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復婚的前一夜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復婚的前一夜 第十一章

作者︰石秀

    【第七章】

    醫院病房里,黃柏林躺在病床上,他下巴、臉頰、手臂都纏著紗布,整個人臉青鼻腯,傷痕累累。

    徐悠悠捧了水果藍走進去,一臉的抱歉。

    「悠悠,你怎麼來了?」黃柏林很驚訝。

    他老婆看到徐悠悠,很不高興,她老公就是因為徐悠悠被人打了的。

    「徐悠悠,你還來做什麼,還嫌我老公被揍得不夠慘嗎?」余安雅自那晚黃柏林清醒過來,就問清楚黃柏林這是怎麼回事,黃柏林如實相告,說當初他想幫徐悠悠,所以就有了這麼一出。看到徐悠悠,她很氣,畢竟不是因為她黃柏林就不用挨打。

    「跟悠悠無關,安雅,你出去一下,我有話要和悠悠說。」黃柏林對徐悠悠並沒有責備,畢竟當初是他主動想要幫她的,或許她甚至不知道內情。

    余安雅很听黃柏林的話,氣呼呼地走了,讓他們有交談的空間。

    徐悠悠把水果藍放桌上,之後坐在病床前,看著黃柏林滿身是傷,她難受,「對不起,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

    「不關你的事,昨晚在餐廳里,他以為我拋棄你和別的女人結婚,我又故意氣他說我只是玩弄你感情……悠悠,他好像對你還放不下……」黃柏林不敢說話太用力,因為稍微牽扯傷口都會痛。

    徐悠悠苦笑,搖了搖頭,「他根本沒有,他只是咽不下那口氣,他都有未婚妻了,還有什麼放不放得下的?」

    「從我男人的立場,我能感覺他對你放不下,悠悠,你都生下了他的兒子,你就不想讓他知道嗎?不管怎麼說,你一個女人帶孩子太辛苦了,我看著也心疼,你以前無憂無慮的過日子,臉上充滿快樂,可現在,你硬是把自己逼成一個女強人,你快樂嗎?我知道,你還是那個脆弱的你,根本沒有那麼強大。」黃柏林太了解徐悠悠,倔強但又柔弱得讓人心疼。

    「我跟他之間的問題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我不想回頭,」說出這句,徐悠悠頓了一下,感覺心跳都驟然停下,她知道他有未婚妻,昨晚失眠了,她只能對著設計稿,把自己埋在工作里,不許自己胡思亂想,不許自己過分難受。

    可是,她能做什麼,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好她的兒子,她不允許她的兒子叫別人媽媽。她用哀求的口吻道︰「柏林,不管以後你會不會遇到鐘捷,你一定不能告訴他我生下了亦亦這件事,拜托你了。」

    黃柏林看著含淚哀求他的徐悠悠,最後點了點頭,徐悠悠的事就是他的事,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會義無反顧站在她這邊。

    晚上的應酬是在夜店包廂里,約了幾個大客戶,晚上七點前要到。因為老閑指名要徐悠悠到場,徐悠悠把兒子交給王奶奶,並跟王奶奶說晚上有重要的應酬可能要很晚回來。

    如果不超過晚上九點,她就來領兒子回去,王奶奶讓她放心,她便匆匆地回自己的小公實里面。

    洗了一個熱水澡,把頭吹干綁起一個丸子頭,又從衣櫥里面找了一條比較保守的深灰色洋裝,領口很高,又襯托得她頸部線條優美,腰間是很有個性的皺禮,把縴細的腰勾勒出來,又讓臀部顯得很挺翹,裙擺未到膝蓋,但又顯得保守,很簡單的一條裙子,偏又抓住了精髓,有一種漫不經心的慵懶。

