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放妻協議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放妻協議 第八章

作者︰桔子

    【第六章】

    田雨靜這一覺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當然這不是她故意要睡懶覺,而是她睡覺的時候就是凌晨快要天亮了。

    她是被電話吵醒的,王強按捺不住內心的八卦之情,又覺得昨戰況再怎麼激烈,這都到中午了,也該起來填飽肚子了,所以就忍不住給田雨靜打了電話。

    「喂……」田雨靜昨晚叫得嗓子都啞了,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

    不過王強和她不算太熟悉,自然也听不出來又太大的區別,只謹填的問︰「昨晚,成功了嗎?」田雨靜沉默,抬起頭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的熊遠,而手機的那頭,因為說話的聲音太大,讓熊遠听得一清二楚。

    王強不安的等了好一會,小心翼翼的開口,「失敗了?」

    田雨靜還是沉默。

    她的沉默被王強翻譯為默認了,王強有點傻眼,覺得熊遠的自制力也未免太厲害了一些,又覺得畢竟是老大,肯定很厲害的,于是只能結結巴巴的安慰田雨靜。

    「那個……你不要氣餒,反正你們住在一起,以後肯定還有很多機會的,要是真的不行,你干脆找個演員,氣死老大!他吃醋了,自然就知道要好好對你了……」

    熊遠直接走了過來,拿起田雨靜的手機,對著王強干脆利落的說了一句你死定了就掛斷了電話。那頭的王強抖了下,嗚嗚嗚,他還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嗎?難道明年的今日就是他的祭日了嗎?

    田雨靜有點不安的坐起來,抿了抿唇,低著頭小聲說道︰「你別怪他,是我主動請他幫忙的。」熊遠當然不會怪田雨靜,但是要他不遷怒別人?

    抱歉,做不到!

    「起來吃飯。」熊遠的聲音硬邦邦的,一點也沒了往日的柔情。

    田雨靜突然就覺得有點委屈。

    昨晚兩人分明那麼甜蜜,結果今天早上起來就是這麼個態度?

    而且之前他都舍不得對她態度冷淡,果然是得到了就不珍惜了嗎?

    她慢吞吞的拿過約莫是熊遠放在床頭櫃上的睡衣穿上,掀起被子坐在床沿,熊遠彎下腰,將拖鞋拿過來給她穿上,然後一把將她打橫抱起來,朝客廳走去。

    田雨靜窩在他懷中,沒吭聲。

    熊遠做飯手藝很一般,粥熬得也沒田雨靜那麼香,田雨靜雙手捧起碗,小小的抿了一口。

    「身體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熊遠粗聲粗氣的問道。

    「還好……」是有點不舒服,那個地方總覺得干干的,大概是使用過度的原因。身上也有點酸痛,但是這一切她都還能忍。

    「我幫你買了藥,待會你看要不要 一點。」熊遠說完,就埋頭吃飯了。

    「你是……在生氣嗎?」田雨靜食之無味地吃了半碗稀飯,吃了一個小籠包,實在受不了這過于安靜的氣氛,忍不住開口道︰「你是覺得,我不自愛嗎?」

    「我沒有那個意思!」熊遠立刻抬起頭否認,「我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想法!」

    「可是你……」田雨靜覺得委屈。

    「靜兒,你是女孩子。」熊遠放下碗筷,扭頭不肯看她,「你要對自己負責,這種事情,不管怎麼樣都沒有女孩子佔便宜的,你要保護好自己,我是個男人,也會有自私的時候,可是如果你不保護好自己,把我當做一個好人,你以後會後悔的!」

    「我只想一心一意和你在一起,我為什麼會後悔?」田雨靜一眨眼,眼淚就掉下來了,「說到底,你就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嫌棄我罷了。」

    「我怎麼可能嫌棄你!」熊遠忍不住站了起來,「如果你願意好好和我說……」

    「可是你願意正眼看看我的心意嗎?」田雨靜也忍不住第一次和熊遠爭吵了,「每一次我很認真的對你表達我的心意,你總是避重就輕,或者是把我當做小孩子,你何曾在意過我的感受?你總是覺得我還是小孩子,所以就因為我是小孩子,所以我的感受在你眼中就是無足輕重嗎!」她哽咽的說完,再也忍受不了和熊遠待在一處,捂著臉跑回房間,砰地一聲關上門。

    熊遠站在空蕩得可怕的客廳,表情愣愣的。

    他總是不知道如何處理自己和她的關系。

    早上一醒來,他就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在暗惱自己沒有控制住自己的同時,他心中竟然卑鄙的涌出一股歡愉。熊遠憎惡這樣的自己,這讓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惡心的小人,刻意誘惑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落入自己的手心。

    他那麼怕她以後會後悔,可世上沒有後悔藥啊!

    她怎麼能夠這樣不珍惜自己呢?女孩子的第一次,那麼寶貴,如果以後她遇到了真愛,她一定會後悔自己現在做過的事情。

    熊遠總想著自己是成年人,所以不能遵從自己的私心,他愛她,所以更多的是為她著想,希望她日子過得好。

    可是這樣,他們再也沒有後悔路了。

    靜兒,你不會懂,我有多希望,你能過得幸福……

    田雨靜和熊遠陷入了冷戰。

    說實話田雨靜怎麼也沒想通,明明那些書上都寫,之後感情會更進一步,可是為什麼她和熊遠,感情不僅沒有更進一步,反而還退步了?

