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娶妻要不擇手段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娶妻要不擇手段 第一章

作者︰桔子

    【第一章】

    「這麼久沒回來,感覺怎麼樣?」將駱樂的行李箱放在車子的後備箱里,管家坐上駕駛座,驅車回家。

    「還可以,就那樣,沒覺得有多大的變化。」駱樂坐在後排,扭頭瞇著眼楮看著窗外,「倒是這天氣,似乎比以前熱很多了。」

    「溫室效應嘛,現在普遍都比以前更熱了。」管家笑呵呵的說道︰「老爺和夫人已經在家里等妳很久。」

    「等著將我嫁出去,換天價聘金?」駱樂冷笑一聲。

    這也是她不願意回國的原因,一點都不想看到那兩個令人惡心的嘴臉,「我不是還有個弟弟嘛,據說撩妹手段很厲害,怎麼沒本事去找個富家千金,帶著大筆嫁妝嫁到我們家來?」

    「小姐妳這話……」我沒辦法接。

    管家苦著臉咽下了後半句話。

    「好了,我不為難你,這件事又不是你能決定的。」駱樂將一頭長卷發撥到一邊,雙腿交迭著,「我瞇一會,到了你再叫我。」

    「好的。」

    時隔多年再回來,駱樂也沒覺得有什麼好感嘆的,迷迷糊糊睡了一會,醒來也不記得自己到底夢到了什麼,就是覺得……有點難過。

    「小姐,到家了。」

    駱樂下了車,大步朝屋子走去,剛一進屋,就听到客廳里的歡聲笑語。她腳步一頓,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走過去,「爸,劉阿姨。」

    「哎呀,樂樂回來了。」劉麗君立刻笑著起身,走過來親昵的握住駱樂的手,「這孩子,幾年不見都成了大美人了,看看,多漂亮。」

    「謝謝。」駱樂笑著抽回自己的手,「劉阿姨也是一點都沒變,就是臉有點僵硬,是不是玻尿酸打多了?」

    「妳這孩子……還是這麼喜歡開玩笑……」劉麗君的笑容僵住。

    「駱樂,妳這是什麼語氣?都成年了,還不知道要懂禮貌嗎?這麼多年就沒讓我省心過。」駱父一臉不悅。

    「爸,你這話就夸張了,我在國外十年,你什麼時候來看過我?一年給我打電話的次數不超過三次,我哪點不讓你省心了?」駱樂徑自在沙發上坐下,慵懶的撩了一下頭發,「真要算起來,我大部分的生活費幾乎都還是自己賺的,你一個月給我的零用錢,怕是還不到駱彬的零頭吧?」

    她這樣直白的將一切都說清,讓在場的人臉色都不太好看,駱父勉強撐著自己的面子,「我還不是為了鍛煉妳自己獨立生活的能力,再說了,以後我的公司都是妳和妳弟弟的……」

    「這話我不愛听,這公司的股份本來有一半就是我的,不過可不是你給我的,而是我媽留給我的。」駱樂輕蔑的笑了一聲,「爸,你要是再把你名下的股份給我一半,那駱彬可不就只剩百分之二十五了,你……舍得?」

    「爸……」駱彬急忙看向駱父。

    「妳媽那點股份……」駱父剛要說什麼,就被駱樂直接打斷了,「爸,你應該記得的吧,我媽去世的時候有遺囑的,她的所有動產和不動產都留給我,如果我不要,就全部捐給慈善機構,沒有第二個人可以繼承,包括你。」

