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第九章

作者︰零葉

    【第六章】

    第二天太醫過來為沈琳檢查身體,最後又檢查了一下傷口,告欣卓航這幾天也不能馬虎大意,還是要注意換藥跟清潔等問題。

    卓航一一點頭。

    等太醫走了後沈琳道︰「昨天你的提議還有效嗎?」

    「自然。」

    「那我同意,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你說。」

    「我還想繼續行醫。」沈琳說完看著卓航,她也知道一些高門大戶的正妻是不太可能拋頭露面,更不用說行醫問診了。

    「可以。」卓航又接著道︰「那是你的愛好,又能幫助人,我沒理由反對。」

    看到卓航同意得這麼爽快,沈琳都有些意外了。

    「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就去秉明聖上,把婚事盡快辦了,我有點迫不及待的想听春兒喊我一聲爹。」

    沈琳翻個白眼。

    「什天後,鎮北侯要娶親的消息席卷京城。听說這女的是鎮北侯年輕時候就認識的,兩人暗生情愫,一個不小心連孩子都有了。

    坊間傳聞紛紛,卓航一點都不在意。雖然成親這事倉促了點,但好歹都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也將會是唯一一次的成親,不能馬虎。

    沈琳在鎮北侯府養傷了半個月後好的差不多了。收拾東西帶著沈春跟沈丫回到了同安藥鋪。她是跟卓航說,要出嫁她也是從同安藥鋪出嫁。

    卓航沒意見,只是跟沈春相處了半個多月,這一見不著,還怪想他的。

    管家看著侯爺把玩著沈春留下的玩具道︰「小公子,您就去吧。」

    卓航看了眼管家,「他娘不太樂意見我。」

    管家呵呵一笑,自從知道沈春居然是侯爺的孩子後,管家真是打心眼里的高興啊,這算是有後了,能不高興嗎?

    「夫人不樂意見你,你就得更要過去了。」

    卓航沒看他,不太懂這個意思。

    「你們兩人好不容易又踫上,孩子都有,了還在乎臉面干什麼?再說了,誰還不想有個知冷知熱的人?以後你們真的能相敬如賓?就算為了以後日子過的舒服點,您現在也要好好的哄著點夫人,這女人的心啊最軟了,您多哄著點,捂著點,指不定哪天就能軟化了。」

    卓航听管家說得頭頭是道笑著問︰「經驗還挺足的啊!」

    「呵呵,不瞞您說,這都是小人跟賤內這麼些年摸索出來的。我的意思是,女人的心思都差不多,再要強再厲害的女人,您多哄著點總是沒錯的。」

    卓航嗯了一聲,看著遠處心神飄遠了。

    根據他這段時間的觀察,沈琳這人是個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應該還是蠻好哄的吧……這麼想著,卓航決定先試試看。誠如管家所說,女人嘛,多哄著點總是沒錯的。

    第二天,卓航帶著一車珍貴的藥材上了同安藥鋪的門。

    彼時沈琳正在看書,以為來客人了,一抬頭看是卓航,頓時沒好氣的又拿起書本來看。

    也不知道是怎麼地,最近幾天居然一個病人都沒有。這倒不是她希望生病的人多,要是真的沒病她自然開心,但很明顯,以前的那些女病人現在都去了對面的慶平醫館了。

    原因,她多少猜到了一點,肯定跟她即將要跟卓航成親有關系。

    他們要成親的消息出來後,各種難听的她都听到過。

    「春兒呢?」卓航問。

    沈琳頭也不抬,指了指後面的門。

    從這里可以穿過店鋪,後面是沈琳跟沈春住的地方。

    沈琳見人沒走,抬頭看他,「你不去找春兒?」

    「我來找你。」

    沈琳意外地挑眉看著卓航。兩人雖然要成親了,但這段日子她也沒跟卓航說過多少話。

    卓航雖然也來過藥鋪雨次,但每次都是來找沈春的。

    「找我何事?」

    卓航一揮手,外面的僕人將一馬車的東西都卸了進來。

    沈琳起身走過去,打開其中一個查看了下,「這是……」她自然認出來這些都是一些上等的藥材。只是不明白這人為什麼忽然給她送來這些。

    「之前來的時候听你手下的徒弟說缺藥材,剛好我那有,就給你送了點過來。」卓航不以為意的道。

    沈琳挑眉看他,「黃鼠狼給雞拜年。」

    「你這是在說自己是雞嗎?」

    沈琳懶得搭理他。雖然當年他也情有可原,但是看到他,她心里還是有疙瘩的。

    可是隨即又在心里對自己說,看在兒子的面子上,這是兒子的親爹……

    「謝了。」沈琳也不客氣,喊來幾個丫發讓她們把藥材分門別類的放好。

    等做完這些見卓航還站在那,沈琳再一次挑眉,「你給我送藥材是還有別的事,對嗎?」

    「嗯。」

    沈琳一副我就猜到的表情。

    她雙手環胸,「說吧,要是我能幫的話……」

    卓航想說好話,但看沈琳這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他一時又找不到好的話題,他長這麼大也沒哄過女孩子啊,這是第一次。

