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王爺,妾身不嫁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爺,妾身不嫁 第九章

作者︰金晶

    【第六章】

    李嫣然發現,嚴司信更加的放肆了。

    她頭疼不已,不知道他又是受了什麼刺激。

    然而這還沒什麼,過了幾日,他竟又讓王府的繡娘給她做衣衫,她沒法子拒絕,他硬是要她接受。

    她倒不是節省,只是箱籠里還有不少沒穿過的新衣裳,怎麼又要給她新的了?

    執拗不過他,她最後乖乖地任由繡娘給她做,等過了一個月,衣衫做好了送過來,嚇了她一大跳。

    整整三箱籠的新衣裳,一年四季的衣衫都做了,她又看了看款式,倒是做得挺好看,顏色卻和她往日的素淨不一樣。

    她平日多是喜歡素雅的,而他給她做的衣衫卻是專挑顯她膚色的顏色,例如鵝黃,湖藍色。

    他下了朝回來,便興致勃勃地讓她穿起來給他瞧一瞧。

    要不是知道他每夜都如何地熱情,她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在外面養了外室,所以專挑她不喜歡的衣裳送她。她狐疑地換上了那一件鵝黃色的夏季衣衫。

    他看了她一眼,眉頭緊鎮,「再換一件。」

    她听話地又去換了一件。

    粉色的薄紗襯得她嬌艷動人,他冷下了臉,「再換。」

    李嫣然連續換了好幾套,腦袋都暈了,他臉更加的黑,她小心地詢問︰「王爺,妾身可是有什麼地方不對?」

    「呵……」他冷冷地一笑,不是衣衫不對,也不是發髻不對,更不是首飾的問題,全部問題就出在她的身上。

    李嫣然心中默默地想著最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思來想去,也就是管家,其他事情也沒有做。

    莫非是王爺那天說了之後又後悔了?可又說不出反悔的話,這是想尋她一個錯處好讓她知難而退?

    她立刻主動地請辭,「王爺,管家實在太難了,妾身管不了。」

    心中卻有著一絲絲委居,也不是她要管的,他倒好,與致來了就讓她管,興致沒了就說她不好。

    男人的心,就跟六月的天,說變就變,她抓緊了手中的絲帕。

    嚴司信冷眼瞅著她,「管不了也得管著。」

    好像不是管家的問題,她蹙眉,「王爺,還、還要換嗎?」她真的是想不通他為何心情不好了。

    「過來。」

    她走了過去,他張開雙臂,她愣了一下,乖乖地坐進了他的懷里,他的腿結實有力,坐在上面就跟坐著木頭上似的,並不舒服。

    但他正心情不好,她不敢觸霉頭,乖得跟一只鵪鶉似的。

    他掐著她的腰身,兀自氣著,不懂她為什麼穿什麼都這麼好看,不管什麼樣的顏色,她穿起來依舊如少女一般。

    他低頭瞅著她的臉,看她一臉迷茫又不知道自己錯在那兒而心驚膽戰的樣子,他輕咳了一聲,「沒什麼,穿起來都很好看。」

    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方才的表情實在不像是在說她穿什麼都好看,反倒是她穿什麼他都不高興。

    「真的。」他很認真地說。

    「王爺你……」她斟酌著說︰「剛才看起來有點凶。」何止凶,簡直就是大凶。

    「你穿得好看,本王看花了眼。」他強行解釋。

    「我。」她仍然是有點不相信。

    他轉了話題,「你前幾日不是說想回李家看看嗎?」

    「嗯。」

    「那就讓李管家給你準備準備。」他說。

    「王爺這是同意了?」她驚喜地說。

    「嗯。」

    「謝謝王爺。」

    他頷首,總算是將這事給帶過去了,不然真的是說不清了那種感覺,有點像喝醋,酸酸的,像在心口發酵。

    李嫣然回李家之前便讓管家派人去說了一聲,等到她回去的時候,周氏早就翹首以待了。

    她一回來,周氏就含淚拉著她,哽咽地說不出話,良久,情緒稍稍平穩了,拉著李嫣然細細問起了在王府過的日子。

    李嫣然全數說了出來,周氏點點頭,「王爺待你不薄。」

    「嗯。」

    「王爺他,是不是真的……」周氏本不該問這個,可她實在不舍得女兒守活寡,外面的風言風語又是這般,實在心疼她。

    「沒有。」李嫣然紅著臉,「王爺他……」該怎麼形容好,是索需無度,還是食髓知味?