    客廳的氣氛一時安靜了下來。

    大家都沒想到,時隔十年,駱樂身上的氣勢更強,比以前更難纏。

    好不容易把她送她出國輕松了十年,沒想到現在還是要看她的臉色!劉麗君咬咬牙,勉強忍下怒氣,換了話題,「剛回來,說這些沉重的話題做什麼,樂樂,妳年紀也不小了……」

    「嗯,所以得給我找男人了?你們看上了誰家的少爺,給我說說。」駱樂笑瞇瞇地說道。

    「不過我先說好,對方要是給了聘禮,那也全部都是我的,我可不會留給家里。」駱樂把丑話說在前頭。

    「逆女!」駱父猛地站起來,揚起手臂就要搧駱樂巴掌。

    「老公,你理智一點!」劉麗君立刻安撫駱父的情緒,哀怨的看著駱樂,「樂樂,公司出了點問題,這也是妳媽媽的心血……妳忍心真的不管公司嗎?」

    「忍心啊,我媽媽說我的幸福和自由最重要,錢都是身外之物。」駱樂漫不經心的道。

    劉麗君怎麼也沒想到駱樂能說出這種話,臉色一僵,不知道該作何表情。

    駱樂沒忍住,笑了,「騙你們的,就像妳說得,好歹是我媽的心血。好了,不開玩笑了,真是一點玩笑都開不起。說正事吧,給我準備了什麼相親對象?」

    「後天有個宴會,妳先去看看吧。」駱父板著臉,勉強開口,「到時候我們再說。」

    「那萬一人家看不上我呢?」駱樂笑瞇瞇地問道。

    「姐,妳長得這麼漂亮,誰這麼眼瞎,連妳都不喜歡。」駱彬連忙開口奉承。

    「很會說話嘛。」駱樂站起身,「那今天的談話就到此為止,我累了,要休息,別來打擾我。」

    「簡直混賬!」直到駱樂的身影消失在一樓轉角,駱父才恨恨開口,「和她那個媽簡直一個樣!」

    這個房間她有十年沒有回來過了,一切還是如常。

    駱樂才不管樓下的那幾個人會怎麼看她,她沒把他們當親人,自然也不會在意別人的想法。在床上躺了幾秒,她突然起身,從床底翻出一個小盒子。

    床底下應該是沒怎麼打掃,所以盒子上有些灰塵,她拍拍灰塵,將盒子打開。

    「本來沒打算要回國的,也沒打算這輩子還要和你見面的……」駱樂看照片上男子別扭的表情,表情柔和,「但是果然回來這個地方,就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景謙竹,你最近過得好嗎?

    燈光觥籌交錯,駱樂穿著一襲酒紅色魚尾裙站在駱父身邊,手里拿著紅酒杯,緩緩搖動著手中的液體,時不時對駱父的朋友笑一笑。

    「那位是盛天集團的公子。」駱父的下巴朝不遠處的某男子揚了揚,「感覺怎麼樣?」

    「盛天集團的內部最近不是因為繼承權的事情鬧得很凶嗎,這你也看得上?」駱樂輕笑一聲。

    「才回國兩天,就把這一切都打听清楚了?」駱父瞇眼。

    「這不是基本常識嗎?」駱樂甜甜的笑著,「爸,您都不看報紙的嗎?」

    今天早上的報紙頭條都不關心,作為一名商人,不合格。

    駱父的表情有點難看。

    「我餓了。」駱樂故作虛弱,「得先去補充一點能量,爸,我待會再來找你。」

    她徑自朝水果區走去,端著盤子,剛取了兩塊哈密瓜,就听到大門出傳來一陣騷動。

    詫異的抬起頭看過去,就看到宴會的主人笑著主動迎上去,和為首的男子大力的握了握手,關系很好的模樣。

    今天宴會的主辦人來頭很大,他們駱氏也不過是勉強拿到請帖,來湊湊熱鬧而已,而那個人,卻和主辦人的關系這麼好。

    最關鍵的是,那個人,她還認識。

    駱樂目不轉楮的看著那人,臉上揚起一個復雜的笑容。

    怎麼辦?

    有一種當初甩了窮小子,現在窮小子飛黃騰達被狠狠打臉的羞恥感。

    又有一種幸好對方沒有因為自己的拋棄就此淪落,現在過得還很好的如釋重負。

    最深刻的情緒是,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能再見到面,他看起來過得很好,那實在是太好了。

