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青微 > 相公咱來和離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相公咱來和離 第一章

作者︰青微

    【第一章】

    韓子川像是生氣了,再也沒進過這間房。

    他不過來,丹青覺得遺憾,不過唐魚並不覺得,還有些幸災樂禍,就知道這混蛋男人不想看到自己,巴不得自己死了。不過要讓他失望了,她非但沒死,還會越來越好。

    短短三天就已經從久臥病榻的半死人變得活蹦亂跳……活蹦亂跳雖然說不上,可像個正常人一樣走動吃喝還是可以的。

    想到大夫說今日可以吃些別的,不用再喝粥,唐魚無視丹青的阻止從廚房要了一桌好菜。

    想到這桌菜都是花用韓子川的銀子,她吃得格外用力,像是在嚼著某個人的肉。尤其想到以前的自己還為他改變,簡直愚不可及。

    旁邊侍候的丹青已經習慣醒來後變得奇怪的唐魚,吃飯粗魯算不得什麼,畢竟小姐以前也不是大家閨秀,風風火火的野丫頭一個,要不是後來遇到姑爺子改變了自己,努力成為對方喜歡的大家閨秀模樣,否則眼前的人才是她的本來面目。

    再說小姐昏睡在床上半月之久才醒來,相比下什麼改變都是無關緊要,只要她能醒來就好。

    「小姐妳慢點,沒人和妳搶。」看唐魚差點被噎到,丹青忍不住勸。

    「別管我,我就要吃光,反正是那混蛋的銀子買來的,用不著心疼。」唐魚冷笑。

    幾天內已經無數次听到唐魚咒罵詆毀韓子川,丹青表情依舊哭笑不得,試探著說道︰「小姐妳是不是睡得太久腦筋壞了?」

    唐魚瞪一眼丹青,「妳才腦筋壞了!妳詛咒我?」

    「怎麼會,奴婢不敢。」丹青不怕她,笑嘻嘻的,又忍不住問︰「可是,妳為什麼這樣恨姑爺,他其實挺好的,昏迷這半月請了無數的大夫來給妳看病。」

    唐魚氣笑,「呵呵,是嗎?」

    「當然是。」丹青自覺有責任要修復主子們的關系,甚至偷偷計劃去找韓子川,就說那天小姐是剛醒來腦筋不清楚。

    「閉嘴,他有什麼好,要不是他我會這樣嗎?」唐魚忍無可忍打斷她的話,思緒飄向了腦海深處的記憶,那些她想全部忘記的往事一幕幕浮現。

    她咬緊了牙,忍住了幾乎跑到嘴邊的話,可心里還是吼出聲。

    他請了大夫給自己看病又怎樣,害自己死過一次的人難道不是這個混蛋男人!

    死過一次……想到這件事,唐魚表情很復雜,至今都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是真實的,畢竟對任何人來說,死而復生都是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不只接受不了,說不定會被當成怪物,可丹青卻說她只是昏迷半個月。

    那自己到底死沒死過?

    落水後窒息而死到底有多痛苦,這個答案恐怕除了唐魚沒幾個人能回答,畢竟淹死的人是沒辦法開口說話告訴別人自己的感受,而沒感受過瀕死的人也完全不能體會那種痛苦,可經歷過的唐魚懂。

    她清楚地記得被淹沒的痛苦、無助,還有後悔絕望,那像是被全世界拋棄,喘口氣都成了奢侈,可心底里又明明知道,自己不想死,她還有依戀,還有家人,還有在乎的許多許多……可這些都沒辦法改變自己要被淹死的事實。

    澈底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唐魚除了留戀還有恨,她恨韓子川,恨到迷迷糊糊飄在空中還不肯忘記。

    唐魚一直覺得那就是死後的感覺,飄忽忽得落在半空,既沒有地府也沒有閻羅,就剩下她一個人飄著,偶爾身邊有讓人心煩意亂的木魚聲隱隱約約傳來,她也沒力氣開口,再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時間像是變得虛無,渾渾噩噩的,直到被丹青掐醒。

    唐魚覺得自己作了一場夢,黃粱一夢,都是拜韓子川所賜。

    不只是落水之後的種種,這場夢漫長到自己第一次遇到他、喜歡他,到自己為了他改變,到千方百計嫁給他,到自己滿懷驚喜被掀開蓋頭卻只看到一張冷臉……更到成親兩月後父親有恙她回家探病,韓子川在父兄娘親面前羞辱了自己。

    那是這場噩夢最可笑的一幕,唐魚知道韓子川不喜歡自己,也知道他有位待在青樓里的紅顏知己,名叫玉娘,姿容艷麗傾國傾城。

    可她也不丑,除了性子有點野,不像是大家閨秀,自己喜歡他的心並沒有半分作假,喜歡到甚至不顧自尊地嫁給他。

    沒錯,韓子川是娶了她,父親生病他備下厚禮,也像個賢婿一樣陪著自己回去。

    在外人眼中,這樣才貌雙全有溫和有禮的男人無可指摘,是她唐魚修了八輩子福氣才嫁的到的。可就在就在娘家人面前,自己的新婚夫君只是因為那玉娘被人擄走,就把自己拋在了那里。

    許多人都知道,那位玉娘原是官家小姐,只因為身為四品官的父親犯錯牽連,便從大家閨秀成了城里有名的花魁,裙下臣無數卻獨獨傾慕韓子川。

    據說,韓子川和玉娘兩家長輩早就相識,來往雖不多,卻也算熟識。

    玉娘的父親犯得是重罪,韓父念著往日的交情想幫忙卻無能為力,只打听了他女兒流落青樓的消息,便讓韓子川去尋人,一來二去兩人便成了知己。

    自他二人相識以來一直有傳聞韓子川要為她贖身,卻不知為何沒有贖成,後來自己橫插一刀搶了先,嫁給了韓子川。

    她不是不懂事的女子,嫁給韓子川的確勉強委屈了他,所以自己甘願承受他的冷落,哪怕至今不肯與自己同床共枕也只是一笑置之,想著只要成了親總有一日他能發現自己的好,甚至對丹青開著玩笑說要給給韓子川納妾,省得他成了親還得孤枕難眠。

    唐魚說那些話的時候雖是笑著,可丹青知道她心里有多難受,替她難過。

    唐魚一直知道玉娘存在,也听過那些風花雪月的故事,可那又如何,韓家再不濟,也不會容許青樓女子嫁進韓家,何況韓子川好像也沒傳聞中那樣在乎玉娘,不然早就為她贖身。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