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宮祈惠 > 大富翁的私生子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大富翁的私生子 第十章

作者︰宮祈惠

    【第六章】

    下雨了……

    左夕抬頭望著灰暗的天空,心頭沉甸甸的,像有千金重的大石壓著。

    對街一對耀眼的璧人一塊走入餐廳,郎才女貌,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今天她因為懷孕帶來的不適而請了病假,醫生已經鄭重的警告她,要是想要平安生下寶寶,那就必須讓自己保持愉悅的心情,否則懷孕初期,胎兒很容易因為母體情緒起伏太大而導致流產。

    她是真的有考慮過不要這個孩子,但那畢竟是自己的骨肉,她實在舍不得,當時跟殷念龍說要拿掉孩子離開他,其實她只是在賭,賭他會因此而放棄聯姻的計畫。

    他並沒有說錯,她的確是在威脅他。

    她是想藉由腹中的小生命來制止他即將要做的事。

    所以,在刻意不和他聯絡的這幾天里,她想了又想,還是決定要來找他,並嘗試用最大的努力來說服他。

    因此當她一到殷氏,見到他的跑車呼嘯而過時,便想也不想的立刻攔下一輛計程車去追他。

    這一次,她不要再沉默了,她得為自己,也為他們的孩子,更為了他的幸福,努力爭取一次。

    只是,一下計程車,她竟看見他溫柔摟著那位即將成為他妻子的美麗小姐……

    嘔——

    左夕以手掩唇,忍住想作嘔的沖動,強逼自己要堅強。

    要當媽媽的人了,一定要勇敢一點。

    想起今天產檢時醫生對她說的話,她慢慢的拿出手機,眼神依然注視著對街那對男女,按下了手機內唯一存下的快速鍵。

    對街那名擁著美麗小姐的男子听見手機鈴聲後,眉頭幾不可見的微皺了下,隨後拿起手機,在看見來電顯示的同時,眼底快速閃過一抹焦躁與詫異。

    「誰找你?」白若玉偏頭,看向已拿出手機卻遲遲未接電話的殷念龍。「你不接嗎?」

    「一個客戶。」殷念龍朝她笑了笑,「我晚點再回電給她吧,現在最重要的是把我們婚宴的細節決定好。」強忍著不耐,他依舊露出優雅迷人的微笑。

    手機響了又停,停了再響,直到那對男女走進餐廳,他依然沒接電話。

    站在街道另一邊的左夕,慘白的小臉顯得有些茫然。

    她默默看著殷念龍摟著那位美麗小姐,就這樣慢慢消失在她眼前,明知她要找他,他也不願意接電話,連讓她做最後努力的機會都不肯給她。

    「左夕,你還好吧?」

    一把傘撐到頭上,替她擋住了不斷飄下的雨水。她失神的看著映入眼簾的人,什麼話都沒有說。

    「你今天請病假,我本來想要去買些東西然後再打電話給你約你出來的,沒想到這麼巧,在路上就遇到你了。」美芳假裝沒看到她慘白的小臉,故作輕松的說道。

    絮絮叨叨一堆後,也不管左夕究竟有沒有在听,美芳一手拉著她,一手替兩人撐傘,緩緩朝著自己家中走去,打算好好跟左夕聊一聊。

    她一直都明白好友是個將自己藏得很深的人,所以即使好友不曾邀過自己到她家做客,她也從不介意,因為除了這些外,好友一直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況且,每個人心里都有自己不願意說的事,所以懷孕一事,她便一直都沒有多問。

    但是,基于對好朋友的關心,她至少可以做到在朋友失意難過時拉她一把。

    「美芳,我是不是很笨?」左夕被美芳拉著走,手上的手機則不知何時掉在路邊,但她卻無視的繼續讓美芳拉著自己前進。

    「很笨?怎麼會?」美芳漾著笑臉說,「你別胡思亂想,沒有那回事。況且,有誰說你笨了?」

    「沒有人。我只是……覺得自己的行為很愚蠢。」左夕的聲音很輕,一下子就飄散在微雨的空氣中。

    「行為?唔……是有一點。」美芳看著她,然後道︰「下雨天還不撐傘,這種行為確實笨。」她避重就輕的答著。

    其實,她大約能看出好友是因為感情的事在困擾,可一來她什麼都不清楚,二來感情的事也不是她這局外人可以插手,所以她現下也只能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盡量的陪伴。

    「美芳,你會等一個不該等的人嗎?」左夕沉默了很久,在到美芳家門口時開口問道。

    「既然都說不該等了,我為什麼還要等?」美芳爽朗的笑道。她可不想當王寶釧。

    雖然不是很清楚好友是什麼時候跟什麼人談的戀愛,但她很明顯能感受到好友現在心中的無助,事情……該不會已經嚴重到像她猜想的那樣了吧?