    「謙竹,不是早就跟你說了讓你一定早點來,居然還是給我遲到了!」宴會的主辦人何秋生很喜歡景謙竹這個晚輩,就差沒把他引為忘年交了。

    「路上塞車。」景謙竹也有點無奈,「一下飛機就匆匆趕來這邊了,何伯父就原諒我這次?」

    「那你可得好好陪我喝兩杯才行。」

    「上次你的家庭醫生不是讓你禁酒?」

    「偶爾喝一點沒關系。」何秋生不在意的擺擺手,「再說了,我都這把年紀了,就算使勁保養也活不了多久,還不如痛痛快快地過剩下的人生。」

    何秋生為人豁達,早些時期妻子因病去世之後就沒有再娶,妻子也沒給他留下個一兒半女,他本人對此也不在意,倒是為慈善事業作了許多貢獻。

    現在不少人都在猜測,何秋生和景謙竹關系這麼好,說不定會把自己的家產都留給景謙竹。

    人群中不時傳來討論景謙竹的聲音。

    「景謙竹也真的很厲害,白手起家,他現在才二十八歲,那身家都夠碾壓在場好些人物了。」穿著一襲黑色魚尾裙禮服的貴婦感嘆道。

    「主要是他能力強,而且他的團隊也很強,涉足行業全都是暴利行業,那什麼游戲發開,房地產,現在多賺錢。」另一名穿著紅色禮服的貴婦附和著說。

    「行業這麼賺錢,也沒見別人賺那麼多錢,說到底還是人家有能力,關鍵還沒什麼緋聞,標準的黃金單身漢一枚。」黑色禮服的貴婦再說道。

    「可惜我女兒太小了……」紅色禮服的貴婦忍不住感嘆。

    「妳家女兒才剛初中畢業,想什麼,不過今來了不少名門小姐,怕是都沖著景謙竹來的。」黑色禮服的貴婦拍拍對方的肩,讓對方別想太多。

    「妳想,景謙竹能力這麼好,又無不良嗜好,家庭人員也不復雜,沒什麼爭家產的兄弟姊妹,這種條件,就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紅色禮服的貴婦滿臉惋惜。

    「就是,而且他性格也不恃才傲物,雖然話不多,但是很有禮貌。」黑色禮服的貴婦贊揚著。

    「其實也就還可以吧,哪有妳們說得這麼好……」另一名短發的貴婦嘀咕了下。

    「妳就嘴硬吧,在場的適齡單身小姐,哪個不想和景謙竹進一步認識?他現在年紀還很輕,以他的能力,將來社會地位怕是還要再上一層樓,這樣的男人,多金帥氣又體貼,要是妳會不想要?」黑色禮服的貴婦立刻回嘴。

    周圍人小聲的議論聲一句不漏的傳到駱樂耳朵里。

    駱樂瞇起眼楮,突然想明白駱父為什麼不直接幫自己安排相親對象了。他一開始就是沖著景謙竹來的,他也知道若是一開始就提了景謙竹的名字,她根本不會來。

    真是可笑,當初嫌棄人家窮,現在轉頭人家飛黃騰達了,就想從人家身上獲得利益,果然是商人,一點都不覺得羞愧。

    就在這時,駱樂看到有幾名女子上前和景謙竹搭話。

    他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是也不顯冷漠,彬彬有禮的樣子,確實很招人喜歡。

    可是只有駱樂才知道,這個男人在得體的外表下,是多麼的痴情……

    駱樂放下盤子就想走,她不想再在這里待下去了。

    景謙竹在踏進宴會大廳的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駱樂。

    她的模樣成熟了一些,褪去了高中時期的青澀,但是臉上的表情依舊淡漠,性子也還是高傲。

    景謙竹不著痕跡的移開視線,只有自己才知道,看到她的瞬間,體內就燃起一把熟悉的火,炙熱得幾乎要將他吞噬殆盡,只有待在她身邊,才能稍微解得了那種渴望。

    駱樂走出宴會大門,被帶著涼意的秋風一吹,才算是恢復了一點理智。

    「怎麼就這麼走了,見到我了,都不打算打個招呼嗎?」

    駱樂身形一僵,緩緩回頭。

    映入眼簾的,是景謙竹那熟悉的帶著一絲譏諷的眼神,「還是說,駱大小姐貴人多忘事,已經不記得我這個平民百姓了?」

    話到最後,已經有了一絲咬牙切齒的味道。

    駱樂頓了兩秒,臉上很快揚起燦爛的笑容,「我這不是看景先生十分忙碌,所以不好上前打擾嗎?」

    「景先生?」景謙竹將這三個字含在嘴里反復地咀嚼,好半天才輕笑著開口,「我居然也能等到妳對我這麼禮貌的一天。」

    駱樂的笑容不變。

    「我看妳好像沒車,正好順路,我送妳回去。」景謙竹拿出手機讓司機開車過來。

    駱樂瞄了一眼,這牌子有點貴,確實和當初那個窮小子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她今晚是和她爸一起來的,確實也沒有車回去,既然景謙竹都開口了,她也不打算拒絕。但是駱樂性子一向倔強,哪怕同意了景謙竹送她回家的提議,還是不忘刺一句,「我還沒告訴你我住哪里,你怎麼知道順路?看來景先生對我也很關心。」

    景謙竹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賓利的內部裝飾豪華,和駱樂印象中的景謙竹的品味不太一樣。不過她轉念一想也正常,畢竟都那麼多年了,有點變化才是理所應當的。

