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宮祈惠 > 大富翁的私生子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大富翁的私生子 第十五章

作者︰宮祈惠

    【第九章】

    「小夕——」

    殷念龍自惡夢中驚醒,猛地睜開眼,愕然的望著眼前潔白的病房。

    是夢嗎?所以他才能再見到小夕?

    原來是夢……只是一場夢……

    「哥,你沒事吧?」殷凱勤一臉擔憂的湊到兄長面前,關心的問道。

    才離開醫院沒多久,就立刻接到兄長又昏過去的消息,讓他匆忙趕了回來,把工作的事全權交給妹妹去處理。

    「沒事。」殷念龍手撫著額頭,一臉頹喪,什麼也不想多說。

    「哥,誰是小夕?」殷凱勤見兄長已經清醒,且沒有什麼不舒服,好奇的問。

    小夕……好耳熟的名字喔,是不是在哪里听過?

    「你還在這里……」殷念龍沒有回答弟弟的疑問,只是喃喃自語著,「那麼,剛剛真的是在作夢了……」

    他夢見自己遇見了一個可愛的小男孩,還有……小夕。

    原來都只是夢。

    「哥?」殷凱勤皺眉,「你真的沒事嗎?」

    「嗯。」殷念龍淡淡地點頭,「你可以回去休息了。對了,我昏倒很久了嗎?」

    「大概兩、三個鐘頭而已吧。早上你醒來之後,沒吃什麼東西就開始處理公事,剛剛要到樓下散步時才會又突然昏倒。醫生說好好的吃飯很重要……啊,我曉得了,一定是因為你邊吃早餐邊工作,所以胃才又不舒服,現在你一定要好好的吃午餐才行。」殷凱勤神色嚴肅的看著兄長說道。

    「你說什麼?」殷念龍一臉愕然的看著他。

    又昏倒?

    那麼剛剛他看見小夕的事,不是夢嘍?

    「說什麼?喔,我說吃飯很重要,護士小姐等一下就會把你的午餐送來……」殷凱勤有些意外的看著兄長突然抓住他的手。

    「你說,我是在樓下昏倒的?」殷念龍迫切的想知道答案,因此不等他把話說完,就立刻打斷他。

    「對、對呀。」殷凱勤點點頭。

    得到肯定的答案,殷念龍便立刻掀開被子準備下床。

    他無法再冷靜下去了,他要去找小夕。

    「哥、哥……你在做什麼?」殷凱勤壓住他的肩,一臉擔心又疑惑。

    大哥是怎麼回事?莫名其妙下床做什麼?該不會又要跑回去工作吧?

    一想到身為工作狂的兄長確實有可能做出那樣的事,殷凱勤就忍不住蹙眉。

    「你讓開!」殷念龍沒有回答,逕自要弟弟閃邊去。

    他還要去找人呢,沒時間在這里窮蘑菇。

    「哥,你該不會是因為不想吃醫院特制午餐所以想要『逃跑』吧?」殷凱勤依然擋在他身前,手撫著下顎推測。

    「你在說什麼?」殷念龍瞪了弟弟一眼,「我要去找人。」

    「找人?」聞言,殷凱勤張大了眼,十分好奇的問︰「找誰?」

    「……左夕。」猶豫了一下,殷念龍最後還是說出口。

    現在讓他們知道已經無所謂了,反正父親早失去主宰他人生的權力,他想跟誰在一起,都再不需要害怕被人知道了。

    「左夕?」誰是左夕?這名字很熟悉呢。殷凱勤偏頭仔細在腦中搜尋著。

    「你到底要不要讓開?」殷念龍見弟弟還是沒有要讓路,冷冷的怒瞪著他。

    「呃……」殷凱勤被瞪得渾身發寒,趕緊讓開不再擋路。「可是,哥,你要去哪里找那個……左夕?」

    啊!對了,他想起來了,左夕就是家里之前一名女佣的佷女嘛,之所以會讓他有印象,是因為有陣子她和大哥似乎很親近……

    唔,現在看來,應該不止「一陣子」。

    嗚嗚……大哥真是太過分了,什麼事都瞞著他。

    殷念龍听見弟弟的話,腳步僵了下,頹喪的又坐回床上。

    是啊,他要到哪里找她呢?她現在應該已經離開醫院了吧?但是……

    她在台北?!

    倏地,這個發現閃過腦中,讓他又燃起希望。只要她還在台北,縮小了尋找的範圍,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到人了。

    殷念龍拿起手機,立刻撥給征信社,要求他們把尋人的範圍鎖定在台北。

    殷凱勤目瞪口呆的看著兄長行動力十足的指示,過了好半晌才道︰「哥,為什麼要把範圍鎖定在台北?」不對,其實他該問的是,為什麼會突然想到要找人?