    「那個……」卓航看了看周圍,「要不進去說。」他指著後面的院子。

    沈琳看他這幅為難的樣子,覺得可能真有什麼難言之,點頭,「跟我來吧。」

    卓航跟著沈琳去了後院,到了後院,兩人就在石凳上坐下。

    「說吧,這沒人。」

    卓航嘆了口氣,這哄女人也是個技術活兒啊。

    卓航道︰「明天七月七乞巧節,想帶你跟春兒出去轉轉,你們來京城有去看過嗎?」沈琳點頭。

    卓航臉頓時就垮下來了,還以為他們沒去過呢。

    「不過每次都不太放心春兒,怕人多擠散了,就遠遠的看了幾眼。」卓航一听趕緊道︰「這次不會了,我會保護你們的。」

    沈琳挑眉看他,一副你到底想干嘛的眼神。

    卓航被看得也有點郁悶,他站起身,「我就是想帶你們出去轉轉?」那樣最好。沈琳一臉懷疑。

    「你這個女人真是一點都不可愛。」說完卓航起身走了。

    沈琳看著晃動的門簾皺眉,她可不可愛管他什麼事。

    「哎,你不看你兒子啦……」沈琳忽然想起來卓航貌似還沒見沈春呢。等她出來後卓航早走的不見人影了。

    「真是……」

    一旁的陳田看著沈琳笑著道︰「師傅,我說句逾越的話,我覺得師公這次是來看您的。」

    沈琳斜睨著她,「你哪只眼楮看出來的?」

    「兩只都看出來了。」陳田笑呵呵的道︰「那天說藥材不夠就是我小聲抱怨了兩句。您看今天人家就把東西送來了。」

    「那完全是看在他兒子的份上。」

    「哪有……」陳田正是十五六歲愛幻想的年紀,「師傅您還有什麼不滿意的,我師公這麼有錢有勢,還長得好看,京城多少大家閨秀都叮著鎮北侯夫人的位置,您倒好,不聲不響地就坐上去,連個招呼都沒打。」

    「你以為我想啊?」

    「師傅您這話要是被那些間秀听到了,肯定會打死您的,您以為我們藥鋪為什麼會忽然沒生意的?」

    沈琳點頭,「我也猜到了。」要是這些人知道她們一心想嫁的人是個不能人道的,不知道還會不會嫉妒她。

    第二天天剛黑,卓航帶著幾個侍衛就來了同安藥鋪。沈春看到卓航立刻撲了上去。

    自從他們定下來要成親後,沈琳就跟兒子說清楚了,那個他喜歡的叔叔其實是他爹。

    沈春一開始還不相信,後來卓航來看他。沈春問︰「你真的是我爹嗎?」卓航點頭。

    「那為什麼你以前不跟我娘在一起?」

    卓航不想驕他,但有些話跟他說了他也不懂。最後只好用他跟沈琳商量好的話,來解釋給沈春听。

    「當年爹受傷了,是你娘救了我,我養傷的時候就喜歡上你娘了。再後來,爹還要去殺敵,就走了。爹那時候不知道你娘懷了你,你娘以為爹戰死了,其實爹沒死。後來回去找你娘,你娘已經帶著你來京城了。」

