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愛上未來的你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上未來的你 第八章

作者︰安祖緹

    「不可能吧?」童筱秋將他拉轉過身,「喂,我媽說,我當初還為了耿若聿自殺?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嗎?我怎麼會做出那種蠢事?」

    「不知道。」

    童筱秋愕笑,「你怎麼可能不知道?」

    「你沒告訴任何人為什麼。」

    「誰都沒說?」

    「沒有。」他突然想起有個人可能知道,唇角動了動,還是未說出口。

    別想起來了吧。

    腦子里突然竄出這個想法,讓他決定不說。

    別恢復記憶,別想起那個深愛耿若聿的自己,也許……也許他還會有機會?

    現在的她是十八歲的童筱秋,只是暗戀階段,沒有經歷過任何刻骨銘心的過程,未曾在身上、心里刻鏤過任何傷痕,加上她沒有機會再見到耿若聿,也許她可以真的把耿若聿遺忘……

    然後愛上他。

    「那……那耿若聿呢?他沒說什麼嗎?」

    提到耿若聿,她無法控制的支吾,因為對裴軒齊覺得不好意思。

    她雖然不是體貼的人,但是有良知的,仍是覺得自己像局外人的她,現在的感覺就好像看到自己的鄰居青梅竹馬被老婆背叛了,而覺得同情,要說出那個禁忌的名字,就怕他不舒服而結巴。

    但听在裴軒齊耳里,卻是以為她介意著耿若聿,才會一提到他,就特別頓了一下。

    那個時候耿若聿說了什麼?

    裴軒齊不記得了。

    因為他把人揍到說不出話來,一張俊臉腫成了豬頭。

    他還因此在警察局被拘留了兩天,最後是耿若聿不知何原因決定與他和解,他當時霸氣的說不需要,是被不想兒子有前科的父母擋下來,最後醫藥費耿若聿也沒要,就當沒這回事了。

    「沒听說。」

    「所以只有我跟耿若聿知道為什麼?」這個秘密竟然只有兩個當事者知道?

    「可能吧。」

    「那你知道他現在住在哪嗎?或在哪里上班?」

    「你要去找他?」裴軒齊立刻感受到逼近的危機。

    她去見了耿若聿的話,那……歷史不就會再重演?

    「對啊。」童筱秋天真的點頭。

    她受不了這種如墜雲里霧中的感覺,她想把所有事情弄清楚。

    想知道當時發生的經過,如果耿若聿真的是那麼壞的一個人,那她就不會再暗戀他了。

    但是要真的放下,也得知道真相才行啊,不是大家嘴上說他不好,她就會改觀的。

    「你搞清楚|件事,」他霍地扣住她的雙臂,厲聲道,「你現在是我老婆,不管你失憶還是裝瘋賣傻,都不準你去找他!」

    他不會再讓她見到耿若聿。

    絕對不會!

    「你說什麼?裝瘋賣傻?」童筱秋難以置信的瞪著他,「裴軒齊,你最好洗干淨你的臭嘴,你才裝瘋賣傻。」

    「誰曉得?」裴軒齊冷笑,「也許你故意裝失憶,故意讓我知道計算機的開機密碼,讓我清楚你始終忘不了耿若聿,好能順利離婚。」

    「這是哪部電影的情節啊?」童筱秋反唇相譏。「我才奇怪你以前不是看我很不順眼嗎?為什麼後來會跟我結婚?你是不是同情我,覺得我被拋棄很可憐,所以才施舍你的憐憫,這樣就可以高高在上看著我,不像以前一樣,考試還會考輸我。」

    「你才考贏我幾次?」裴軒齊嗤笑。

    「有考贏就算了!」童筱秋瞪大一雙黑白分明澄澈的眼。「我還知道你很不爽我大你兩個月吧?你該叫我姊姊,卻每次都叫我『喂』,幼稚死了。」

    「哈!」裴軒齊譏笑。「是你老我兩個月吧,歐巴桑。」

    「你才歐基桑,只要過了五月我們年紀就一樣大。」

    裴軒齊手壓在櫥櫃上方,逼近她,童筱秋發現他果然比十八歲時還要高了,竟然可以在她身上造成陰影。

    「要不我喊你妹妹吧,這樣有沒有開心一點?計較生日的歐巴桑。」

    見她氣得臉頰鼓鼓,說不出的討喜可愛,裴軒齊嘴角不知不覺的往上微揚,感覺就好像回到昔日少年時光。

    那時他很笨,不善于表達,也因為自尊心的關系,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喜歡她的事實,才老在言語上欺負她,跟她斗嘴吵架,然後回家慢慢回味每一個相爭的過程,自得其樂。