    她看時間差不多,抓起包包便匆匆出了門。

    路上有些塞車,趕到夜店已經超過時間,待她找到包廂時,又過去了十分鐘,一推門進去,幾個客戶已經到了,徐悠悠視線一滯,看到鐘捷也置身其中。

    「悠悠,怎麼遲到了?快過來,給大家敬杯酒當作是賠罪!」老板很器重徐悠悠,在給她圓場。

    「對不起,路上塞車,我敬大家一杯當是賠罪好了。」徐悠悠一連連道歉,一邊走到沙發坐下,那些人像是逢成某種默契一般,只有鐘捷的身邊有一個位置,不得已,她只好坐下。

    鐘捷的手搭在沙發後面,徐悠悠坐下去,就像是他虛虛摟著她一樣,姿勢很曖眛。

    徐悠悠給所有人敬了一杯酒,大家便談起生意上的事情。

    「鐘總裁看好的公司,我們當然也不在話下,只是據說徐設計師這幾年在公司成長的速度非常快,我想知道你年紀輕輕的,是哪里來的靈感,畢竟那些作品非常有品味。」其中一個客戶對徐悠悠的才華非常欣賞。

    徐悠悠淡淡一笑,「來源于生活,我比較喜歡捕捉生活中的東西,轉化為靈感。」

    「你是一個很細心的女生,有男朋友了嗎?可惜我有老婆了,不然我一定追你,不過我身邊很多未婚男士,他們相當優秀,有空幫你介紹。」那客戶笑說道。

    徐悠悠笑笑,「謝謝,我先敬你一杯。」說完,她端起小酒杯與對方踫一下,仰頭喝光。

    「爽快!徐設計師,你跟我女兒差不多年齡,可是我女兒就會逛街花錢,你卻出來賺錢了。」另一個客戶呵呵地笑著說道。

    「哪里,我以前也是,愛花錢,愛玩,沒有賺錢的能力,只是後來我要養……」意識到自己差點說錯話,徐悠悠忙改口,「後來我發現這樣不行,才振作起來的。」

    「回頭我要好好教訓一下我那個女兒才行。」那客戶一本正經地說道。

    「只要提一下就好了,其實女孩子有人愛有人疼,就不需要太累。」徐悠悠說的是心里話。

    「好、好,我來敬你一杯,和你說話太有趣了。」那客戶說完,跟徐悠悠干杯。

    鐘捷在一旁,全程注意著徐悠悠,她貪杯,雖然杯子很小,可是她已經喝了三四杯了,他知道她那點酒量,再這樣喝下去,她會倒下。

    徐悠悠知道自己酒量差,幸好杯子很小,她貪杯,因為身邊坐著的人身上散發著陌生的味道,冷洌薄涼,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對她溫柔體貼的他了。

    「對了,鐘總裁會在這邊待幾天?我們都還沒有略盡地主之誼,陪你到處走走,不過這邊不比台北繁華。」一個客戶突然有些感慨。

    「後天一早回去。」鐘捷說這些話的時間,下意識地看一眼徐悠悠的反應,繼而說道︰「這趟過來是因為要談生意上的事情,時間很緊迫,行程表上沒有出游的時間,如果下次有機會過來,我一定不會客氣。」

    徐悠悠低垂眉眼,不看鐘捷,心里冷笑,這趟回去,如下次再來,他就已經是人夫了吧。想到這里,她知道,他們是徹底地結束了,也該放下,斷掉所有的念想了。為此,她端起酒杯一口喝掉杯里的酒,她想大醉一場,清醒後,再也沒有煩心事。

    鐘捷看到徐悠悠貪杯越來越厲害,看不下去了,他當著眾人的面,一把握住她手腕,「徐設計師有什麼煩心事嗎?應酬而已,不需要這麼較真,你已經喝很多杯了。」

    徐悠悠手腕一緊,就听到鐘捷說的話,她輕瞥他一眼,一雙水眸透著倔強,「鐘總裁管太寬了,我沒有醉,放心。」

    徐悠悠的老板急出一額汗,忙用眼神暗示她不要亂說話。

    「看來徐設計師真的有煩心事,我也正好想出去透透氣,一起吧。」鐘捷說完,拉著徐悠悠起身離席,還不忘對面面相覷的客戶們說道︰「失陪了。」

    幾個客戶,還有徐悠悠的老板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離開。

    鐘捷根本不想理會徐悠悠,她要喝醉,她要發瘋,真的與他無關。但她酒至微醺的模樣真的很好看,臉上染上一層薄紅,嘴唇也紅潤誘人,他看她這一身著裝,把她誘人的身材曲線顯露出來。

