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金主的床不能爬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金主的床不能爬 第十二章

作者︰石秀

    【第七章】

    駛向宜蘭的車上,紀凡很專注地開著車,楊父坐在副駕駛座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跟紀凡說著話,無非是想要考驗一下他,從中對他多一些了解。

    楊素和媽媽坐在後座,對楊父是哭笑不得。

    「紀凡,你到底看上了我女兒哪一點?按理說,你一個神經外科權威醫生,身邊女醫生和護士這麼多,這也太沒有道理了吧?」對于紀凡會對自己這麼照顧周全,楊父太清楚,他就是想讓自己對他滿意。

    紀凡笑笑,「的確,可是就只有素素一個人走進我心里,沒有辦法。所以這個問題我也回答不了你。」

    楊父轉過頭打量他一眼道︰「你會對我女兒專一吧?不會只是一時頭腦發熱而已吧?雖然叔叔得的是心髒病,脊椎也在前幾年落了傷,可是年輕的時候也是過武術的,拳頭也是很硬的!」

    「叔叔你放心,我對素素,是經過深思熟慮作的決定,絕不是兒戲。」紀凡態度很認真。

    楊素听到紀凡鄭童的回答,臉都紅了,楊母看著她,很欣慰,覺得女兒能遇到這麼好的一個男生是她的福氣。

    回到了楊家,楊素的弟弟都從屋里迎了出來。

    「這就是我姊夫?」楊超打量著紀凡,驚訝道。

    「你好。」紀凡笑笑說道。

    「你別亂講話!」楊素一把楸住弟弟的耳朵,一點都不客氣地警告他道。

    「姊夫,我姊是個母老虎你不知道嗎?她超凶的!你不要被她的小兔子外表給騙了呀……」楊超一邊慘叫一邊說道。

    紀凡看著楊素楸著弟弟的耳朵哈哈大笑的樣子,覺得她真的很可愛,不管她是小兔子還是母老虎,他都喜歡。

    走進屋里,紀凡得以目睹楊素從小生活的地方,簡陋的房子,陳舊的家具,但每一處都打掃得干干淨淨,一麈不染的。看得出來,這一家的人很講究。

    「紀凡,別嫌叔叔家簡陋,其實在叔叔受傷以前,家里環境還是不錯,如果不是意外,也不至于這樣,不過都過去了,不提也罷。」楊父說完,擺擺手。

    「叔叔,現在你心髒沒事,以前受的傷也會慢慢康復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紀凡不太懂安慰別人,平時對病人的安慰也僅限于三言雨語,但因為他是醫生,所以病人听了他安慰的話都很放心。

    楊父听了,也很受用,「我就想著,早點遇到你就好了,治好了心髒不說,還把受傷的脊椎治好,今晚叔叔一定要和你好好吃頓飯,感謝你的照顧。」

    紀凡听了這些,望向楊素,看到楊素也在看他,他便對她眨眨眼。他很高興,因為他听得出來,楊父已經不那麼排斥他了。

    簡單的午飯過後,楊父去休息,紀凡被楊超帶到他房閭去休息,可是他一心都想著楊素,找了個借口,他走進了楊素的房間。

    正在鋪床單準備午睡的楊素嚇一跳,然後便見紀凡把她的房門給反鎖上。

    「你怎麼來了?不是說去弟弟房閭休息的嗎?」她有點慌亂地問道。

    「想你,就來了。」紀凡目光落在楊素的身上,她應該剛洗過頭,絲柔軟的披落下來,他想起那一晚他幫她吹干頭的時候,那繞指的溫柔。趁著楊素怔住,他一把將她拉入懷里,低頭聞她頭的香味,低沉的聲音問道︰「你呢,有沒有想我?」

    楊素紅著臉點點頭,下一刻,紀凡的唇便湊近,她嚇得連忙閉上雙眼,雙手也撐在紀凡的胸口,一顆心噗通亂跳。然後,一個吻輕輕地落在她額上,溫柔繾綣。

    她腦中一片空白,待他的唇離開她額頭,她驀然睜大雙眼,羞澀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紀凡眼底深沉注視著她,很快便松開她,這是她家,他在克制。

    「我想睡你的床,可以嗎?」他故意轉移對她的注意力,雖然是詢問的口吻,可人已經坐到楊素的床上。

    「那我睡……哪里?」楊素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已經染成一片緋紅。

    紀凡拍拍身旁的位置,有點惡作劇的意味,「一起睡啊。」

    「不要。」楊素可不敢在家里人眼皮底下亂來,何況這還是大白天。

    紀凡笑了,笑得很開心,「又沒做什麼,你怕什麼?」

    「可是他們會誤會的。」楊素上前拉紀凡的手想讓他離開她房間,便道︰「你去我弟弟的房間睡!」

    「我不要,我想睡你的床。」紀凡說完,已經躺下,雙手枕在腦後,大長腿就這麼往床尾的椅子上一擱。

    「你……你給我起來!」楊素去拉人,可是紀凡很沉,她根本拉不動,用盡了吃奶的力氣,她都跪坐在他身上了,還是移不動他半點。

    ……

    一陣敲門聲傳來,「姐,媽讓你下樓去幫忙做飯了。」兩人身體猛地一顫,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紀凡示意楊素應一聲,楊素點頭,盡量用平穩的聲音道︰「知道了。」