    沈春見他跟他娘說的差不多,也就相信了。

    他本來就很喜歡卓航,知道卓航是他爹後自然開心。他終于有爹了,不用羨慕別人了。

    「爹,我听他們說你昨天來看我,可是為什麼我都沒看到你呢?」沈春仰頭問。

    「本來是想看你的,臨時有事就走了。你看,我今天特意來帶你跟你娘出去玩。我們去看花燈。」

    「好耶……」沈春開心地歡呼,雙手摟著卓航的脖子,扭頭對著屋里喊︰「娘、娘,你快點。」

    「等一下……」沈琳在里面回應。

    這等一下就等了一盞茶的功夫,沈春又喊,沈琳還是那一句,等一下。

    沈春鼓著小嘴看著卓航,「爹,你是不知道,女人太麻煩了。」

    卓航一臉震驚的看著兒子,「為什麼這麼說?」

    「你看,她們說等一下那永遠都是驕人的,要等很多下她們才會出來。」沈春雙手抱著小胸脯,「每次出門挑衣服都要挑半天,還問我哪個好看。」

    「你娘問你啊?」卓航沒想到沈琳還有這一面,還以為她是個大剌剌不拘小節的人呢。

    「就今天,從中午就在跟丫丫姨還有田田姐商量晚上穿什麼衣服了。」沈春一副小大人的樣子,「隨便穿一件就好了啊,有什麼好猶豫的。」

    卓航點頭表示贊同。

    「我們男人就爽快了,什麼衣服都可以。」

    卓航听著小孩兒的論調是又好笑又好奇。誰教他的啊?

    果然,等一下是不行的,得多等一下。

    當沈琳穿著一件淡青色的對襟長裙,外面罩著一件淺色的薄款外衫,頭高高的梳起來,只在頭頂插了一支簡單的金簪。

    「娘,你怎麼又換衣服了,中午選的那件粉色的呢?」沈春問。

    沈琳面色一變,偷偷的看了一眼卓航後瞪了兒子一眼,「小孩還管大人的事情?」

    「哼,是你問我好不好看的,我說好看你又不穿。」

    沈琳怕兒子再說下去,上前將人一把從卓航懷里抱起來,假裝狠狠的擰了下他的鼻子,「閉嘴。」

    沈春被訓也開心抱著沈琳的脖子回頭對卓航招手,卓航笑著朝他們走過來。不過一會兒,一行人出了門往「什字大街走去。

    乞巧節就在十字大街舉辦。

    走了幾步路卓航上前,「我來抱著吧。」

    沈琳也沒客氣,沈春都四歲多了,她現在也真的是有點抱不動他了。

    前有三個侍衛開道。後有三個侍衛殿後,兩邊各有兩個侍衛,將他們三人圍在中間。

    沈琳只覺得異常的輕松。

    等到了人多的地方,護衛們也不好使了。

    說什麼都沒人听,也總不能動武。

    身為鎮北侯,他們自然有專門看熱鬧的地方,視野還很好。

    但越往中間人越多,不但是人,還有各種攤子小販穿插其中。

    沈琳擠不過,人撞得往後倒退。

    忽然她手腕一熱。沈琳嚇一跳剛要反抗就听卓航道︰「這里人多,我拉著你。」說完將沈琳拽到自己的身後。

    沈琳看著他寬厚的背影,就見他單手抱著沈春,沈春坐在他的臂膀上一手抱著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拉著她,感覺一點都不吃力。

    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區別。

    被他攥著一路往前擠,沈琳幾乎不用操心,只要緊跟在他身後就行。

    沈琳跟著跟著,心里居然生出一股安心的感覺來。

    就這麼擠了半條餃後,卓航帶著他們上了一座樓,在那里有專屬于他們看熱鬧的位置。

    一進樓後眾人都松了一口氣。

    卓航松開沈琳,又把沈春放下後也大大的吁了一口氣。

    沈琳一邊為自己 汗,擦完又幫沈春擦。然後直起身子就看到卓航看著她。

    「怎麼了?」沈琳問。

    卓航這會兒也是滿頭大汗的,見沈琳一點覺悟都沒,卓航只好開口︰「我有汗。」

    沈琳愣了下才反應過來。這是要她給他 汗?

    剛要拒絕就听卓航湊過來在她耳邊小聲道︰「你忘記了我們的約定?在兒子面前是至少得表現的恩愛一點,不然哪里像是夫妻?」

    是了,當時沈春不相信就是因為覺得他們倆跟別的孩子的爹娘不一樣,人家是住在一起,睡在一起,吃飯也在一起的,他的爹娘沒有。

    沈琳低頭,就見沈春正在看著他們。

    擦就 吧。

    于是沈琳推了卓航一把,然後給他 汗。

    這哪里叫擦汗,簡直就是在搓皮啊。卓航額角被她 的有點疼,但他忍住了。

    「爹,我娘是不是很喜歡你啊。」

    月說什麼?小孩子懂什麼喜歡不喜歡的?」沈琳呵斥了兒子一句。

    「我懂。」沈春得意洋洋地道︰「就跟石頭哥哥喜歡田田姐一檨。」

    「你說誰?」沈淋問。

    「石頭哥哥跟田田姐啊。」

    「你怎麼知道?」

    「我偷听到的。」說完沈春捂著小嘴嘿嘿嘿地笑了幾聲,才繼續道︰「我听石頭哥哥說他喜歡田田姐,就跟大黃狗喜歡肉骨頭一樣……」

    「噗……」卓航沒忍住笑了出來。

    沈琳也被最後一句弄得哭笑不得。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石頭說這種話不怕被田田打死嗎?