    真是蠢到沒藥醫。

    「你看吧,你到了三十歲還是一樣的幼稚,昨天還跟我冷戰,你哪學來的壞習慣……」

    「我想吻你。」裴軒齊突兀的說。

    「啊?」

    他突然話鋒一轉,童筱秋反應不過來。

    粉唇愣愣的張著,他順勢吻了下來。

    「唔……」

    男人氣息鋪天蓋地而來,她莫名的有些昏茫,身軀憶起昨日的歡愉,膝蓋竟有些發軟發顫。

    叮——

    微波的時間到,裴軒齊張眼離開被吻得略微紅腫的唇,將心愛的妻子緊摟在懷中。

    她說他變壞了,她不也是。

    打從她自殺被他救起之後,兩人的距離雖然拉近了,她卻變了。

    她不再跟他唇槍舌戰,不會對他發怒,兩人吵架都是她先開始冷戰的,不管誰錯,都是他先去道歉,但她至少要冷戰兩天才會釋懷,于是他也只好跟著在那兩天的時間不要去理她,等她心情好了,就會沒事樣的主動來跟他說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後來這就成了他們相處的模式,只要誰生氣了,吵架了,就是先冷戰,最後也變習慣了。

    「喂——」回過神來的童筱秋生氣的捶打他,「你怎麼又可以突然吻我,我又不喜歡你……」她倏地住口,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

    噢,可惡,一定是因為身體起了不正常的反應,她才會管不住嘴,說出不該說的話。

    果然,在她腰上的手松開了。

    「欸,」她急忙想解釋。「你知道我現在是十八……」

    「不要再說你十八歲了。」裴軒齊沉著臉,轉頭就走。

    「靠,又生氣!」童筱秋啼笑皆非,追了過去。「你脾氣很大耶,我怎麼都不知道你這麼愛生氣?」

    「我只是沒讓你知道而已。」裴軒齊抄起衣架上的外套。

    「沒讓我知道?」童筱秋傻眼。「干嘛不讓我知道?」

    「你又不會在意干嘛讓你知道。」裴軒齊沒好氣地穿上外套,朝大門走去。

    「你要去哪?」童筱秋指著廚房。「晚餐呢?」

    「不吃了。」

    裴軒齊腳踩上勃肯鞋,開門離家。

    「喂!」童筱秋對著門扉生氣大喊,「你很煩耶,裴軒齊,大渾蛋!」

    她的吼聲大到外頭的裴軒齊都听得一清二楚。

    「動不動就生氣,以前都不知道你脾氣這麼差,」童筱秋碎碎念著回廚房。「什麼叫我不會在意所以不讓我知道,你不說又怎麼知道我不在意……咦?」她突然察覺蹊蹺之處。「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她眨著眼,覺得好像抓到什麼訊息,可是太過飄渺了,難以判定。

    她漫不經心地打開微波爐門,伸手拿取餐盒,卻沒想到被燙了一下,人頓時醒了。

    「好燙!」燙著的手指連忙抓住耳朵。

    指尖隱隱作痛,她突然覺得一股濃重的委屈之意上揚。

    又不是她想要失憶的。

    三十歲的自己在婚後還喜歡著耿若聿,也不是十八歲的她能控制的啊。

    「干嘛對我發脾氣?」

    揩掉眼角流出的淚,她拿起一旁的隔熱手套,將餐盒拿出來,再放了另一個進去微波。

    加熱完畢後,她邊哭邊吃飯,想不到吃到一半,裴軒齊回來了,手上還提著一個塑料袋。

    她瞪著他,狠狠的瞪著,眼角還懸著委屈的淚。

    他把她惹哭了。

    裴軒齊把袋子里頭的飲料放到桌上,面上顯露出些許無措。

    「對不起。」

    「知道自己錯了?」童筱秋拉開塑料袋,發現里頭放著她最愛喝的仙草奶茶。「這是要跟我賠罪的嗎?」

    「嗯。」

    出去外頭繞了一圈,氣得發昏的腦袋吹吹冷空氣,清醒多了才感到深深的歉意。

    他這是遷怒。

    是不肯正視自己沒能力讓她愛上他,所以遷怒。

    是他讓她不得不因為感激,而跟他交往進而結婚,所以遷怒。

    他真是個沒用的男人。

    他抬頭仰望看不見星子的天空。

    已經知道自己很沒用了,至少不要讓沒用的眼淚掉下來。

    平復了情緒之後,他到巷口的飲料店買了她喜歡的飲料好賠罪。

    他知道十八歲的她,很容易討好的,就是他嘴賤愛欺負她,惹她生氣。

    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少男的心思可能就會被她發現了。

    「那你要吃飯了嗎?」童筱秋瞪著他問,直到他點頭才微笑,「那我原諒你。」

    見到她笑了,緊繃的胸口立刻松緩了下來,裴軒齊有些靦眺的回笑了下,到廚房去拿碗。

    童筱秋轉動上半身追著他的身影。

    欸,他剛才的笑容……她以前都沒見過那樣的笑法耶。

    看起來有點害羞的樣子,好像……有點可愛?

    童筱秋驀地一愣。

    她竟然覺得一個三十歲的大叔笑容可愛?!

    她瘋了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