    那個左夕……難道是大哥的女朋友?

    不過最近這幾年,大哥明明每天埋首工作中,從沒看他為了哪個女人費心過呀。

    莫非是因為對方受不了老哥工作狂的個性,所以決定要分手……難道大哥就是因為剛剛接到對方打來的分手電話,受到太大刺激所以才昏倒的?

    殷念龍沒有回答弟弟的問題,闔上手機之後,他只是呆坐在床邊,仔細想著剛才見到左夕的畫面。

    她比記憶中更成熟了一些,頭發也比以前短一點,看起來更有精神了。但……那個小男孩和她是什麼關系?難道是他的兒子?!

    不,不可能,她說過,要是她離開他,一定會拿掉孩子的。

    那麼,小男孩就不可能是他的兒子了……

    這個認知,令殷念龍心底驀地酸疼了一下。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因為那小小生命的逝去而感到悲傷。

    要是當初他能早一點醒悟過來,這樣的話,說不定現在他們一家三口已經過著幸福的日子。

    「哥……」殷凱勤不甘心的拉長嗓音,「我說,你也理我一下嘛。」

    「你不是還有工作嗎?」冷靜看著已然湊到自己面前的臉,殷念龍出聲趕人。

    「嘿嘿,工作怎麼可能比我親愛的哥哥來得重要呢。」殷凱勤嘻皮笑臉,一**坐到兄長身邊,「哥,那個左、左夕是吧?她最近跟你鬧分手喔?」老哥的八卦,不可不知啊。

    「當然不是。」他瞪了弟弟一眼。

    「不然你干麼要征信社去找她?」

    哼!以他縱橫情場多年的經驗來看,絕對是女朋友鬧分手。

    「……因為她走了。」瞪了弟弟好一會兒,他才頹喪的說道。

    「走了?為什麼?」殷凱勤好奇問道,「是因為你整天沉溺在工作中不陪她嗎?就說了嘛,不要每天只知道工作……」

    「她離開很久了。」

    殷凱勤話沒有說完,就讓殷念龍給打斷。

    「呃……什麼?」他睜大眼瞪著兄長,「離開很久了?那、那……你怎麼會突然想要找她?」

    「因為我剛才在樓下遇到她。」殷念龍輕描淡寫帶過自己和左夕的相遇,對于他已經花了六年時間尋人的事只字未提。

    「在樓下遇到……」殷凱勤驚叫出聲,「那不就是剛剛還在這里的那個女人?」難怪他一直覺得那女人很眼熟,可卻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那個叫左夕的女人似乎很多年前就搬離殷家了,他會不記得也是很正常。唉,要是他早點認出她來,說不定就能幫大哥把人留下來了。

    「你有看到她?」殷念龍原本黯淡的眼神,瞬間恢復一絲光彩,緊抓著弟弟的手問道。

    「呃,是有。」殷凱勤點頭,「如果你說的是那個短發穿著藍色小洋裝的女人的話。不過……她在听到護士說你沒什麼大礙後,人就走了。」雖然不忍心看見兄長失望,但他還是很誠實的說了出來。

    殷念龍好不容易恢復一點神彩的面容,轉瞬又沉了下來。

    她走了……雖然這是早就知道的事實,但每次听見她離開自己,他就會忍不住再難過一次。

    「哥……」殷凱勤原想安慰兄長,但卻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跳了起來,接著沖出病房,留下傷神的男人獨坐在病房里。

    「小夕……」殷念龍痛苦的將臉埋進掌中。要是自己當年沒有讓她傷心就好了。

    人總是這樣,得不到,就會一直以為那是自己最想要的,直到失去了身邊原有,才曉得原來自己最珍貴的寶貝,不是掛在天邊那遙不可及的夢,而是身邊溫暖的守候。

    「哥、哥——」不知何時又沖回病房的殷凱勤,推著正沉浸在悲傷中的男人,急切的說道︰「我跟你說,我有問到那個左夕的資料了。」

    剛才那女人堅持和他一起送大哥回病房時,他就應該知道事情絕不是像她說的「因為他突然昏倒在我旁邊,要是沒確定他真的沒事,我會作惡夢」那樣單純。

    也幸好他有听到護士叫她「左小姐」,會這樣叫,代表護士認得她吧?所以他剛才便去找護士,要了她的資料。

    「你問到……」殷念龍又驚又喜的抬頭看著他,「那她現在住哪里?」

    「咦?住哪里?這個我不知道耶……」殷凱勤搔搔頭,一臉無辜的看著兄長。

    「你不是說你問到小夕的地址了?」殷念龍蹙起眉,有種被耍的感覺,口氣也因此冷了起來。

    「我是說,我問到和她有關的資訊了。」殷凱勤不多廢話,直接說道︰「她每次都會陪她朋友來產檢,但她朋友最近因為胎兒有些問題,前陣子開始住院,直到今天才出院。」他問到的那名護士小姐剛好前幾天都在婦產科輪值,所以對于左夕還算有印象。