    直到她起身,他才看到雪白床單上那一抹刺眼的紅……

    楊素也注意到了,她抓起床單,無助地看著紀凡,「怎麼辦?」

    「浴室在哪里,我拿去清洗一下。」紀凡平淡的口吻,只想讓她安心。

    「在外面,走廊左側。」楊素小聲地答道︰「但是你不許讓家人看到。」

    紀凡點點頭,目光落在楊素身上,他有點意猶未盡。

    紀凡上前,他吻住她耳垂輕聲道︰「去吧,不要讓阿姨等太久了。」

    楊素全身緊繃,最後她點點頭,邁開腳步離開房間,那瞬間,她才意識到有點痛,但她咬咬牙,忍下了。

    而紀凡,也迅速地把床單拆下來,快步離開房間,直奔浴室……

    晚飯過後,楊素幫媽媽洗碗,楊父和紀凡兩人便站在屋外聊聊天,這是屬于兩個男人單獨相處的時間。

    夕陽下,楊父背著雙手,一反常態,沒有平時的兒戲,相反,臉上很嚴肅。

    「紀凡,你不要看我們家素素一副女超人的樣子,其實她也不過是一個小女生,很柔弱,需要呵護。所以叔叔請你要對她好一點,千萬不要讓她受傷害。」

    紀凡點頭,「叔叔,我會的。」

    「她一個人默默消化那些成長路上的挫折,卻從來沒有被它們打垮。很多時候,你會被她臉上燦爛的笑容感染,但更多的時候,你會覺得她成熟得不像一個孩子。早點看清楚生活的真相也好,可是我多希望我的女兒有人寵著,永遠不需要長大。就像我受傷前那樣,偶爾撒撒嬌,鬧鬧脾氣,而不是成熟得像個大人那樣……」

    說到這里,楊父的眼眶濕潤了,一個大男人,樂觀的表面下,藏著深深的自責。

    紀凡心里某個地方微微一疼,他用力地點點頭,「叔叔,我會寵她愛她,你放心。」

    「嗯,將來有一天,我會把她交給你,以後你要為她遮風擋雨,讓她開開心心的,叔叔拜托你了。」楊父拍拍紀凡的肩膀,拭去眼角的淚。

    那一刻,面對楊父的信任,紀凡跟自己作了一個一輩子的決定,他一定會好好地愛那個他一眼就喜歡上了的女孩。

    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並不算太遠,晚上八時許,紀凡開車載楊素回台北。

    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因為楊素還在為白天的事情害羞,始終不敢面向他。

    紀凡唇角帶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笑,這女孩已經變成了他的女人,當然,有了第一次,他就想要第二次,但他會適量控制,在她畢業前不會讓她懷孕。

    「素素,你爸爸很疼你,讓我一定要對你好。」他開著車,對楊素打開了話題。

    楊素點頭,免不了好奇晚飯後爸爸和紀凡說了什麼,于是看著專注開車的紀凡的側臉問道︰「剛剛吃完飯後,我爸和你在屋外說了些什麼?」

    紀凡唇角一揚,「沒什麼,就談點男人之間的事情。」

    楊素可不信他那一套,于是對他窮追不舍,「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紀凡無奈一笑,「傻瓜。」

    「告訴我,你們說了什麼嘛。」楊素撒嬌的口吻,像個小孩子。

    「你爸說,讓我一畢業就娶你回家,最好要兩個孩子,一男一女……」

    「胡說!我爸才不會說這些……」楊素羞紅著臉打斷紀凡,覺得他越來越厚臉皮了。

    「我想,別等畢業了吧,現在就找個飯店開房間怎麼樣?」紀凡這句話真的不是玩笑話,白天讓他食髓知味,但沒有讓他滿足。

    「紀凡!」楊素一臉羞惱地看著紀凡,臉上已經滾燙。

    「你真的不想?今天在你表現得很不錯。」紀凡笑得很開心。

    「你不許再說!」楊素捂住耳朵,不想再听紀凡的,望向車窗外,但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唇角掛著淺淺笑,她覺得和他在一起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她知道,經歷了白天那讓她一次次回想起來仍然面紅耳赤的事情,在她心里,已經認定他就是她足以托付終身的那個人。

    這天楊素休息,紀凡傍晚從醫院下班,便開車到楊素的學校門外,等她出來和她一起去吃晚餐。

    自從楊素從家里回來,紀凡與楊素的約會頻繁了起來,也越來越親密。紀凡一直在伺機而動,想要楊素的第二次,第三次,更多次……但這個小傻瓜卻變得很防備,總不敢和他單獨一起,也不敢和他約會太晚。