    「那就好。」周氏放心了,再細的事情卻沒有再問了。

    李嫣然松了一口氣,間房之事冒在不好再說了。

    周氏仔細地打量著李嫣然的模樣,溫溫地笑著,「你過得好,娘就放心了。」

    「娘……」

    「我只要一想到我嬌嬌養大的女兒做了妾室,回來一趟還得請示一番……」周氏心疼得很,「如今王爺還沒有王妃,等以後有了王妃,我的女兒可怎麼辦。」

    妾室和正室就是不同,李嫣然早早就清楚這其中的區別,可有什麼辦法,「娘,女兒不委屈,你別想多。」

    周氏嘆了一口氣,「娘知道了。」

    「娘,我去了王府和在家中並無區別,整日做自己的事,」她不敢說王爺讓她管家,只挑輕松的話說︰「就是以後王妃進府了,我縮在自己的院子里,王妃也不會拿我如何。」

    以往,李嫣然是真的這麼想,可今日這話說出口,她竟有點點的難過,想到嚴司信會把對她的好分給別的女子,甚至要收回對她的好,只對別的女子好,她不由地心疼。

    「難為你想的開。」周氏將她搢在懷里,輕拍著她的背,「若是受了委屈盡管跟娘說,知道嗎?」

    「嗯。」

    李嫣然在周氏那兒待了大半天,兩人一同用了午膳,又一起休憩了一會兒,等日頭不大了,李嫣然帶著春風一起回府。

    馬車走到一半就讓人給攔住了,李嫣然探頭一看,竟也是熟人。

    李婉兒笑咪咪地說︰「不知道李小姐……」

    「我家夫人已嫁人。」春風提醒了一句。

    李婉兒臉色沉了沉,「夫人的丫鬟倒是膽大。」

    「說的不過是實話。」李嫣然不懂李婉兒干什麼攔住她,「李大小姐可有事?」

    「夫人不如進茶樓說說話?」

    既來之則安之,她不知道李婉兒想做什麼,可沒什麼好怕的,王府的侍衛都跟著。

    李嫣然跟著李婉兒進了茶權的一間包廂,春風一直跟在她身邊,李婉兒笑著說︰「夫人,我想私下與你說說話。」

    李嫣然想著嚴司信堅決不會娶李婉兒的態度,再看李婉兒臉上藏不住的惡意笑容,輕搖著臻首,「還請李大小姐見諒,我身邊離不了人。」

    李婉兒今天算是看出來了,這個李嫣然根本不是什麼善茬。

    索性,李婉兒也將自己的目的說了,「我對王爺一片痴心,從見到王爺那一天起,我就決定非君不嫁,我今年「什八了,從及笄等到了現在,就是要我等到死,我也不會輕易嫁給別人。」

    李嫣然默默地看著李婉兒,淡淡地點頭,「哦。」

    「你如今與我處好關系,等來日我嫁入了王府……」李婉兒想的就是靠李嫣然知道信王的喜好,

    「我會好好善待你。」

    原來是想與她打好關系,她茶水未沾,緩緩地站起來,「李大小姐,想必你是忘記了,我不過是個妾。」

    說完,她便轉身帶著春風一同出門,李婉兒憤怒地看著她,「李嫣然,你!」

    門口路過幾個公子哥兒,在看到屋里的兩位女子時,紛紛詫然,倒是其中一個年紀較輕的公子沉下了臉,「李婉兒,你這是做什麼?」

    「見過六公子。」李府的幾個僕人紛紛行禮。

    李嫣然微訝,沒想到還會遇到李府的人,她看了一眼那位李六公子,一身的正氣,顯然是不滿李婉兒那副欲以勢壓人的模樣。

    李府到底是有明事理的人。

    李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可李婉兒的性子不好,還大呼小叫,實在是丟了李府的臉,「出門在外的,你在做什麼!」