    「我本來……」左夕頓了一下,一直強忍著的眼淚再也止不住潰堤。

    她抱著美芳,傷心的哭了出來。

    「左夕……」美芳拍拍她的肩,半拖半拉的將她帶進屋里,將人安置好,又飛快沖了壺菊花枸杞茶,硬是塞了一杯到她手中,然後才開口,「先喝些熱茶吧,再哭下去,對眼楮很不好。」

    「……謝謝。」左夕哽咽著,看著茶杯上冒出的氤氳熱氣,心頭的寒冷卻怎麼也驅除不掉。

    「想談一談嗎?」美芳眼底有著不容忽視的關心,「或許說出來會好受一些……也或許,我可以幫忙想個辦法。」

    剛剛左夕說「不該等的人」,該不會她愛上的是有家室的男人吧?這樣可就麻煩了呀。

    「我……」左夕抿了口熱茶,啞著嗓音道︰「我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了……」

    原本她還想要努力,試著讓殷念龍打消聯姻的念頭,可是她已經沒那個機會了,他連一點點努力的機會都不給她!

    她現在該怎麼辦?怎麼辦呢?

    「那……左夕,你要生下孩子嗎?」美芳看著她,猶豫了好一會,才吞吞吐吐的問。

    未婚生子終究對女孩子的名譽很傷,她可以先不管左夕的「對象」是什麼人,但是孩子的事必須先想好才行。

    而且,看左夕的反應,孩子的父親八成不要孩子,這樣一來,左夕一個人要怎麼帶著孩子生活呢?

    「孩子……」左夕茫然的看著美芳,說實在的,她也不知道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她並不想拿掉腹中的小生命,因為那是她和阿龍相愛過的證明,可是若不拿掉他,難道她要任由這孩子變成另一個阿龍嗎?

    想起阿龍以前在殷家所過的生活,她胸口便忍不住泛起一陣疼痛。

    一直到現在,她都還在為他心疼嗎?

    「對,孩子。」美芳點點頭,「孩子的父親知道孩子的事了嗎?」

    「嗯。」左夕輕輕點頭。他非但知道了,而且還無動于衷的繼續聯姻計畫。

    「那他……有沒有什麼打算?」美芳繼續問道。

    「……他要跟別人結婚了。」左夕說著,眼淚又止不住的從眼眶中流出。

    「要跟別人結婚了……」美芳皺著眉,「他劈腿喔?太過分了吧!」

    「他沒有劈腿。」左夕搖搖頭,「那是他家人替他選的對象。」

    「父母之命?」美芳有些受不了的搖頭,「又不是古時候,真是奇怪了,既然是父母指定的,難道他都沒有想要反抗的意思嗎?」

    他們現代的年輕人可都是很有自主意識,哪有人這麼听父母的話啊?她才不信。

    「反對嗎……」左夕輕輕的答道︰「為什麼要反對?娶了父母指定的對象,他便可以馬上坐上他夢寐以求的職位了,他有什麼理由要反對?」

    是啊,他從小到大就是為了成為殷氏總裁而努力,現在,他的夢想總算是快要實現了,他為什麼要放棄?

    從小到大的夢想啊……

    小時候,她也曾有過很多冒著夢幻泡沫的夢想,可從來沒有一個實現過,久了之後,她才曉得,其實人不是有夢想就一定能實現。

    既然不能實現,那抱著夢想也沒有什麼意義了,還不如放掉它,反正時間一久,就不會記得自己到底曾經有多想要那個夢想了。

    可是阿龍和她很不同。

    一直以來,他都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為的就是實現自己的夢想,要是有天他發現自己的夢想落空,那他一定會很失望。

    他的選擇……其實也沒有錯,不是嗎?

    錯的是她,是以為自己在他心中很重要的她。

    還有,那個來得不是時候的寶寶。

    反正她是早該認清楚,自己和阿龍不是同一個世界里的人了。這樣也好。

    「哦……所以說,他是為了少奮斗三十年,跑去娶有錢人家的小姐喔?」美芳義憤填膺的嚷著。

    真是太無恥了!身為一個男人,居然一點自尊心都沒有?

