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可樂 > 蠻學妹戀愛了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蠻學妹戀愛了 第二章

作者︰可樂

    【第二章】

    周末,美好的賴床日,李白鴻卻听到手機叮叮當當、不絕于耳的響起催命鈴聲。

    他想裝死,但手機鈴聲實在太擾人,他睡意正濃,卻不得不接手機。

    「喂──」

    「李白鴻,阿祖叫你帶女朋友回家吃午餐。」

    听到母親的聲音,李白鴻皺眉瞥了時鐘一眼,六點半,濃濃的睡意讓火都飆上來了。

    「李太太,這種事有必要一大早打電話跟我說嗎?」

    听兒子帶著濃濃起床氣的啞嗓,李邱鳳媛難得沒發火,依舊笑嘻嘻的。「怕你們年輕人有行程,早點通知早點敲定,免得你又給我一拖二拖三拖再拖,最後不了了之。」

    以往他只要稍稍露出一丁點不耐煩的語氣,母親絕對是立馬哽著嗓,控訴他不孝,但今天,母親的心情似乎異常的好……為什麼?

    這異常現象讓他內心警鈴大響,再濃的睡意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怎麼那麼突然?」他心里覺得奇怪,腦中卻忽地閃過一個想法。「不是爺又幫我安排相親──」

    「哎喲,我們是那麼不識相的人嗎?嘻嘻,李白鴻,我們都知道了啦!準備一下,我們等你喔!掰掰。」

    莫名其妙被掛了電話,李白鴻根本還處在一頭霧水的狀況,想回撥問清楚,手機卻立馬就打不通了。

    老媽一大早這麼急著跟誰長舌?

    狀況有些莫名,他有預感發生大事了,而且還是關于他的,因為他的眼皮一直在跳。

    他冒著被長輩訓斥關于婚姻大事這件事,打了一輪電話,卻發現所有長輩的手機全都佔線中?

    李白鴻愈想愈不安,改撥另一支手機。

    手機響了一聲便接起來了,他還沒開口便听到堂妹有著濃濃睡意的聲音傳來。

    「阿祖,我只是剛好到附近采訪,不小心撞見堂哥,才能偷拍到那些相片,我根本不敢過去跟他打招呼呀!所以我不知道他女朋友是哪里人,交往多久……嗚……求求您老人家放過我啦……對我嚴刑逼供沒用,反正堂哥等等就要回去了──」

    由那一口氣嗚嗚咽咽的咕噥,李白鴻瞬間明白發生什麼大事。

    他失控吼了出來︰「見鬼的李星宇,你做了什麼!」

    听到那聲音,李星宇倏地秒醒,看到來電顯示,驚慌得險些把手機給丟出去。

    但她知道,毀了手機也無法收回自己親口承認罪行說出的話。

    她深呼吸,硬著頭皮開口︰「堂、堂哥,嘿嘿,好久不見……」

    李白鴻冷著嗓問︰「你做了什麼?誰說我有女朋友了?」

    李白鴻對外的形象儒雅溫謙,看起來脾氣很好,但真的踩到他的點,讓他發起火來,也不容小覷。

    「嗚……堂哥,你別這樣說話,我會怕,你知道我膽子小,禁不起嚇啊──」

    「說重點。」

    李星宇扁了扁嘴,正想著該怎麼安撫他好脫罪,卻突然想到,她才是整個事件的受害者不是嗎?