    「出院……已經走了嗎?」殷念龍再度皺起眉頭,「她朋友叫什麼名字?醫院總有她的地址吧?」

    「嘿,不愧是我最崇拜的大哥。」殷凱勤看著兄長,很開心的說︰「所以,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打電話請征信社查她朋友的資料嘍。來,我把她朋友的名字抄來了……」

    醫院不能透露病人的隱私,不過那些小事征信社應該有辦法。

    等找到她朋友,要找她可就容易了。

    「凱勤,謝了。」殷念龍和征信社通完話後,十分感激的看著弟弟。

    雖然他一直都覺得自己和殷家的雙胞胎不親近,但他們卻是在他遇到困難時,幫助最多的人。

    六年前他決定要自己出來創業,不再倚靠殷氏的力量時,是凱勤和凱菲二話不說將他們自己所有的積蓄交給他運用。就連現在得到左夕的消息,也是靠著凱勤的機靈,他才有更快的途徑可以去找人。

    「哎呀,干麼道謝?我們是兄弟嘛。」殷凱勤爽朗的拍拍兄長肩膀,豪氣的說︰「所以老哥,下次要是換我遇到事情的時候,你可一定要幫我啊。」

    「嗯,我會的。」殷念龍點點頭,看著弟弟誠摯的臉龐,嘴角微揚。

    他以前怎麼從來就沒有發現他們的好?就算他在殷家沒有得到父親的關懷愛護,但至少,他在那里還有一對視自己為親兄長的弟弟跟妹妹。

    是否就因為過去他太不懂珍惜,上天才會用這樣的方式讓他去體會?

    他發誓,他以後一定會好好珍惜身邊擁有的一切,所以上天別再懲罰他了,將屬于他的左夕還給他吧。

    殷念龍無聲向上蒼祈求著。

    「媽媽,有人按門鈴耶。」正在客廳一個人玩得很愉快的左昱,听見門鈴聲響,立刻對在廚房里忙著做晚餐的左夕大喊。

    「小昱,你先打開里面的門看是誰,如果是干媽就開門,要是推銷員,就請對方離開。不要隨便開外面的鐵門,知道嗎?」

    「好。」左昱乖巧地應了聲,咚咚咚地跑到門邊,將內門打開一個小縫,從里面探出一顆小小的頭顱,看著站在門外的人。

    「嗨!」門外,殷念龍看見來開門的是左昱,便蹲下身子,緊張的看著他。

    征信社那邊說這小男孩是左夕的兒子,今年五歲……那確實是他的兒子沒錯了。

    昨晚,拿到征信社給的資料後,他不止一次想要感謝左夕,因為她最終沒有拿掉屬于他們的孩子。

    「叔叔?」認出殷念龍就是前兩天替自己投錢買飲料的人,左昱有些訝異的將木門再拉開一些,「你來找誰呀?」

    「找你媽媽。她在家嗎?」殷念龍露出微笑,看著眼前的小男孩。

    他沒有什麼和小孩相處的經驗,但他想,微笑應該可以拉近自己和孩子的距離。他努力的看著左昱傻笑。

    「媽媽在煮飯。」小男孩看著他好奇的問︰「叔叔,你認識我媽媽喔?」

    「認識。」他柔聲回答。

    「可是,我怎麼都不知道你認識媽媽?」左昱疑惑的偏頭看他。

    「那是因為……媽媽還沒有跟你說過。」他輕聲解釋著,臉上全然沒有不耐煩的神色。

    「喔。」左昱點點頭,很快就接受他給的說法,「那叔叔你等等,我問媽媽可不可以開門。」說完他便輕輕扣上內門,咚咚咚地又跑了進去。

    真是個乖孩子,還知道不能隨便替陌生人開門。左夕把他們的兒子教得很好。

    殷念龍驕傲的笑了起來,但隨即想起自己也被劃分在 陌生人 的行列,原本揚起的嘴角又拉了下來。

    不,他不能這麼快就感到難過喪氣,都已經花了六年時間找人,現在人也找到了,只差讓他們回到自己身邊,他只要再加把勁就好。

    看著緊閉的門扉,殷念龍在心底為自己打氣。

    他相信,總有一天左夕會願意原諒他的,然後帶著孩子一起回到他身邊。

    十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站在門外的他側耳傾听門內的動靜,但也許是因為有了兩道門阻絕,他什麼也听不見。

