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愛上未來的你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上未來的你 第十六章

作者︰安祖緹

    學測結果發榜,童筱秋進了她想進的藥學系,而讓她驚訝的是裴軒齊竟然是進入另一所大學的電機系,跟她夢中一模一樣。

    她對他原本就不關心,所以他想讀什麼科系,她沒興趣,故不曉得裴軒齊想要讀什麼科系,怎麼會做夢夢得這麼準?

    應該是巧合吧。她想。

    就剛好被她夢到他讀了電機系,當了研發工程師。

    但即便如此說服自己,那種怪異的感覺還是縈繞不去,也導致她一天比一天更注意著他。

    發現自己越變越奇怪了後,她開始避著他,連上學時間都故意提早出門好與他錯開,就怕看到他,手腳會不知往哪放,連講話都不順暢了。

    發榜的隔日,她跟進了同所大學但不同科系的同學範語蘭一塊兒去校園參觀,中午還去學生餐廳用餐。

    「過完暑假,我們就是這間學校的學生了耶。」範語蘭興奮地說。

    「對啊。」童筱秋看著未來的學長學姊,同樣難掩興奮與期待。

    「你們也是今年考上的嗎?」突然有道聲音從背後傳來。

    兩人納悶轉頭,童筱秋在看到對方的臉時,嚇了一跳。

    吳瑩玥?

    「對啊,你也是嗎?」範語蘭招呼對方坐下,「一起坐吧。」

    「嗯。」女孩點頭,放下餐盤,「我是藥學系的。」

    「好巧,」範語蘭指著童筱秋,「她也是藥學系的。」

    「那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女孩開心的對童筱秋自我介紹,「我叫吳瑩玥,你呢?」

    這個女生真的也叫吳瑩玥?

    跟夢中一樣的臉……跟夢中一樣的名字……

    聲音也是一樣……

    「你怎了?」吳瑩玥眉眼攏著困惑,不明白童筱秋為何突然臉色大變。

    「你……你是不是家里也是開藥局的?」童筱秋顫著聲問。

    「對啊,你怎麼知道?」

    「呵……」童筱秋傻笑,腦子頓時一團混亂了。

    那不是做夢嗎?

    可是夢中的人怎麼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

    如果是認識的也就算了,可眼前的女孩對十八歲的她,是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啊。

    「你之前看過我嗎?」童筱秋問吳瑩玥。

    「我嗎?」吳瑩玥仔細打量,「我沒印象耶,你認識我喔?」

    「沒……」童筱秋霍地站起,「不好意思,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筱秋?」範語蘭詫異的喊。

    她跌跌撞撞出了學生餐廳,最後怎麼回到居住的小區的,她也不知道。

    出了電梯,先抵達的是裴家的大門,她站在那兒,怔怔發愣,等她意識過來時,她已經按了裴家的門鈴。

    過了一會兒,裴軒齊開門出來,睡眼惺忪,可見是在睡覺被吵醒。

    「干嘛?」裴軒齊抓著發癢的脖子問。

    「我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你是不是一直喜歡我?」

    「啊?」心意猝然被說穿,還是他暗戀的女孩,裴軒齊面色發窘。

    「從八歲搬過來我們這小區,就開始喜歡我?」童筱秋追問。

    「你吃錯藥了?」裴軒齊轉身就想關門。

    「等一下!」童筱秋一手拉住他,一手壓著門板,「如果你不承認的話,開學後我就去跟耿若聿告白。」

    推門的手勢停止了。

    「你……」

    「如果你承認的話,我就跟你在一起。」

    童筱秋緊張的心怦怦直跳。

    承認吧,渾球。

    「你現在是選一個有把握願意跟你交往的嗎?」裴軒齊不以為然的蹙起眉頭。

    「不是,我是在威脅你,如果你不承認的話,我就會去跟耿若聿告白,跟他在一起。」

    「你在玩我?」裴軒齊面露惱怒,「誰不知道你暗戀耿若聿很久了!」

    不知哪來的沖動,童筱秋一個大步上前,踮起腳尖,印上他的唇。

    是這個觸感沒錯。

    這唇的觸感跟夢中的一模一樣。

    童筱秋驀地掉下淚來。

    不,那不是夢。

    那是真實的。

    她不知什麼原因變成了三十歲,也許是……也許是她去了未來,發現自己在十二年間,因為愛錯了一個人,身心受到折磨凌遲,卻因為愛得太深放不下,辜負了裴軒齊。

    這種錯不可以再犯了!

    裴軒齊被她突如其來的一吻給弄懵了,臉紅得像西紅柿,「童筱秋,你……」

    「你要不坦承一次呢?別再講些言不由衷的話?」

    裴軒齊臊紅著一張俊顏,看上去很是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童筱秋在搞什麼鬼。

    她喜歡的是耿若聿,現在卻來逼他承認自己的感情?