    他不知道接下來他會做出什麼來。

    徐悠悠被鐘捷一路猛拽到停車場,他的大手箝住她手腕,她感變手腕痛得像要斷掉,車門打開,她就被塞了進去,三雨下就讓他用安全帶固定在位置上。

    「鐘捷,你是瘋了嗎?」徐悠悠生氣地解開安全帶,伸手要拉開車門。

    鐘捷迅速上車並鎮上,徐悠悠用力要開車門,雙手拍打在車窗玻璃上,整個人就像在發瘋一樣。

    他不理她,啟動車子一踩油門,在馬路上疾馳。

    徐悠悠猛抓他衣服,指甲甚至抓到他冷峻的臉上,立刻現出幾邊紅痕。

    鐘捷沒法專注開車,一個急剎停在馬路邊上。

    「徐悠悠,和我待在一起一秒鐘你都不願意嗎?你對我就那麼厭惡嗎?」鐘捷質問徐悠悠,語氣很不爽。

    「是,就算這世界沒有男人了,我也不會要你!」徐悠悠紅著眼,語氣很強硬。

    鐘捷瞬間氣紅雙眼,被徹底惹急了,便吼出不經過腦子的話,「徐悠悠,你少在我面前挑戰我的脾氣,如果我想,我可以讓你在你的公司沒有立足之地!」

    徐悠悠憤怒的雙眸看著他,「好啊,隨便你讓老板把我炒掉,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麼把我趕盡殺絕!」

    鐘捷看著徐悠悠半晌,發現這女人發起脾氣來也夠狠,他伸手將車門打開,「你給我滾!桂再讓我看到你!」

    徐悠悠忿然地下車,隨手甩上車門,快步往人行道走,與鐘捷背道而行。她走得義無反顧,心里悲傷,她知道,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鐘捷的車子在疾馳,窗外的景色飛速倒退,明明時間還早,但這段路上人並不多。

    想著徐悠悠一個人,不知道會不會有意外發生,他低罵一句,一個轉彎,很快又把車子開回把她放下的那段路,可是那女人已經不見蹤影。

    他沿著路段尋找她的身影,心急如焚,半個小時後,他打通了徐悠悠老板的電話,讓他幫忙問一下她是否已經安全到家。

    老板問了後很快給他回了電話,說她已經到家了,他才松了一口氣,心頭大石放下。

    徐悠悠下鐘捷的車不久,便有一輛計程車經過,她二話不說攔下,上了車,回到家里,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她沒有去接兒子,留他在王奶奶家過夜,畢竟她喝了酒心情也不好,不想影響到兒子。

    背靠著門後,她感覺全身癱軟,接到老板打來問她是否安全到家的電話,她給他報平安。結束通話後,她垂下雙臂,她忍了好久的浪水便撲簌流下,她逞強太久,此時此刻伴著醉意,她只想狠狠地釋放。

