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總裁是個醋精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是個醋精 第一章

作者︰金晶

    【第一章】

    一場宴會上,何彥已在宴會待了快一個多小時,離開之際走到宴會廳入口處時,余光瞄到走道上一抹紅色的身影在不遠處晃過,白皙的肌膚被紅色的禮服襯得晶瑩剔透,隨著魚尾擺裙一同消失在大理石的一角。

    他身邊的助理阿向眼楮閃了閃,看向他,輕輕地說︰「總裁,剛才那一位……」

    何彥垂眸喝了一口酒,淺棕色的眼眸在水晶燈的照耀下泛著冷冷的光芒,「什麼?」

    「沒、沒什麼。」阿向打了一個冷顫,立刻當做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

    「嗯。」何彥淡淡地應了一聲。

    「那個李董事長已經來了。」阿向提醒道。

    何彥點點頭,雖然是要離開,但這一位是何父的朋友,他見到了自然要打一聲招呼。

    阿向跟在身後,偷偷地擦了擦汗,暗怪自己多嘴,沒事說什麼話,別沒事惹得總裁心里不開心。

    看到何彥過來,李董事長意味深長地說︰「今天沒帶女伴來?」

    何彥不在意地笑了笑,「沒有。」

    身後的阿向心想,哪里是沒有,本來是叫一個嫩模過來的,誰知道那個嫩模在來的路上摔了一大跤,還在醫院里。

    誰不知道何氏總裁何彥每回參加宴會都要帶一個漂亮的女人,次次都不是同一個女人。

    李董事長以一種過來人的口吻勸道︰「年輕人愛玩,但也別玩得太過分了啊。」

    何彥勾了勾唇,喉結滾了一下,輕輕地發出一聲,「嗯。」

    阿向偷覷了何彥一眼,其實他也想不通,總裁分明是一個潔身自愛的好男人,為什麼要假裝成一個渣男。

    也不知道何太太是怎麼想的,不管自家男人,也沒提過離婚。

    更絕的是為了讓何太太知難而退,總裁將一個渣男表演得入木三分,現在誰不知道他渣,這不,連李董事長都開口了。

    新婚才三個月,就跟別的女人勾三搭四,公然出雙入對,真的是沒把何太太放在眼里。

    但何太太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始終賢慧地保持沉默,連旁人都看不下去了,她還淡定的很。

    與李董事長說了一會話,何彥喝完了酒杯里的酒,太陽穴跳了跳,將空杯放在了一旁,「李叔叔下次有空再和你一起喝酒。」

    「好。」李董事長笑著點點頭。

    何彥轉頭和阿向說︰「讓司機過來。」腳步沒停地往外走。

    「是。」阿向跟著何彥走,一邊打電話讓司機開車到飯店門口。

    當兩人走出電梯,正要往飯店大廳走去,走在阿向側前方的何彥停了下來,大廳不遠處他看著某個艷若桃李的女人被一個喝醉的男人給攔住了。

    「小姐,妳叫什麼名字?有沒有空,我們一起去喝一杯。」

    背對著他們的女人,一身紅色禮服,不緊不松,恰當地勾勒出了她曼妙的身姿,她挺著背,站得很直,「不好意思,我沒空。」

    安欣喝了一些酒,腦袋有點暈,看著前面的男人,她神色淡淡。

    「小姐。」男人打了酒嗝,「還是讓我送妳回家……」

    「不用,我先生馬上就過來了。」

    「呵呵,美女開什麼玩笑,妳這麼漂亮,怎麼這麼早就把自己送進墳墓里去了?況且就算妳結婚了,也可以出來刺激一下,嗯?」男人往她的方向走近了一步,大掌眼看就要摸到她的手臂。

    安欣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她的腦袋一陣陣的痛,正想拿出手機叫司機過來,一道低沉的嗓音響起。