    說著,看了一眼李嫣然,這一看,他傻眼了,這人怎麼跟……

    李嫣然施施然施禮,告辭地帶著春雨走了。

    「這位姑娘,不對,似乎是夫人。」其中一個男子說。

    「看著倒是年輕。」

    男子看女子最先看的自然是外貌,李嫣然的外貌好,自然容易的歡喜。

    「她是信王的寵妾。」李婉兒語帶惡意地說,果然看到這幾人都沉靜了下來,她揚了揚笑。

    「六弟弟就知道凶我,也不問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李婉兒委屈地說。

    「現在人家走了,你愛怎麼編排就怎麼編排,剛才有委屈怎麼不說?」李靖從來不給李婉兒面子,他是李府老祖宗的心肝寶貝,又是直腸子,有話便說。

    李婉兒一時間忘記了李靖這人的性子,這時被氣得鼓起了臉頰,「六弟弟就為了一個外人這般說我?」

    「咳咳,李兄,不是說要趕著去看南梔先生的耋作嗎?」

    「是啊是啊」

    「那我們趕緊走吧。」

    幾人紛紛圓場,將李靖拉出了茶權,出了茶權,李靖才發現,他剛才胳膊肘往外拐了,也不怪他,主要是看著那位信王妾室,他就心生好感。

    當然不是男女之情,就是覺得她面善,看著就喜歡。

    回府之後,李靖便跟自己的爹和兄長說︰「我今日看到了一位姑娘,看著真面善。」

    「誰?」

    「信王寵妾。」

    「離她遠一點,凡是跟信王搭邊的,我們都敬而遠之。」李三老爺擺著臉說,他是真的不喜嚴司信那人。

    李靖的兄長李培問了一句,「面善?像誰?」

    李靖想了想,啊了一聲,「像爹!」

    李三老爺只要一想到一個長得和他像的女子是嚴司信的寵妾,他就像喝了餿水一樣。

    「不對、不對,還有一點像娘。」

    李培輕輕地叩了他的腦袋,「又犯糊涂了?」

    「真的,和爹書房掛著的畫像里的女子真像啊。」李靖感嘆道。

    「閉嘴!」李三老爺火大地拿起戒尺,「不孝之子!」

    「啊!爹,饒命啊,娘,救命啊!」

    李培看著這一幕,搖搖頭,這六弟真的是義,娘親雖然過世了多年,可爹心中始終只有娘,這麼多年不提娘,不是不記得了,正是記得才不提。

    長得像娘嗎?李培嘆氣,如果小妹還在的話,娘就不會因為郁郁寡歡而去,家中也不會只有他們三個臭男人。

    李嫣然回到王府,想著李婉兒的話,再看到嚴司信的時候,都覺得他怎麼看怎麼讓人討厭。

    都是這張禍水臉,惹來了麻煩。

    「這是怎麼了?」嚴司信比她先一步回府,此時坐在喝茶,見她黑著小臉進來,下意識地問她。

    「沒什麼。」她徑自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嚴司信挑挑眉,本王使小性子呢?」

    「沒有。」她喝著水,喝的急了,嗆到了自己,咳得臉都紅了,背後一只手輕輕地拍著。

    「急什麼,誰跟你搶水喝了?」

    「哼!」她扭過頭不欲理他。

    小兔子膽子大了,他伸手將她抱在懷里。

    「說說看,你是怎麼了?」

    她心中猶自煩惱,「沒有。」說著將腰間的大手給推開了。

    他眯起了眼,「可是有人在你耳邊說了不該說的話?」

    「那有。」她搖搖頭。

    她一副明明就有的口吻听得他想笑,他順著她的話說︰「確實,你是本王的人,豈會有人不識抬舉。」

    「偏偏就有啊!」她終究忍不住了,「那個李府大小姐找上來,話里的意思便是她以後是王妃我要听她的話,以後她會善待我……」

    做妾就是這樣的不好,這一段時日,王府的女主子就只有她,他還讓她管家,將她的心養得這般野了。

    他日日來她這兒,夜夜與她相擁,可終有一日,這個男人不再只屬于她一人,她以前想過,也知道她的歸屬是哪里。

    那時,她什麼都不求,只要有一處容身之處就好,可現在什麼都想要了,連不該肖想的他,她也想要。

    可他,是她要不起的人。

    她喋喋不休地說著,他含笑地看著她,忽然上前,親了親她的額心,「瓜,本王不會娶她的。」

    她抿著唇,悶悶地不吭聲。

    「騙你的話,隨你處置。」

    她將臉埋在他的胸前,「妾、妾身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就是很郁悶,很煩躁。

    他抬起她的臉,輕輕地吻住那張說話盡是討他歡心的小嘴,「本王就喜歡你這樣。」耍小性子也讓他這般的歡喜。

    「真的嗎?」

    「嗯。」

    她伸手摟住他的脖頸,嬌嬌地喊了一聲,「王爺。」

    「乖。」

    ……

    她甜蜜地喊著他的名字,無意識地說︰「王爺,你是妾身的……」

    他睜開眼,听到她的話,他竟是一點不悅也沒有,心底深處隱隱有著愉悅。

    「就這麼貪戀本王嗎?」他好心情地彎了唇,想要獨佔他,是嗎?

    他低頭,看著滿面緋紅,顫著小嘴,無意識地喘息的人兒,低頭抵著她的額頭,霸道地吻著她。

    只要他一個人,是嗎?不想要他有別的女子,為了李婉兒的事,三番兩次地生著小悶氣,她就這麼在乎他?

    「嫣然……」

    「嗯?」她昏昏沉沉的

    他敢給,她敢要嗎?膽小鬼,清醒了只怕就不認帳了。

    不過他給了,她就只能受著。

    「我是你一個人的,好不好?」他深沉的嗓音蠱惑著她,他想听她最真實的回答。

    她臉上蕩起一抹絕美的笑容,勾得他蠢蠢欲動。

    「好呀。」

    甜糯得如酒釀般,他笑了,被她給迷得醉了,與致上頭,又是一番顛鸞倒鳳。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