    卓航彎腰親了沈春一下,「兒子說的對,你娘喜歡我,我也喜歡你娘,就跟大黃狗喜歡肉骨頭似的……」

    沈琳瞪他,誰喜歡他了?誰稀罕他喜歡?但嘴角還是不自覺地卷了一些弧度。

    「看吧,我就說我知道。」沈春張開手,「爹,抱我。」

    「你都多大了還要抱,自己走。」沈琳說完拉著沈春的手拽著他往前走。

    沈春被拽的只能跟著,一邊回頭對卓航伸出小手。

    卓航心里暖呼呼的,上前一把握住兒子的手。

    「別人家的爹娘也都是這樣牽著他們的孩子的。」沈春忽然道。

    雨個大人對視一眼。

    「別人家的爹娘還給他們的孩子玩飛飛……」

    「什麼飛飛?」沈琳問。

    「就是……就是大人拎著……拎著小孩兒的胳膊帶他飛啊……」沈春磕磕巴巴地解釋。

    兩個大人都懂了。

    卓航看著沈琳,沈琳半天才看他。

    卓航眉毛一挑,這是給她傳信號。

    沈琳不答應,卓航就持續地看她。

    沈琳最後沒辦法,只能點點頭。

    于是卓航跟沈琳分別抓著沈春的小胳膊,將小家伙提了起來後快速往前跑。

    「啊……咯咯……好玩、好玩,還要再高點,娘,你高點兒……」沈春開心到不行。

    「好了,不能玩了,明天胳膊要疼了。」

    「還想玩,再玩一次,娘……」

    沈琳無奈,跟卓航再一次給他飛了起來。

    沈春玩上癮了,第三次說再一次的時候,沈琳臉一虎,「男孩子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

    「你們大人也說話不算話。」沈春嘟著嘴反駁。

    「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

    「你每次說等一下,但其實是等很多下。」沈春控訴。

    「我……」沈琳被兒子氣得說不出話。一旁的卓航听了直想笑。這個小鬼真機靈。

    「娘累了,提不動了,爹給你騎大馬好不好?」

    「那好吧……」沈春還勉為其難地同意。

    卓航將兒子一舉就扛到肩膀上了,而後領著他們去鎮北侯府的位置看熱鬧。

    這一家三口相處的互動,其他人都看在眼里,這讓不少本來就嫉妒的世家小姐們心里更嫉妒了。

    當他們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來休息了會後,就有大型花燈組成的隊伍緩緩的從他們面前的大街走過。

    花燈的樣式太多了,各種小動物,神話人物等等。

    卓航抱著沈春站在二樓的欄桿旁看著。沈春哪見過這麼好玩的,一個勁的笑著喊著好看,還不停的鼓掌叫好。沈琳看著兒子也笑的十分開心。

    「娘,那個是什麼,好漂亮。」

    「那個是天上的嫦娥……」

    「真漂亮,長大了我要娶這個嫦娥。」

    此言一出,周圍听到的人都笑了起來。

    沈琳瞪了兒子一眼,「回去收拾你。」

    沈春不怕,看到又一個豬八戒又開始叫了起來。

    「吵死了,能不能不要喊了,沒教養。」旁邊傳來一個年輕女人的呵斥聲。

    沈琳聞言拍了下沈春讓他別吵了。

    卓航看過去,就見隔壁桌坐的是承恩伯一家人。說話的那個應該是承恩伯家的二小姐。

    見卓航看過來,那二小姐立刻端正坐好,一副大家間秀的樣子,哪里還有剛才呵斥別人的樣子。

    「兒子……」

    「嗯?」

    「你知道什麼人最丑嗎?」

    「……嗯,是豬八戒嗎?」

    「不是,是表面光鮮,內心陰暗的人。」

    沈春一臉呆愣地看著他爹。

    那個承恩伯家的自然也听到了這話,一時間眾人都瞪了二小姐一眼。卓航就是說給他們听的。

    接下來沈春被沈琳約束著不許他再大喊大叫。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