    「我是她的先生,你有什麼事要找我太太說?」

    這聲音太熟悉了,安欣放下想揉腦袋的手,抬頭看了過去,即使她穿著高跟鞋,也堪堪只到了男人堅毅的下顎。

    「呵呵,不好意思。」男人訕訕地收回了手,第一直覺就是前面這個人明顯不好惹,連忙離開了。

    等男人走了,安欣看向他,「謝謝。」

    「我送妳回去。」何彥開口。

    「好。」她乖巧地應道。

    阿向早就叫了司機,司機過來之後,阿向坐在副駕駛座上,何彥和安欣坐在後車座。

    「剛才謝謝你。」她又道了一次謝,客氣又陌生。

    何彥輕點了一下頭,「不用。」那個男人一看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著就不懷好意,他不可能坐視不管。

    何彥想起三個月前的婚禮,神色陰了陰,要不是他父母逼著,連生了病剛出院的何奶奶也開口想要個孫媳婦,他是不會輕易松口答應相親的。

    也是有這個原因在,他不能拒絕他們的相親安排,否則家里又有得吵了,想到年紀越大越孩子氣的幾位長輩,他就是不願意也選擇了妥協。

    幽暗的車廂里頭,他神色不明,不經意間想起了第一次跟她見面的時候。

    半年前。

    何彥很不耐煩。

    他並不喜歡相親,今天這位相親對像是他這個月相親的第十位了。他喝了一口咖啡,神色淡淡的,一點也不像是來相親的。沒有青澀男人的緊張,也沒有老練男人的熟稔,他就像只是路過,進來坐一坐,喝一杯咖啡。

    這時,一道紅色的身影推開門,咖啡廳門上的鈴鐺發出叮當的響聲,將他看著街景的目光給拉了回來。

    他看過去,是一位外表俏麗的女人,里面是淺色的連身裙,套了一件紅色的針織外套,腳上一雙白色的休閑鞋。

    陽光又充滿活力,像外面的驕陽,驅逐了咖啡廳性冷色的裝飾風格,她站在門口,待了一下,又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往里面走。

    她穿著的魚尾裙襬,讓她彷佛像是從大海里走出來的人魚公主,每走一步,裙襬就會如波浪般蕩漾開。

    介于天真與嫵媚之間,恰恰地吸引了何彥的目光。他之前相親過不少對象,但都沒有如她這般一下子就撞進他的眼里。

    他唇角微微扯了一下,有點可惜,這麼漂亮的女人,可能已經有男朋友了。當這個女人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他聞到一種梨香,淡淡的,很好聞。

    那搖曳生姿的裙襬在他的桌前停下來了,服務生笑著說︰「小姐,這里就是H3桌。」

    「謝謝你。」那女人禮貌地說。

    何彥只知道相親對象的工作、年紀等等,至于外貌,他看過去,有點呆,他看到的照片明明就是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看起來像一個書呆子,為什麼脫離了照片,現實里竟出挑得令他挑不出任何瑕疵。

    「你好,我是安欣。」紅色的針織外套使得她的皮膚更加的白,她優雅地站在桌邊,聲音輕輕地說。

    他站起來,禮貌地點頭,「妳好,我是何彥。」

    他想不到,剛才還令他驚艷的女人,轉眼成了他的相親對象,但心中卻浮現了一個念頭。

    她,沒有男朋友,真的是太好了,一點也不可惜。

    車廂里響起典雅的復古音樂,何彥回過神。

    他帶醉意的眼角瞄了一旁安安靜靜,坐著規規矩矩的安欣。她很安靜,害他差點以為後車廂里和以往一樣只有他一人。

    仔細一瞧,他笑了,她居然睡著了?他以為,她和他在一個空間里最起碼應該會緊張。

    就像結婚的時候,他們牽手時,她的手心里有手汗,哪有此刻這般淡定,可此時她睡著了,他收回了目光。

    忽然,他蹙眉,又看過去,她的小臉有些紅暈,難道是喝酒了?