    她瞬間底氣十足地宣泄積累已久的怨氣。「你凶我干嘛?都那麼老了,干嘛不交女朋友還要讓一堆老人擔心?還拖累我得當他們的眼線監視你,你知不知道我平常有多忙?既然交女朋友了就帶回去給他們開心開心啊,矜持什麼啦?」

    很好,李白鴻總算知道自己原來活在「楚門的世界」里。

    難怪這一兩年家里的老人安靜到極點,原來是出了李星宇這個棄兄奸細。

    他忍著咆哮的沖動,由齒縫間擠出聲音問︰「你是哪只眼楮看到我有女朋友了?」

    「你那天跟女朋友去淡水吃海鮮快炒,我都看到了啦!大庭廣眾下,你抓著人家的小手蹭呀蹭的,曬恩愛也不用這樣,讓我這大齡剩女看得多心酸寂寞啊……」

    原來是跟蠻恆柔去淡水吃宵夜那天。

    李白鴻無力的撐額嘆氣,「那是我學妹,不是女朋友。」

    李星宇錯愕一怔。「那你干嘛對著她笑?」

    如果李星宇在他面前,他一定會失控掐死她。

    「我平常對你或對其他人不也是那樣笑?」

    「哪有!我傳相片給你看,你就知道自己的笑有多招蜂引蝶,分明是發情前兆……」

    李白鴻臉綠了。「我看你是娛樂新聞跑太多,捕風捉影,想象大于事實,強項是渲染、挑撥!」

    翻臉了,翻臉了,這哪是她那個謙謙君子般的堂哥會有的尖銳語氣?

    李星宇有些氣弱,卻不甘示弱繼續舉證。「什麼捕風捉影……你分明就含住她的手指,舔……」天哪,想到那天的畫面,她都害羞得說不下去了。

    「那是咬!你──」

    「咬?是嗎?哎喲,我不管啦!反正不管是不是女朋友,你就拜托你學妹陪你回去演場戲,當假日女友也好,拜托你帶回去,讓我耳根子清靜清靜。之後我們再來討論怎麼善後,我會為了你背叛阿祖,贖罪,可以了吧?」

    李白鴻想了想,與她達成共識。

    眼前首要,是拜托蠻恆柔當他的假日女友,跟他回去演場戲!

    當蠻恆柔接到李白鴻打來的求救電話時,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老天爺終于听到她的祈求了!

    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大大大大好機會啊!

    雖然……目前她只需要當李白鴻的假女友,卻完全無法澆熄她內心的雀躍。

    掛上電話,她毫不留戀地離開香香暖暖的被窩,梳洗打扮。

    雖然是假的,但畢竟是見家長的大事,對于妝容以及挑選的衣物半點都馬虎不得。

    她花了比平常多的時間打扮,直到李白鴻十一點整來到家門口。

    李白鴻一看到蠻恆柔,眼楮為之一亮。

    上班時,蠻恆柔多半是干練、充滿都會感的打扮,今天她走良家婦女……不,是鄰家女孩甜美路線,一頭短發沒用發蠟塑形,松軟的發線輕柔,讓的五官看起來甜美可親,十分討喜。

    他暗松了口氣。

    老一輩的人不太講究時尚,雖然是假女友,他還是怕他們對蠻恆柔不滿意,成天在他耳邊叨念,更煩。

    上車後,蠻恆柔緊張兮兮地問︰「我這樣打扮可以嗎?真的什麼東西都不用買嗎?這樣會不會太失禮了?」

    李白鴻看向她,隨即感嘆的說︰「只要是女的,我的,就過關。你,就是最好的禮物。」

    他這話听得蠻恆柔好心動,多希望自己真的是他的啊……

    不過這目標目前還有點遠,先別想那麼多。

    蠻恆柔打住辜騰的思緒,好奇的問︰「听起來你家長輩怎麼有種饑不擇食的感覺?」

    饑不擇食?李白鴻被這貼切的形容給逗笑了。

    「對我家那些長輩來說,的確是這種感覺無誤。」

    因為喜歡,她從不敢多問李白鴻的感情世界,怕受傷,也怕自己永遠沒機會走進他的心。

    今天听他這麼說,代表他在感情生活方面有多讓他的家人擔心,莫名的讓她稍稍定了心。

    至少目前她還沒有競爭對手出現。

    從沒發現蠻恆柔對他有著不同的心思,李白鴻因為這次得麻煩她,而感到十分抱歉。

    「我阿袓、爺爺他們其實都滿好相處,你不要有壓力,平常心就好了。」

    「我不擔心呀!你都說了,只要是你的,他們都好,會愛屋及烏,所以我沒壓力。」

    再說了,老天爺賞了這麼個大甜餅給她,她豈有不珍惜的道理?