    一個鐘頭、兩個鐘頭……時間飛快的流逝,但那扇門仍然一動也不動,里頭依舊靜悄悄,沒有要打開門的跡象。

    小夕應該還在生氣吧?殷念龍忍不住苦笑。

    原先他就沒有期望今天來,左夕會立刻開門歡迎他,只是在知道自己不受歡迎的事實後,他的心還是會微微的抽痛。

    「媽媽,那個叔叔會不會還在外面呀?」左昱不安的朝關上的門望了望,問了今晚第五十次相同的問題。

    本來他以為叔叔是媽媽的朋友,媽媽知道叔叔來拜訪會讓叔叔進來,可沒想到事情和他想的完全不同。

    听見上次在醫院里遇到的叔叔來找她之後,媽媽立刻要他不準去開門,乖乖待在屋子里,而且也不能去找外面的叔叔聊天。

    但是……都不理叔叔,這樣叔叔不是很可憐嗎?

    而且從他們吃完晚飯到剛剛洗完澡,時鐘的短針已經從六走到十一了,萬一叔叔還在外面,不就要餓肚子了嗎?媽媽真是奇怪……

    左昱小小的腦袋里充滿不解,卻在母親嚴厲的眼神威逼下不敢說出口。

    「不會。」左夕還是堅持一樣的答案,「沒有人開門他就會走了。」

    殷念龍到底還來做什麼?難道他真的想把孩子搶走嗎?

    她突然想起他曾和自己說過,他父親就是因為原配夫人生不出孩子,所以最後才把他接回殷家的。

    該不會……殷念龍那美麗的妻子也生不出孩子,他便將主意打到左昱身上了?

    不,她絕不能讓他這樣做,這樣會毀了左昱的一生。

    她不要兒子變成一個像他父親一樣的人。

    「媽媽沒有開門去看怎麼知道?」左昱不死心的繼續問。

    「因為媽媽說了算。」這個回答很賴皮,卻足以讓一個五歲的孩子安靜下來。

    「媽媽,為什麼叔叔說他認識你,你卻說不認識他?」只可惜安靜沒多久,左昱又有疑問了。

    「我不知道。」左夕心煩意亂的和兒子一起收拾屋里的玩具,心思忍不住飄到門外的那人身上。

    從晚飯前到現在已經過五個鐘頭,他應該早就走了吧?

    上次在醫院時,護士小姐說他是因為胃潰瘍而昏倒……胃潰瘍的人,能餓肚子嗎?

    不對,她管他那麼多做什麼?他都要來跟她搶兒子了,她還在擔心他的身體?

    就像美芳說的,她要給他點顏色瞧瞧,讓他不敢輕易搶走孩子,這樣才對呀!

    「不知道什麼?」左昱湊近母親身邊,「媽媽,你今天好奇怪喔,跟平常都不一樣。」平常媽媽都會很溫柔的笑,不像今天,臉好像被烏雲蓋住一樣,陰沉沉的。

    「亂講!」被兒子這麼一說,左夕趕緊反駁,「我哪有不一樣?」

    「有啊。」左昱點點頭,指著她的臉頰,「你都沒有笑了。」

    「嘻——」她夸張的拉起唇角,「這樣有笑了吧?」

    「媽媽,你好幼稚喔。」左昱搖頭晃腦的嘆氣,說著最近在幼稚園里學到的新詞匯。

    「吼……小昱,媽媽今天工作比較累,你都沒有說要幫我搥搥背,還一直說我沒有笑。」左夕索性嘟著嘴,跟兒子撒嬌起來。

    「好嘛,那你去床上趴著,我幫你搥搥。」左昱看著母親,提議道。

    「你說的喔。」左夕牽著兒子進房間,趴在床上享受他的貼心服務。

    只是沒一會,那個說要替母親搥搥背的小家伙,就已經倒在被窩里,睡得不省人事了。

    「真好睡。」左夕搖搖頭,替兒子蓋好棉被。

    叔叔會不會還在外面呀……

    驀地,兒子的問題躍上她腦際,看著他沉沉的睡臉,她愣了愣。

    要出去看看嗎?

    算了,還是不要吧。不管他是不是仍然站在外頭,那都不關她的事了。

    左夕在心底說服自己,但躺上床之後,心思卻一直往家門外飄去,讓她一夜無眠。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