    他知道,她怕他控制不好,做到最後。他也無數次暗示過她,他暫時不會讓她懷孕,可她似乎信不過他。拗不過她,他們就這樣如往常一樣地交往著,以免嚇壞她。

    其實楊素是真的害怕,雖然和紀凡纏綿,她整個身體都會違背她的理智,任由他支配,迎合他的需求,她不抗拒小孩,相反地她喜歡小孩,但她不能在未完成學業前就生小孩。

    楊素這些擔憂,紀凡自然是不知道。他坐在車內,修長的指尖輕輕地敲打著方向盤,目光一直注視大門口,期待著那抹身影的出現。

    愛上一個人以後,他嘗到了無時不刻都在思念一個人的滋味,就算她在身邊,他都有同樣的感覺,恨不得把她狠狠地綁在身邊,時時刻刻看著。

    終于,那抹倩影出現在他眼里,她一嘛一笑,都無比動人。但很快,他的臉色便沉了下來,因為他看到楊素是跟一個男生一起走出校門。雖然楊素很快和那男生揮手道別,然後向他車子的方向跑來,但他心里還是很不爽。

    「對不起,我出來晚了。」楊素拉開車門側身上來,邊系安全帶遺說道。

    紀凡看著楊素低著頭,披落的頭從臉頰垂下來,遮住她半張小臉,他忍不住抬手去幫她把那縷絲理好,好讓自己清晰看到她秀美的小臉。

    當他指尖割過楊素的臉龐,她怔住,系安全帶的動作頓了一下,過了一陣子才回過頭笑看著紀凡道︰「你干嘛?」

    「沒事,你頭發亂了。」紀凡意識到,自從他們發生親密關系後,楊素就變得有些防備,他知道她在他們的親密關系上有顧慮,但他不想兩人之間因此生出距離感。

    他想,或許是時候要做些改變,讓她慢慢習慣他的親近。

    「我綁起來就好了。」楊素說完,便抬起雙手,修長的指尖梳理一下頭準備扎起來。

    紀凡拉下她一只手,輕輕地捏了一下,笑看著她道︰「不用,我覺得你放下頭更好看。」

    楊素臉上微微泛紅,有些緊張不安,因為她發現紀凡對她的舉止親密許多,而她感覺身體就像磁鐵一樣,不受控制地被他吸引。

    「好了,我們去吃飯。」紀凡松開她的手,啟動了車子,向目的地疾馳而去。

    車上,楊素打開話匝子,找各種話題和紀凡說,因為在他面前,她不用顧忌什麼,他會認真听她傾訴,幫她分析問題,提供很好的建議。

    「對了,剛剛我和學長一起出來,你有沒有看到,他超棒的,剛剛代表我們學校參加辯論比賽得到第一名,我有看過他的比賽,口才很好,而且腦筋轉得很快,看了後我都有點想拜他為師了!」楊素對那位學長是贊不絕口。

    「是嗎?」紀凡像往常一樣應了一下,只是語氣很冷淡。

    「還有,他籃球、排球都很厲害,都快要迷倒我們班的女生了。」楊素沒有察覺紀凡語氣不對,說這些話時,一副小迷妹的樣子。

    紀凡已經不淡定了,他知道,自己要再冷冷淡淡只懂克制不懂采取行動,身邊這個女人就要被別人給迷走了,畢竟,這世界太多的誘惑。

    而且什麼辯論比賽,籃球、排球,他以前也絲毫不差好不好?只是他沒有用這些來迷惑小女生。

    因為在他看來,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他不想利用這些自身優勢去拈花惹單,招惹那些女生又傷害她們。

    「所以你的學長有女朋友了沒?」紀凡淡淡的口吻問道。

    「好像沒有,我有問過他,可是他沒有正面回答我這個問題,他只說他有很多女生追,還有寫信告白的,他說拒絕她們,她們會傷心,所以就和她們成了朋友……」楊素答道。

    紀凡心里冷哼一聲,唇角浮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這個學長,恐怕就是來者不拒的渣男吧,隱藏得很深,還想來接近他的女人,可是他紀凡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會給他有接近楊素的機會!

    「我覺得,拒絕她們,她們只是傷心一時,但不愛她們又和她們糾纏不清,才會把事情變復雜。」紀凡一邊專注開車,一邊說道。

    「那只是做普通朋友,應該沒事吧。」楊素偏著腦袋看著紀凡的側臉,繼續說道︰「就像我和他,我們也只是普通朋友,不過偶爾踫踫面。」

    紀凡把車子開進停車場,車子停穩後,他抬手揉揉楊素的頭頂,一臉的寵溺,「傻瓜,那是因為你對他沒意思。」

    「哦……」楊素若有所思的樣子點點頭,的確,比起來,她最喜歡的人就是眼前的紀凡,因為就算他身邊會出現心儀他的女生,但他會很快就拒絕清楚,不會讓她有任何的誤會和想法,她喜歡跟他在一起那種既心動又心安的感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