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第十一章

作者︰石秀

    【第七章】

    高母為了給兩個年輕人獨處談話的空間,也不等兒子吃早餐了,反正媳婦要是娶進門來,想看他們吃早餐還難嗎?

    ……

    方芯敏那天從高競的公寓逃出來,顯得很狼狽。幸好是周末,她不用回公司。

    回到家里她直奔浴室,把身上洗了一遍又一遍,她身上全是高競的味道,而且遍布他留下的痕跡,可她沒有哭,只是一口氣堵在心里。

    她一邊清洗身上,一邊厘清她這一趟經歷的都是什麼。

    被高競聯合調酒師坑到夜店,然後又被高競坑回他家,繁接著被他坑上了床,再讓他媽把他們抓奸在床,最後,他還想睡她一次。

    想到自己傻傻地被高競牽著鼻子走,她氣得咬牙切齒,決定再也不要理他了,她就當是被狗啃了一夜算了!

    可是高競卻不是這樣想的,他在浴室里洗澡的時候,理智也恢復過來,神清氣爽的,身上好像滿是力量。

    他要了方芯敏的身體,自然就會對她負責,他已經做好對她負責一輩子的準備。

    可是當下,方芯敏一定很生他的氣,說不定還會跟公司那幾個男主管去約會,一想到這里,他就不能冷靜!

    在擔心方芯敏放飛自我之余,他打了通電話到人事部,把跟方芯敏接觸過的那幾個男主管全部都調到了分公司去。

    方芯敏跟高競的關系發展到這一步,她就沒有想過再去找別的男人,她不是那種任由自己跟異性的關系亂七八糟的人,但對高競,她也不想理會。

    她心里面對高競一直有一種不是家人卻勝似家人的感覺,他見過她最糗的模樣,在她最難堪的時候幫助過她,弄哭過她又讓她笑得很開心,她感覺他像哥哥。可是他坑她上床,發展到眼下的曖昧,她不敢再跟他踫面,好尷尬。

    她想起之前他那一番表白,可是他有點玩世不恭的樣子,她看不到他的認真,所以就當他耍她。

    如今他把她騙上床,什麼都做了後,當著他媽的面說想她當他老婆,她還是感覺像做夢一樣。

    他們在認識已經十年了耶,這十年,他知道她心里裝過不少人,雖然最後都不了了之,沒有開始,也談不上結束,可是他從來沒有跟她說過他想追她!

    最起碼,他的態度沒有認真到讓她相信的程度。

    而且,她很確定的是她爸媽接受不了高競做他們的女婿。他們覺得高競這人,以前念書的時候成績不好,後來接管了家里的公司老是把工作扔給他們的女兒,很不可靠,負評很多。特別是把她從原來的工作坑到他家公司這件事,他們一直無法原諒。

    如果讓爸媽知道她跟高競上床了,後果一定很嚴重。

    可是禮拜一回到公司,得知公司里面幾個男主管都被調走了,公司內部亂成一團,很多事情都沒人做,她氣得直奔高競辦公室。

    可惜,她撲了個空,辦公室里面空無一人,高競竟然不回來上玥。

    她二話不說撥打高競的電話,那頭剛接,她就壓制不住自己憤怒的情緒,「高競,你干嘛要把其他主管調走?你知不知道現在公司的事情都沒人幫忙做?你這人怎麼這樣,你氣死我了!」

    對比她這頭劈頭蓋臉的一頓數落,高競那頭心情大好,語氣也很平和,「我這段時間出差了,沒法盯著你,又怕你被別的男人拐跑了,所以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而且他們到基層去學習,我覺得蠻好的,也是一番歷練,你說是不是?」

    方芯敏在這頭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又是一頓數落,「你什麼事情都是先斬後奏,自己一個人說了算,哪有問過我意見?你要嘛把他們調回來,要嘛親自把公司的事情處理完成,要不然……要不然……」方芯敏還沒來得及把我不干了說出口,高競便打斷她。