    「熊哥,你今天又加班?」下班時間,工作室的員工一個一個都下班了,熊遠待在辦公室里不動如山,助理收拾東西的時候免不了勸一句,「你也別太拼命了,你都連續加班一星期了,身體最重要,而且你現在也不是一個人了,也得分點時間給女朋友。」

    自從那天去熊遠家聚餐之後,他有女朋友這件事在工作室已經是眾人皆知了。

    熊遠敲鉭盤的動作一頓,淡淡的嗯了一聲,「我知道了,你先下班吧。」

    一直到華燈初上,他才忍不住關了電腦,揉揉酸澀的眼楮,一把倒在椅背上,長長的嘆了口氣。田雨靜傳了簡訊給他,你回來吃飯嗎?

    熊遠心里那麼渴望想早點回去,想待在她身邊,想和她一起吃一頓溫馨的晚餐。

    可是指尖在螢幕上遲疑良久,他還是拒絕了。

    田雨靜看著熊遠的回復,眼中的亮光徹底暗了下去。

    她自嘲的笑了一聲,關了手機,一個人坐在餐桌邊上,看著桌上擺盤精致的晚餐。

    再美味的食物,沒有了享用它們的人,又有什麼意義?

    那日之後田雨靜就決要專心在工作上。

    餐廳的主廚明顯發現田雨靜最近待在廚房的時間大大增加了,以往她學習也很認真,但是還算勞逸結合,但是最近簡直是拼命了一般,即使下班了也主動留下來義務加班,不到深夜絕不回家。

    「雨靜,你別這麼拼命。」主廚勸解田雨靜,「你看都快十點了,你該回家休息了。」

    「沒事,我不累。」田雨靜將頭上的汗水抹去,頭也不抬,繼續切菜。

    「你這孩子,真的是……」主廚搖頭,嘆息了一聲。

    就這樣,田雨靜和熊遠的冷戰時間從一天,一星期,拉長到了半個月……

    這天,剛忙完中午用餐高峰時段,田雨靜和餐廳的同事剛坐下來,打算吃飯,突然接到王強的電話,「靜靜大事不好了!剛剛熊哥被半空中落下來的木板砸到頭部了,現在我們正趕去醫院,你快點過來看看!」

    「什麼?」田雨靜猛地出聲,「在哪家醫院?」

    「榮民總醫院!」

    「好,我馬上過去。」田雨靜連衣服都來不及換,身上還穿著廚師服就去找餐廳經理請假,叫了車匆匆趕往醫院。

    到了醫院,熊遠還沒出急診的診療室,王強等在門口。

    「到底怎麼回事?」田雨靜急得眼淚都要下來了,「你們去工地的時候不是都要戴安全帽嗎,怎麼會砸到頭呢?」

    「那塊木板有點長,本來砸到安全帽上,但是又彈了一下,熊哥的安全帽就有點歪,所以當時有稍微踫到腦袋。」王強嘆了口氣,「看待會醫生怎麼說吧。」

    田雨靜死死抿著唇,在診療室門口的椅子上坐下。

    椅子冰涼,她的身體也冰涼。

    早知道,就不和他冷戰了。

    田雨靜也不傻,她知道熊遠其實不是生她的氣,而是在怪自己沒有控制住。但是她就是不高興,她一個女孩子都這麼主動了,他可以勇敢一次啊,所以她也不願意去討好熊遠。

    熊遠是一個大男人,根本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他見田雨靜的態度冷淡下來了,自然就覺得是田雨靜後悔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彌補田雨靜才好,又笨笨的不會安慰人,于是兩人的關系才陷入了僵局。

    田雨靜想,要是她沒有不理熊遠就好了。她知道今天這件事,本來不需要熊遠親自去現場檢視的,可是熊遠怕田雨靜看到他會心情不好,于是還是去了。

    「都怪我……」她捂著臉,無聲的哭泣著

    「你別哭……」王強手足無措,覺得自己也想哭了。之前因為他出餿主意,熊遠虐了他好長一段時間,現在要是熊哥知道他還把田雨靜惹哭了,自己工作應該都要保不住了。

    「你放心吧,當時畢竟也戴了安全帽的,一定不會有太大問題的!」王強安慰田雨靜。

    「哪個是熊遠的家屬?」急診的診療室的大門終于打開,醫生走出來,取下口罩。

    「我。」田雨靜瞬間沖上去。

    「病人沒有大問題,但有點腦震蕩,好好養一段時間。」醫生說道︰「去辦理住院手續吧,先暫時觀察一下情況,要是病人沒什麼不良反應,過幾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這段時間盡量讓病人保持情緒穩定,心情不要有太大起伏。」

    「好的,謝謝醫生。」田雨靜終于放下心來。

    沒過一會,熊遠就被推了出來,田雨靜看他蒼白著一張臉躺在病床上的模樣,又心疼又自青還有點生氣。

    「之前就知道惹我不高興,哼,你看你現在這脆弱的樣子!」田雨靜小聲嘀咕了一句,很快整理好情緒,和王強一起辦理好了住院手續,又回家拿了一些日常用品過來。

    然後打電話給餐廳的經理請假,專心照顧熊遠。

    「你先回去吧。」田雨靜將一切處理好了,看看時間,也不早了,便轉頭對王強說道︰「你到現在都還沒吃午飯吧?這里有我,你別擔心。」

    「你吃了嗎?」王強問道。

    「我吃了。」田雨靜撒謊的時候眼晴都不帶眨一下的。

    王強點點頭,「那我先回去了,有什麼事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

    「好。」田雨靜看著王強離開,這才又回了病房,在熊遠的床邊坐下。

    靜靜地看了他大概一個小時,田雨靜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之前心一直吊著,她也沒什麼胃口,現在看著他表情安穩的模檨,大概心里終于放心了些,就覺得有點餓了,她站起來,想去包包里拿手機叫外送。

    剛拿著手機轉過身,就看到熊遠不知何時睜開了眼楮,正目不轉楮的看著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