    李白鴻突然覺得身邊有個女性麻吉真不錯。

    再說了,他從來都不擔心蠻恆柔的交際手腕,她與任何人都可以搭上話,制造出熱絡的氛圍是她的專長。

    「事後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補償?」她抗拒的撇了撇嘴。「感覺真不好。」

    「不然咧?」

    她很認真的想了想,才朝他扯出一抹甜甜的燦笑。「給我一個願望。」

    「願望?」他一臉警戒。「可別跟我要一年份吃到飽的額度。」

    蠻恆柔小臉一沉,表情很受傷。「你可以再過分一點,我在你心中不會是一張食物焚化爐的臉吧?」想到這里,她覺得心痛,忿忿的捏了他強壯的手臂一把。「再說了,你堂堂冠華文化第一暢銷主編一個月薪水有多少?我再會吃,能吃垮你嗎?」

    知道自己說錯話,有求于人的李白鴻連反抗都不敢反抗地買乖。「開玩笑的啦!我們家學妹不是X大第一美女嗎?怎麼會長得像食物焚化爐咧。快說,除了幫你摘天上的星星,學長都滿足你。」

    「哼!」她撇開頭不理他,看窗外才發現,不知不覺中車子已經離開車水馬龍的城市精華區域。

    李白鴻熟門熟路的轉入較多小巷弄的傳統社區,「你慢慢想,想到再跟我說。」

    蠻恆柔應了聲,忍不任開口說︰「听說這一區在土地重劃後,路上隨便一抓都是超級有錢人,當中又以家族達百人的李姓地主最為有錢……學長姓李,又是長孫,身家底子不會比咱們主編大人還厚吧?」

    李白鴻漫不經心地回︰「沒比較過,不知道。」

    不得不承認,李白鴻的回答讓蠻恆柔感到訝異。

    一般說來像他這樣的人,繼承大筆家產後,揮霍掉的錢比守住的來得多……有人像他這麼滿不在乎的嗎?

    且李白鴻身上真的沒有半點富家子弟的氣質,成為同事後,了解他的生活,知道他有一定的品味,但不崇尚名牌,生活十分簡單。

    她更加好奇地問︰「那你還這麼辛苦當主編做什麼?自己開一家出版社當老板呀!」

    他不由得失笑,「老板哪有那麼好當?需要顧全的局面與考慮太多,我喜歡這個職位,可以讓我全心全意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單純但心靈富足。」

    蠻恆柔听著,下意識捂著胸口哀號。

    怎麼辦?

    當年迷戀上李白鴻是因為他的男色,相處後喜歡他的個性,了解後知道他依舊是那一個深愛文學且熱愛自己工作的男人,她更加無可救藥的喜歡他……

    看她一手捂著胸口,李白鴻調侃道︰「是有這麼驚訝喔?現在身家過億算不上超級有錢人吧?」

    「不算。但學長夠格,請登上黃金單身漢排行榜。」

    李白鴻被她的話給逗笑了,卻在停好車子,走進李家大族所在的區域時,被擋在路口臨時搭建起來的外燴廚區的棚子給嚇到。

    「是要回來參加什麼喜慶活動嗎?」

    「沒听說……」李白鴻搖了搖頭,看著地上流淌著清洗食材流出的水與地上塵沙混在一起的髒水,他直覺拉起蠻恆柔的手說︰「小心。」

    突然被男人寬厚溫暖的大手牽住,蠻恆柔只覺得整個人被屬于他的熱度給熨得全身燙熱,她有些不習慣的紅了臉,神經緊繃。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