    「什麼時候回來的?」景謙竹讓司機先走,自己開車送駱樂,此時正打著方向盤,淡淡的問。

    「剛回來沒幾天。」駱樂按下車窗,手肘撐在車框上,支著下巴。

    「不是在國外待得樂不思蜀了嗎,怎麼突然想起要回來了。」景謙竹語帶諷刺。

    「畢竟年紀到了,該回來相親了。」駱樂漫不經心的回答。

    剎車聲猛地響起,駱樂因為慣性身子向前傾,又被安全帶拉回原位,她驚魂未定的拍拍胸脯,扭頭瞪著景謙竹,「你干嘛?我今要是沒系安全帶我就毀容了!」

    「那有什麼關系,反正還可以整形。」景謙竹雙手握著方向盤,唇抿得很緊。

    「干嘛突然踩剎車?」這一帶車不多,剛剛也沒有紅燈,駱樂簡直不知道景謙竹在發什麼瘋。

    「妳要相親,對象是誰?」景謙竹問道。

    「不知道,看家里安排。」駱樂聳聳肩,突然笑瞇瞇地看向景謙竹,「怎麼,你還在意我,對我還舊情難忘?」

    「說什麼瞎話!」景謙竹斷然否認,「我只是有點好奇,不知道妳現在的相親對象有沒有我出色,當年妳不是嫌棄我窮嗎,現在有沒有後悔自己當年的選擇?」

    「景先生年少有為,我這樣的人哪敢高攀。」駱樂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很淡的笑容,「不過你該感謝我,要不是我當初拋棄了你,說不定你還淪陷在戀愛那虛幻的泡沫里,哪里有心思努力賺錢。」

    「所以妳的意思是我應該向妳報恩?」景謙竹氣極反笑。

    「那倒是不必了,畢竟我是個施恩不圖報的人。」駱樂懶洋洋的靠著椅背,「景謙竹,你現在有女朋友了嗎?」

    景謙竹高傲的昂了下下巴,「我是不會同意妳做我女朋友的。」

    「哈……」駱樂大笑出聲。

    她笑得很夸張,夸張到眼淚都笑出來了。

    「有這麼好笑嗎?」景謙竹竭力讓自己看起來鎮定一點。

    「蠻好笑的。」駱樂的笑容有點悲涼,但是她很快調整好自己臉上的表情,「你放心,我不會高攀你,你現在這麼優秀,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何必找一個當初拋棄你的女人。」

    景謙竹听到這話,臉上並沒有絲毫愉快的表情。他的薄唇死死抿著,雙手緊握著方向盤,油門一踩,車子又飆了出去。

    駱樂她從來不敢開快車也不敢坐快車,可是這一刻哪怕她嚇得臉色都發白了,也還是死死咬住下唇不肯示弱。

    最後還是景謙竹放松了油門,車速慢慢降了下來。

    駱樂不著痕跡的緩緩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車子早已經脫離回家的路線,居然開到他們的高中母校來了。

    「還記得這里嗎?」景謙竹語氣諷刺,「不過駱大小姐貴人多忘事,怕是已經不記得了吧。」

    駱樂沒有回答景謙竹的話,只愣愣的看著學校大門。

    這些年,她一直不敢回想過去,只怕自己回想一次,就要把自己好不容易稍微愈合的胸口再血淋淋的撕裂一次。

    當初她是真的想好好和景謙竹在一起的。

    她沒有嫌棄他家里窮,也不覺得他佔有欲強,她覺得這個男人哪里都好,連他不高興的樣子都那麼可愛。

    可是世事往往不盡如人意,她有一個嫌貧愛富的爸。她是可以反抗她的爸,但是那樣,景謙竹的前途也就沒了……

    「你畢業之後有回來過這里嗎?」駱樂輕聲問道。

    「沒有。」景謙竹的聲音冷漠,「這種讓人不愉快的地方,還回來干嘛!」

    駱樂張張嘴,想說可是她覺得這里是她覺得最快樂的地方。

    原本寂靜的校門口逐漸熱鬧,是晚自習的學生下課了,駱樂的嗓子有點干,「我有點口渴,去買瓶水。」

    她下了車,剛要走,就被也跟著下車的景謙竹攔住了,他的聲音有點凶,「現在馬路上車流這麼多,妳過馬路從來不看車,到處亂跑什麼?就待在這里等我回來!」話里全是掩飾不住的關心。

    駱樂乖乖坐回車里等,視線一直追隨著景謙竹的背影。

    她其實一直不知道景謙竹為什麼喜歡自己。

    她性子驕縱,在兩人的戀愛中也是高高在上的那個人,有時候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的行為有點過分,但是偏偏景謙竹就是能無限的包容自己,甚至對自己更加地好。

    「景謙竹,你這麼優秀,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為什麼偏偏要栽在我這種女人身上。」駱樂自嘲一笑。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