    她葫蘆里在賣什麼藥?

    她在戲弄他嗎?

    「你是在玩什麼真心話大冒險?我沒空陪你玩!」

    「你明知道我在講什麼。」童筱秋氣得跺腳。

    「去找你的耿若聿玩啦。」裴軒齊怒道。

    「干嘛提他?你吃醋喔。」

    「你……」裴軒齊平日的毒舌在這時完全派不上用場,他已經被童筱秋突兀的行為弄得不知所措,不知該怎麼反應了。

    童筱秋看他臉紅成這樣,認定自己猜得沒錯。

    他是喜歡她的,就跟夢里一樣……

    不,那不是夢,那是她在受傷昏迷時,穿越到未來去了!

    所以她不會再被耿若聿玩弄得傷痕累累,甚至還為那不值得的男人懷孕流產。

    她已經知道誰才是她這輩子真正的依靠,誰才是她該做的選擇,誰才是真正愛她的人!

    她逼近,裴軒齊後退,直退到了鞋櫃,人被局限在角落。

    童筱秋詭譎一笑,「我不逼你,但你以後就是我男朋友了,將來還要娶我,跟我結婚,生兩個小孩,組一個家。」

    裴軒齊傻眼看著她。

    「然後呢,我會去私人診所的藥局工作,你會進入一家科技公司當研發工程師,我們在工作地點附近租一間房子,窗簾要白色的,每一天都要在晨光中醒來,好不好?」

    「你的未來藍圖去跟耿若聿說……」

    「我已經不喜歡他了。」童筱秋堅定道。

    「怎麼可能?」少騙人了!

    這女人從耿若聿二年級轉學過來後,就一直偷偷喜歡人家,每次在他面前都很喜歡說耿若聿這有多好、那有多棒,他听了心里不舒服,常藉此嘲諷她、刺激她干嘛不去跟人家告白,她說她會在考上大學的時候去跟耿若聿表白,一定會把人追到手。

    可現在大學考上了,卻是跟他表白?

    她到底在干嘛?

    「我要跟你講一件很懸疑的事,但前提是你必須相信我說的是真的,不會笑我,我才要跟你講。」

    「說啊。」葫蘆里在賣什麼藥?

    「你先說你會不會相信我?」

    裴軒齊撇了下嘴,很想說不相信,但又想知道她要說什麼,只好點頭,「好,我相信。」

    「學測之後,我不是出車禍昏迷一個禮拜?那個禮拜我穿越時空到未來去了……」

    童筱秋侃侃說出那段時間的經歷,裴軒齊面容出現了數種情緒變化,最後定格在無奈的表情上。

    「那只是夢。」他下定論。

    「我本來也以為那是夢,但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誰了?」

    「誰?」

    「吳瑩玥,我夢中的好朋友,而且那個人跟我夢中的長相一模一樣,連名字都一模一樣,還跟我同是藥學系,她家也是開藥局的,你說,這不神奇嗎?我要不是穿越時空了,就是做了預知夢。」

    裴軒齊不知該如何描述此時的心情。

    她因為一個夢,決定不去喜歡耿若聿,而要跟他在一起,只因為夢中的她被耿若聿拋棄,最後跟他結婚的關系?

    她就像被夢境催眠一樣,並不是喜歡他。

    裴軒齊可以喜歡童筱秋這麼久而不被發現,可見他有多沉得住氣。

    他知道這是一個機會,但如果她說的是真的,不就代表他跟三十歲的自己一樣,以為找到一個乘虛而入的機會,但她的心還是在耿若聿身上,即便結婚了,仍念念不忘?

    「干嘛?你不信喔?」童筱秋生氣的嚷,「我是說真的!不信等開學後,我把吳瑩玥介紹給你認識,就知道我不是說謊騙人的。」

    裴軒齊沒有回應,他跟童筱秋想的是兩件事。

    「你不信的話,我再提出一個證據。」她的視線落向他的胸口,「你的胸口有兩顆紅痣。」

    裴軒齊微吃一驚,「你偷看我洗澡?」

    「誰偷看你洗澡!我才不想長針眼呢。」童筱秋怒喊,「我都說我們結婚啦,結婚不就是會有親密關系,所以就看到了。」

    「你在夢中……」

    「不是夢,是未來。」

    「連上床都有?」

    「還兩次呢。」她噘了噘不悅的小嘴。「這樣你還不相信喔?」

    「說不定是你偶然看到的。」

    「你這人怎麼這樣?」童筱秋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嗎?」

    她根本沒喜歡他,他很清楚。

    「不,我不要!」

    裴軒齊一時惱羞,沒控制好力量,朝童筱秋肩頭重重一推,猝不及防的童彼秋摔跌在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