    「過兩天我會回去,到時我會處理好,你不要太累著自己。」高競語氣變得很溫柔。

    方芯敏不爽地結束通話,連累了幾個男主管,她感覺很抱歉,不管怎麼樣,她都會勸高競改變主意的。捏著手機,她指節泛白,一切,也只能等過兩天他回來再好好談了。

    雨天後,高競出差回來,沒來得及回公司,晚上又要應酬。

    方芯敏這些天一個人忙幾個人的事情,累到不行,知道高競回來了,她迫不及待要去找他商量把那幾個男主管調回來的事。

    她打通了高競的電話,那頭很吵,大概是在應酬,可是吵雜的聱音很快就消失了,四下變得安靜起來。

    「想我了?這麼迫不及待打我電話。」高競調侃的聲音傳來。

    方芯敏一口否認了高競說的話,「才沒有,我有別的事要和你談。」

    高競低笑,「談什麼?我現在在應酬,幾個客戶在等我,不然點我去找你怎麼樣?」

    「不要!」方芯敏拒絕很快,她想了想,說道︰「這樣,你應酬完打電話給我,我們到老地方見面談。」

    「怎麼,怕了?我又不會吃了你,有必要找那麼多人的地方見面嗎?」高競笑得很開心。

    「不想和你廢話,我先掛電話,應酬完了記得聯絡我。」方芯敏太累了,她往沙發上一躺,想在高競聯系她之前先睡一覺。

    高競哪還有心思應酬,一顆心都系在方芯敏那女人身上了,回到席位上應付幾下,又交代隨同的工作人嘛好好招呼客戶,他便匆匆離席。

    他有方芯敏公寓的鑰匙,所以他要司機把他送到方芯敏公寓樓下。

    走進方芯敏的小公寓里面,一室柔和的燈光,方芯敏蜷在沙發上睡著了,身上還是白天的外出服。看來這段時間真的累著她了,可是要讓他把那些男主管叫回來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他只能施加壓力讓人事部盡快找女員工頂替他們原來的位置。

    他解開襯衫最上面的鈕扣,半蹲在沙發前,細細地端詳方芯敏那張沉睡的臉,手指輕輕摩擎她飽滿的紅唇,輕捏起她下巴,吻下去……

    方芯敏睡夢中感覺一陣窒息,驀然睜開雙眼,看到高競竟然在她面前,她嚇一跳,下意識地伸手去推開他,慌亂地坐起身來。

    「你怎麼會在這里?」她假裝冷靜地質問他,話問出口她就後悔了,她當初真不應該給他她公寓的鑰匙。

    「不是有事要談嗎,來和你談。」高競坐在沙發旁邊的茶幾上,眼神叮在面前的方芯敏身上,身體里的細胞都在叫囂著要吃了她,可是又怕她抗拒他,所以,他想滿足她的訴求,當然,前提是她的訴求他願意去滿足的情況下。

    「我想要你把調走的幾位主管調回來。」方芯敏澄澈的眸子看著高競說道。

    「給我個理由,我考慮考慮。」高競故意這麼說,是不想方芯敏覺得他專橫獨斷,不過,他真的沒想過把那幾個人調回來。

    「他們是有能力勝任他們的工作的,我不希望因為私人的原因連累他們。」方芯敏看著高競,很認真地懇求道。

    高競笑得痞痞的,「我可以考慮,不過要看你今晚的表現。」

    方芯敏警鈴大響,警惕地看著他道︰「你又想怎樣?」

    高競抓住她一只手輕捏著,「和我睡,表現好的話,我就把他們調回來。」方芯敏甩開他的手,氣惱到不行,「高競,你少來跟我要無賴!」

    「我們該發生的都發生了,乖,你知道我這幾天有多想你嗎?」

    方芯敏自問還沒有偉大到犧牲色相去幫幾個男同事挽回工作的程度,但對他們,她是有愧疚的,從基層走到主管的位置,很不容易,而畢竟是因為她,高競才會做出這麼幼稚的行為。

    她咬咬牙,「陪你可以,可是答應我的你也要做到。」她心一橫,就當被狗再啃一遍算了。

    ……

    「高競,以後再不許你踫我了!」她才不要再管那些主管有多可憐,反正她受夠了,她再也不會為任何人愧疚!

    高競摟住她後頸,在她唇上又落下一個綿長條軟的吻,這才不舍地把她松開,鄭童地說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會娶你回家,還要讓你給我生幾個孩子,你說怎麼可能不踫?」

    「誰要嫁你?誰要給你生孩子?高競你臉皮怎麼這麼厚?」方芯敏不爽地喊道,她決定要反抗,她不要再任由這男人隨意拿捏自己了。

    「好了,我會安排好那幾個男主管崗位,畢竟公司也需要他們,不過你不許讓我看到你們私下在一起。」高競舉雙手投降,只要她繼續讓他踫她,再多的事情他都可以做出讓步。

    「誰要管他們?你以後不許踫我!」方芯敏叫苦不迭,早知道高競幾乎要把她給啃到骨頭都沒有才答應她的要求,她才不要管別人,就算這事情是因她而起,可是損失的又不是她!她感覺自己

    太傻了,老是上高競的當!

    接下來方芯敏真的說到做到,真不讓高競踫她。

    在公司里面,她專門往人多的地方擠,下班後又約要好的同事一起走,她公寓的門換了鎖,還不夠放心,還跑回爸媽家住。為的就是避開高競這匹餓狼。

    高競整個低氣壓,他這人不管對事還是對人,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他要方芯敏的人,可她不給他,他很煩,男人一旦開了葷,就會變得饑渴難忍,他都搞不懂自己怎麼白白浪費那麼多年的時間沒對方芯敏霸王硬上弓,明明他有那麼多的機會!

    可是如今,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放不下她了。

    他這人一向做事說一不二,他得到了方芯敏的身體,卻一直得不到她的心,不得已,他放下身段去問他那些狐朋狗友,那班人一听都嚇得不輕,紛紛給他出謀劃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