不懂,可沖著他的臉,我能一直听下去。」

    「听天書也是一種享受。」

    三個女生小聲地嘀咕著,兩個男生中一個板頭男低聲笑她們,「那妳們還遲到!」

    「呵呵。」女生們尷尬地笑了笑。

    吳菲甜眼楮掃了掃她們,嗯,最新款的香奈兒小更包,最新款的口紅色,還有剛做了發型的發香味……

    怪不得遲到了,都是穿著戰甲有備而來。

    吳菲甜輕輕地卷了卷自己的尾,可惜她們再花心思,也沒有她漂亮,不對,是人家陳教授根本不在乎漂亮不漂亮。

    以她對他的了解,遲到,是死罪。

    那她為什麼要遲到呢?

    不遲到,教授怎麼會私下訓話呢。

    余光掃到旁邊幾人,她微微嘟嘴,一對一的訓話看來是沒指望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