    她跑進浴室里面開了水龍頭放聲大哭,肝腸寸斷,直到夜深,她才緩過來,擦干眼淋了個澡,機械式地回房,強迫自己入睡。

    她知道第二天,她還是得像個女強人那樣,照顧兒子,忙碌工作,成年人的世界沒有那麼多的矯情,她很清楚自己當下要做的是什麼。

    翌日一早,徐悠悠到三樓王奶奶家接兒子,門打開,小家伙雙眼一亮,「媽媽,你今天真漂亮!」

    徐悠悠笑,指尖戳戳小家伙的小骨尖,「寶貝,你一早嘴這麼甜,媽媽好高興哦。」小孩子真的很有治愈能力,她的不快樂一下子消失無蹤。

    「媽媽漂亮,媽媽今天穿的裙子也好漂亮,我要親親媽媽。」小家伙說完,拉著徐悠悠半蹲下,在她臉頰上用力地親了一口。

    徐悠悠心里都要融化了,笑容堆滿臉上,「媽媽也要親寶貝一口。」

    「你們母子倆啊!」王奶奶站在一旁,真的很羨慕這樣的母子情深。

    「寶貝,跟奶奶說再見。」徐悠悠提醒兒子道。

    奶再見,愛你喲。」小家伙的嘴特別的甜。

    「王奶奶,回頭見。」徐悠悠跟王奶奶道別,牽著兒子下樓梯。

    王奶奶看著兩個離開的身影,有些心疼,這麼好的女孩,這麼乖的小朋友,應該有人為他們遮風擋雨,成為他們的依靠才是,造化弄人,她真的很惋惜。

    因為時間還早,徐悠悠牽著蹦蹦跳跳的徐亦一路走到公車站,抱他上了車,沒幾站路就到了他的幼稚園,下車把他交給老師,她便往公司趕。

    幸好,到公司時間剛剛好,走進設計部辦公室,助理已經送來幾件樣品,她拿起來看了一下,整體上很滿意,只是有一個細節的地方需要改進,于是她拿起樣品準備去跟打板師說一下。

    她跟公司里面的人相處很好,因為她雖然很得老板器重,卻一點都不擺架子,敬重前輩,也照顧新人,雖然不少人知道她是單親媽媽,但也不會在背後議論她。

    而且她的兒子長得太可愛了,公司里面跟她要好的同事都知道,反倒羨慕她,有這麼帥氣的兒子,還要那些臭男人干嘛!

    徐悠悠忙完上午,又到員工餐廳吃過午飯,其實心里有些忐忑,因為鐘捷前一天晚上給她放過的狠話。

    午飯後,她又全身心投入工作,直到快要下班,她才接到老板的電話。

    「悠悠,你是不是得罪了鐘總裁?他突然提出中止跟我們的合作。」

    徐悠悠握著話筒的手輕輕一顫,「老板,我……」

    「鐘總裁明天一早就要回台北了,悠悠,本來談得好好的合作,一下子就飛了,這中間可能有什麼誤會,昨晚鐘總裁還給我打電話,讓我聯絡你,看你有沒平安回家。從昨晚的應酬上看,他勸你不要喝酒,還把你帶走,看的出來他對你有好感,你下班後找他談談,解除誤會,挽回這個訂單子好不好?」老板是商量的口吻。

    徐悠悠知道與鐘捷的合作對她的老板來說意味著什麼,這些年服裝業不景氣,雖然她公司發展很好,但免不了要拉訂單,談業務,東奔西走找大客戶。

    公司養幾百人,不容易,她知道老板的難處,而鐘捷明天就回台北了,時間很緊迫,她不得不去和他談。

    她可以道歉,可以賠罪,只希睫他不要因為她而中止合作。

    「老板,我去跟他談談,你把他地址給我。」徐悠悠硬著頭皮說道。她想,找到他下榻的飯店,和他在飯店大廳談一下,跟他道歉,希望他可以放過她。畢竟他這樣,無非就是想報復她,報復她那句就算這世界沒有男人了她也不會要他。

    事不宜遲,和老板講完電話以後,徐悠悠打了一通電話給王奶奶,讓她幫忙接孩子,晚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便提前離開公司,趕往鐘捷下榻的飯店。

    金碧輝煌的飯店大廳,靠窗的休息區很有格調,徐悠悠打通了老板傳給她的手機號碼。

    響沒幾聲,那頭便接通了,鐘捷那低沉的嗓音傳來,「喂?」

    徐悠悠的手輕輕一顫,很快便答道︰「是我,徐悠悠。」

    「找我有事?」鐘捷在那頭,話語透著調侃的意味。

    徐悠悠壓下心頭的火氣道︰「我是誠心找你,跟你道歉的,昨,我不該酒後胡言,說那些不好听的話,對不起。」

    「隔著電話跟我道歉,你也太沒有誠意了。」鐘捷漫不經心的口吻,不把她的道歉當回事。

    「我在飯店樓下,你能不能下來,我們談談,只要你不中止合作,你要我怎麼賠罪都可以,好不好?」徐悠悠語氣平緩,很誠懇地問道。

    「你上來吧,2013號房,我只給你十分鐘,如果你道歉的態度不合我意,我也沒辦法。」鐘捷冷淡的口吻。

    徐悠悠猶豫了一下,但她仍記得,他嫌她髒,有這層隔膜,她咬咬牙,邁向電梯。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