    他並不了解她,也不知道她今晚為何會出現在這家飯店,但任何原因都可能,就是不可能為了他而出現。

    結婚之後到現在,她都乖得跟一個透明人一樣,沒有利用何太太的頭餃在外面社交,更沒有打著他們是夫妻的名頭近他,自然也不可能跟蹤他的行蹤。

    車廂里很安靜,何彥干脆將頭往後一靠,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甜甜的梨香,從他的鼻間輕輕地飄過來。

    那是她身上的味道,從第一次見面起,他總是聞到她身上的這種梨香,甜美得讓人覺得愛情來了。

    何彥不喜歡女人噴香水,香水濃郁的味道讓他不舒服,安欣身上的味道卻是他喜歡的,他閉上眼休息。

    結婚之後,兩人住在一個屋檐下,卻分房住在兩間房間,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早上起來的時候,安欣還沒起來,等他出門的時候,安欣才起床,急急忙忙地跑去洗漱,趕著去上班。

    等他晚上回家的時候,安欣有時候跟朋友一起吃飯沒回來,有時候加班沒回來,有時候回來早了,但她不一定會在客廳。

    經過她的房門前,他偶爾听到她的笑聲,還有電視劇的聲音,應該是她一邊看著電視劇一邊在傻笑。

    她從來不過問他的生活,只是把他當成一個生活在同一間屋子的同居人。

    婚後他們兩人的對話不多,比陌生人還要陌生。

    這時何彥听到耳邊傳來淺淺的呼吸聲,唇微微上揚,她睡得真香,也不怕他把她給賣了。

    車子平穩地開著,轉彎的時候顛簸了一下,安欣的腦袋一歪,往他的方向靠了過去。

    等何彥反應過來的時候,懷里已經多了一抹香香的柔軟,他睜開眼低頭一看,她嘟著小嘴呼吸著,臉上沒有亂七八糟的妝,長長的睫毛遮住了她的水眸,看起來就像一個可愛的洋娃娃。

    棕色的波浪卷發彈在他的手腕上,癢癢的,他下意識地伸手拂開那一縷發,她整個人更加偎進了他的懷里。

    他蹙了蹙眉,下意識地將她推回原來的座位上,她半瞇著眼,沙啞地問︰「到家了?」

    她的聲音彷佛帶著電一般,與其他女人甜甜或者清脆的聲音不一樣,與他曾听過的聲音都不一樣。

    啞啞的嗓音就像有一只小蟲子爬進了他的耳朵里,他捏了捏自己的耳朵,鎮定地說︰「沒有。」

    「哦。」很簡單的一個字,听不出什麼情緒。

    他抿了抿唇,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關系,他的血液在身體里流動得格外的急促,他悄然地換了一個坐姿,輕扯了一下西裝的下襬。

    阿向和司機一直很安靜,他們就跟布景一樣,突然阿向喊了一聲,「小心!」

    也不知道哪里跑出一只貓,司機急急地剎車,還好沒有撞到,「總裁,對不起……」

    何彥在車子猛然剎住的那一刻,右手好似有自己的意識,直接將鉲uo碌陌殘闌テ 


    下一刻,他的身體一僵,看著她的右手無意識地搭在他的左大腿上,他的下顎緊了緊,再差一點就摸到禁區了。

    他清了清嗓子,「沒事,小心點。」

    「是。」司機擦了擦額上的汗,又重新往前開。

    何彥看了安欣一眼,見她整個人迷迷糊糊的,搭在他左大腿上的手依舊沒有挪開,甚至還抓住他的大腿。

    嗯,倒是不痛,她的手勁不大,只是抓的地方實在太敏感了,他深吸一口氣,剛要說話,她卻挪開了手。

    她人往後靠,何彥扶住她的手順勢松開,听到她又客客氣氣地說了一句,「謝謝。」

    他瞟了她一眼,她臉上還是粉撲撲的,他輕點了一下頭,人往後一靠。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