    「也不算是……」左夕苦笑著,很想為殷念龍辯駁些什麼,但卻發現自己已經累得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不止身體上的疲累,還有她的心,也已經累得很想找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不再被打擾。

    「怎麼不算是?」美芳噘著嘴冷哼,「這種男人最沒肩膀了。」

    「……他也是不得已的。」左夕以極細微的聲音替殷念龍辯駁著。

    听見他被美芳這樣說,其實她還是會忍不住想維護他。

    「什麼不得已都是騙人的啦!這世界上只有願意跟不願意而已。」美芳搖搖頭,然後嘆了口氣,很嚴肅的看著好友,「左夕,那接下來呢?不管對方要怎麼做,你也得為自己打算一下吧。」

    現在她才剛懷孕,肚子不明顯,但要是再過兩、三個月肚子跑出來後,公司里的八卦小組不知道會把她講得多難听。

    「為自己打算……」左夕喃喃的重復著,「我還沒想到。」老實說,她現在腦子里一團亂,也不曉得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那……我們還是先回到剛剛的問題吧,你究竟要不要孩子?」

    左夕沉默了。

    要或不要,她無法自己做決定。

    「左夕,你要知道,雖然現在社會風氣很開放,可是輿論畢竟對女孩子比較苛刻……不過,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百分之百支持你。」美芳拉住她的手,眼神懇切的說。

    「美芳……謝謝你。」左夕感激的朝好友笑了笑,心頭的寒氣,似乎也消散了許多。

    「您撥的電話未開機……」

    殷念龍不耐煩的將手機往牆上用力砸去,煩躁的爬了爬頭發。

    左夕的電話一直都沒開機,人也沒有回到小套房,究竟去了哪里?

    從下午他打點好婚宴的細節後,就迫不及待來到她租的套房,想和她好好談一談,可他一直等到清晨都沒見到她回來。

    就連她的手機,也都一直呈現關機狀態,讓他無法和她聯絡上。

    她究竟去哪里了?以前從沒有過這樣的情形……

    不安與疑惑在殷念龍心中慢慢擴大,令他幾乎要慌了手腳,甚至想過要報警尋人。

    「卡喀」一聲,門口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他趕緊沖到門口,霍地拉開大門。

    「你去哪了?」一看見那道嬌小的身影,他便再也忍不住上前,語氣有些驚慌的問道。

    正要開門的左夕先是被沖過來的人影嚇了一跳,眨了眨眼,然後才慢慢的意會眼前男人正在質問自己的去向。

    「小夕?」見她沒有回答,他鐵青著臉,拉著她強迫她面對自己。

    「隨便走走而已。」她揉揉眉心,疲憊的走到沙發上坐下來。

    下午她和美芳說沒幾句話就睡著了,直到晚上十一點多才醒來,美芳說她現在的身體一定不能挨餓,硬是拉著她去吃了永和豆漿,接著兩人又跑回美芳家去看她先前租的影片,剛剛看完,天也差不多亮了,她才向美芳告辭回家。

    「隨便走走?」殷念龍很不滿意她的答案,「隨便走走會到現在才回來?」

    左夕坐在沙發上,不願意看向他,逕自沉默著。

    昨天下午,她和美芳其實沒有討論出什麼結果,索性也就先不想,只是現在一看見他的臉,她就會想起他不肯接她電話、摟著未婚妻逕自離去的畫面……

    惡——

    喉中一股酸意冒了上來,她趕緊掩著唇,飛快沖進廁所,抱著馬桶干嘔。

    「小夕?小夕……」殷念龍慌張的跟在她身後,手足無措的看著她難受的模樣,「你沒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到醫院?」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好不容易吐完,左夕漱了漱口,隨意的拉起毛巾胡亂擦掉臉上的水珠,強逼自己冷靜的說。

    「可是……」

    沒再理會他想說些什麼,她逕自走向床鋪,躺了上去。

    她真的太累、太累了。

    現在的她,什麼都不想去想了。

    「……小夕,你的手機呢?」見她沒有答話的意思,殷念龍也慢慢沉默了起來,好半晌,他才記起自己一直聯絡不到她的原因。

    「掉了。」棉被中傳來她模糊不清的回應。

    殷念龍心底的不安越發擴大,「掉了?」他皺起眉,「怎麼會這麼不小心?」

    左夕一直都很細心,他沒听她說過掉了什麼東西,怎麼會把重要的手機給弄掉了呢?更何況,那只手機是他送她的生日禮物,她說過會好好珍藏,永遠不弄丟的……

    左夕沒有回答,均勻的呼吸聲證明她已經進入了夢鄉,殷念龍不由得嘆了口氣。

    算了,她平安回來就好。

    他輕柔的坐到床邊,伸出手輕輕撫著她小巧的臉蛋,在看見她又紅又腫的雙眼時,心頭不免抽痛了一下。

    她又哭了嗎?

    為什麼呢?他不是已經一再向她保證過自己的心意了嗎?

    「好好睡一覺吧。」心疼地吻上她那浮腫的眼皮,他輕聲的喃道。

    雖然不舍她的眼淚,但他不可能放棄自己的理想,至于她,他以後一定會好好的補償她。

    他會讓她明白,一個男人唯有穩穩地站在最高的位置,才可以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

    「相信我,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絕對會讓你幸福的。」握著柔弱的小手,殷念龍在心底無聲的說道。

    強壓下心中的不安與騷動,他跟著躺上床。他決定要好好的陪著她一天,讓她明白她對他的重要性不會因為聯姻而改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